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外科是医学的一个分类专科设置非常严谨心胸外科、肝部外科、矫正外科、神经外科随着时代的发展分支越来越细,详细介绍的话,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就爱上

    我们只需要知道,无论时代如何发展,外科手术的主要类型仍然是两种:破坏性的手术以及修复性的手术。

    后者包括脏器修复、器官移植将原本残破或者有畸形的器官重新修补、重建,使其可以正常工作这是这一类手术的目标

    而前者则更粗暴一点,通过外科手术的方式将病原体完全从病人体内清楚,从而从根本上解除病员,是这一类手术的最终目的。

    摘除已经失去功能的器官、清除病人体内的肿瘤、恶性细胞体都是前者涵盖的范围。

    荣贵需要做的手术就是破坏性的手术。

    将脑内的粟米状肿瘤全部摘除彻底清除被浸润的部位,是他们本次签订的协约中约定的手术目标。

    看起来只是简单清除就可以做好的手术,实际上操作难度极大。

    首先荣贵脑内恶性肿瘤的数量实在太多了,逐一清除的话注定是一个庞大的工作量即使同时有十名技术精良的外科医生为他进行肿瘤清除整个手术过程也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何况人脑这个部位不可能容纳这么多医生同时操作的。

    长时间暴露在开放环境下,荣贵的大脑等不到肿瘤全部清除就会提前死亡。

    其次,他脑内的肿瘤体积还异常密密麻麻几乎是层层叠叠生长的肿瘤看起来壮观,然而每一颗都非常小稍有不慎就会将肿瘤与正常脑部组织混淆,或者切割错误,或者忽略清除。

    两者任何一者导致的后果都是十分可怕的。

    或者造成大脑部分功能丧失,或者造成清除不彻底,肿瘤卷土重来,荣贵很快会再次病发。

    再次,缺乏针对性的药剂可以从药理上彻底清洗病灶。

    摘除肿瘤不可避免的会产生创口,即使所有肿瘤都切除的十分彻底,然而在清除过程中,肿瘤切口的渗出液会不可避免的淌出,这些液体会污染甚至感染正常区域,所以,如何针对性的使用一种清洁药剂,在手术过程中不断循环清洁手术环境,就成了手术成功的另一个关键问题。

    很遗憾,在荣贵出生的那个年代,以上手术中需要面对的最重要的三个问题,那个年代的医疗机构都无法解决。

    在他昏睡不醒的时候,他其实经历过三次开颅手术。

    一次是他入院不久之后,当然,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意识不太清醒了。

    那一次的开颅手术非常短,几乎是颅骨被打开后立刻合拢。

    不过留下了活检记录以及影像资料。

    当时的医生完全无法操作荣贵这种级别的手术,询问过家属意见之后,他们采取了冰冻的方法。

    在这之后,随着医学进步,荣贵又接受过两次开颅手术。

    这两次手术中的第二次,也就是荣贵接受的最后一次开颅手术,医生在荣贵脑中留下了被阿纳洛评价为“粗糙”的手术痕迹。

    天知道,那已经是那个时代最顶尖脑外科医生留下的痕迹了!

    随着患这种病的人越来越多,接受手术的例子越来越多,在越来越多的病理标本的辅助下,荣贵这种病虽然仍然是个比较麻烦的病症,不过却不再是绝症了。

    针对性的清理用循环液早已发明出来,机械手臂的运用让医生可以实现长时间、马拉松式的切除手术,目前这项手术的最高切割记录保持者是一位名叫“法玛”的医生,在长达三天的时间内足足切除了病人脑内一共七百二十一枚肿瘤。

    这个记录是在两百年前创造的,至今无人能够打破。

    而荣贵脑内现存的肿瘤数量一共为九百三十九枚使用特定的探测仪器,阿纳洛三天后将探测到的结果告知了荣贵和小梅。

    “只是探测结果,具体数量还要在手术过程中才能清点出来。”

    “不过数量只会多,不会少。”

    荣贵惊呆了。

    “难怪我的脑容量这么这么多的瘤子我的脑浆都没地方长了。”荣贵哭丧着脸。

    小梅却没有接茬,只是双目直视拿着报告仍然在研究的阿纳洛,平静的问道:

    “手术难度比预想中增高了,你的成功把握大吗?”

