当前位置:

第145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和往常一样小梅在摊位上等着荣贵下班。值得您收藏

    由于要打扫店铺所以服务生的工作下班时间要晚一些。

    其实荣贵本来是想在吉吉的酒吧里应聘驻唱歌手这个职务的在他看来这是最适合他的工作啦

    毕竟酒保什么的,他没有技术而服务生什么的,他、他担心送错酒或者送错人啊!

    然而

    “在我们这里作驻唱歌手的话,要穿裙子露大胸哦。”

    戴着大波浪卷发的吉吉公布了驻唱歌手的录用条件。

    荣贵:

    虽然吉吉表示假发假胸他都可以作为工装免费提供,并且深深认为荣贵在这方面很有前途不过荣贵还是断然拒绝了这个提议。

    于是他现在只是一名普通的服务生而已,酒保倒好酒他负责把酒端到指定的客人手中。

    干了几天之后,荣贵总算松了口气。

    吉吉的店里其实只卖一种酒,点调酒的客人基本上都只坐在吧台,由酒保专门送酒这样一来,荣贵就算送错酒问题也不太大,最多送错人罢了这还算好解决。

    除了下班晚一点以外,这份工作其实还不错。

    为了等候他小梅收摊的时间也比其他人晚一些。

    他的摊位位置并不算好不过上面摆着的东西还算不错,珀玛委托他贩卖的内裤是最受欢迎的,“夜灯”就是那个一打开就陷入黑暗的灯,也很受欢迎,不过由于定价偏高的缘故买的人并不多,基本上三五天才能卖出去一个。

    最不受欢迎的产品却是地豆。

    作为小梅家乡唯一的作物,早在他们离开梅瑟塔尔的时候,荣贵就梦想着靠卖地豆赚取第一桶金,不过因为种种理由,这个梦想一直没能实现,如今好容易小梅有机会摆摊了,这个

    地豆仍然是最不受欢迎的。

    每天最后剩下的东西都是地豆,怎么带过来的,基本上就要怎么带回去。

    即使是监狱,这里的作物品种仍然要比梅瑟塔尔多得多,口感和那些作物相比,地豆的口感其实并不好,而且又小颗,说它可以照明吧这里又不是什么都没有、连电灯都没有的梅瑟塔尔,这个特性根本吸引不到人。

    指望用地豆大赚一笔医药费的荣贵当时就有点小失望的。

    于是小梅就发明了一台提纯器并一种添加剂,这种仪器和添加剂合用的情况下可以从地豆中提取到相当浓度的天然荧光剂,用在调酒方面非常有效果。

    吉吉当时就签订了固定的地豆进货合约,价格给的也很不错。

    不过总有一些被挑剩下的地豆剩下来,小梅索性仍然将它们摆在摊子上。别人买东西的时候,他不接受砍价,不过却可以额外送别人几颗地豆代替,这样一来,砍价失败的客人也就不那么生气了。

    这种小市民的生活智慧,自然是荣贵教给他的。

    这样一来,每天剩下的地豆也就少了很多,偶尔客人多,地豆还可能会出现不足的情况。

    不过每天小梅习惯性剩下几颗地豆。

    最近开始有人买地豆了。

    确定了一下时间,小梅抬起头来。

    荣贵就要下班了,他要准备收摊了。

    周围已经一个摊位也没有,露出繁华掩盖下这里的真相就是一个冰冷的监狱而已。

    小梅并没有急着收摊,慢条斯理的又多呆了一会儿,他看到一个黑影从左边的拐角处出现了。

    像往常一样,那个黑影贴着墙壁根儿往他的方向走着,非常警醒的走着,最终停在了他的摊位前。

    “三三颗地豆。”一道极小声的声音在黑色斗篷下道。

    小梅就准确的从摊位上数了三颗地豆给他。

    并没有刻意看大他随便抓的。

    然后那个做贼一般的身影就鬼鬼祟祟顺着墙根向来时的方向回去了。

    每天别人收摊之后,周围只剩下他一个摊位的时候,总有一个矮个子从那个方向过来找他买地豆是小梅最近的新发现。

    小梅继续朝那个方向看着,就在那个身影消失没多久,荣贵刚好从那个拐角处出现。

    他一眼就看到看向自己的小梅啦

    “小梅小梅!那个人又过来啦?”显然早就知道了每天晚上最后一名光顾小梅的神秘客人,荣贵一路小跑跑向小梅,一脸八卦的表情。

    小梅就点了点头。

    “他来了吗?还是已经离开了?”一边说,荣贵一边好奇的张望着。

    小梅就看了看他来时的方向,一边将摊位收好,一边平静道:“在你出现前在那个拐角处的一秒,他刚刚从同一个地方离开。”

