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即使被冻成冰棍了也是一个人形的冰棍仔细看的话冰棍人的嘴巴里还咬着一大块肉:和艾伦刚刚放进去的肉差不多的虫肉。

    维持着咬虫肉的姿势,这个可怜的家伙就这么被冻住了。

    现在问题来了,提问:这个人是吃东西的时候噎到,一时不察被冻住了?还是,这个人被冻住了一点一点被冻住,等到他发现的时候嘴里的东西已经没法吐出去也没办法咽下去了

    荣贵:等等!现在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

    能够回答这个问题的人已经快要挂了,荣贵赶紧朝艾伦比划了比划大黄的位置,他本来还想帮忙抬人的,不过艾伦看起来不是很壮然而力气非常大单手就把那个可怜的家伙拎了起来,车内的地方不够,艾伦就留在了外面荣贵在里面不停地用毛巾给那人擦着脸和身子,以促进解冻。

    随着解冻面积越来越大那个人真正的样子终于展现在荣贵面前了:竟是一个少年。

    头大身子小四肢细细的,看起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

    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冻疮,已经不知道在冰天雪地里走了多久了。

    就在荣贵仔细观察对方的时候,下方,一双黑黝黝的眼眸慢慢睁开了眼中先是迷惘,稍后是惊喜,惊喜转瞬即逝,迅速变成了警惕。

    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少年的嘴巴蠕动几下将卡在嗓子里的虫肉吞了下去。

    荣贵眼巴巴的看着他一脸警惕的吃肉,心想嗓子堵着确实没法出声,不过吃完了,接下来应该说点什么了吧?

    然而少年吃完后,喉头恢复了平静,竟是一声不吭了。

    下一秒,车门被从外面打开了,寒冷的空气再次吹进车子,少年立刻缩起了身子。

    艾伦的身子随即出现在了车门与车身的缝隙间。

    “接下来,我们要去星城。”艾伦说着,指了指星城的方向。

    少年的目光立刻露出一丝强烈的抗拒。下一秒,他竟是挣扎的坐了起来,然后跳下了车子。

    车内的温暖对于他没有一丝吸引力,只听到车子是往星城的方向,他立刻果断下了车。

    荣贵被吓了一跳。

    不等他想更多,艾伦已经重新上车了。

    关上门,他的目光不再向车窗外看一眼。

    “哎?”荣贵看看窗外重新被落雪堆成一个小雪人的少年,又看看艾伦。

    “怎么?啊也对,我忘了系安全带。”朝一直瞪着自己的荣贵笑笑,艾伦开始翻找安全带。

    我说的不是这个荣贵有点抓狂了,拼命指指窗外的少年,荣贵问:“他呢?就不管了?”

    艾伦就又朝他笑了笑:“你和爸爸真的有点像,都是很好心的人,难怪他和你谈得来。”

    荣贵:口!!!

    相处多了,就觉得“艾伦爷爷”什么的都是假象,艾伦明明是个明知道人家问什么偏偏左顾而言他的促狭鬼!

    “应该是从星城里逃出来的人。”最后还是小梅把问题重新拉了回来,他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也是荣贵最想知道的问题之一。

    果然还是小梅最好了荣贵亮晶晶的眼神一下子又移到小梅脸上了。

    “不是应该,是肯定。”静静看了隔壁沉稳的小机器人一眼,艾伦终于不再转移话题了。

    “他是越狱出来的,从监狱里直接跑出来,身上没有手铐脚铐,他应该是出生在监狱里,并且在那里长大的,虽然不是罪犯,然而出生就要开始服刑的人。”艾伦说着,又调整了一下身上的安全带。

    他一开始是完全不系安全带的狂野派,还是荣贵看他不系,变着法的建议他系,他这才哭笑不得的入乡随俗,系上了大黄身上还有蕾丝花边的安全带。

    “出生在监狱里”荣贵怔怔的。

    “嗯,虽然不是犯人,可是他们从出生就要做犯人应该做的事情,星城很混乱,他们如果有一技之长还好,如果没有,就会永远过最底层的生活,运气不好,还会被人贩卖掉。”

