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安息日最新章节!

    艾伦并没有在沙发上久坐。%

    即使这个房间和他想象中坐落于地狱最底层的房间完全不同, 他仍然清醒的记得这里是监狱。

    扬了扬手里的电梯卡, 艾伦道:“时间不早了, 我也该离开了。”

    荣贵赶紧咕噜起来了,和小梅一起,两人一起将艾伦送回了电梯门口,荣贵原本还想将艾伦送上去的,不过艾伦拒绝了。

    “这里是星城, 我比你们熟悉的多,你们还是在这里整顿一下。”

    艾伦顿了顿,

    “我下次送货是在七天后,仍然是今天这个时间,同样是在九十九楼今天去的那个酒吧,如果你们有其他事情需要打听, 也可以找酒吧经理商量。”

    “是那个穿着黑色裙子,身材很好,很漂亮的女士吗?”荣贵找他确认了一次。

    艾伦就又停顿了片刻, 半晌笑了:“没错,就是她, 她的名字叫吉吉。”

    荣贵就点点头, 认真记住了这个名字,然后依依不舍的目送艾伦走进电梯,刷好电梯卡,电梯门迅速闭拢之后,留在原地的就是上下左右全部由铂金色金属架铸的牢笼的两名小机器人了。

    “有点光秃秃的哩~”四下张望了一眼, 荣贵评论道。

    小梅就轻轻点了点头。

    和荣贵一路走过来,两个人居住的地方从来没有这么光秃秃过,就算一开始再破旧也好,在荣贵的指挥下,那个地方一定会摆满东西,热闹的不得了。

    “我们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荣贵提议道。

    小梅点头,两个人便肩并肩重新向黑色雕花门的方向走去,呃,那里,他们看到了可怜兮兮堵在门前的大黄。

    ↑

    个头相对于大门来说还是大了点,大黄进不去。

    荣贵就拍了拍大黄的屁股:“大黄,你个子太大啦~卓拉太太家的门没那么大,只能委屈你在外面了。”

    “不过也不会委屈很久,我和小梅立刻开始收拾,收拾过后,外面就会很漂亮啦~”

    末尾的音还带着可疑的小颤音,小梅斜眼看了他一眼,拍开大黄屁股后面的后车厢,小梅没有说话,只是开始从里面搬行李了。

    他没有问艾伦在没有车子的情况下要怎么离开星城,因为他知道艾伦一定有办法,正如艾伦也只留下了下次过来的日期与联络方式,而没有告诉他们要如何过去九十九楼一样,因为艾伦相信他们会自己找到方法。

    说起来也是有点奇怪的,明明是认识不久的人,彼此之间却有了如此笃定的事情,也是……有些新奇的体验。

    一边将种着地豆和紫色花的花盆搬下来,小梅一边想着。

    他正在为自己心中居然和一位陌生人有了陌生的确定感而有些新奇,视线移向同样在搬花盆的荣贵,他想,不过荣贵似乎从一开始就有这种笃定感。

    和自己不同,他对其他人的信任感更加浑然天成,心中没有任何顾虑,对于身在地狱最底层这件事没有任何恐慌,只是一味专注于手中的事。

    担忧、恐惧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与其将珍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等无用情绪上,不如做好眼前的事——小梅忽然想到了一句话,可以很好的形容荣贵现在的所作所为。

    然后——

    “哎呀!小梅,艾伦先生要怎么回去啊?我才想到他是坐着我们家大黄过来的,大黄如今在这里,他要怎么出去啊?”搬着开满紫色花朵的大花盆,荣贵忽然一脸担忧。

    小梅:=-=

    于是,不是心有灵犀而笃信,而是根本没来得及想到吗?

    =-=

    也是,这样的荣贵才是荣贵。

    “不用担心他,他能从这里出去一次,就一定能出去第二次。”将手中的花盆放在左侧金属墙壁的下方,金属手在花朵间拨弄一下,让原本由于拥挤而缠绕在一起的花朵枝叶重新舒展开,小梅背着身子对荣贵道。

    “咦?两次?艾伦爷爷之前是从这里逃出去的吗?”荣贵手里的花盆差点掉了,好险他是站在小梅身边的,回头的时候刚好看到花盆即将跌落的一幕,小梅赶紧把花盆接过来,放到自己刚刚摆放的那盆花……的对面了。

