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黑暗中看起来仿佛一道道不知名黑影的枝条在光下肆意的舒展着, 以一种天然而无拘无束的姿态, 它们争先恐后的将自己身上最美的花朵绽放在人前。本文由 。。 首发

    红的花、紫的花, 黄的花……花朵或大或小,花瓣或繁或疏,然而却都美极了。

    由于城内光照系统全开,所以光照的强度其实非常大,然而幸好这里有如此繁茂的植物, 有了它们的层层过滤,漏下来的光温柔极了。

    于是, 荣贵他们开开房门进得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温柔阳光下织毛衣的卓拉太太,一台透明的棺材摆在她面前,阳光下将棺材内相依两人的美好躯体照的隐隐绰绰……

    呸!什么棺材?那是冷冻仓啦!

    荣贵赶紧修正了一下自己脑中的想法, 然后他又愣住了。

    等等——“隐隐绰绰”?

    明明之前里面全是浓浓的白稠营养液、什么也看不见的,如今居然能看见点里面的情况,岂不是说明……

    “我们回来了。”急吼吼的说完这句话, 荣贵赶紧扑到了自己的营养仓前。

    “挺快的。”卓拉太太这句话是对荣贵说的,然后她又点了点小圆几上面的茶杯:“喝水。”

    这句话是对哈娜说的。

    “那边还有张椅子。”这句话就是对小梅说的啦~

    “刚才过来院子里浇水的时候, 觉得今天的光应该不错, 就把你们俩的身体拖出来晒晒,放心,强力营养液不怕光照,适度的光照还有助于吸收。”眼睛不好可是感觉却灵敏,感受到荣贵从身边飞快经过挂起的一道小风, 老妇人立刻知道荣贵朝冷冻仓跑过去了,她便解释了一下。

    为了方便推动沉重的冷冻仓,这几天有时间的时候,小梅还在冷冻仓的底板上加了五个小轮子,可以拉出来嵌进去的那种,方便几个人随时把冷冻仓推着换地方。

    强力营养液小梅已经在五天前全部灌注进去,一开始他想把自己拖出来,让荣贵一个人泡在里面的,不过荣贵很认真地询问过不是干尸的身体也能使用强力营养液将身体状况维持的更好以后,强硬的把小梅的身体也塞在里面了。

    在西西罗城的这几个月不太平,他们完全不敢把身体挖出来的,荣贵……荣贵的身体反正已经是干尸了,也没法更干了,倒是小梅的身体变化明显,长时间不按摩加上营养液单一,小梅的腮帮子都有点扁了。

    强力营养液是白色的,分为两种:一种注入体内,而另一种则需要灌注在容器内、将躯体浸泡吸收。

    当浓稠白色营养液注满冷冻仓之后,荣贵就完全看不到自己和小梅的身体了,任凭这几天他怎么抓耳挠腮的扒着冷冻仓瞅,愣是一根脚趾头都看不到。

    小梅说要等到营养液完全被体表吸收才行。

    原本以为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的,没想到他们就出去一上午的功夫,这……这就要吸收好啦?

    机械手掌按在冷冻仓的透明仓顶上,荣贵几乎把脸都贴上去了。

    “这是要吸收殆尽的表现。”没有去坐卓拉太太给他搬出来的椅子,小梅慢条斯理走到了荣贵身边,瞥了一眼冷冻仓,他断定到。

    然后哈娜也巴巴的过来了。

    荣贵赶紧捂住了小姑娘的眼睛:“别看别看,我和小梅没穿裤衩呢!”

    小梅:……

    于是卓拉太太就把自己织的东西拿过来了。

    “刚好来得及,今天上午没事,我就想着给你俩的冷冻仓织个罩子,反正冷冻仓平时闲着也是闲着,盖个罩子还可以当茶几用。”

    土豪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卓拉太太可是个精细人儿~

    小梅:……

    荣贵:……其实您只是手痒想要织东西……而已吧?

    心里说着,荣贵手上却利落的抖开了卓拉太太递过来的罩子:这实在是个非常漂亮的罩子!剪裁大方,可以完美的套在整个冷冻仓上,大小刚刚好!

    可、是!

    再漂亮也没有办法掩饰这是一个粉红色加蕾丝花边的罩子的事实!

    仔细看,四个边角居然还都系了缎带!蝴蝶结的!

    这种似曾相识的画风……

    荣贵的脑袋“biu”的一下朝哈娜看过去了:粉红色蓬蓬连衣裙,因为没法绣花所以用白色蕾丝点缀在袖口和裙摆,腰间还系了蝴蝶结缎带——和冷冻仓同款的!

    “这不是给哈娜做裙子正好剩下来一块布头嘛~本来想给你俩做衣服来着,可是冷冻仓关着,我摸不到你俩的尺寸……”卓拉太太慢悠悠说着,说的荣贵一头黑线。

    幸好摸不到,否则他和小梅不就要穿粉色的衣裳啦?还有……喂!卓拉太太我俩可光着呢~如果冷冻仓开着,您还打算把我俩从头到尾摸一遍不成?

