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手术一切顺利!”

    “再过四天就可以进行复位颅骨手术啦”

    “嗯现在清洁药剂还在我脑袋里循环呢”

    “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嘛?”

    “让我来给你普及一下切除肿瘤不是有创口吗?有创口就会有液体污染这是为了彻底清洁中可能的残留坏细胞”

    坐在吉吉的床上荣贵连珠炮似的给吉吉介绍着。

    他是过来给吉吉送内裤的,送内裤的同时自然要说一下自己找人的情况,手术成功做完了这种事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和吉吉说一声的。

    他说的特详细,临场感特别强,从“打开脑腔看到珍珠一般的肿瘤”、到“一共有1025颗呢最大的一颗有小指甲盖那么大”荣贵把自己看到的手术过程全部叙述了一遍。

    可把吉吉听得发毛了。

    “停!停!停”妆卸到一半就再也忍不住了,吉吉伸出双手捂住了耳朵:“你这手术简直是要逼死密集恐惧症啊!”

    荣贵就纯洁的看向他:“我说之前问你了你说你没有密集恐惧症我才用的这个版本。”

    吉吉:

    “本来没有,听完你说的,有了。”

    荣贵:

    又扯出一张化妆棉,吉吉继续卸妆。

    原本的妖艳黑姬顿时变成了清秀爽朗的少年拿起荣贵给他带回来的特大码内裤,吉吉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当场就脱下旧内裤换上了新内裤。

    从吉吉拿起内裤的瞬间,荣贵就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一眨不眨的当然他也不能眨眼盯着吉吉换内裤的全部过程,可惜,吉吉换的太快了,荣贵荣贵什么也没看清。

    、

    那种视线宛若实质,吉吉自然看到了。

    抬起头吉吉斜眼看向仍然盯着自己的荣贵:“你到底想看什么?”

    “穿特大码内裤需要满足的条件。”荣贵就特别纯良的回答道。

    吉吉:

    一边调试内裤,吉吉一边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黑眼睛小机器人扭啊扭给自己让地方的样子,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明明才第三次见面,双方就变得如此熟稔了?

    互相打趣,吐槽,就像别人口里的

    好朋友,嗯,好友。

    吉吉从来没有朋友,更遑论好友了。

    因为平日里多为女装打扮的缘故,其实他平时很方案身体方面的打趣,可是和荣贵在一起的时候,他却完全没有觉得什么。

    因为对方是机器人吗?因为对方刚刚把更的东西、大脑里面长什么样都详细告诉自己的缘故吗?

    “托你的福,我今天搞不好睡不着了。本来这里就这么亮,之前你又那么详细叙述的说了半天珍珠一样的瘤子”嘟嘟囔囔着,吉吉拿起枕头,熟练的把它扣在脸上。

    然后,然后他听到了什么?

    “啊?那就太好了!”荣贵那个家伙居然幸灾乐祸了?

    没好气的,吉吉一下子把枕头移开了,正要找荣贵算账,忽然,他对上了一脸献宝模样看着自己的荣贵。

    荣贵的手里还端着一个台灯?

    毛毛的感觉再次从后背涌上来,吉吉反射性的向后退了退,警惕着,吉吉问道:

    “你又要干啥?”

    荣贵就朝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你不是说太亮睡不着吗?”

    笑完,荣贵就转过头道:“小梅,插头插好了没?”

    然后吉吉这才注意到蹲在角落里的另一个小机器人。

    从他们俩开始聊天开始就一声没吭的蓝眼睛小机器人,此时正手持一根电线,蹲在角落里,旁边有个已经插好一个插头的插线板。

    听到荣贵问他,蓝眼睛小机器人就点了点头。

    荣贵就将台灯又往他的方向凑了凑。

    “咔哒”一声。

    荣贵打开了台灯。

    然后

    天,黑了。

    吉吉呆住了。

    他的反应可比第一次使用台灯的荣贵好太多了。

    几乎是立刻就察觉天忽然变黑是由于开启了台灯的缘故,他先是呆了呆,随即兴趣盎然起来。

    “好黑啊是那个台灯的功能?这个功能很赞耶!”

    语气里有少年特有的激动,吉吉在黑暗中摸到了荣贵,从他手里将台灯接过来,即使摸到了开关,吉吉也没有将台灯关掉。

    他似乎很享受这个灯火通明的房间里珍贵的黑暗。

    “你们从哪里搞到这个的?是小梅做的吗?”即使没见几次面,小梅很能干这个印象仍然在吉吉心中牢牢扎根了。

    “不是哦是珀玛送给我们的新产品。”荣贵坦诚道。

    他随即又叮嘱道:“如果是小梅做的,那这个台灯就可以直接送给你啦因为是收到的礼物,所以不能送你。”

    “不过可以让你试用一下”

    “吧嗒”一声,吉吉按下了开关,台灯关闭,屋子里再次充满白炽灯泡的光。

    吉吉对上了正在认真解释的荣贵。

    撇了撇嘴,吉吉道:“所以,你这是过来帮珀玛推销产品来啦?”

    “顺便、顺便啦”荣贵就摆摆手:“这不是得到一个觉得很有趣的东西,所以想要和朋友分享一下嘛”

    荣贵笑嘻嘻的。

    朋友吗?

