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的电梯门开合时间有着严格的时间限制, 电梯门很快关闭, 周围瞬间除了小梅手里手电筒的光再没有其他光源。& {}

    他们现在正在电梯附近, 附近能用手电筒照到的地方全是金属表面。

    金属天花板,金属墙壁,还有用同样金属材料制成的地板。

    再往前照,就照不太清楚了,电梯门的对面似乎是一条很长的走廊。

    “我虽然没有去过星狱, 不过也没有来过如此低的楼层……呢。”站在两个小机器人身旁,艾伦低沉而富磁性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有点意外。”

    “这个……我……我也有点被吓了一跳呀……”紧紧扒在小梅身上, 荣贵还没忘记接艾伦的话茬:“卓拉太太的房子楼层居然这么低……”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算意外:卓拉太太似乎就是比较喜欢一些很隐蔽的房子,虽然因为黑的缘故看起来有点……有点可怕,然而打开灯后你会发现房间其实非常漂亮。”虽然因为楼层的缘故, 荣贵稍稍被震到了一下,不过一想到这里是卓拉太太家,他的胆子就又重新回家了。非但如此, 他还情不自禁的开始为卓拉太太辩白了。

    “卓拉太太可是一位非常优雅,非常有品位的女士, 她在家居布置和园林设计方面非常有自己的风格……”

    不过, 荣贵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忽然呆住了:他忽然想起来这里是监狱了,就算是卓拉太太,应该……也不能把监狱布置的多有情调吧?

    糟糕!似乎不小心把话说大了。

    “找到能源供应台了。”就在荣贵有点心虚的时候,小梅的声音在他前方响起来了,荣贵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小梅拖到了靠墙的位置, 踮起脚尖,小梅正在努力抬高自己试图去够控制台。

    荣贵就赶紧把小梅拦腰抱了起来,小梅顺利够到控制台之后,只听“啪啪”几声,原本黑暗一片的空间忽然灯光大作了。

    正如他们之前用手电筒灯光照到的那样,这里却是是一个四面金属的走廊,在走廊的尽头是一扇黑色的雕花门。

    门……钥匙?

    荣贵立刻想到自己手上的钥匙了,他立刻拉着小梅朝黑色雕花门的方向走去,艾伦跟在他们身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周围。

    他刚刚说的是实话,地下负九百九十九层,即使对于他来说也是传说中的楼层,他并没有来过,如果不是这次送荣贵他们过来,他也不认为自己可以过来。

    越凶残的囚徒被关押的楼层越低,因为这样越狱的难度会越来越高,想到星狱和地狱内流传已久的、那些关于最下面几层监狱的传说,他心里也是非常好奇的

    虽然跟在两个小机器人身后,步速也不满,不过由于他身高腿长,稳稳跟着荣贵他们的同时,他还能有足够的时间打量周围。

    四周是他熟悉的金属墙壁,确切的说,“地狱”内所有楼层的四壁都是金属制成,这是一种特殊的金属,异常坚固,轻易无法被破坏,强度不同,金属的颜色也有所不同,至今为止,他见过红色,白色,蓝色,紫色……而如今这种,是他从未见过的铂金色。

    而且……

    注意到墙壁两侧缝隙处黑乎乎的东西,艾伦眯了眯眼。

    同样注意到这样东西的不止他,还有小梅。

    小梅的视线刚刚落到墙壁两侧,荣贵已经松开小梅的手,主动走过去了。

    伸出手,他蹲在地上用手指拨弄起那些东西来。

    那些东西很脆弱,稍微力气大点,好多就变成了碎末,荣贵勉强从里面挑出一个比较完整的,那看起来像是树枝藤蔓一样的东西……

    “是雪球花!”荣贵大声对小梅道。

    “嗯?”完全没有听说过的名字,不过看两个小机器人似乎知道点什么的样子,艾伦也跟着弯下了身子。

    他刚一过来,荣贵就献宝似的将手里那一小段藤蔓塞到他手中了。

    没有拒绝,艾伦用两根指头捏着那节黑色的枯枝,仔细看了看。

    这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植物——他做出了判定。

    “你们认识?”侧过头,他看向两个小机器人。

    荣贵就很高兴的点了点头:“这是一种叫雪球花的植物,还有一个名字叫呢喃草,据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相爱却不能相恋的恋人,他们彼此相邻却是世仇,长辈的压力迫使他们不能在一起,这就算了,居然还不允许他们说话,见面,这可真是太不人道了~”

