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认清了这一点, 他们还是再次敲开女人的家门, 面对女人警戒的视线, 荣贵硬着头皮要了一桶油,又在她那里将大黄的电能重新充满,顺便给自己和小梅补充了一下能源。樂文小說|

    这里的充能插头实在不太好用,必须得看着,稍微接触不良就充不进去了。

    荣贵不得不一直蹲守在旁边看, 他负责看充电插头,小梅则负责撑伞, 幸亏西西罗城经常下雨,他们在那边做了一把很大的雨伞,走的时候顺便带上了,如今遇到大雪天这才不至于被大雪盖得满头满脸都是。

    两个小机器人挨得紧紧地, 互相照顾互相协作的样子实在非常温馨,看到这一幕,女人眼中的警戒这才稍微退下去一点。

    不过, 她还是没有完全放松警惕,就那么一直站在房门前裹着大斗篷看着他们, 房门上方小灯泡的灯光打在她的头顶, 剩余的表情荣贵就看不到了。

    倒是房门中间打开过一次,里面冒出一颗头,同样罩着厚重的斗篷,荣贵完全看不到对方的羊毛。不过从两人的对话荣贵倒是推测出来对方应该是女性,确切的说一名年龄很轻的小姐。

    “妈妈, 需要帮忙吗?”和总是大声说话的哈娜不同,门内女孩说话的声音细声细气的,如果不是现在是机器人,荣贵觉得自己八成听不到对方的声音。

    小女孩说完一句话还咳了咳,咳嗽的声音竟比她说话的声音还要大一点。

    “不用,你快回屋去,你感冒了,要多喝热水,少出来吹冷风。”对他们说话虽然生硬又冷漠,可是面对小女孩的时候,女人的声音却多了一丝温度。

    一边捏着充电插头,荣贵一边听着前面的声音。

    由于设备老旧又不好用,他们用了三倍于往常的时间才充好电,小梅拿出通行证付钱,女人一声不吭的同样拿出卡收钱,一切做完之后,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了,显然是打算各自回各自的底盘,倒是荣贵大喊一声,要女人等一下。

    然后他就急吼吼爬回大黄身上,把之前给病号烧汤捣药用的姜和大蒜各分出一些,然后递给了女人。

    “这个东西对风寒感冒挺好的,我刚刚听到你和……那是你女儿吧?那个……我听到你们的对话了,就想着把这个给你,煮水喝会发汗,对风寒感冒挺好用的……”磕磕巴巴把这段话说完,末了荣贵都觉得自己这行为有偷听人家说话的嫌疑。

    可是没辙啊!

    小梅给他装的采音系统实在忒好用!就算他不想听,声音也愣是往他耳朵里灌啊!

    抓了抓头,荣贵把手里的姜和大蒜往女人的方向递了递。

    大概是眼前的机器人真的很娇小,看起来就像个孩子一般无害吧,女人到底收下了荣贵递过来的东西。

    没有说话,她就这样目送两个小机器人上了车,启动车子,渐行渐远了。

    ***

    车内再次只剩下两个小机器人了。

    呃……不对,还有一个“麻烦”。

    和一开始小梅不说话就紧张害怕不同,如今的荣贵已经非常习惯小梅这种闷不吭声、安静做事的样子了,只有他一个人说话也没关系,因为他知道小梅会认真听他说话,证据就是他随便在对话中插一个问题,小梅总能回答出来,而且事后偶尔遇到事情,小梅还经常可以用荣贵自己的话堵荣贵。

    记性好的人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啊~

    所以现在的荣贵是很享受两人相处的安静时光的。

    他是个直率的人,而且……确实有点没常识。作为一个没常识的直率人,他一般不会就提问,在福利院的时候这么做当然没问题,然而等到他离开故乡之后,然而听到他问题的人的反应就不一了。

    “这么简单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也太没常识了吧?”

    总有好多人在听到他的问题之后不着急回答问题,反倒要为他的没常识感慨半天,荣贵的性格简单明朗,但是也不是傻子,久而久之,他遇到不懂的事情就不问了,一副安静如鸡的淡定表情,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其实他心里不懂的东西越来越多了。

    不过小梅却不会这样。

    虽然外表一副高冷的样子←性格实际上也真的非常高冷,不过小梅会认真听他的每个问题,也会给他讲解,知道他的程度在哪里,小梅还会根据他的理解程度用更简单明了的方法讲解,和小梅在一起的时间长了,荣贵都觉得自己聪明了不少!

