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5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

    其实也没那么美好啦!

    理想是丰满的, 而现实仍然是骨感的。

    荣贵以为去菜园子真的就是去摘菜, 怎么就忘了菜园子正是很多虫的盛产之地呢?

    当他的小手摸上第一片菜叶子的时候, 一只小虫虫也含羞带怯的从菜叶子下摸上了他的小手儿……

    于是,荣贵理所当然的又悲剧了。

    =-=

    拯救他的是从他身后跑出来的土黄色小花鸡,当荣贵吓得“嗷嗷”叫的时候,那个小家伙一个箭步从他身后冲了出来,小嘴巴往荣贵扔掉的菜叶子下一啄, 精准的把下面那条瘦巴巴的小虫子叼起来吃掉了。

    对于鸡来说,这种菜虫可是非常不错的早餐呢~

    “哎呀~没想到荣贵连那么小的小虫子都怕呢!那么小!就那么小啊~”餐桌上, 马凡绘声绘色的讲着荣贵刚才的经历。

    “我就是怕虫子啊!何况虫子就是因为小才更可怕啊~你想想,一条小小的东西,可能在你看不到的功夫就爬进你的耳朵里,眼睛里……多可怕啊!”←毫无疑问, 荣贵这是恐怖漫画看多了。

    “哎?”从耳朵里爬进脑子……听起来确实有点可怕啊,马凡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哆嗦了一下, 随即,小伙子眼珠一转, 心思不知道为什么又跑到另一个方向了:

    “怕小虫子, 这么说,阿贵你不怕大虫子啦?”筷子含在嘴巴里,马凡偏着头看荣贵。

    荣贵当时就被他看得哆嗦了两下,他认真思考了一下,半晌迟疑道:

    “这个……应该……还好吧?”

    然后马凡就咬着筷子露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献宝似的, 他从旁边刚端着托盘过来的一位狼人手上抢下了托盘。

    “小凡,你这是干什么……”狼人刚皱了皱眉。

    “哎呀~约克夏叔叔,我帮你端呗~不用对我道谢啦!”爽朗的朝对方笑了一下,在狼人无可奈何的目光中,马凡迅速将盘子摆在了荣贵面前。

    为了保温,盘子上还盖着一个大盖子。

    移开盖子之前,马凡又朝荣贵笑了一下。

    “介绍一下,这道菜叫红烧狮子头。”

    “哎……红烧狮子头我是知道的……”不但知道,他还挺爱吃的,不过——

    看着马凡的表情,荣贵总有种不妙的预感。

    下一秒,果然——

    “红烧狮子头,顾名思义,就是将狮子头红烧了,但是,现在狮子已经绝种了,虽然有相似的啦~不过都很贵,我们就找了虫肉作为替代品,经过数年的研究,倒也达到了类似的效果……”

    马凡说着,不等荣贵反应过来,他飞快地揭开了盖子。

    然后,一颗怒张巨口、死不瞑目怒视盘外人的恐怖虫头菜肴便赫然呈现于荣贵眼前了!

    就在荣贵即将被吓晕的时候,小梅忽然在他耳边开口了。

    “不是虫肉,这是我用蔬菜做的。”

    “哎?”荣贵的注意力果然被小梅拉了过来。

    下一秒,小梅竟是将整盘可怕的菜肴拉过来了!

    如此近距离的直视这盘菜实在太可怕了,荣贵瑟缩了一下,伸出手挡住了眼睛。

    对于荣贵如此鸵鸟的行为,小梅没有做任何劝阻,只是继续道:

    “甲壳的部分,为了逼真,我是使用糖浆浇灌而成,为了让黝黑度更加贴近原本的食材,我在糖浆原料中加入了黑色浆果汁。”

    咦?听起来……很好吃?

    当时,荣贵就悄悄地把一根指头翘起来了。

    “眼睛,是用两种本地果实制成,为了令其看起来有身材,我在果实的部分点了两点奶油作为高光亮点。”

    奶油……好像很甜啊……又一根指头翘起来,荣贵的眼神落在了那盘可怕的“红烧狮子头”上,然而——

    院长啊~看起来还是好可怕!那双眼珠子逼真的就和要瞪出来似的,“高光亮点”啥的……那叫“目露凶光”啊啊啊啊!