    “哎?可是可是我刚刚没看到人啊?”荣贵仔细回想了一下刚刚的经过。

    面面相觑,两个小机器人蓝眼对黑眼看了很久。

    小梅率先移开目光,迅速将摊位收好,他拉着还呆在原地的荣贵离开了。

    在那之后的日子里,那位神秘的客人还是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出现,每次只购买三到五颗地豆,那个人很沉默,小梅也不爱说话,虽然已经达成了如此稳固的主顾关系,这么长时间了,两个人竟除了地豆的数目与价格以外,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加上后来又有了好几次“对方刚消失,荣贵就出现,然而荣贵却根本没有撞到人”的经历后,荣贵就用“幽灵客人”来称呼那人了。

    不过,虽然没有进行过过多的对话,可是小梅对对方其实并不是一无所知的。

    对方斗篷下的双手上没有装饰品没有手铐。

    什么也没有。

    这是小梅一次在对方撩起斗篷掏钱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不过他什么也没说,也什么也没问。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没有什么比半个月后荣贵的再次就诊更重要的事情了。

    现在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那天的顺利就诊。

    这一刻的小梅,目标坚定无比。

    在地豆丰收了一批又一批、呢喃草也分了四根枝、和艾伦又见了两面之后,他们预约的挂号时间终于到了。

    虽然荣贵的发薪日还没有到,不过他们的账户并没有很可怜。

    小梅在珀玛那里寄存的药剂卖了很好的价钱,除此以外,他制作的一段金属血管也卖出去了,甚至,买家还追加了两米新订单。

    他们并不囊中羞涩,不过即使如此,小梅仍然没有掉以轻心。

    “普尔达是个怪人。”原因无他,吉吉对他的评价实在太让人不放心了。

    “有时候他会索要天价,有时候却只取病人家属身上一件并不值钱、但是他却很感兴趣的东西。”

    “和阿纳洛不同,他是野路子出身,没有上过一天学,他家是杀猪的。”

    囧!!!

    知道这个事实的荣贵当时超级震惊的!

    “不过他的个子非常瘦祖传的杀猪刀他根本提不起来,他家的祖业因此断掉了。”

    这个事实就有点

    “然而他的胆子非常大,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当时他居住的村庄有人在山上干活不小心摔下来了,一共有两个人,是兄弟,当时兄弟两个都生命垂危,他居住的村庄非常偏僻,连个医生都没有,村里唯一存着的急救药物还过期了,这种情况下,普尔达出手了。”

    “为两个人动了紧急外科手术,使用两人身上的组织修补了破损组织,最后伤者中的弟弟死了,哥哥却成功的活了下来。”

    “这就是普尔达有记载的记录中动的第一台手术了。”

    “环境非常简陋,几乎什么也没有,然而他居然成功了。”

    “虽然只成功了一半。”

    “对于村里的人来说,两个人能活过来一个已经是非常值得感激的事情了,在那之后,他们一旦受伤,首选居然就是普尔达,小毛病找他,大毛病来不及去去更远的地方,仍然也找他。”

    “普尔达也是异常胆大,什么没做过的手术也敢做,一开始失败率极高,然而他在这方面确实很有天分,不断从失败的手术中吸取教训,他的手术失败率竟是越来越低了!”

    “和要在学院中学习十年理论、然后去医院观摩学习一年、先做助手,过个十来年才能主刀的正统医生不同,普尔达从十三岁开始就开始给人做手术了。”

    “一开始就是血淋淋的实战,他的技术完全是在真实手术中磨练出来的。”

    “他也完全没有考取医生执照,即使后来技巧精湛,仍然是非法行医的状态。”

    “对于论文研究完全没兴趣,他只做手术而已。”

    “由于很早就开始行医赚钱,还经常收取天价手术费,所以他并不缺钱。这样的他,越到后来越喜欢开一些奇奇怪怪的条件,所以,你们找他还真是”

    “不要引起普尔达对你们的兴趣,和他保持最基本的医患关系就好。”

    吉吉最终这样说道。

    说这些话时候的吉吉一直皱着眉,难得看到他这么严肃的样子,荣贵听得尤其用心,然而越听越紧张,到了后来他简直听到普尔达的名字就有点害怕了。

    又害怕,又好奇。

    而今天,他们就会看到这位只能用传说来形容的黑医师了。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太忙了,今天更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