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尊敬的卓拉克尔巴顿女士欢迎光临星城您的电梯卡楼层申请已通过目标楼层为地下99层,标准逗留时间为现在开始一天整,请于混沌历351年6月18日22点32分至混沌历351年6月19日0点32分之间返回您现在所在楼层,否则您持有的电梯卡会被判定为已过期或非本人持有,您将无法顺利返回原本的楼层。”

    伴随着“滴”的一声响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行蓝色字,快速阅读完屏幕上的字小梅立刻将位于电脑底座的钥匙。

    “我们走。”将钥匙和电梯卡放在贴身口袋里,小梅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背了起来。

    等待通知的时候,荣贵又陆陆续续准备了好些东西,在小梅的筛选下去掉了很多最终装了满满一个小背篓。

    “这么突然啊!”荣贵嘴里虽然这么说,不过他还是眼明手快也将自己那个背篓背了起来,两个人飞快地向电梯的方向走过去路过大黄的时候,荣贵忽然想起了车上的小鸡:“你们在家好好看家啊小黄如果饿了就吃旁边的地豆啊!”

    短短的时间内,他还把小黄鸡的名字起好了。

    大黄小黄,听起来真是特别般配。

    一个黄色的小脑袋偷偷摸摸从大黄拉开一道缝隙的车缝里探出来,小黄鸡看着小梅将房子的大门用钥匙锁好,两个人疾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就在他们进入电梯之后没多久,原本灯火通明的走廊一下子变暗了。

    电梯卡的主人刷卡离开后,所有灯光自动关闭,这是系统早就设定好的。

    好在荣贵在走廊两旁摆了好多种植地豆的花盆,黑暗之中,一颗颗小蘑菇发着绿幽幽的光,虽然能够提供的光亮少的可怜,不过却也不是一片漆黑。

    不过这个场景荣贵和小梅是看不到了,进入电梯后,虽然两个人都没有任何感觉,不过电梯应该已经开始上升了。

    宽敞的可以装进一辆大黄的电梯内如今就站了两个小机器人,顿时显得有些空旷,荣贵先是习惯性的往电梯轿厢的后面走,不过很快,他发现这个电梯有点大,走到后面似乎更加空旷,先后移动了好几个位置,他最终紧紧挨着小梅站定。

    站好位置,荣贵随即开始紧张兮兮的盯向电梯门。

    紧紧抓着背篓的肩带,荣贵像是随时准备冲出去似的,用力看着电梯门。

    由于没有显示屏,他并不知道现在他们经过哪一层了,也不知道再过多久才能到,电梯又平稳的宛如完全没动一般,不得不说,站在这种电梯里的时候,荣贵觉得一点真实感也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荣贵认为这样的过程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时候,小梅忽然说话了:

    “到了。”

    “哎?”荣贵猛地将头转向小梅,满脸的问号。

    仿佛知道他脑中在想什么,小梅紧接着道:“上次从地下九十九层下到地下九百九十九层,一共用了四十六分零三十秒,而刚刚正好是四十六分。”

    小梅停顿了片刻:“现在是四十六分零二十九秒了。”

    像是为小梅说的话佐证似的,伴随着“叮”的一声响,电梯门开了。

    上次见过的场景再次出现在荣贵眼前,开门的瞬间,荣贵清楚的看到距离电梯口最近的小商贩全都将视线移到了自己和小梅的脸上,这种充满警告意味的注视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们就将视线移开,各做各的事了。

    就像两滴小水滴,穿着一身黑的荣贵和小梅悄无声息的融入了人群之中。

    背着小背篓,荣贵的双手紧紧搭在背篓上,两只眼睛好奇的飘来飘去,即使身高只及这里绝大多数人的一半,不过这并不妨碍荣贵看得很认真。

    “嘿矮个子,你背的是什么?”就在荣贵正扒着头看向左边一个摊位的时候,他的头顶忽然传来一道轻佻的声音,因为是机器人,所以荣贵的感触系统偏差,顺着声音仰起头去,荣贵只来得及看到对方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了一包东西。

    地豆!

    每样东西都用布袋子分门别类的装好,荣贵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装着地豆的布袋。

    “哎?我们不是出来摆摊的,也不是我们的地豆确实可以卖,可是那一包不能卖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荣贵还和对方解释了一句。

    那包地豆是见面礼来着,他们这次打算去上次去的酒吧找老板娘打听点消息,按照荣贵的想法,空手去总是不好意思的,得带点见面礼,思来想去,荣贵就把最大最圆的地豆打包了一个小袋子,怕被压,所以放在了最上面。

    “笨,你是被抢劫了。”小梅低声说着,将荣贵拉到一边,荣贵没有看到他如何出手,只听到一声惨叫,之前还站在他们身后的高大男子就这么弹出去了。

    “我昨天把右手改造了一下,可以瞬间放出击倒两个杰克的电流。”看到荣贵有看没有懂的样子,小梅平淡的对他说了一句,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又把远在叶德罕的杰克拉出来做例子了。

    紧接着,他一把抓住了从天上掉下来的、装着地豆的袋子那个男人摔倒的时候不小心松开了手中的袋子,将袋子系好,小梅把袋子重新塞回荣贵后背的小背篓,然后拉着荣贵继续往前走。