    无论任何时候,任何问题都会得到解答,久而久之荣贵原本单纯直率的一面渐渐又回来了,在别人面前当然还是会习惯装模作样一下啦~然而在小梅面前,荣贵却几乎变得比以前“更直率了”。

    这不,看了一眼车厢内仍然昏睡的乘客,荣贵又提问了:

    “有点奇怪啊~刚刚我看其他的好多客人都是送到医院去的,怎么轮到我们,目的地就变成伤号的家了?”

    “原因有两个。”果然,看似一直专心做手工的小梅在荣贵话音落下后立刻回答他了。

    “遇到这种大规模事故,救护小组一定会向附近所有覆盖范围内的医院打电话,和我们一样,那些医院也是紧急征调令的接收者。医院会根据自己的能力提供可接收病人的数量,而救护小组也会以此为依据安排伤员入住。毕竟紧急征调令还是要确保大部分伤员可以得到良好救治的情况下安置强制性任务的。”

    荣贵点点头,和一般人不同,小梅解释问题的时候往往不止回答他提问的那个问题,为了方便他理解,他会将相关一系列的背景顺带解释一下,然后再回答,这样一来,荣贵往往问的只是一个问题,领悟的却不止那个问题。

    小梅一段话,胜读十年书啊~

    换在他之前生活的年代,小梅就是妥妥的年级学霸,没问题!

    而他就是学渣……

    完全不知道荣贵脑中又在胡乱脑补,小梅停顿了片刻,确认荣贵听清楚自己刚刚说的话了,这才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们领到的任务是送他回家而非送他去医院,一来是他的伤势相对较轻,可以不送入医院;二来则是医院资源紧张,无法接收这种程度的患者。”

    “天啊!这还叫伤势轻啊!”又回头看了看一脸虚汗的麻烦先生,荣贵乍了乍舌。

    “比起车祸中的其他人,他的伤势应该算是轻的。”小梅道。

    “原来如此,难怪小梅你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呢……”点点头,荣贵这才算是完全明白了。

    这个时代已经和自己那个时代完全不同,人都能使用机械的方式继续存活了,伤势轻重的定义也要重新定义了,他需要用全新的标准看待这个时代的问题。

    荣贵表示自己受教了。

    只不过受教归受教,想到两个人现在的情况,他还是挺丧气的:“我们不能向把这个问题反应给紧急征调小组吗?”

    “你是想把他送回去吗?”小梅问。

    荣贵便怔了怔:“把他……送回去?”

    “嗯,一般遇到这种身份有问题的伤员,他们会要我们将伤员原路送回,然后将我们的原任务消掉,如果还有其他任务,会另外派。”小梅的声音仍然非常平静,他还命令大黄停下了,一副“只要荣贵决定这么做,他们立刻返程”的意思。

    “那……他会怎么样?”这个时候,荣贵脑中却忽然浮现了这样一个问题。

    “如果如同刚刚那位女士所言,这个人真的出身于星城的话,他应该会被彻底调查案底,然后被关押起来。”小梅淡淡道。

    “案底?!关押!”小梅的话说的轻巧,对于小市民荣贵来说却有点严重了!

    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半大青年,他、他可完全没有接触过犯罪!打架最多被学校要求叫家长,叫警察什么的、可是从来没有过的呀!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后面那位麻烦先生可是和他的年纪差不多呢!

    “我们,把他送回去?”看着一声不吭仿佛受到惊吓的荣贵,小梅猜测了一下他的决定。

    其实,把这个人送回去应该真的是最明智的选择,无法让指定接收人接收的情况下,他们的任务始终无法抹消,对于个人信用机制的评级来说,并不算一件好事……

    小梅冷静的思考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事情发生的太快,荣贵根本来不及察觉,他只感到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刮过,下一秒,他便惊恐的发现小梅被人狠狠的抱住头咬住了脖子。

    想也不想,荣贵立刻扑过去,咬住了对方的脖子!

    “啊~~~~~~~~~”拖着一声长长的惨叫,对方抱着脖子狠狠的再次跌落到后车厢荣贵之前铺好的地铺上。

    等等——

    “再次”?

