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按理说他不应该惊讶的毕竟这里是监狱可是奈何自从他进入星城之后他在这里看到的一切基本上根本不像监狱啊。超快稳定更新本文由首发如今乍一下冒出一个特别监狱的地方,他、他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等等其实这里也不是他第一次在这里见到特监狱的地方,比如他昨天最初选择的卧室

    心里太害怕,荣贵本来已经强迫自己忘掉那些痕迹了,如今看到这一出真牢房他

    “坐吧,这里没椅子你们可以坐在吉吉的床上。”酒保说着,指了指贴着墙壁的一张窄小单人床:“床在那儿。”

    荣贵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那真的是一张小床,比他和小梅卧室的小多了,大概就有昨天看到的、掩盖在床铺下的金属床铺那么大

    搞不好就是同一种制式床又想起昨天在墙纸下看到的东西荣贵哆嗦了一下,赶紧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了。

    和吉吉一身黑寡妇式的装扮风格十分统一,小床上的床单也是黑的上面的东西极其稀少,除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黑被子和一个薄薄的枕头以外什么也没有。

    不只是床上的东西少整个房间的东西就特别少除了一张床以外,就是床对面的角落里有个一人用洗漱台,放置洗漱用品的柜子都没有,只有一个焊在墙上的小架子,上面密密麻麻摆着好多瓶瓶罐罐还有唇膏眉笔什么的

    大概是吉吉给人的印象非常性感,如今只是看到她的私人用品,荣贵忽然觉得有点别扭:

    “这个坐在床上不太好吧?”

    毕竟吉吉是位女性啊,他和小梅虽然现在是机器人,可是原本也是男人啊!

    “没什么不好的,吉吉不在意的,坐吧。”酒保说着,不知道从哪里翻出一个插线板,从角落里接出一条线来,他把插线板递给了荣贵:“你们自己做着,我得去前面调酒了。”

    “啊!谢谢!谢谢!你去忙,不用管我们,我们就在这里,不会乱动的。”荣贵赶紧接过了插线板,再三朝酒保道谢之后,他目送对方离开,他看到对方打开牢房的铁栅栏门,关上,然后上锁。

    “咔嚓”一声,荣贵发现自己和小梅被锁上了。

    这个被锁起来了

    荣贵扒着铁栏杆的门看了一会儿,轻轻摇晃了一下,纹丝不动

    荣贵便轻轻退后了一步,将背上的背篓卸下来放在床旁边,他帮小梅也把背篓卸了下来。

    “没有别的地方,那,我们就坐在床上吧?”

    荣贵说着,指了指墙壁一侧的小床。

    眼瞅着小梅没有过去的意思,他率先自己走了过去,轻轻一跳,娇小的机器人坐上了床。

    一坐上去就觉得好像坐在了什么东西上,左右摇晃了一下屁股,荣贵从屁股底下扯出来了一条

    裤衩?

    黑色的,四角的裤衩?

    不止这一条,荣贵很快又在床上扯出来另外三条裤衩,一模一样的款式,一模一样的颜色,之前之所以没有注意到,是因为它们的颜色和床单完全一样,不仔细看轻易看不出来。

    小梅面无表情的看着拿了一手裤衩的荣贵,更没有坐过来的意思了。

    会动手叠荣贵的裤衩不代表会给不认识的人叠裤头,小梅一动不动。

    好在荣贵也没有让小梅帮忙的意思,将找到的裤头放在床上,他也不打算坐在床上了。

    “搞不好是吉吉男朋友的裤头呐”荣贵对小梅道。

    他们俩最后选择了直挺挺站靠在墙壁旁充电打发时间。

    于是,当喝了一晚上酒、醉醺醺从外面返回牢房的吉吉打开牢房进来后,看到的就是两个面无表情,双目圆瞪看着自己的机器人。

    “艾玛!”吉吉当时就吓得酒醒了。

    “啊是你们啊”不过她很快认出了荣贵两人,眯了眯眼睛,吉吉迅速镇定下来,将牢房的门锁好之后,她这才慢悠悠朝床铺的方向走过去。

    “坐啊,怎么不坐?虽然机器人可能不会累,不过感觉还是应该坐着比较好吧?”吉吉说着,坐在了小床上,原本只是一张普通甚至简陋的小床而已,然而因为吉吉这一坐,这张黑色的小床瞬间有了贵妃椅的特效,就连上面的黑色棉布床单也仿佛变成了丝绸一般,瞬间高级起来。

    如果自己仍然在自己原本的身体里的话,此时他应该在脸红荣贵就赶紧侧了侧头,不好意思道:“那个床上有一些私人用品,不太好”

    “嗯?私人用品?”挑高眉毛看了荣贵一眼,吉吉优雅的撩了撩头发。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而已,偏她做起来仪态万千,瞬间风情爆表,荣贵简直看直了眼!