    之前是无法确定荣贵的脑病病种到底是什么,如今确认之后,小梅迅速查找了相关资料。

    曾经创造过切除记录的法玛已经不在了,八十五年前就去世了,不过他的弟子还在。

    其中最优秀的一名恰好在帕罗森。

    “如果你的成功率小于90,我们就去帕罗森。”小梅非常直白道。

    然后荣贵第一次看到一直冷漠的医生阿纳洛变了神色:

    “帕罗森?你要去找易法沙那个蠢蛋吗?那个家伙虽然是法玛的孙子,可是他从来没有继承祖先的天分。”

    几乎立刻就明白了小梅暗示的意思是什么,他不屑的笑了:

    “没有继承天分也就算了,他连祖辈的勤奋也没有继承到。”

    “比起医学研究,他更热衷于借助名气与外界的财团打交道,他从七十年前就不再碰手术刀了,他名下的手术都是其他医生做的,而你能查到的、他做过的两次波阿法特瘤切除术,其实是我做的。”

    “最多的一次手术持续了两天,一共切除了五百九十八枚肿瘤。”

    说到这里,阿纳洛高傲的扬起了下巴。

    “哎?你明明是你做的手术,却被归到那个法玛的名下了吗?”乍一听到这种类似秘闻的新闻,荣贵愣了愣。

    “是的。”阿纳洛矜持的点了点头。

    这这反应不太对头啊

    看着阿纳洛,荣贵忍不住道:“你不生气吗?”

    如果是他,明明是自己做的事情,却被归到对方名下,他他早就气炸了!

    阿纳洛就侧头看了看他:“为什么要生气?”

    “那个时候他的名气比我大,只要是难做的手术都找他,即使我对自己的技术再自信也没用。”

    “他把做高难度手术的机会给了我,我应该高兴才是,为什么生气?”

    阿纳洛浅色的眼珠看过来,就像两颗透明度极高的琉璃珠一样。

    荣贵呆住了。

    “放心,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保持着每天都有手术的状态,闲暇时间的身体锻炼也从来没有忽略。”

    “入狱之后仍然保持这个频率,我的身体条件和技术都在巅峰状态,对于你们的手术,我把握极大。”

    “不,应该说,把握是百分百!”

    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位一直以冷静自持姿态面对荣贵等人的医生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狂热之色,越来越激动,他的面孔上泛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润。

    这一刻,这个明明已经人到中年的男子竟露出了一丝小孩子才有的表情。

    “呵呵,我一定会把你脑袋里的瘤子一颗一颗切出来的。”

    “这几天我放弃其他的手术一直在做各种方案拟定,放心,我一定会在更短的时间内,比法玛效率更高的完成你的手术。”

    “我会打破纪录”

    这是一个醉心手术的医学疯子看到这一刻的阿纳洛,荣贵哆嗦了一下,然后紧紧扒住了旁边的小梅。

    “给我看看你的手术方案。”而同样面对这样疯狂的阿纳洛,小梅却只说了这么一句。

    然后两个人就当真开始讨论起各种手术方案来。

    每天去地上2层看一遍自己的身体,和阿纳洛讨论手术细节成了两名小机器人最近每天的固定功课。

    看着头朝下、背朝上浮在粘稠的液体箱中的自己的身体。

    真像浮尸荣贵想。

    不过背脊很漂亮,肩胛骨的形状看起来很像翅膀啊

    好像随时会有两只翅膀从下面挣出来似的。

    看了一会儿,荣贵对自己身体的态度便重新转为欣赏。

    任何时候、任何姿态下都能发现自己新的美感,荣贵荣贵:我果然长得很不错啊

    即使在和阿纳洛在激烈的讨论过程中仍然注意这边的小梅就:

    看到荣贵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这个家伙也是乐观到家了。

    阿纳洛足足设计了二十六种手术方案,手术方式暂且不提,这份方案甚至连切割方式、药剂的投放时间、投放面积、到切割每体积的瘤需要的时间,甚至医生中途补充体力的时间统统涵盖在内了。

    前面二十五种方案中间总有几项被小梅否了,阿纳洛也不生气,认真听取小梅的理由,觉得小梅说的有道理,他就重新来过,直到第二十六份,这一次,小梅点头了。

    “你叫什么名字?等我写这篇论文的时候,一定要把你的名字加上去。”将最终方案看了一次又一次,阿纳洛最终居然这么说了。

    荣贵:

    小梅:

    被关到这里了仍然不忘记写论文,这个阿纳洛也太

    荣贵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形容对方才好了。

    总之,他们有了一份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的手术方案。

    阿纳洛虽然性格奇怪了点,虽然犯过不可饶恕的重罪,不过单纯论技术的话,他确实是一位技巧接近完美的医生。

    然后,几天后,他们使用珀玛送给他们的电梯卡重新去了地下599层,这一次,小梅又换了190万本地货币,至此,他们通行证内的积分已经全部清空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张芯片内多出来的595万本地货币。

    手术前一天的时候,他们将500万打入合同上的指定账户,然后,就到了手术当天了。

    作者有话要说:前几天更的晚,今天就提前一点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