    艾伦顿了顿:“星城很混乱,不但可以交易器官,还可以交易完整的。”

    “这些出生了也没有人知道,连通行证都没法领取的孩子就是最好的贩卖品。”

    “天空城没有人管这种事情吗?”小梅忽然开口了。

    然后艾伦就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天空城?这些器官和最有钱的买主基本上都来自天空城。”

    小梅抿住嘴巴,再也没开口。

    他们说的这些话荣贵没法完全理解里面的深意,他的人虽然在车上,然而注意力却完全被车外的少年吸引着,眼瞅着大黄已经重新准备预热好发动机,准备再次上路了,他焦急着,准备随时下车的样子。

    见他这样子,艾伦又对他道:“这些孩子是越狱出来的,他肯定不会上我们这种要去星城的车。”

    “何况在星城长大的孩子,是好是坏我们对他的品行一无所知,也不能贸然把他带上。”

    “之前就有很多救了星城逃出来的人,结果反而被抢劫一空的新闻。”

    “被抢劫还好,还有被杀的例子。”

    艾伦慢条斯理的说着,荣贵的嘴巴张了又张,没有说出话来。

    “有食物就够了,他能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跑到这里,后面的温度会好一些,又有了食物,他的情况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艾伦说着,目光凝向荣贵,他是用商量的语气和荣贵说话的,声音温柔,自带一种魅惑人心的力量,听到他说话的人不由得觉得他说的话特别有道理,晕头晕脑的,就什么都赞同了

    然而这个人并不包括荣贵。

    冷静的思考了一下,他觉得艾伦说的确实对,然而

    机械手放在门把手上,荣贵推开了车门,他的动作太快了,小梅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下车了,当过模特,荣贵脱衣服特别快,他很快就把外面的羽绒外套脱下去了,不止羽绒外套,他连外套底下的东西都脱了,就留了一条大裤衩!

    将所有衣服塞在雪中少年的怀里,又把羽绒外套盖在他头上,荣贵最后给了对方一个坚毅的眼神,这才踩着大雪花重新返回车上。

    “大黄,开车吧。”

    得到主人的命令,早就准备好的大黄稳健的开动了。

    看着光溜溜仅着一条大裤衩的小机器人,艾伦不由得愣了愣,过了好半天,他才问道:“外面真的很冷,就算你们是机械身体,如果没有羽绒服的话,也会被冻住的。”

    “没关系。”荣贵义正辞严道。

    这是宁可冻到自己也要救人吗?艾伦不由得肃然起敬。

    然后

    下一秒,他就看到刚才还大义凛然的黑眼睛小机器人迅速拉开了小梅的羽绒服。

    前胸贴上对方的后背,两只胳膊分别附上对方的两只胳膊,和对方的胳膊塞到同样的袖管里没过多久,艾伦发现自己隔壁的小机器人大变样了:

    两个小机器人贴的太紧密几乎变成了一个,空荡荡的袖管被塞得满满,他旁边的机器人乍一看是变胖了,仔细看的话会被吓一跳对方看起来成了一个拥有两颗头的怪物!

    荣贵一边一脸幸福的将下巴搭在小梅的肩膀上,一边说着:“艾伦你家的羽绒服太大了,我们俩穿都大,当时就想其实我俩穿一件就够了,现在这么一做,发现果然是个正确的想法。”

    “我们两个人塞在一件羽绒服里刚刚好呢是不是看起来也有比较壮一点?”

    荣贵说着,还朝艾伦忽闪了一下大眼睛。

    而小梅被“附身”也没有让他有一丝惊讶,蓝眼睛的小机器人仍然面无表情着,他板着脸,伸出手,重新将两人胸前的羽绒服拉链系上了。

    视线在两个小机器人的脸上来回滑,艾伦最后没忍住,“噗”的一声,笑了。

    “你们俩还真是绝配”

    真诚的笑容最容易带动人。

    被艾伦的笑带动,荣贵也跟着傻笑了一会儿,不过很快的、他的脸色一正:“糟糕!我光顾送衣服了,忘了送出去的衣服不光有我们的衣服,还有艾伦你借给我们穿的衣服”