    这两盆都是紫色花,要对称摆放——久而久之,在荣贵的培养下,小梅也有了自己的摆放美学了,他目前的美学就是一定要对称。

    =-=

    “红色灯柱下的逃犯,固定时间放在那里的食物,隐约的复杂情绪,对沿途路径的熟悉感,对星狱毫无陌生感,然而隐约有抵触情绪……有百分之八十九的可能性,他是从星狱逃出去的,而且,有百分之九十二的可能性,他在逃亡的过程中被王汤姆先生搭救。”

    面无表情的说着,小梅左右端详着走廊两侧对称摆放的两盆紫色花,这两盆花原本被他修剪成完全对称的花枝,这段时间一直被他们放在后车厢,来不及天天调整的缘故,只是生长环境有了些许不同,它们又变得不一样了,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剪刀,“咔嚓”一声,小梅剪短了右边那盆花某根枝干上过长的花枝。

    荣贵便若有所思。

    “但是,这样一来,时间上仍有逻辑矛盾,按照艾伦先生在家中的排名,他应该最早和王汤姆先生相遇,如果是这样,他便不应该在星狱外围被王汤姆先生搭救,中间应该还有其他事情发生,条件不足,没有办法推测。”微微调整完两盆花,龟毛的确认完两盆花再次看起来左右对称,小梅终于开始去摆放其他的花盆了。

    虽然对于小梅现在的审美情绪有点无语,不过这毕竟是个人爱好,而且,对于小梅来说,能有点偏好也是好事,所以荣贵并没有阻止他,相反,还会在旁边指指点点那里不够对称。

    只不过,在小梅为了追求平衡,将花枝修剪的过分的情况下,他还是会跳出来阻止一下。

    听完小梅的话,荣贵点点头:“我就说艾伦爷爷当时感觉怪怪的,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王大爷真是好人。”他又感慨道。

    “不过排名这种事倒没啥,王大爷完全可以先捡到其他的儿子,最后捡到艾伦爷爷啊~”荣贵耸耸肩。

    小梅就斜他一眼:“怎么会?这样不符合逻辑。”

    “没啥不符合逻辑的啊~都是捡来的孩子,大家都不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是哪天,这种情况下,要么按照被捡到的时间顺序排名,要么就打一架,我们那边都是这么干的~”

    荣贵拿自己成长过的孤儿院举了个例子:“就像我是老二,其实我是那一批的孩子里第四个被扔到门口的。”

    “不过我不喜欢当小弟,我喜欢当老大,所以等我们长大后,就决定用打架方式排名。”

    “然后……”

    “我就从老四打成了老二。”

    “我打不过荣福。”

    荣贵:=-=、、

    “好伤心,还不如当老四,老四比老二和小三都好听啊……”

    “对了,你知道老二和小三在我们那个时候是什么意思吗?”

    “老二是指这里啊!”荣贵羞答答指了指斗篷下、穿小裤头的位置,然后脸上忽然浮上一抹忧郁:“当然,现在这个身体,连老二都没有了……”

    “然后小三呢……就是指第三者了,破坏二人世界的第三者,情妇,情夫,反正不是好词儿!”

    絮絮叨叨的,荣贵又在强行科普自己那个时代的常识给小梅了。

    小梅:……

    小梅无话可说,只能低头干活。

    将车里的东西一一搬出来,花盆摆在走廊两侧,石桌木椅摆在角落,荣贵还在地面上铺满了地毯!有他自己织的、狗啃一般的地毯,有玛丽等女矮人织的图案复杂的手工地毯,有小梅织的宛如机器制造的地毯,还有卓拉太太织的、极具乡村风情的温暖地毯……

    各种各样风格的地毯先后衔接摆在一起,铺满了光秃秃的地面,原本冰冷的铂金色金属空间立刻变得温暖了起来。

    停靠在这片花花地毯的尽头,大黄看起来也不那么寂寞了。

    将一路以来积攒的家当全部拿出来,摆得下的就摆在外面,摆不下的就挪进屋内,最后再将两人的身体抬进去,两个小机器人忙得不可开交!

