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大黄, 开得再平稳一些, 这位伤号看起来不太好哩~”将最大的地方腾给伤号平躺, 荣贵可怜兮兮的缩在他身边,手里拿着一张小手绢,时不时给他擦擦汗。就爱上网 。。

    一开始还好,然而半个小时以后,这位伤号忽然哆嗦起来, 同时还开始大量出汗,荣贵不得不找出手绢开始不停地给他擦汗。

    一边擦汗, 他一边将男青年的样子深深的看在了眼里:

    这是一位金发男青年,头发真的好像黄金一样!除此之外,他的五官亦十分深邃,眉骨高高的, 显得天庭格外饱满,而下方的鼻子更是又高又挺,配上苍白无比的皮肤……荣贵觉得比起小梅来说, 这位小兄弟看起来更像外国人啊!

    没有见过多少外国人的荣贵就有点好奇,给对方擦汗的功夫, 他还时不时的用手碰碰对方的额头和鼻梁, 他做的其实挺隐蔽的,直到他终于想起来抬头放松一下脖子……部位的螺丝,这一抬头,就看到了盯着这里的小梅。

    “哈……这个……这不是看到外国人的长相感觉特外国嘛~”荣贵心虚的解释道。

    他以为小梅会说他不要随便摆弄伤病员之类的,未曾想——

    “对方是陌生人, 现在的情况又明显不对,你不要随意碰触他,对方体内或者有不明病菌。”小梅果然在担心,不过担心的对象居然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荣贵瞬间有点感动,不过他随即道:“放心!我现在是机器人呀!什么病菌也传不上哒!”

    机器人的身体果然不是什么时候都很好的——小梅停顿了片刻,然后又道:“可是你之后总要接触自己的身体,如果病菌潜伏期长,间接传染的结果可能会很可怕。”

    提到自己的身体,荣贵立刻不敢马虎了,赶紧洗了洗手,之后又从两人的行李里翻出两幅手套,一副递给小梅,另一幅自己戴上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连荣贵都感觉不对头了,对方实在太会流汗了,一张小手绢完全兜不住对方出的汗,而且他哆嗦太厉害,荣贵不得不又翻出一床被子给他盖上,然而普通的盖法似乎无法改善他的情况,荣贵想了想,把小梅叫过来,两个小机器人一起,齐心协力一起用绳子把男青年身上的被子捆在他身上了。

    “他这是在发烧,院长说,发烧就要多出汗,汗出来了就好了。”荣贵很有经验的对小梅道。

    “不过——”

    “他出的汗似乎太多了,小梅你要不要给他做个退烧药之类的啊?”忧心忡忡的,荣贵又向小梅求助了。

    “在抵达医院之前最好还是不要乱用药物,可以给他喝一些热水补充水分。”小梅道。

    “呃……那烧点姜汤?那个好像有助于发汗退烧啊……”荣贵说着,又在行李里翻找起来,这个地方也有姜一样的东西,卓拉太太的药材园子里就有,发现这位老乡的时候,他激动了好久,卓拉太太当场就给他挖了好几颗。

    翻找到姜的时候,荣贵还发现了几颗大蒜,记得自己小时候发烧院长会用大蒜捣烂给他敷脚心,他当时就找小梅要了捣药的工具开始砸蒜,蒜被捣成泥的时候,小梅那边也熬好了姜汤,两个人一起把蒜泥糊到那人的脚心,又给他灌了一整锅热姜汤,之后,立竿见影,男青年头一歪,再也不哆嗦出汗了。

    “啊~他睡着了。”荣贵开心的说。

    小梅:……

    “他家在约特镇三街三十八号,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嗯……还有二十公里……”重新坐回副驾驶席,荣贵开始研究起屏幕上的路线图。

    按理说,这点距离并不算十分远,然而外面的天气非常恶劣,不但寒冷,而且开始下雪了。

    如果是平时,看到雪的荣贵一定大叫一声,然后开开心心拉着小梅出去玩雪,然而在车上有个伤号待救援的情况下,他一点兴致都没有了,只是担心着这种天气要如何赶路。

    实际上在雪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不得已停下来了。

    虽然车内十分温暖,然而看着外面的大雪,荣贵实在很担心他们会被大雪困住。

    好在这场雪没有下很久,然而雪落在地上很快结了冰,情况似乎更恶劣了。

    就在荣贵担心接下来要如何走的时候,小梅却不慌不忙的在大黄的控制台上按了几下。

    大黄忽然震动了一下,像是忽然高了一点,随即又稳稳的向前移动了起来。荣贵好奇的打开车门向下看去:只见大黄原本正常的轮胎外面忽然多了一层东西,那是……

    “防滑链,专供车辆冰雪天气赶路用的装备。”小梅淡淡解释道。

    荣贵顿时松了口气:就说嘛~有小梅,一切都不是问题!

    大雪时有时无,不得已的情况下,他们只能走走停停,二十公里的路竟然足足走了两个小时,他们这才抵达了路线图上示意的目的地。

    和之前去的大城市不同,这里竟是一个看起来一个小小村庄一样的地方。

    荣贵一下子想起了梅瑟塔尔——小梅的故乡。

    寂静的大雪中,一栋栋盖着厚厚雪盖、宛若一个个雪包的小房子……

    每栋房子之间都隔了相当一段距离,这种距离让整个村庄看起来更加疏远而寂寞了。

    村里是有灯光的,不过雪太大,原本就微弱的灯光被簌簌落下的大雪遮住了大部分,整个村落便显得格外幽暗。

    大黄主动打开了大车灯,小梅出品的车灯质量很好,一下子把前方的路照清楚了。

    也包括门牌号。

    荣贵一开始还担心门牌号被大雪盖住了很难找来着,然而这种经常下雪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没有相应的解决办法呢?

