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金属罩被移开荣贵的大脑随即出现在三人面前。

    灰色的脑表层部分甚至微微发黑。

    一种破败的颜色。

    而这还不是让人最震撼的一幕最让人震撼的一幕是,出现在屏幕正中心的是一个真正的脑洞。

    面积不大,然而在那枚破败的脑上,当真存在着一个黑洞!

    荣贵愣住了。

    比起第一次打开冷冻仓、看到干尸一样的自己时还要震撼,荣贵想到过移开金属罩后自己的脑袋搞不好是个秃瓢搞不好还有疤痕什么的,然而他万万没想到下面居然是裸脑,而裸脑上甚至还被开了个洞!

    “s29、30区域的脑域有被取出的痕迹。”密室内,阿纳洛冷漠的声音再次透过传音器传入了荣贵耳中。

    “初步判定为是系统性、计划性的取出。”阿纳洛继续道。

    “是的,被取出的部分被保存在另外的地方。”和阿纳洛的冷漠如出一辙的是小梅的声音。

    荣贵当时就惊讶的看小小梅了。

    蓝色的大眼睛看向他,小梅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几乎是立即的、荣贵懂了小梅暗示的含义。

    啊他的一部分大脑被取了出来吗?然后那部分脑现在就在他的脑中?

    呃是说被保存在他现在这具机械身体的脑中?

    小梅没有现在和他解释的意思,也没有这个时间因为阿纳洛已经使用天花板上落下的金属臂持住金属罩然后开始接下来的操作了。

    荣贵只能按捺住自己的疑惑,继续紧张兮兮的听阿纳洛接下来会说什么。

    他看到阿纳洛使用一种非常细小的针,从自己灰黑色的脑上取了一点,放入旁边的试管内,而试管则被迅速推入了一旁的圆形分析仪。

    “我现在需要测试一下这具脑的活性由于没有诊疗记录,我需要通过活检办法确认一下他之前曾经使用过的药物。”

    阿纳洛说着,手上也没停,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又有三根机械手臂从天花板上降落下来,就像最好的护士、外科医助手,它们协同辅助着阿纳洛的工作。

    “病灶部位呈灰黑色,这是长期使用冷冻方式保存造成的副作用,可以使用药物刺激以及阿纳洛疗法进行恢复性训练,从而恢复原本的细胞活性。”

    “s28区域有手术痕迹。”

    “手术很粗糙,对该部位脑域有不良影响,不过”

    “此部位的脑域并未脑主人惯用脑域,应该不会对原主人造成太大影响。”

    “令人诧异,这枚大脑的开发程度低到可怕。”

    “原主人真的平时有在使用大脑吗?”

    阿纳洛的声音仍然冷漠,听着他的分析,荣贵一开始还提心吊胆的,然而

    越听到最后,他就

    大脑开发程度低、平时不太用脑子什么的虽然这是他自个儿也承认的事实,可是怎么被人光明正大说出来就这么让人不爽呢?

    不过,不可否认的,这么一来,荣贵由于目睹自己的大脑被打开而产生的恐惧心稍微平复了一些。

    直到

    “找到了。”又通过仪器探测观察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这位无意识毒舌的医生难得安静了一会儿。

    就在片刻的安静过后,他忽然又开口了:“找到病因了。”

    镜头始终对着荣贵灰黑色的脑,而阿纳洛则使用一种特殊仪器从脑洞的边缘探了下去,他的动作异常慢,之前他所说的那番话就是在仪器不断深入的过程中说出来的。

    而当他说“找到了”的时候,荣贵看到他手中的微型仪器慢慢从自己的脑内提了出来,提出来的过程比探入的过程更加缓慢,当仪器终于从荣贵的脑中提取出来的时候,荣贵看到了仪器末端

    什么也没有?!

    不,并非什么也没有的。

    很快阿纳洛便找了一个透明的器皿,将仪器末端在器皿中浸泡了片刻。

    镜头再次拉进,荣贵在器皿的液体中看到了不断沉浮的一粒

    “是粟米状波阿法特瘤。”

    “恶性脑瘤中对人体伤害最大的一种,初期表现和其他的脑瘤并没有任何不同。”

    “患者会头痛,头晕,食欲不振或者食欲大作,他们的情绪很多变,但也有人会因此变得麻木无感。”

    “然后他们会色盲,无法辨别颜色,这是波阿法特瘤侵入视觉区神经中枢的表现,然后,患者会失明。”

    “然后,波阿法特瘤会继续侵袭神经中枢的听觉区,患者先是会幻听,听到并不存在的声音,然后会失去听觉。”

    “侵袭会继续,体觉区,运动区,联合区”

    “恶化的速度非常快,在死亡前,患者一般会先行脑死亡。”

    “不过奇妙的是,这种脑瘤的患者往往会因为部分大脑被侵袭,而在某些特定区域有着近乎天才的表现。”

    “或者美术,或者音乐,或者某项运动。”

    “在部分能力极差的同时,他们往往是某些特定区域的超级天才。”

    “呵呵,大脑就是这么奇妙。”

    阿纳洛甚至笑了两声。

    然而荣贵却完全笑不出来了。

    紧张的盯着那粒在浸泡液中沉浮的瘤,他颤抖道:“那那这颗瘤现在现在就算是取出来了吗?”

    “怎么可能?”回答他的是阿纳洛冷漠的口气。

    “所谓粟米状的瘤,就是指像米粒一般遍布在病灶区域的瘤。”

    “这颗瘤只是众多肿瘤的一颗,而且还是体积较大的一颗,在这具脑内还有更多的或者比它大、或者比它小的瘤,它们分布在这具脑的各个位置,到处都是,甚至一层叠一层,与脑膜完全相接。”

    荣贵呆住了。

    就算是对肿瘤手术一无所知,可是猜也猜得到,长成这样的瘤一定非常难以手术!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荣福他们才把自己冷冻起来的吧?

