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接下来的时间, 荣贵很安静。----

    他脑子里其实什么也没想, 只是静静坐在小梅身边, 看着小梅和珀玛聊天。

    小梅在为人处世方面……老实说,不太擅长,他平时的态度太冷漠了,宛若高岭之花一般,这种天生的高冷姿态让一般人不会主动找他搭讪, 而珀玛这方面明显也很呆,完全不按理出牌, 关注点也和常人不同。

    应该说是负负得正吗?

    两个都不擅长聊天的人坐在一起,居然一副交谈甚欢的样子?

    难得看到小梅能和人进行这么长时间的对话,荣贵就静静坐着,笑嘻嘻看着两人“聊天”了。

    “那个……你们是从外面过来的吗?会找我兑换积分, 你们这是刚刚进来?”和吉吉不同,珀玛明显不是个说话会绕弯的人,他直接开门见山了。

    偏偏小梅比较吃这种“开门见山”式的问话方式。

    “刚进来。”虽然言简意赅完全看不出有交谈热情的样子, 其实这正是小梅如实以告的表现。

    只是外人经常会把这种精简的回答方式误解为小梅不愿意理会他们就是了。

    显然珀玛没有误解。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珀玛立刻用手撑起屁股, 然后迅速朝小梅又凑近了一点。

    “那个!那个……能和我说说外面的事情吗?什么都好!你看, 我都给你们那么多优惠了……”将烛台凑到自己脸边,珀玛忽闪着一双棕色的小眼睛,期待的看向小梅。

    小梅:=-=

    这个动作让他想起了荣贵,不过——

    小梅看了一眼荣贵,看到安静坐着看着自己的荣贵, 他又把头转了回去。

    重新对上珀玛眼睛的时候,他想:不过,这家伙做起来可比荣贵做起来难看多了。

    然而他还是回答起珀玛的问题:

    “我们是从很偏僻的地方来的,沿途只经过了鄂尼城,叶德罕城,西西罗城三个城市。”说到这里,小梅停顿了一下,随即补充道:“以及一个尚在发展中的城市,那个城市叫糖人街。”

    “鄂尼城是几乎没有准入积分要求的城市,进去之后可以采集矿产,交给管理人员,他们会根据你采集矿石的品相发送积分。”

    “叶德罕城是工匠的城市,在那里可以购买各种金属原料、金属制品以及考取匠师资格证。”

    “西西罗城是药师的城市,那里的药师不使用外科手术的方式,只用药剂应对一切问题,空气潮湿,经常下雨,家家户户都种植草药……”

    “而唐人街则是距离星城很近的城市,由于造星时候的以外,星球上有异常多的虫,不过现在已经有人入住,未来的发展趋势应该是美食之都。”

    小梅言简意赅的将自己对几个城市的了解说了出来。

    虽然确实把每个城市的情况用最少的字数叙述出来了没错,可是他也讲的没意思极了。

    不过这却丝毫没有影响珀玛的热情,他甚至又朝小梅凑近了一些,蜡烛也一并凑过来,灯光下,珀玛现在看起来用手电筒给自己的脸打灯光讲鬼故事的人了!

    “然后呢?然后呢?这些城市的人怎么样?热情还是冷漠?当地消费高不高?气候环境如何?”珀玛问的更详细了。

    小梅就歪了歪头,像是回忆了一下:“鄂尼城……大家彼此互不相识,不过矿坑的管理人员很公正……叶德罕的矮人们心细而有耐心,可以几夜不眠不休锤制一件物品,通过中央系统的灯光控制,那里日夜分明;而西西罗城则是雨都……”

    在珀玛的追问下,小梅又往外“倒”了一点关于其他城市的印象,这一次,他仔细描述了当地的气候条件,当地人的外貌特征,生活习惯……

    小梅的叙述可能并不生动,然而非常详细,不带任何主观意识,反而更方便珀玛这种对当地一无所知的人聆听。

    珀玛听得如痴如醉。

    小梅的声音结束之后,他沉浸在小梅描述的城市场景中久久,末了才感慨出声:“真棒啊,看得出来,你在那几个城市都有很愉快的经历,那些城市在你心里都有很美好的记忆呢!”

    珀玛羡慕的说。

    小梅却愣住了。

    愉快的经历,美好的记忆……吗?

