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安息日最新章节!

    “怎么会这样?”

    “你之前是怎么做检查的?”

    “怎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没有发现?”

    碰到这种情况, 绝大多数人都会在惊恐和愤怒下这样发出质疑。

    不过这种人中并不包括小梅。

    质疑除了发泄情绪并不能改变什么——这是他从不做出这种愚蠢行为的原因。

    以前是。

    至于现在——

    压抑中脑中不理智的念头, 小梅的大脑迅速排列着此时处理这种突发情况的最佳方案。

    “中枢区ss01的脑部反应呢?”比起各种毫无实际帮助的质疑, 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处理。

    “没有反应,中枢区ss01部位尚在激活过程中。”阿纳洛明显可以跟上小梅的反应,他立刻道。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在类似情况下被患者家属质疑多了,小梅这种反应似乎让他一时没有转过来。

    “可以立刻停止激活吗?如果浸入反应已经超过40%,可以使用反作用剂吗?”小梅立刻又道。

    “我已经在使用反作用剂了。”阿纳洛再次迅速跟上了小梅。

    荣贵的脑体已经原本在分区激活的过程中了, 浸入反应超过40%意味着无法靠停止药物输入的方式终止激活反应,必须额外注入具有中和作用的反作用剂。

    为了这场手术, 小梅已经将脑部手术方面的全部书籍重新调出来阅读了一遍。除了没有亲手操作过,在理论上他绝对不是什么也不懂的普通“病人家属”了。

    房间内,一问一答间,阿纳洛紧张却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荣贵的身体。

    荣贵看到屏幕上自己的大脑原本被小梅夸过“健康漂亮”的粉红大脑再次褪色成为白色, 然后是灰色。

    由于少了很多瘤,他的脑看起来还有萎缩的视觉效果。

    荣贵怔怔的。

    转过头,他看到小梅也怔怔的。

    视线完全集中在屏幕中自己的大脑上, 小梅用力看着屏幕,仿佛要把屏幕看出个洞来。

    他在想什么呢?

    新的处理方案吗?

    新的药剂吗?

    不。

    采用完这种情况下的最佳处理方案, 小梅这个时候的大脑中反而是一片空白了。

    诚然, 作为身体的主人,在这种情况下,荣贵应该是最伤心也是最恐慌的。

    从一开始荣贵就心心念念的说要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即使看到了变成干尸了的自己也不气馁,按摩、涂油、敷地豆面膜……他在用各种看起来一点用也没有的方法努力让自己变得稍微好一点。

    各种小梅看起来一点用也没有的方法。

    各种方法用下来,作用连一滴稀释一百倍后的强力营养液的作用都比不了。

    然而荣贵却那么执着。

    坚持不懈的一直在做。

    还拉着他一起做。

    一开始只是闲着没有事情做而已。

    到后来熟练后就变成了举手之劳。

    再然后, 就是变成了每天的固定功课。

    定期按摩、定期检查这具身体的各项指标、然后为它配置适合的营养液。

    甚至——

    他还曾经为这具身体画过将近一千幅画像。

    他比荣贵还要了解这具身体!

    当荣贵知道手术成功的消息、开始努力每天计划新生活、认真给自己的身体做康复计划的时候,他也参与了每一个步骤、每一个过程。

    “等我的脑袋好了,就要重新留起头发来了,小梅,你说我不会变成秃头吧?”先是很开心的表情,然后很快变得忧虑重重,荣贵的情绪向来起伏很大。

    不会,毛囊没有受到损伤,头发生长情况不会被影响。何况——

    就算变成秃头也没什么的,目光落在黑眼睛小机器人光溜溜的脑袋上,他觉得光头也是很清爽的。

    “如果能长出头发来,小梅你说我要留什么发型比较好呢?我的脸长得好,就算留光头也挺帅的,不过还是有点头发比较好吧?现在流行什么发型呢?”荣贵很快摸了摸下巴,开始思考下面的问题。

    悲伤从来不会超过一秒,他的想法永远是往好的一方面思考的。

    短短的,不用长发,虽然没有见过荣贵的长相,可是他莫名就是觉得对方适合短发。

    “莫名”这个词,又是一个极为难得发生在他身上的词汇。

    全部行为皆符合逻辑,服从理性思考后的最优行为模式,他的字典中本不应该出现“莫名”这种以情绪为依托的行为。

    嗯……光头其实也不错。

    “莫名”的,他的想法又稍微跑偏了。

    “光头?不要。虽然我光头肯定也很帅,不过有头发更帅啊!”荣贵毅然否决了。

    “不过——”

    “在头发长出来之前,可以让你欣赏一下本人帅呆了的光头形象~”荣贵大方道。

    然后他就真的稍微想象了一下。

    “想象”,对于他又是一个从不存在于字典中的词。

    没有事实基础的、毫无理论依据的行为,他却真的做了。

    “头型是个大问题,身材更是问题啊……虽然一直有按摩,可是肌肉生长还是需要运动的,得设计一个详细的健身方案。”荣贵的思路很快跑得更远了。

    于是,他的“想象”也想象的更远了。

    曾几何时,荣贵的期待变成了他的期待、荣贵的目标变成了他的目标,他竟是如此期待这具身体康复的那一天的——

    想象力贫乏如他,在荣贵美妙的设想下,竟然拼拼凑凑脑海中生动的出现了一个半大青年的形象。

    四肢修长纤细又苍白,肩膀很宽阔,脖颈紧实,喉结凸出的恰到好处……

    就差一张脸了。

    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看到想象中那个青年真正的样子了。

    然而,今天——

    手术失败了。

    怔怔的坐在原地,小梅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的表情和平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化,严肃,木然,看上去就像在思考接下来的计划一样。

    然而荣贵却知道这时候的小梅什么也没有想。

    一种强烈的感情忽然袭击了他,荣贵怔了怔,摸摸自己的胸口,他的视线看向小梅。

    是小梅吗?