    吉吉挑着眉毛,又按了两次开关,第三次按下去后,黑暗再次覆盖了他所在的位置。

    一片黑暗之中,吉吉道:“下次过去找珀玛的时候,帮我带一个这个台灯。”

    “好哟”

    “我睡了。”

    “嗯,晚安。”

    “那个祝你手术成功?这个时候,应该要这么说吧?”黑暗中,吉吉的声音难得带了一丝不确定的味道。

    “是的,是这么说。谢谢,谢谢你,吉吉。”

    “晚安。”

    第一次将枕头垫在脑下,整个人睁开眼满眼都是黑暗。

    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感受到旁边两个小机器人发出的几不可闻的声音,吉吉闭上眼睛,睡着了。

    除了吉吉,荣贵也和艾伦汇报了手术成功的好消息。

    以信件的方式。

    上一封信艾伦已经收到了,艾伦的回复很少,不过马凡却结结实实写了两大页!上面详细描述了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养好了,带着丰盛的礼物,他去那个女人家登门拜访了,他要荣贵放心,说他一定会找到方法让女人同意在接受信上签字的。

    马凡的自信宛若他的笔迹一般,非常强烈,不过看到如此的决心,荣贵心里反而有不妙的预感。

    不过艾伦既然没有阻止,说明他的行为还没有出格。

    说不定艾伦也希望他能和外面的人适度接触一下。

    这就是家里有个明确把握方向的大家长的好处了。

    新的信里,荣贵特意鼓励了马凡,不过有委婉的提醒他方式要柔软些,再柔软些。

    他还一如既往的问候了王大爷。

    “如果也能写信寄到叶德罕和西西罗城就好了。”看着小梅写到最后一行字的时候,荣贵忽然道。

    “也很想念玛丽她们还有卓拉太太她们的。”

    小梅的笔顿了顿,将笔收好,信纸折好,小梅平静道:“会有那么一天的。”

    “好期待!”荣贵就高高兴兴的把信纸装进信封,然后还用红纸剪了一个一个心形,涂了点胶水,作为封信封的工具。

    除了把自己手术成功的消息告诉朋友们,荣贵现在最忙的事情还包括种地豆。

    他们已经没有多少积分了,为了接下来的准备,他们得想办法赚钱了。

    在身体恢复到可以去酒吧驻唱当歌手之前这是荣贵想到的赚钱方法,荣贵决定先现实一点,种地赚钱吧!

    不用去其他楼层的日子里,小梅开始在工作室里制造一些精巧的器械,也制作一些药剂,而荣贵则把大部分时间全部放在了浴室。

    没错!就是浴室!

    这里如今已经是荣贵的小菜园了

    灯泡被小梅特意改装过,这里的灯光更接近太阳光,除此之外,小梅还改造了这里的喷头,还能自动喷水,这种情况下,这里的植物长得都不错,新收割的地豆个头都挺大不说,紫色花也开的更鲜艳。

    就是呢喃草几乎没有长高。

    这让荣贵一开始有点担心这株呢喃草的生长情况,不过小梅过来检查后却说,虽然地表以上的草茎没有生长多少,不过根部却已经很茁壮,扎根很深,叫荣贵不要担心。

    不过荣贵还是特别要小梅配了强力化肥给他,定期施肥,一点不肯懈怠。

    在这种强烈的期待下,呢喃草地面上的部分终于长高了一厘米。

    身体即将痊愈,即使在这里也交到了新朋友,小黄终于肯吃他掌心里喂的食儿,而呢喃草也长高了。

    荣贵觉得一切都进展的好顺利啊

    顺利到让人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有小梅在,凡事全部都在计划之中,他和小梅的旅途似乎一直都很顺利?

    荣贵就更不担心了。

    “啦啦啦啦啦啦”他高兴的哼起了歌。

    这里的墙壁和门都是特别材料制作的,一旦合拢,外面就完全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了。

    所以荣贵并不担心自己的声音会打扰小梅。

    而且

    搞不好这里的小菜园会长这么好,比起化肥,自己的歌声贡献更大哩

    听说植物也是有感受力的,听音乐可以让植物长得更好。

    荣贵就哼的更加卖力了。

    他确实在音乐方面极有天赋,只是随便哼唱而已,连歌词都没有,可是却好听极了!

    小黄都听呆了。

    没错,自从在荣贵手里接了一次食儿之后,它现在也敢跟在荣贵后面鬼鬼祟祟的走了。

    只是白天,晚上它还是会固定返回大黄身上睡觉。

    小机器人的声音空灵,带着金属特有的质感,悠扬的回荡在金属制成的浴室里。

    经过层层介质反射加厚,穿透了每一株植物。

    地豆的蘑菇都微微颤抖起来。

    还有呢喃草细细的叶子

    歌声震颤,不止回荡在浴室里,同时也回荡在植物的草茎内。

    尤其是草茎内有大量水分存在的呢喃草。

    贯穿之下。

    荣贵歌声带来的震颤穿透草茎,直接贯穿了呢喃草的草根。

    荣贵不会知道,地表上方看起来就长了一厘米不到的呢喃草,它的根茎现在到底有多长。

    将荣贵这段时间灌下的水与肥料带来的养分全部释放在根茎,这株表面上看起来不起眼的呢喃草的根越长越长,穿透了整个浴缸的高度,继续向下,那里有一个排水口。

    它的根便顺着排水口继续向下,曲折婉转,在细窄的管道里不断生长,生长,最终长到了荣贵完全想象不到的地方。

    传说确实会有点夸大,然而无风不起浪,呢喃草在导声效果方面确实比一般的传声筒都好用。

    越过重重阻碍,它的根系蔓延、再蔓延,终于,穿过一个小小的孔洞,它的根来到了另一个人面前。

    裹着水,以及荣贵的声音。

    “啊啦啊”悠扬的歌声经过层层过滤,最终传到这个狭窄的空间时,已经严重失真了。

    “鬼?”黑暗中,一个干裂的声音忽然在幽深的尽头响起。

    作者有话要说:荣贵摔桌:你才是鬼!人家的声音多好听啊!是仙乐啊!仙!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