    对其他人的情绪变化非常敏感,荣贵顿时感觉周围人看向己方的目光都和之前不同了。

    他们的个子虽然小小的,可是好多大个子开始稍微避开一点了。

    “真酷!”小声的赞叹一声,荣贵没有再乱看,而是直接跟着小梅向酒吧的方向走去了。

    “我的右手里也可以改成小梅你那样吗?”一边吧嗒吧嗒往前走,荣贵一边问向小梅。

    “电流防身棍不适合你用,稍微有闪失你会把自己弄短路。”小梅果断摇头,很快的,他提供了另外的方案:“不过在你的右手腕下方加一项防身工具还是有必要的。”

    “喷雾怎么样?我在西西罗城研制出一种很好的防虫喷雾,用在人类身上效果也很好。”

    荣贵:

    听起来很像防狼喷雾肿么破?

    就是女人用的那种

    “报警器也可以。”看到荣贵半晌没吭声,以为他不满意,小梅继续提供选项。

    “不用了,防狼喷雾不,防虫喷雾就很好。”荣贵小声说。

    “好,回去就做。”

    并肩走在鱼龙混在的大街上,荣贵的手紧紧和小梅的拉在一起。

    不过,这一回不是他拉着小梅,而是小梅主动拉着他。

    似曾相识的情景似乎曾经在哪里发生过朦朦胧胧,荣贵心里想着。

    啊是了,是在鄂尼城。

    走过漫漫黑暗之路,第一次真正见到光明的城市。

    那个时候,他和小梅也是被人欺负了。

    不过那时候跳出来的是他,用一种几乎可以用惨烈的方式,他把欺负小梅的人打跑了。

    然后,这一次,换做小梅为他站出来了。

    用力反握住小梅的手,荣贵的嘴角微微翘了起来。

    上次大黄载他们过去没花多久的路程,换成走的就走了很久,按理说这里现在已经接近午夜了,然而荣贵惊讶的发现周围的店铺开的竟是越来越多,灯红酒绿,加上周围络绎不绝的人群,这里热闹的几乎不像是监牢,荣贵甚至看到了几名穿着狱卒制服的人,白色的羽绒服挂在臂弯里,有三名狱卒笑嘻嘻的走在一起,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酒瓶,醉醺醺的,他们一边聊天。

    荣贵的耳朵好使,他听到他们正在商量接下来去哪家店喝酒。

    这也行?!

    荣贵有点瞠目了。

    这里看起来就像以前的酒吧一条街,他没有去过,不过在电影里经常见,如果不是非常确定自己和小梅现在正在监狱,光凭眼前的情景,荣贵八成以为自己现在正在某个夜生活非常丰富的大城市!

    一路避开了至少十来名醉汉,荣贵终于看到了上次艾伦带他们去过的酒吧大门。

    一进入酒吧伸出,荣贵就看到了酒吧经理“吉吉”的身影,仍然是一副黑寡妇似的装扮,她坐在吧台后面的椅子上,神态悠闲的和周围的客人们聊着天,客人们时不时请她喝酒,她也不拒绝,挥手就要身后的酒保调酒,等到酒端上来的时候便豪迈的一饮而尽,她一共喝了多少酒荣贵已经数也数不清了,他只知道,吧台旁边的客人换了一轮又一轮,而吉吉却只优雅的离开了一次。

    估计是去卫生间了荣贵对小梅说。

    对方显然正在“生意兴隆”的时候,虽然有心想找对方搭话,可是现在显然不是好时机,更何况他们的个子太矮了,想要过去请吉吉喝酒的人又络绎不绝,足足在外围看了两个多小时,荣贵这才勉强摸到了吧台的边缘。

    不知道应该怎么引起对方的注意才好,荣贵急中生智想了一个好主意,跑到距离酒保最近的位置,他踮起脚尖,然后巴巴的请对方调一杯酒请吉吉喝。

    由于不清楚这里的消费水平,荣贵只敢请对方调最便宜的酒。

    他心中有点不太好意思的,不过,这一招却意外的吸引了吉吉的注意,就在酒保把酒送过去之后,酒保附身似乎在吉吉耳边说了什么,下一秒,荣贵看到吉吉竖着眉毛朝自己和小梅的方向看过来了。

    看到荣贵和小梅的瞬间,脸上冷艳的表情忽然戴了一抹笑容:“我说是谁呢”

    “不要收他们的钱,两个小孩子,钱都不一定赚还想请我喝酒。”

    “带他们去我的房间休息,对了,给他们找两个插座充电。”

    耳力很好,吉吉又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她吩咐酒保的话荣贵听得一清二楚。

    于是,那名酒保很快过来了,他在前面带路,绕过弯弯曲曲的酒吧内小路,一直带着他们走到了幕后,直至带着他们走到了一个

    牢房里?

    荣贵目瞪口呆了。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先更这么多

    明天要在外面待一天,摸不到电脑,抓头,可能会更的比较晚。

    大概像这次这样?

    糟糕不会又变成晚上爆肝更新吧?

    不祥的预感

    我会努力调整作息到正常轨道上的

    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