    “似乎感受到了女孩的哀愁,她精心照顾的一株植物忽然越长越长,那原本就是一颗很矮的植株,就是桌上的观赏花而已,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女孩不知道的时候,它的根向相反的方向长了过去,穿过女孩的梳妆台,穿过窗户,穿过两家戒备森严的墙壁,居然长到男孩练剑室那里去了,当天晚上,当女孩又在梳妆台上哭泣思念自己的爱人的时候,男孩忽然听到了女孩的声音,他试图说话,女孩居然也听到了他的声音!”

    “他们一开始还以为是神灵显灵,后来才发现功劳原来是女孩种的雪球花!长出了长长的藤蔓,根上长出了叶子,那些叶子居然能够很好地专递声音!”

    “后来这种植物原本生长在地面上开花的部分仍然被叫做雪球花,然而原本是根茎,却能长得很长、还有传声效果的部分就叫做呢喃草了。”

    难得有自己能够解答的问题,荣贵详细的将自己知道的花目信息详细解说了一遍。

    “地面上……地面下……这种植物同时生活在星狱和地狱吗?”艾伦听进去了,不过重点完全不在荣贵着力描述的爱情故事上,他的关注点很偏的放在了这种植物本身的形态上。

    不过他说的也很有道理——心里这么想着,荣贵点了点头。

    于是,原本想要松开的手又收了回去,没有将手中的枯枝扔掉,艾伦又看了那枯枝一眼,他看向荣贵:“可以给我吗?”

    荣贵愣了片刻,稍后才意识过来:艾伦口中所说的东西,指的是他放到对方手中的呢喃草的枯枝。

    “呃……当然可以,不过,这个只是枯枝而已……”连作肥料都有点没价值,怎么看都没有收藏的意义啊……这段话荣贵还没来得及说完,艾伦已经将修长的手指合拢起来。

    “没关系,谢谢。”微微一笑,他将枯枝放入口袋,然后站了起来。

    荣贵和小梅也站了起来。

    “看来,这里应该确实是卓拉太太家了。卓拉太太特喜欢在栅栏上种呢喃草,她说这种草长得快而且不费心,叶子还紧密,有很好的隔离效果。”时不时就去草药园帮忙,荣贵对卓拉太太家的各种植物不说如数家珍,起码像呢喃草这样有一个传奇故事的品种,他是绝对清楚的。

    小梅就点了点头←和荣贵不同,同样在草药园帮忙,小梅对卓拉太太园子里的各种植物是真·如数家珍,被荣贵拉去帮忙的小梅不但清楚每种植物的名字,还知道它们的全部养护常识生活习性,不过对于植物背后的八卦小传说,他倒不如荣贵那样清楚。

    不过荣贵知道的事情,他早晚也会知道,因为荣贵忍不住不说。

    =-=

    两个小机器人走在最前面,艾伦就在他们身后落后一步的位置,而大黄则缀在最后面,没有人开它,它就自己开自己,主人前进的方向也是它要去的地方。

    墙缝隙留下的枯枝痕迹从侧面左正了卓拉太太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事实,意识到了这一点,荣贵的心中已经是大定,走到黑色雕花门前的时候,他就戳戳小梅,将钥匙递给小梅,他示意小梅开门。

    他们两个人似乎一直是由小梅负责开门关门的,只是一个生活小细节而已,次数久了就成了习惯。

    小梅就接过钥匙,然后将它轻轻插入了钥匙孔。

    “咔嚓”一声响,微微带了一点生锈的声音之后,门开了。

    里面一片黑暗。

    没有立刻进门,小梅收好钥匙,先是将门慢慢推开了,然后他走进去,踮起脚尖,在左侧的位置轻轻摸索了一下,那是卓拉太太家习惯安装电灯开关的位置——经常帮卓拉太太修东西,小梅对于卓拉太太的生活小细节已经很了解了。