    这是小梅现在的感情吗?

    小梅现在竟然是如此的……

    荣贵站了起来。

    从后面走过去,荣贵轻轻抱住了小梅,然后给了他一个冰冷的拥抱。

    “小梅,不要难过啊……”荣贵轻轻道。

    他的声音不大,只有小梅听得到而已。

    小梅的肩膀微微动了一下。

    原来……自己刚才的心情……是难过吗?

    怀抱着过于巨大的希望之后,希望骤然被打碎,紧接着油然而生的心情……是难过吗?

    “是难过吗?”楠楠的,小梅没有注意到,他将自己的问题问出声来了。

    没头没尾,换做另外一个人八成听不懂他在问什么。

    然而荣贵却不是别人。

    几乎是立即的,荣贵听懂了小梅的困惑。

    点点头,荣贵道:“是难过。”

    小梅就又在荣贵的怀里怔了怔,然后,似乎过了许久许久,荣贵感觉小梅的下巴轻轻的落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越来越重,小梅将头颅的重量全部压了上去。

    “很难过。”荣贵听到小梅轻声说道。

    荣贵就把自己的下巴也重重压在小梅身上了。

    “我也很难过。”

    “小梅,没事的。只是病变而已,肿瘤已经切除掉了不是吗?”

    “我只是有了新的病,然后需要找新的医生啦。”

    “不要紧的,现在已经比之前好多啦……”

    “找到擅长修复性手术的医生不就行了吗?”

    “吉吉说过的,除了二楼的阿纳洛医生以外,我们还可以找第六百六十层的普尔达医生,或者是七百六十三层的塔湖医生呀?”

    紧紧抱在一起,荣贵轻声安慰着小梅。

    背景是屏幕上灰黑色的大脑,两个小机器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直到小梅重新变成平常的小梅。

    “是六百六十六层的塔湖,或者第七百六十三层的普尔达。”大脑重新开始运转,小梅立刻纠正了荣贵刚刚话语中的错误。

    “地下七百六十三层的普尔达刚好非常擅长脑部神经线重建手术,我们回去找他。”

    两个小机器人于是有了新的共同目标。

    带着荣贵的身体去地下七百六十三层找普尔达进行新的手术——就是他们的新目标。

    虽然现在身上的钱已经所剩不多,不过他们并没有思考这些。

    比起金钱,他们更怕没得是心态。

    “我和小梅又可以睡在一起啦~”荣贵很快想到了目前孤零零躺在冷冻仓里的小梅……的身体。

    “还得赚钱~”与新目标相联系的伴生目标也出现了!

    “终于可以去卖地豆了!”看!荣贵还在第一时间拟好了赚钱的方法~

    “……还是我做药剂寄存在珀玛那里贩售吧。”小梅比他更先进,不止想好了赚钱的方法,连经销商都选好了。

    你一言我一语,两个小机器人迅速从手术失败的打击中走了出来。

    他们的表现太正常了,和他们相比,由于手术失败大受打击、整理完手术台上的荣贵就呆呆的愣在原地的阿纳洛反而更像是病人。

    他的脸色如此苍白,神情如此恍惚,仿佛刚刚手术失败的人是他自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喃喃的,他翻来覆去呢喃着这几句话。

    最后还是荣贵和小梅打断了他,迅速将接下来的打算说给他知道,两个人紧接着通知对方自己即将“转院”。

    “地下七百三十六层的普尔达……听说他技巧非常好,可是——”阿纳洛皱了皱眉:“不是我私下非议他人,可是他确实算不上医生。”

    “请谨慎思考一下。”

    并不擅长议论他人,阿纳洛点到为止。

    “我应该退款的,只是……”他顿了顿:“手术款打到狱中的指定账户中,即使是我也没有办法将款追回。”

    “无所谓,合约内容只是切除肿瘤,这一点,你已经完美完成了。”小梅却完全没有追回手术款项的意思。

    “可是……对于我来说,这次手术失败了……”怔怔的,阿纳洛又发起呆来。

    不过,对于阿纳洛来说,他无法释怀的并非是荣贵本身,而是“手术失败”这件事而已。

    就像能够深刻感受到小梅对于手术失败的难过一样,荣贵自然也体会的到阿纳洛惆怅的原因。

    虽然手术没有获得完美成功,然而,对于对方如此技艺精湛的切除了自己脑内肿瘤这件事,荣贵仍然心怀感激。

    再次向阿纳洛表示了自己的感谢,荣贵和小梅重新抬着自己的身体回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梅在一点一点找回作为“人类”的感情。

    是荣贵让他愿意踏出这一步的。

    ^^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