    小梅你烧个菜还追求啥逼真程度啊啊啊啊啊啊!

    细节完美主义真是害人!

    荣贵在心里疯狂的吐槽着,不过,小梅接下来的话他却一句也没有落下:

    什么“牙齿是一种坚果削成的”啦~什么“嘴巴里的鲜血是用红色浆果汁浇出来的”啦~

    虽然小梅的叙述非常朴实且没有美感,然而耐不住这些原料听起来就很好吃呀!

    慢慢的,荣贵的手再次放在膝盖上了,赞叹的一边听小梅介绍一边观赏眼前的菜肴,他已经完全不怕了。

    和他一起惊叹连连的还有王大爷全家。

    小梅的制作能力实在太强了,甚至远远超过了教他做菜的马凡爸爸。

    “这个……我原来根本没打算让客人帮忙啊~这不是阿贵说想要学学做菜吗?”

    “结果他怕虫子跑了啊~就剩下小梅接他的活儿和我学做菜了。”

    “我就没见过这么有厨艺天赋的人!番茄炒蛋、溜肉段什么的一学就会!第一次炒就可以直接端上桌了!”

    “我这不是见材心喜嘛?一个没忍住,就想试试看这孩子的极限在哪里,结果这一教,就把看家手艺红烧狮子头教了出去。”

    “这孩子说想要换个方式做,我就看着他用纯素食材料做的,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啊……”

    “他做的比我想象中还要好。”

    马凡的爸爸赞叹连连。

    小梅仍然面无表情,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视线是一直落在荣贵脸上的。

    看到最后一丝害怕从荣贵的眼里散去,荣贵是真的开始兴致勃勃观察自己做的模型……唔……红烧狮子头,小梅这才将视线移开,重新板着脸坐在座位上。

    因为小梅的学习能力实在太强了,以至于今天的早饭其实都是他做的。

    吃完客人做的早餐,王家一家人都开始坐立不安了。

    “原来红烧狮子头还可以这么做,外面确实有客人不吃虫肉的,以后搞不好我们可以这么做,这样一来,喜欢吃甜食的客人也会喜欢我们店的菜肴……”不知道是谁开始起头,吃完早饭,喝茶的时候,大伙儿开始讨论了。

    捧着茶暖手的荣贵:=-=

    再也忍不住,他终于出声了:“那个,谁告诉你们红烧狮子头就是红烧狮子的头哦?”

    屋里所有人的视线顿时全部集中到了圆桌的正中央——王大爷脸上。

    “呵呵,红烧狮子头,难道不是红烧狮子的头吗?”捧着热茶,老人笑呵呵的看向荣贵:“家中只剩下一道残谱,上面只有一个菜名,为了复原这道菜,我可是研究了几十年,好容易把菜名破译,这才开始研究做法……”

    荣贵:推翻这么辛苦的研究结果好像有点残忍,可是,如果不推翻,似乎对中餐有点残忍……

    “没事,你就说吧。”看出了荣贵的迟疑,老人鼓励他。

    于是,荣贵咬咬牙,就直接说了:“红烧狮子头根本不是用狮子做的,这道菜其实就是红烧肉圆!”

    “哎!”

    “哎!”

    屋里传来一连串倒抽气声。

    硬着头皮,荣贵继续往下讲了:

    “具体怎么做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要先拌馅儿,然后汆成大丸子……最后出锅的时候撒上香菜。”

    “可好吃啦!”末了,荣贵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唇。

    “啊?原来竟是大肉丸吗?”茶杯里的水都忘了喝,老人愣住了。

    他还想和荣贵深入讨论一下的,可惜,荣贵就知道个菜名,问深一点,他大概还能回忆起来菜的味道,其他的,就完全不知道了。

    这些又成了老者未来需要攻克的难题。

    王大爷是个特别谦逊的人,和他讲话真是特别舒服,察觉老人对于别人指出他错误的事非但不反感反而很欢迎,荣贵的胆子又肥了点,接下来,慢慢的,他把沿路看到的一些错别字都讲了出来。