    果然,在那个位置,他摸到了开关,硬要说的话,那个开关的形状还有点熟悉。

    小梅在开关上轻轻拍了一下,短暂的停顿之后,屋内的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全部都是柔和的橙黄色灯光,亦是卓拉太太家中常用的灯光色。

    黄色的灯光照亮了三个人面前的全部景象——

    “哇!”先开口的是荣贵。

    大叫之后,他立刻跑着向屋内奔过去了,“吧唧”一声,他跳进了大沙发内。

    肉眼可见的灰尘从毯子上飘了出来,如果是人类的身体,荣贵这个时候大概要喷嚏连连,好在他现在是机器人,所以他只是幸福的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打了几个滚。

    熟悉的毯子,熟悉的小圆几,熟悉的摇椅,熟悉的柔软沙发……上滚着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黑眼睛小机器人。

    小梅没有忍住,抬起脚,他也往沙发的方向走过去了,不过他没有像荣贵那样直接滚进沙发,而是径直坐在了沙发旁边的圆凳上。

    ↑

    也是他在卓拉太太家最常坐的位置。

    好吧,现在大家应该已经猜出来了,荣贵他们看到的房间,和西西罗城卓拉太太家的客厅布置风格几乎一模一样。

    这种一模一样并非指家具什么的样式、大小完全相同,而是风格一致。

    荣贵他们眼中的房间带着强烈的、卓拉太太的特质。

    而正是这种特质,让两个小机器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荣贵很自然的将这种放松心态通过动作表现了出来,而小梅……虽然含蓄不像荣贵那样敏感,可是仔细看,就会知道他也放松了很多。

    西西罗城与卓拉太太、哈娜共居的生活在两个小机器人身上都烙下了深刻的烙印。

    不知不觉间,卓拉太太家的样子,在他们心中成了“家”的基本模样。

    “没错!这里就是卓拉太太的房子。”荣贵又蹭了蹭脸下的毯子,然后非常热情的,他招呼艾伦了:“艾伦爷爷也别站着,快点坐下来吧~”

    虽然感觉有点不太自在,不过荣贵口中亲热的“艾伦爷爷”让艾伦感到亲切,信步走过来,他在两个小机器人对面找了一个空沙发,知道上面有很多灰尘,他坐下的动作便十分小心。

    身体一下子陷入柔软的沙发内,从来没有坐过这么柔软的东西,艾伦不太适应的挪动了一下,终于调整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这才好奇但不失稳重的观察起四周来:

    这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风格的房间。

    客厅非常大,柔软的布艺沙发散落在中心位置,上面还铺着看上去质感就很好的手工毯子,除此之外,沙发旁边还有各种高矮不同的灯,每盏灯的外形都不同,看起来都很别致。

    不远处的那把椅子看起来很奇怪(←摇椅),不过感觉很舒服的样子,这让他有点想给爸爸弄一个。

    而在沙发的对面,越过两个小机器人,他看到了一个长方形的餐桌,上面盖着格子餐桌布,就连椅子上也套着同样颜色的布,再往远处看,后面是幽深却不黑暗的走廊,隐隐约约的,他看到那边有扇门……

    他没有就见过这种风格的房子。

    当然,艾伦只是自己在脑子里想,并没有将自己的感受说出来,如果他将自己的详细感受叙述给荣贵听的话,荣贵会为他的这种感觉找一个确切的原因:

    女主人的味道。

    卓拉太太的房间带有强烈的女性柔软特质,这是只有家里有女主人的家庭才能有的特殊感觉。

    之前的生活暂且不提,被王大爷捡回家之后,艾伦就生活在一群大老爷们中间,家里就几个女孩还是被一群男人带大的,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艾伦对于这种特质是完全不熟悉的。

    不过,这却不妨碍他此刻坐在柔软的沙发中,微微放松了心情。

    或许,比起房子,这种柔软心情才是真正的,卓拉太太自遥远的西西罗城发给他们的珍贵馈赠。

    作者有话要说:  开始理顺了

    感觉不卡了耶!

    谢谢大家每天脑洞区的留言!这些留言陪我度过了没存稿没大纲下的卡文期

    开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