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带我去普罗什维塔”浴室里荣贵一如既往的唱着歌。

    他的声音开得很大知道浴室的隔音做得很好、不会影响到外面的小梅之后他就放心大胆的在浴室开个人演唱会了。

    他在哼一首老歌,一首在叶德罕听过的老歌。

    确切的说,是在宝斧奇缘中听过的老歌,里面的老矮人非常喜欢哼唱这首歌,不过鉴于老矮人并不是主角也没什么机会将这首歌完整的唱一遍,翻来覆去就几句而已所以荣贵也就只能翻来覆去唱这么几句。

    “越过长长的绿色的堪丝萝走廊,在那叶达亚盛开的地方,搭上银色的曲,它会载我去有你的地方”

    也就在宝斧奇缘中听过而已老矮人的吟唱声也并不大,偏偏荣贵全都记住了。

    大家都知道:荣贵的记性差极了,好比一开始他死活也记不住吉吉推荐给他们的三位医生的名字也记不住他们各自所在的楼层,好容易记住楼层了吧还能把对应的医生名字记反了。

    呃你说你也记不住?

    好吧可能拿这个比喻不太合适,不过你只需要知道荣贵的记忆力真的不算好就是了。

    稍微复杂点的东西就记不住,数字更是记不住。

    然、而

    老矮人的歌他只听了一次就把调子全部记住了,甚至还把晦涩的歌词记了个七七。

    对于荣贵来说,他记下的并不是歌词而是那首歌的旋律,他只是将歌词当做旋律记忆了下来,说来也怪,明明平时的荣贵记忆力方面那么不好,偏偏在以旋律为记忆的情况下,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把那段旋律全部记住。

    要知道,那首歌使用的可都是百八十年前的偏门语言啊!好多词汇晦涩难读,在电视剧里,好多人都以为老矮人唱的根本不是正经歌词,而是导演编剧胡编乱造的语言胡乱唱的!还有人认为这种神秘的歌词根本不是歌词,而是某种失传的部落咒语!毕竟,老矮人唱的歌简直就和念经一样啊!

    然而荣贵却觉得很好听,不但把曲调全部学会了,还把那些疑似胡编乱造的歌词全部记下来了。

    那时候他不是喜欢看电视剧吗?不但自己看,他还看完给小梅全部演一遍吗?

    他复制的特别彻底,连老矮人唱的这首歌都一并复制了。

    小梅一开始还说这个剧剧情生拉硬凑非常狗血,毫无欣赏价值,直到荣贵唱出这首歌。

    这首歌使用的是某种现在已经失传的古语,保存到现在留下来的各种研究资料并不多,不过小梅似乎“刚好”看过。

    由于荣贵当时问了,所以小梅还把这首歌的歌词翻译给他了。

    不过那个种族的语言已经失传太久了,小梅也有很多词汇不认识,比如“普罗什维塔”他就不知道是什么,小梅能翻译出“走廊”,不过“走廊”前面的“堪丝萝”是什么他就无法翻译了,“叶达亚”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曲”就更加不要提了。

    其实荣贵对歌词的含义也不是非要追根求底啦他会好多外文歌来着,英文歌、法文歌、日文歌只要他觉得好听的歌儿,他都能唱,而且据说唱的还十分标准听众说的,乍一听还以为是国际友人唱的哩

    然而荣贵却几乎一句外文也不会说。

    之所以能唱,就和他现在能够熟练吟唱这首外星歌的原理一样,这种语言有好几发音特别困难、困难到很多人几乎无法发出来的音,不过荣贵完全没有障碍的发出来了。

    早已遗忘了这首歌的大部分歌词含义,他只是因为想唱而唱。

    花洒的声音很大,荣贵一边唱一边浇着花。

    歌声便随着花洒来回移动,在浴室中每株植物的草茎中震荡,顺着它们的根系,最终到了荣贵也不知道的地方。

    直到他终于唱够了。

    关掉花洒,荣贵还开始和浴室里的小植物们说话了。

    大概是在梅瑟塔尔养成的习惯吧,那时候小梅还不太搭理他,他就对着地豆田说话,稍后对着花盆说,再然后对着紫色花说,如今有了呢喃草,荣贵的“听众”也就又多了一株。

    “上次不是和你们说我的肿瘤切割手术进行的很顺利吗?整整一千零二十五颗不对,加上一开始提取出来的那颗,应该是一千零二十六颗才对,那么多的肿瘤全部被切割了,阿纳洛医生这方面真的很厉害。”就像面对的是人类一样,荣贵认真地说着。

    “当时和你们说,休养几天之后,我的身体很快就好了,很快就能用真正的身体给你们唱歌了,那个需要再等等了。”

    “手术出了点意外,没了那些肿瘤,我的身体即使苏醒过来,也会变成植物人,也不是植物人啦,总之,不能听,不能看,不能唱和植物人也没什么不同。”

    “小梅很伤心。”

    “他已经很难过了,所以我反而没有那么难过了。”

    “接下来我们得找新的医生去了。”

    “可是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所以接下来需要重新赚钱。”

    “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卖你们啦地豆你们要快点长哦”

    “紫色花你们也要多多开花,我不会把你们卖掉,只会卖你们的花。”

    “至于呢喃草你能赶紧分枝吗?这样我就能卖你的叶子了。”正常情况下的呢喃草非常容易疯狂生长,只要有完整的叶子就可以培育了。

    唠唠叨叨的,荣贵对呢喃草诉说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新计划。

    叶子上的水雾不断汇聚在一起,最终变成一滴大大的水珠,沉沉的,顺着叶脉跌落了下去,砸入下方的叶子,最终落入土中。

    “啊”荣贵仿佛忽然听到了一声呢喃。

    怔怔的停下正在诉说的话,他侧着耳朵又听了听。

    “是小梅在叫我吗?”