    巴巴的抬起头来,荣贵可怜兮兮的看向艾伦:“抱歉,我把你们的羽绒服送出去了,这个那个我回头让小梅给你们重新做一件。”

    艾伦就摆摆手:“不用了,本来就是多出来的羽绒服,家里的孩子都爱吃鸡,鸡毛多的给每人做了一件羽绒服还有剩,不用担心。”

    荣贵就歪歪头,座位底下的小鸡就更加一动也不敢动,完美的代言了“安静如鸡”这个词儿

    艾伦真是个特别好的好向导。

    他不但知道在红色灯柱下放食物,还知道绿色的灯柱下有损坏的电线,只要使用工具简单的连起来,就可以从里面弄到电完全免费的那种。

    一路走来,由于气候寒冷,不止大黄,就连两个小机器人都比平常耗电的厉害,小梅是预先准备好两块大容量储电板的,不过这么早就要动用到储电板,有点超出小梅的预计。

    这个时候,艾伦就跳出来阻止他们了:带着他们绕了一点小路找到了一个绿色的灯柱,摆弄了一会儿,他往上按了一个插座,紧接着把插座递给了小梅。

    然后小梅和荣贵就有免费的能源使用了。

    虽然还有点纠结现在的行为算不算“偷电”,不过放空大脑,感受着荣贵压在自己身上沉甸甸的重量,小梅继续安静的充能了。

    应荣贵的要求,艾伦还给他们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

    天色太黑,荣贵还要艾伦打着手电筒照在他和小梅身上。

    于是,照片上最终呈现的效果就是:幽暗的天地中,一个小人,细脚伶仃,乍一看似乎没什么问题,可是仔细看的话,那个小人他有、两、颗、头!

    双头怪!

    这个效果已经有点可怕了,如果观察的再仔细点,就会发现上面那个人是骑在下面那人的背上的,牢牢地骑在上面,露出来的脸上还挂着可怕?的笑容,而被骑的人面无表情的看向屏幕

    妈呀怨灵呀

    真真是非常有恐怖效果滴!

    哭笑不得的,艾伦将照片递给了荣贵。

    嘴角翘着美美的笑容,荣贵将照片给小梅看了一眼,然后视若珍宝一般将新合影收起来了。

    给全部工具都充好了电荣贵甚至给自己的照相机都充了电,他们再次上路了。

    艾伦知道的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多。不但知道红色灯柱是路标,绿色灯柱可以充电,他还知道一片看似雪地,实则可以敲开的湖。

    原本这里应该是他的秘密的,不过如今他却把这个秘密和荣贵小梅分享了。

    告诉他们这座湖哪里是薄弱点可以破冰,他演示了一下,也不用工具,他伸出手来,原本整洁的指甲瞬间变长成为凶器,他就这么用指甲迅速的从下面扎出来一串鱼。

    “这是只有这里才有的鱼,我管它叫星鱼,很好吃,而且很好看,也不娇气,冻住之后立刻陷入假死阶段,把它扔进水里就又活了。”

    “家里的孩子们,尤其是马凡,特别喜欢这种鱼。”艾伦说着,笑了,当他提及“孩子们”的时候,尤其是马凡的时候,荣贵才意识到眼前这位看起来像年轻人的吸血族其实已经是爷爷辈了。

    “也给你们一人一条玩吧。”说完,他还递了两条鱼给小梅。

    怔怔的,小梅接过鱼:那真的是一种非常漂亮的鱼,透明的身体,身体里散落着一粒粒星光一般的光点,只有巴掌大小的小鱼的身体里,宛若装着宇宙。

    “好看吧?”低下头,艾伦看向好奇的看鱼的荣贵和小梅。

    “哇太好看了。”仔细看了好半晌,荣贵这才赞叹出声,抬起头来,看到慈爱着看着他们的艾伦,不知道怎么的,他下一句话就这么说了:“谢谢艾伦爷爷。”

    然后艾伦脸上的笑容就更开心了:“喜欢就好。”

    仿佛忽然又越过了一个关卡,接下来三个人的旅程就更乐融融了。

    作者有话要说:艾伦爱好是被叫爷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