    阿纳洛说自己的脑补有过手术痕迹,还是很粗糙的手术痕迹,那一定是之前手术留下来的痕迹吧?

    以前的外科手术对于现在的外科医生来说,应该只能用粗糙来形容吧?

    可是,那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手术了,换成现在的医生来做,搞不好会很简单?

    想到这里,荣贵忍不住抱着一丝期待问道:“在很久以前这是疑难症,现在呢?时代进步了这么多,医学也进步了,应该手术难度没那么大了吧?”

    搞不好放在现在就是个小手术呢荣贵想。

    回答他的却是阿纳洛的摇头。

    “不,即使在现在,波阿法特瘤也是脑部手术难度最大的手术之一。浸润范围太广泛,体积太微笑,相关症状太多,一般医生做不了。”

    “啊”荣贵呆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梅忽然开口了:“不用管其他医生,就问你。”

    “你,能做这个手术吗?”

    单刀直入,小梅直接问道。

    然后,屏幕上的脑部视图顿时消失不见,密室里的阿纳洛再次出现在荣贵他们眼前。

    “能,全塔内最擅长破坏性手术的医生就是我,这种手术,除了我谁也做不成。”

    带着面具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阿纳洛用冷漠却自持的声音答道。

    “需要多少钱?”声音里的温度比他还要低,荣贵听到小梅继续问。

    “500万,手术前一天需全款支付。”

    “好。”

    “你现在开始可以准备手术了。”荣贵听到小梅平淡答道。

    然后,他们就当真开始签署协约准备手术了。

    荣贵的身体被留在了密室里的培养仓内。

    虽然荣贵的身体已经被强力营养液修复的很好了,可是脑部需要专门的修复液,在手术开始前,他们首先需要将荣贵的大脑回复到一定程度,至少在手术过程中可以通过刺激反应判断切除位置是否精准才行。

    这个准备时间大概需要两周。

    而在这两周内,他们需要将手术用的钱全部准备好。

    “其实,这种手术实在很麻烦,同样的价格你们可以去换一颗头,或者换一颗脑,现在的科技水平下,后面两种方法也可以进行意识移植,患者在手术后也不会产生什么不适感的。”

    “我同样可以做后面两种手术,在这里也很好找到供脑者,价格比波阿法特瘤全切术要便宜三分之一的价格,恢复期短,副作用你们真的不考虑一下吗?”签订协约前,阿纳洛还特意给了他们一个嗯听起来就很可怕的建议。

    没等荣贵说话,小梅果断拒绝。

    “不,我们就要原本的身体。”

    说完,他快速的阅读了一遍协约,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在上面签了字。

    随即阿纳洛也签了字,签字的同时,他还在协约上输入了自己的犯人编码。

    “手术前,你们将手术款打入协约账户即可,凭借这份协约,你们可以天天过来本楼层查看寄存在这里的身体以及询问手术相关事宜,不过具体时间仍然需要提前向系统预约。”

    阿纳洛说完,将签好的协约递给了他们一份。

    递合约的时候,荣贵不小心看到了手铐。

    隐藏在白生袍的袖口之下的,黑色手铐。

    “他看起来真的就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如果不是最后看到手铐,真的就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啊”两个人一起坐在大黄身上的时候,荣贵这才将自己憋了许久的话说出来。

    “他之前确实是一名医生,不过不是普通的医生,而是最顶级的医生。”小梅道。

    “他看起来挺好的,虽然冷漠了一点,可是也不像作奸犯科的人,怎么就被关到这里了?”荣贵仍然不解。

    小梅就停顿了片刻,半晌才将视线移向前方,道:“为了提高自己的手术能力,他一共打开了两千零三百人的大脑。”

    “啊?”脑外科医生,打开病人的大脑听起来似乎没毛病?

    荣贵不解的歪了歪头。

    然后

    “是脑部没有疾病的、健康人的大脑。”小梅将剩下的话说了出来。

    荣贵不寒而栗。

    “除此之外,他还发明了以个人名字命名的三十三种术式,每一种术式都对人类脑科医学产生了巨大的推动性影响,然而很多术式前所未闻,听起来简直匪夷所思。”

    “他将这些全部写成了论文,现在这些论文的一部分仍然可以在平台上阅读的道。”

    “事后,有人在阅读这些论文的时候,发现了重要的线索,失踪者的亲属在一篇论文内发现极像失踪者的模型,经过十年的调查,终于摸到了阿纳洛的马脚,他最终伏法落。”

    被斩断双翼,关押在了深牢之中。

    这句话,小梅没有说。

    荣贵张了张嘴巴,最终也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曾经,我觉得这种人死刑是他唯一的归宿,然而,当他对我说他可以为你做手术的时候,却觉得”

    “他没有被判死刑,而是关押在这里,居然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小梅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他拉上了大黄身上的窗帘,前方玻璃的挡风膜也合拢,外界的光完全进不来,车内变得昏暗。

    这番话,小梅是在一片黑暗中说的。

    “这种想法是不好的,是不对的,可是,我刚才真的是那么想的。”

    第一次,小梅将自己纠结的事情说给荣贵听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的,他忽然很想说。

    然后,他就感到荣贵的手忽然压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于一片黑暗中,他听到荣贵轻轻在自己耳边说:

    “谢谢。”

    “谢谢你,小梅。”

    抿了抿嘴唇,小梅反手握住了荣贵的手。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卷会是很挣扎的一卷,挣扎的不仅仅是在下,小梅也有挣扎

    以及

    感谢大家热情灌溉卡文中的在下!

    谢谢!

    新的一个月,也请继续多多关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