    “这里没有别人,应该是小梅在叫我吧?”

    完全忘了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小梅的声音根本不可能透过来这件事,荣贵放下手中正在给地豆松土的小铲子,颠颠打开门找小梅去了。

    小梅自然否认了自己刚刚有呼唤他这件事,不过荣贵的注意力转移得快,他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小梅正在做的事情上,好奇心一起,也就很自然的忘掉了刚刚听到莫名声音的事情。

    而浴室里

    类似管道震颤的声音呜呜咽咽的,在浴室中持续轰鸣,乍一听起来,大概就像管道偶尔发出来的怪响,然而如果仔细聆听那声音,将那些声音在耳中加速播放的话,就能听出完整的一段话了。

    “多多浇点水。”

    “不够。”

    “不够”

    “我很渴啊”

    荣贵走的太快了,小黄鸡没有跟上,它被挡在浴室内了。

    于是这段荣贵没有来得及听到的话,唯一活生生的听众就只有这只小黄鸡了。

    作为从小就生活在人类环境中的家禽来说,它对人类的语言是很敏感的,尤其在遇到荣贵这么个爱唠叨的主人之后,比如,它现在已经能听懂自己的名字了,也能听懂大黄的名字。

    在有疑似人类语言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它停止了向外啄门的动作,歪着小脑袋,它仔细聆听了一下。

    听了半天也没有听到那声音中和自己名字有任何关联的词。

    “笃笃笃!”它很快又开始卖力的啄起门来。

    来自地下的、那遥远的邻居第一次发出的声音,就这么被忽视掉了。

    而门外,荣贵紧紧贴着小梅凑在屏幕前,脑容量不大,脑子里没法同时放两件事,他很快已经忘掉浴室里那道只听到一声的怪响了。

    在他还在努力劝小植物们快点长、好让他拿出去卖钱的时候,小梅已经迅速又花掉了五十五万。

    五十万用来购买去往地下七百六十三层的电梯权限,五万是是普尔达的挂号费。

    这一次他们就没有上次的好运气了,没有病人临时取消预约让他们插队,他们的就诊日被排在整整一个月之后。

    本来时间要更长的,这还是珀玛帮了他们一个小忙、使用特殊手段把他们的排队次序稍微往前提了一点的缘故。

    “之前普尔达刚来这里的时候找我邮购过东西,没钱付账,我就让他用一次插队机会代替了。”面对荣贵的感谢,珀玛笑的依旧很爽朗。

    “不过抱歉这是我能使用这项权利插队的最前位置了。”珀玛抓了抓头:“更前面的都是一些无法更改预约的大客户,没法插。”

    “这已经非常感谢了!”没有办法说其他的,荣贵只能再次表示感谢了。

    多亏荣贵是个喜欢说话的人,过来看病这件事也不是秘密,从就医的时候开始,他就把全部过程都和这里认识的人说了,作为他在这里仅仅认识的两个人之一,珀玛自然也是聆听了荣贵手术的全过程的,知道荣贵手术失败之后,他就想办法想要帮点忙,这不,就在挂号时间上帮了很大忙。

    如果不是他,荣贵的就医时间大概要在八个月之后了。

    普尔达的门诊就是这么火爆。

    他帮忙的事情并不止这一件事,他还帮荣贵弄了一张通往地下九十九层的每日电梯卡权限。

    这样一来荣贵就可以在吉吉那里打工了,为了赚钱,他现在在吉吉那里当服务生。

    而小梅则在外面摆摊。

    贩卖的商品自然有自家的地豆,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驱虫用品、肥料、简单的日用机械制品、简单的日常药剂

    小梅有制作一些更高级的药剂的,不过他并没有在摊位上出售那些,而是委托珀玛帮忙贩售,自己也帮珀玛贩售一些日用品。

    总之,他在九十九层不起眼的地方摆了一个不起眼的小摊子。

    其实他大可以把所有东西都委托给珀玛的,之所以会过来摆摊

    大概是为了接荣贵下班吧?

    每天一起刷电梯卡离开地下九百九十九层,等到荣贵下班,两个小机器人在一起回去。

    小梅就在荣贵下班的必经之路上摆摊。

    这一次,换小梅等荣贵下班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由存稿箱君发文

    今天白天很忙,所以今天早上,我是五点半就起来码字了

    口起的比黑蛋晚一点

    而已

    快夸我叉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