    果然,大灯开启的那一刻,荣贵在距离他们最近的那栋房子外面看到了一个小金属牌,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周围的墙壁全都被雪盖住的情况下,那个小金属牌上愣是一片雪也没有,清清楚楚的写着“三街38号”一行字。

    啊……这是命运吗?他们刚好停下来,周围最近的房子正是他们要找的那栋。

    大概是这场大雪吧,被雪花覆盖了的村庄,荣贵那颗浪漫的心中忽然充满了宿命感。

    情不自禁的,他把自己想到的话对小梅说了,然后——

    “这是由于紧急征调令提供给我们的对方信息里同时包括目的地约特镇的地图。而大黄是完全按照导航行进的,你没注意到一开始我们导航的终点就是约特镇的三街38号?如今大黄已经停车,还自动落下了刹车器,自然说明我们已经抵达目的地。”小梅面无表情的说着,毫不留情的把荣贵心里那天近乎神圣的使命感打发开了。

    荣贵:=-=、

    好吧,不愧是小梅,任何时候都能找到和玄学完全无关的解释……

    摸摸鼻子,荣贵当时就准备开门下大黄了,不过就在他出去之前小梅忽然拉住了他,然后把什么东西塞给了他。

    低头一看,荣贵这才发现是一盏灯。

    似曾相识的外观,正是是小梅一路上做的手工。

    小梅做了两盏灯,递给荣贵一盏,另一盏拎在自己手里,“下车吧”他这样对荣贵说道。

    两个小机器人这才一起从大黄身上跳下去。

    脚踩在雪地里的感觉颤巍巍的,他们的脚掌完全被雪层没过了。荣贵觉得自己的平衡能力可能也不太好,要不然他怎么总觉得自己随时可能栽倒呢?

    好在小梅不知何时走在他前面了,踩着小梅的脚印,没提灯的手紧紧抓着小梅背后的斗篷,荣贵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小梅身后艰难的抵达了那户人家。

    找到门的位置,“咚”、“咚”、“咚”的,小梅叩响了房门。

    然后没多久,门对面就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

    说来也怪,荣贵不知道为什么忽然紧张起来了。

    没有说话,他只是把小梅的斗篷抓的更紧一点,身子也贴的离小梅更近一点。

    于是,等到大门“吱扭”一声打开,里面同样提着灯、穿着厚重斗篷的女主人看到的就是两名只达她腰间的小机器人。

    挨得紧紧地,一个小机器人面无表情的拎着灯站在前面,而另一个则一脸忐忑的抓着前面的小伙伴,只从对方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

    黑夜中,如果她看到的只是前面那个机器人的话,八成会被吓一跳,不过加上后面那颗小心翼翼的大头,诡异的气氛一下子就没了。

    扯了扯嘴角,女人问道:“借火?住宿?车子除雪?还是加油?”

    荣贵的脑袋立刻冒出来一个问号。

    还好小梅的反应比他快得多:像这种位于两个城市之间的小村庄,他们往往会做一些方便路人的小生意,眼前这个女人八成是把他们当做需要求援的客人了。

    小梅就摇摇头:“我们是来送人的,你的儿子在第三千四百零八号公路的三段遭遇了连环车祸,我们收到紧急征调令负责把他送回家。”

    言简意赅的,小梅将两人的目的说了出来。

    对于知道儿子遭遇车祸之后他的家人可能会有的表现,荣贵做了很多准备,甚至他还找小梅要了一颗心脏药,他想过伤员家属会有的各种样子,唯独没有料到如今发生在他眼前的这种:

    “儿子?我儿子很早之前就死了,你们开什么玩笑?”大部分脸掩盖在厚重的斗篷帽下,荣贵只能看到她皱了皱唯一暴露在外面的眉眼。

    “可是……可是那个人的通行证上是这么写的啊。”完全想不到对方会这么说,荣贵忍不住又从小梅身后更探出点身子。

    “是星城的那些家伙吧?那里的人拿不到普通人的通行证,就经常盗用其他人的身份信息,我们这种乡下人的信息最好捏造了,前阵子还有人过来抓一个村子里根本没有的人。”女人很老练的说着。

    听完她的话,荣贵整个人都傻掉了,嘴巴张了又张,他怔怔道:“那……那我们把他送到哪里去啊?”

    “扔到星城去吧,附近如果遇到这种仿造身份的家伙,他们十有**是星城的人。”

    “随便扔到路上也行,反正那边的人很多都不是好人。”女人还给了他们一条建议。

    “可是……不把他送回家,获得证明人的签字的话,我们的紧急征调令就不算结束啊……”荣贵傻眼了。

    “那就还是把他扔到星城。”女人说完便紧紧关闭了大门。

    门上的雪花簌簌掉下来,盖了小梅和荣贵一脸。

    两个小机器人对视一眼,视线同时移向大黄……身上的伤号。

    他们本来以为自己接到的就是个普通的护送任务,以为只是个最简单的任务来着,没想到……

    他们接到的却是个仿冒身份的家伙。

    这种连身份都无法确认的家伙,他们又要从哪里给他找个家人签收呢?

    刚刚那个女人明显是不会代签的,这样的话,他们岂不就要一直背着这个任务,然后……

    然后又怎么办呢?

    一时间,两个小机器人都没说话。

    这一刻,小梅和荣贵难得心灵相通,脑子里想到一模一样的事情了,那就是:

    他们遇上麻烦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有点卡卡的,更晚了点~

    今天的重点:小梅阿贵载了个黑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