    张着嘴巴,露出一嘴媲美鲨鱼牙的小牙齿,荣贵歪了歪头。

    他这才发现地铺原本空了,而之前袭击小梅又被自己袭击的人……看起来肿么辣么眼熟捏?

    “是我们的任务对象。”淡定的掏出手绢擦擦脖子,小梅适时解释道。

    “天啊!”呲着一口利牙,荣贵大叫出声!

    看着在地上一边惨叫一边喷血不止的伤号·代号麻烦先生,荣贵这才想起来小梅对两人牙齿的评价:门牙部分采用和普通人一样的平面板式设计,其余牙齿则设计成微型锯齿匕首,瞬间咬合力约400公斤,一次充能完毕可以用五次,上下各两枚虎牙,牙管附带抽血储血功能。

    换算成简单明了的比喻的话,那就是“大概一口可以咬掉杰克的头”。

    天啦撸!

    他刚刚咬了对方的脖子,这样说岂不是他……他他他他杀人啦!

    荣贵大惊失色!

    不过好在对方挣扎的非常带劲,看着对方在地上滚来滚去,血喷的像个喷壶的样子,荣贵心惊胆战之余又有点放心:

    这个……那个……挣扎的如此生动活泼……看起来……还是活着的啊!

    “你在这边坐着。”就在这个时候,小梅又说话了。

    命令荣贵原地坐好,小梅走过去去处理还在滚动的伤号了。

    然而小梅似乎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以及低估了伤号的力量。

    非但没有将伤号压制住,动作间,伤号反而不依不饶的又咬过来了。

    小梅就一脸淡定的任由他咬,瞄准对方啃住自己胳膊不放的功夫,小梅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支针管,单手将一支药剂吸入试管,下一秒,小梅快狠准的将药剂打入了对方的脖子!

    看着就很疼——荣贵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捡起空药瓶看了看,看到“镇定剂”一行字,荣贵便知道小梅现在正在给对方打镇定剂。

    然而满满一支针注射完毕,伤号没有任何反应,反而似乎是将小梅咬的更狠了一些,直到最后——

    “我的牙……好疼……”镇定剂没有把对方撂倒,最后把对方撂倒的乃是小梅坚固的皮肤。

    荣贵:=-=

    自己的手绢用完了,小梅便从荣贵的斗篷里摸出一张新手绢,然后继续淡定的擦擦擦。

    不得不说,小梅平时虽然懒,但是有条件的时候还是很讲究的。

    看着小梅仔细把自己的胳膊擦干净了,荣贵反射性的递过去一瓶油膏,小梅把油膏接过去,然后继续开始淡定的给自己的胳膊……上油。

    荣贵……荣贵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最后他只能摸出一根绳子,和小梅一起把前·伤号先生,现在的恶徒先生绑起来了。

    对方的血凝固的很快,当荣贵胆战心惊的在捆好对方之后、准备帮他包扎伤口的时候,荣贵惊讶的发现对方脖子上的肌肤完好无损,竟是一点伤口也没有了。

    对方绚丽的金发被汗水和鲜血浸泡的湿漉漉的,苍白的脸上五官分明,灯光在他脸上打出极好看的阴影,对方不说话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中世纪的欧洲贵族,然而一说话就——

    “不许把我送回去,小心我吸光你们的血!”

    恶狠狠的,流氓的不得了!

    可是……

    “我们是机器人哦!没有血……”荣贵弱弱的提醒他。

    对方碧绿色的眼睛便陡然睁大。

    “我说怎么这么硬!天啊!我光想着装作受伤随便混上一辆车逃出去,怎么就混到一辆机器人开的车上啦?”

    “天啊天啊天——”

    对方的尖叫声戛然而止。

    原因在于小梅把荣贵之前捣碎的蒜泥全部糊他嘴里了。

    满满一阵强力镇定剂都没有镇定下去的家伙被一头大蒜搞定了,车内再次回复了往常的平静。

    小梅用手绢擦擦手上的蒜泥,看着惊魂未定的荣贵,他淡定道:

    “是吸血族,怕大蒜。”

    荣贵:囧!

    作者有话要说:  嗯哼~

    矮人都出现了,吸血鬼也不远了

    除了丧尸之外,其实我也挺想写写吸血鬼来着~

    一会儿出门吃粽子去!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