    老人一边点头,一边记了下来。

    “原来那些真的是文字,虽然祖母说过,可是我一直把那些当做图画来着……”想到自己画的“毛笔画儿”,王大爷有点汗颜。

    “那可不是画,而是字,咱们那儿原来画画好的叫画家,写字儿好的人叫书法家。我看王大爷您的字儿就不错,可是被称为书法家了。”看不得老人失神的样子,荣贵赶紧道。

    “呵呵,书法家吗?”老人就笑了笑。

    “是真的,如果再努努力练习的话,就可以被称为书法大家啦!”荣贵小小拍了一记马屁。

    老人就笑着摇了摇头:“书法大家还是书法家什么的也就算了,我现在啊,就想着把这个唐人街做起来,如果能够重现祖辈居住过的地方的半分神采,也就值得了。”

    “小时候,我的曾爷爷还活着的时候,他和我说过一点关于唐人街的事情。”

    “那地方可热闹啦~”

    “虽然是在外国,然而很多来自同样地方的人会生活在一起,他们开着各种特具家乡特色的店铺,就像仍然生活在故乡。”

    “他们是一群异乡人。”

    “然而渐渐地,他们居住的街道越来越有名了,然后就有越来越多的外国人过来,他们就这样慢慢融入了外国人的世界。”

    “曾爷爷说,那个时候,哪个外国,都有一条唐人街。”

    “虽然名字各不相同,然而大伙儿做的事都一样。”

    大概是回忆到自己小时候的事情,老人微微闭起了双眼,等到他回忆完毕,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荣贵被那双眼中的智慧与温和镇住了。

    “我没有在这条街上生活过,不过,却希望生活在这样一条街上。”

    “如今,我的孩子们越来越多,我也就越来越希望他们能够生活在这样一条街上,好好过好自己的生活,认真的生活,外面的人可能一开始就是过来买东西而已,但是如果东西好吃的话,他们会再来,慢慢的,时间久了,这些孩子能再融入这个社会,也说不定……”

    “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了。”

    轻声的,老人道。

    他的声音很小,小到只有坐在他身边的荣贵和小梅听得到。

    紧接着,王大爷的目光又望向了小梅:“请不要责怪马凡。”

    “那孩子今天早上吓到阿贵了,我替他说声抱歉。”

    乍一听到这句话,荣贵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习惯性的看向小梅,小梅仍然是那张面无表情的死样子。

    不过,看着这张面无表情的脸,荣贵忽然后知后觉,呃……原来小梅早上的时候不高兴了吗?

    因为马凡吓唬自己不高兴了?

    这个……似乎有点小气啊……

    可是——

    可是自己怎么会如此高兴呢?

    懵懂着,荣贵强行压下自己想要翘起的嘴角,强迫自己继续聆听老人的话:

    “整个家族中,他是年纪最小的一个,周围都是他的长辈,他其实很寂寞,虽然我们已经努力要他不要太在意自己吸血族的身份,可是这个孩子心里在意的厉害,看起来开朗,可是骨子里却多疑警惕的很。”

    “这么多年了,阿贵还是第一个让他放下警戒心,甚至能开玩笑的人。”

    “就算你们没有救他回来,仅凭这一点,我就得向你们道谢。”

    “这里除了我以外,全部都是血统上在外人看来有缺陷的孩子。”

    “现在有我在,他们和外面所谓正常人之间就还是有联系的,我真的担心,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了,他们除了彼此,再没有其他人,这种时候,他们会不会被这个社会逼疯?”

    “孩子们孝顺,我闲着的时间多了,就经常会这么想。”

    “直到遇见你们。”

    老人睿智的双眼再次温和的看向荣贵,然后是小梅。

    “谢谢你们。”

    老人诚心诚意的对两个小人儿道了一声谢。

    被如此德高望重的老人感谢,荣贵先是不知所措的抓了抓头,然后笑了:

    “不要谢呀,我们……我们是老乡嘛~”

    然后,老人也笑了:“对,我们是老乡。”

    作者有话要说:  小梅其实是个小气人儿

    不高兴别人欺负荣贵

    吓唬也不行。

    今天的重点:小梅在未来的贼窝刷小boss

    小boss的亲人npc刷了未来的**oss小梅

    互刷~

    以及,今天肚子疼得厉害 晚更了一点

    最近似乎肠胃不太好……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