    他回顾了一下自己之前叙述的方式:直白,平铺直叙,应该是没有任何感**彩夹杂在内的。

    “……你提起那几个城市,特别是叶德罕城和西西罗城的时候,表情似乎很愉快。”珀玛就在这个时候又开口了。

    小梅:“……”

    曾几何时,他对于所谓的地下城,是完全不喜的。

    计划外的居民,各种应该被淘汰的基因,混杂在一起,繁衍出了更多血统复杂无法适应新世纪的人类,他们对天空城有着极大的向往,使用各种办法偷渡前往天空城,然后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一片净土带来飓风过境一般的伤害。

    而等到地下城的统计人口超过天空城的时候,平衡被破坏,预期之外的内战会发生,天空城无法掌控局面的时候,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地下城,原本就是不应当存在的。

    曾经,这是他对地下城以及地下城的居民的唯一看法。

    然而——

    “你嘴里的这几个城市听起来都不错呢!尤其是叶德罕城和西西罗城,我将来一定要找机会去叶德罕城和西西罗城看看!”珀玛羡慕的说。

    “能和我在多说一点吗?更加细节一点的,比如各个城市的各种规章制度,哎~我知道这个问题比较难啦~来这里的人不是囚犯就是大人物,无论哪一个都是对规章制度不在乎的,我、我问到现在,还没有人能在这个问题上多和我说几条的。”珀玛说着,站起来向小窗口的地方跑去,当他手中的蜡烛照亮了那一方小角落的时候,荣贵才发现那里竟然有着这个房间里唯二的家具——一张小书桌,上面摆着厚厚一摞书,每一本都被翻得破破烂烂的样子。

    珀玛走过去,半晌之后捧了一摞书过来了。

    “我手里法律方面的书籍只有这一套民法典,可惜是二百年前发行的旧法典,现在早该订正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吧?”爱惜的抚摸着保着厚厚书皮的旧书,珀玛又带着一点期待抬头看向小梅:“我知道你们肯定记不住全部法典,不过一条也好,一条和这上面不一样的也好,你们能说说吗?实在不行,就是交通法规也行啊,比如现在外面的道路大概限速多少?违规会有什么处罚之类的……”

    这样的珀玛把荣贵镇住了:看着眼前厚厚一摞书籍,里面每一本都有被翻了上百遍的样子,这……这……

    这家伙是学霸啊!

    还是法学系的!

    荣贵=o=了!

    然后,他的小脑袋火速转向小梅了。

    果然,小梅的蓝色眼睛里仿佛有光闪过。

    “你的问题,我可以全部解答。”

    果然——

    =-=

    似乎对于这个答案毫不意外,荣贵看着小梅从珀玛手里拿起一本书,然后从第一条法规开始,一条一条的,他将该法规在现行法规中的各种变动以及改正版本说了出来。

    而珀玛的表情先是极度震撼,然后极度惊喜,再然后,他什么表情也没有了,赶紧又回到小书桌上,从上面拿出一个本子并一根笔,他开始拼命记起笔记来。

    荣贵:=-=

    好吧,一下子变成小课堂了。

    这一说,便足足说了两天。

    说到珀玛饿晕了为止。

    =-=

    没敢贸然碰珀玛的箱子,荣贵从自己的背篓里弄了好些地豆出来,连加工都没敢加工,直接磨成糊给珀玛吃了。

    “这是……什么味道……”爱学习的珀玛就连醒过来的第一句话仍然表现的那么有求知心。

    “这个,是地豆,我们从老家带回来的作物。”小心的用手帕擦了擦珀玛的嘴角,荣贵对他道。

    只是一时精神消耗过大晕过去而已,珀玛的身体底子不错,被食物唤醒之后立刻主动撑着地面爬起来了。

    “从来没有吃过的味道,不过……很美味。”舔了舔嘴角,珀玛道。

    “学习不能不吃饭不睡觉,精神撑不住的,我看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吧。”看着旁边珀玛足足记了三个笔记本的笔记,心里由衷佩服的同时,荣贵又苦口婆心劝对方注意身体了。

    “是我着急了,主要是……太难得遇到如此有常识的人了。”珀玛辩解道。

    荣贵:“我们一时半会又不走,你着急什么?”

    珀玛就笑了:“对哦,你们刚刚进来,肯定短时间无法离开。”

    “如果你们能够多待一段时间就好了。”珀玛由衷道。

    荣贵:……

    多待一段时间……喂,这里是牢房耶……

    荣贵再次感到之前觉得珀玛有点二……不是错觉!