    荣贵并没有多去思考艾伦的往事,因为他觉得自己只需要认识现在的他就可以了。

    他也没有去想如何去九十九楼和艾伦碰面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只要和小梅在一起的话,两个人一定可以想到方法的。

    将家当收拾出来,他又开始拉着小梅打扫房间了。

    房间里积累了大量的灰尘,虽然机器人并不怕灰,可是家里就应该干干净净的。

    ↑

    老院长一直这么说。

    出生于孤儿院,荣贵比任何一个人都在在意“家”代表的感觉。

    即使是只能暂时居住一段时间,他仍然希望自己停留过的时间里,居住的地方就是自己那段时间的“家”。

    用吸尘器(←小梅制作)将屋里的尘土全部洗干净,荣贵并没将吸尘槽内的尘土扔掉。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这些尘土:带着铂金色的金属光泽,这些尘土非常漂亮。

    荣贵小心翼翼的将这些土倾倒在一个空花盆内,然后,他就抱着花盆找到正在沙发上换沙发套的小梅,把花盆递给了小梅:“小梅小梅,用这个种花呀!”

    “你从哪里弄来的土?”放下手中换到一半的沙发套,小梅接过花盆,看到里面颜色诡异的尘土,他抬头问。

    “吸尘器吸来的呀!”荣贵理所当然道。

    小梅:

    “先不要种东西,我需要检测一下里面的成分。”

    “没问题!反正检测种花都是小梅你弄呀!”再次露出一抹理所当然的笑容,荣贵亲热的拍拍小梅的肩,然后风风火火又走了。

    小梅:=-=

    将花盆放在一旁,他决定一件一件来。

    反正都是他的活儿。

    =-=

    荣贵奔进了浴室,吸完地毯,接下来他准备去擦洗浴室。

    虽然两个机器人并用不到浴室,可是荣贵还是希望“家”里每个角落都干干净净。

    先擦地板,再擦浴缸,通过清理的很仔细。

    当他清理到浴缸的泄水口的时候,他忽然觉得里面有东西。

    不会是长头发吧?

    也是,卓拉太太是长头发。

    俯下身,荣贵将带着橡胶手套的手伸向泄水口。

    泄水口很小,他最多只能伸进三根手指进去。

    荣贵已经做好抓到一坨恐怖长发的心理准备了,所以,当他看到自己抓出来的东西时,不由得吓了一跳。

    “天呐!”荣贵真的跳起来了。

    将抓出来的东西小心翼翼托在手心,他叫着小梅的名字重新冲回来小梅身边。

    对于荣贵时不时这样来一出早已习以为常,小梅淡定的从成分分析仪上抬起头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小梅,看到了荣贵手掌心……

    一株青色的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的幼苗?

    “是呢喃草的苗啊!在浴室的泄水口发现的,我们把它种起来吧!”荣贵大声说。

    小梅就看看他,看了很久,他将视线移到青苗上:“种吧,你刚刚拿过来的土刚刚检测完毕,成分安全,可以用。”

    ***

    两个小机器人忙着栽种呢喃草的时候,艾伦已经顺利回到了地面之上。

    他手中的电梯卡在指定时间内可以用两次,第一次可以用它前往指定楼层,第二次则可以使用它返回一楼,超过时间的话,他就会被困在原地,哪里也无法前往。

    将电梯卡交还给门口的狱卒,他飞快的离开。

    没有人问他车子在哪里,这里的人经常用一种样子进来,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样子离开,各种情况见多了,狱卒早就习惯什么也不多问了。

    外面又开始下雪了。

    裹紧了身上的白色羽绒服,跳进大雪之中,艾伦迅速与雪花融为了一体。

    和荣贵平时见到的速度完全不同,艾伦的动作是那样快。

    作为吸血族,他们的速度远远超过正常人。

    前提是他们可以成年。

    年少时走了很久也走不出的路程,如今他很快就走完了。

    他并不觉得寒冷,身上的羽绒服很保暖。

    将手插在羽绒服的口袋内,艾伦行走在风与雪之间,他很快经过了带着荣贵抓捕星鱼的湖,经过了其他几根灯柱,然后重新回到了红色灯柱之下。

    在红色灯柱之下,他停顿了片刻,去灯柱地下看了看,发现那里已经没有那个孩子的身影时,他笑了笑,然后继续快速前行。

    又这么行走了一段时间,他忽然停住了。

    前方,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矮小身影正在雪中艰难前行。

    雪那么大,他的身体那样单薄,他看起来随时都会被吹走一样。

    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坚定的向前走着。

    静静地看了少年一眼,艾伦放慢了脚步。

    远远地,保持着不会被察觉的距离,他跟在了少年身后。

    作者有话要说:  小梅今天难得把阿贵想的睿智了一回

    然而——

    =-=

    阿贵很快让他重新认清了现实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