    其实只是习惯而已,对于美的事物有着本能的向往,荣贵会下意识记下一切自己觉得“美”的东西:颜色、穿着打扮的方式、发型、表情、仪态

    他的记忆力十分普通,甚至可以说是不好,他的脑容量也不大,然而,偏生在这种偏门的地方,他的脑子非常好使,只看过几遍就能在脑子里完全记住,接下来假如你让他模仿的话,荣贵甚至能模仿到九成像!

    啊这个动作真撩人啊之前在杂志上见过最撩人的女明星,做起类似的动作来,竟然谁也没有吉吉好看呢!吉吉的头发真好看,性感的黑色大波浪,有光泽的很,轻轻一撩,就像黑色的绸缎翻动一般,美极了

    脑子里全部都是吉吉刚刚那一撩的风情,荣贵聚精会神看着吉吉,完全没注意到小梅已经直勾勾的开始盯着自己了,然后,就在下一秒

    吉吉把头发扯下来了。

    没错,就是刚刚被荣贵在脑内形容为仿佛翻动的黑绸缎一般的美丽黑发就被吉吉扯下来了。

    露出来的赫然是一个小平头。

    还是金毛的。

    荣贵的嘴巴微微张开。

    然而,这还没完,吉吉紧接着从床上把那几条小裤头拎起来了:“私人用品指的是我的内裤吗?”

    “几条脏内裤而已,最多一星期没洗而已,你们怎么这都感觉的到哦一看就是从大城市出来的。”

    荣贵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

    口!!!

    目瞪口呆看着吉吉将脏裤头扔进洗漱台的池子里,然后,荣贵看到吉吉开始脱衣服了。

    她脱得速度太快了,以至于连让他遮眼睛的时间都没有,吉吉一下子就把自己脱成了白斩鸡,白皙精瘦的身子瞬间暴露在两个小机器人眼前,吉吉身上就剩下了一条黑色裤头。

    款式还是荣贵十分眼熟的那种。

    荣贵的视线一下子移向了被吉吉扔满了脏裤衩的洗漱池。

    囧!!!

    等等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吉吉的胸啊!!!

    眼睁睁目睹两个硅胶一样的东西在吉吉换衣服的时候从胸衣里跳出来,脱光衣服之后,吉吉的胸膛就和荣贵一样平了,不!甚至比荣贵还平!

    荣贵好歹还有胸肌呢!而吉吉的胸口可是一马平川,什么都没有!

    “吉吉吉你是男的?”声音颤抖着,荣贵不由得大叫出声。

    吉吉就很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一层是男牢房啊,如果我是女的才奇怪吧?”

    说完,吉吉就熟练的洗漱台上方的架子上找到一个小瓶子,挤出卸妆油开始卸妆了。

    浓墨重彩的妆容很快被油溶解,吉吉拿了几张化妆棉擦了几下,原本隐藏在浓妆下、吉吉真正的模样便展露在荣贵和小梅面前了。

    那是一张很清秀的少年面孔,五官很立体,卸妆之后,可以清楚的看出这是一张男性的面庞。

    荣贵却觉得自己的下巴一时半会儿有点难收回来了。

    不过

    他很快联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在他生活的年代,就有很多男孩子认为自己应该是女孩子,也有很多女孩子认为自己应当出生为男性,他们对自己的性别有认知障碍,自己不应该将惊讶表现的这么明显,这样不对,吉吉发现会伤心的

    荣贵小心翼翼的,准备把自己所有的惊讶表情全部收回去。

    可惜他收晚了。

    脑子里想的事情完全通过表情显露了出来,吉吉表示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好懂的人,好吧,这还是一个机器人。

    “你想多了,我不是异装癖,也没有从心里认为自己是女的。”

    用湿毛巾将脸上最后的残妆抹去,吉吉大喇喇敞开双腿坐在单人床上,一脸黑线的对荣贵说。

    “哎?”显然,这个反应再次超出荣贵预料了。

    “会穿成这个样子,只不过是因为这样比较方便做生意而已。”吉吉爽快的解释道:“这一层都是男人,装扮成女人的话会比较受欢迎,进来店里的客人会多,而且还有很多人请我喝酒。”

    “很贵的酒。”吉吉又补充了半句。

    于是,这回一脸黑线的人变成荣贵了。

    作者有话要说:吉吉其实是男性。

    笔直笔直的直男。

    剩下的明天写,我会尽量把更文时间调回原本的健康时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