    不过珀玛也没有二到家,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说话不妥之处:“呀!看我这张嘴。”

    “我自己都想着早点出去,怎么能希望你们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呢?”

    听到这句话,荣贵倒也顾不上心里吐槽他了,有点好奇的,他问向对方:“珀玛,你想要离开这里吗?”

    刚问完这个问题,荣贵心里忍不住吐槽自己了:看他这句话问的,这里是大牢耶!哪有人在坐牢的时候不想着早点出去?

    完全不知道荣贵内心的想法,珀玛只是看宝物一样看着新出炉的三个笔记本:“我想要早点出去,会在这里做生意、会想要学习外面的律法只是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想要赚到外面用的积分,然后学习外面的常识,这样,等我出去之后,就可以很快开始新生活了。”

    珀玛说着,走到箱子的后面,在那里,和吉吉的房间一样,也有一个简易马桶和一个简易洗漱台,比吉吉那里更加简洁,洗漱台上除了一块香皂、一个漱口杯以外,再没有其他东西。

    用漱口杯接了点水,珀玛喝了一杯水,感觉自己好点了,他才走到箱子附近,从其中一个箱子里翻出一包白切面包,仅仅拿了两片,他就着水把干巴巴的面包吃了下去。

    明明在他翻动箱子的时候,荣贵看到箱子里有各种各样食物的:咖啡、甜饮料、酒、香肠……然而珀玛一样未动。

    “为什么不吃那些啊?”荣贵忍不住又问他。

    珀玛就笑笑:“服刑之人不应该贪图口腹之欲,原本的基本食物就是白水与面包,每个月十五号的时候可以吃一片肉肠,这是早就写在犯人守则中的条例。”

    荣贵:……可是明显这些条例没有人遵守啊?想想每天晚上喝酒的吉吉,想想在地下99层摆摊的小商贩,荣贵再次肯定这里遵守犯人条例的搞不好只有珀玛而已。

    “我要好好服刑,全部行事都遵循犯人条例的话,可以获得减刑。”珀玛却表情淡然,将漱口杯放回原位,他重新站在了牢房里,行动间,手铐上的锁链不时发出清脆的响声。

    “我已经通过这种方式减刑了98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再有二十八年就可以离开这里,开始新生活了。”珀玛平静道。

    荣贵的嘴巴张了张,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小梅也什么也没有说。

    过了一段时间,他才开口:“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的律法知识,我可以将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你。”

    珀玛就露出感激的笑容。

    “谢谢!太需要了!”他先是感谢了一番,随后又从某个箱子里翻出一个小牌子,看起来是个电梯卡的模样:“不过,你们的电梯卡过来应该是需要申请的,我这里有一枚直接通往地下599层的电梯卡,虽然七天才能用一次,不过应该也可以省去你们不少环节。”

    “啊!你居然连这个都有?!”荣贵目瞪口呆了。

    珀玛就得意的笑了笑:“不止这一层,想去其它层,我也可以想想办法。”

    “那你岂不是去过很多其他楼层?”荣贵好奇的问。

    珀玛却摇头了:“当然没有,我是犯人,服刑期间,我不会轻易离开这间牢房。”

    荣贵:……

    珀玛……可真是个怪人——他心中再次这么确认了。

    可是,总觉得珀玛看起来不是坏人。

    心里这么想着,和珀玛约定了下次过来的时间,荣贵将地豆全部留给了珀玛,然后作为回礼,珀玛也拿了一个箱子的东西给他们。

    他们离开后,珀玛的牢房大门再次紧紧关闭。

    和这一层其他犯人的牢房不同,其他的牢房确实是无法打开的,里面的犯人显然无法自由行动,只有珀玛的门能打开。

    然而他心中却有一把锁,将他牢牢锁在了牢房里。

    “是个有原则的人。”小梅评价珀玛道。

    荣贵点点头。

    再次刷开电梯门,他们返程了。

    站在电梯上的时候,荣贵闲来无事看了看珀玛给他们的箱子,这一看,他竟是越看越眼熟,总觉得这个箱子似乎在哪里看过。

    “在卓拉女士家见过,快递箱。”最后还是小梅点醒了他。

    “啊!就是那个!”抱着箱子,荣贵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猜到了吗?

    嘿嘿嘿嘿嘿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