    没办法,谁让自己就是这么的秀、色、可、餐~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荣贵把罩子拿下来,折叠成一条盖住两人的关键部位,然后这才招招手,让哈娜过来了。

    “哇!”哈娜一过来就看到了四条大长腿。

    再往上看,小姑娘又看到了两片雪白的胸膛,紧紧盯在左边那片瘦弱却精干的胸膛……下面的肚子上,哈娜小声叫了一声:“腹肌!”

    看吧,女人就是喜欢腹肌,就连哈娜这么小的女孩都懂得欣赏腹肌了——荣贵得意的朝小梅飘了个眼神,随后又有点沮丧起来:左边那片胸膛……是小梅的。

    虽然人道是“胖子的胸,瘦子的腹肌都是不可信的”,可是小梅这副瘦瘦的小身板上的线条却是一等一的好,属于底子天生好的类型,很瘦的情况下往往可以看出一个人的筋腱基础,毫无疑问,小梅的身材就是稍微一锻炼就会有一副让人尖叫好身材的类型!

    而荣贵自己的身材……

    荣贵这才强迫自己将视线移到了隔壁的身体上:

    这一刻,他是胆怯的。

    发现冷冻仓重新变得透明起来的那一刻,他开始用各种方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可以去看罩子、可以去看旁边的小梅,然而就是不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这就是人家说的“近乡情怯”?荣贵想起来自己曾经学过的一个成语,虽然不知道用在这里合不合适,可是,那种即将见到熟悉而怀念的事物之前胆怯的心情……正是他现在唯一的感觉。

    小梅凑了过来。

    认真的从荣贵的大腿打量到荣贵的脖子,小梅冷冷的说:“胖了。”

    对自己的身体异常在意,体重管理更是严格,荣贵最听不得别人说自己胖了!立刻看了冷冻仓里的自个儿一眼,荣贵飞快的反驳:“不是胖,而是泡开了!如果说胖,旁边的小梅才胖呢!”

    能说出来这句话,说明荣贵终于看到自己了。

    反驳的话越说越小,静静地,他看着冷冻仓里的自己,沉默了。

    诚如小梅所说,冷冻仓里的荣贵确实“胖了”,以前是干尸,现在的却是一具正常的人体,能不胖吗?

    原本暗淡的皮肤完全被泡发开来,饱满着,莹莹的仿佛有光。

    荣贵看到了一双细长的双腿,同样细长的胳膊,还有一双几乎可以用纤细形容的手……

    刚刚从干尸状态勉强恢复成个人样儿,这样的荣贵完全不能用美字形容,然而——

    很陌生,却更熟悉。

    恍如隔世的感觉。

    这一刻,他仿佛觉得自己灵魂出窍了,

    他的身体在沉睡,而他的灵魂在旁边居高临下,仿佛只要他俯身下去就可以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的感觉。

    伸出机械手,荣贵向自己的身体摸去,然而他的手很快被冷冻仓门挡住了。

    怔怔的,荣贵觉得身旁的所有声音都飘忽不真实起来。

    他听到小梅似乎在和哈娜说话。

    “哪边儿的是小梅,哪边儿的是阿贵呀?”这是哈娜,分不清楚谁是谁,小姑娘大大方方询问了。

    “右边的是荣贵。”小梅便淡淡回答他。

    “原来阿贵长这个样子啊……”哈娜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半晌后,小姑娘又冒出来一句:“很漂亮!”

    “嗯。”然后,这就是小梅的回答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荣贵忽然猛地把小梅抱住了。

    没有说一句话,他只是死死的抱着小梅,没有任何表情,也不说话的情况下,荣贵看起来就和真正的机器人一样。

    小梅被这样的荣贵搞得有点呆住了,他不习惯这样的荣贵,这样一言不发也没有任何表情的荣贵,他对他人的情绪不敏感,这样的荣贵让他根本搞不懂对方在想什么。

    直到——

    “哎?阿贵哭了!阿贵你哭了啊!”直到哈娜忽然大声叫了一声。

    被荣贵死死搂着完全看不到机器人荣贵表情的情况下,小梅下意识的向冷冻仓内看去,这一看——

    他就看到了荣贵眼中滚出的泪珠。

    甚至,非常不可思议的,他看到了荣贵的眼睛微微睁开了。

    那是一对怎样的眼睛啊……

    宛若黑暗一般深沉,沉默而冷静,黑色,原本就是最深沉而自制的颜色。

    然而,当它被泪水浸润之后却亮的不可思议,那一刻,小梅想到了黑夜中的星河。

    那是只在纪录片中见过的情景,美妙的不可思议——

    小梅愣住了。

    然后他就再次听到了荣贵的话:

    “谢谢,谢谢你,小梅。”

    “……不客气。”几乎是笨拙的回答了荣贵的感激,小梅愣了愣,慢慢也将自己的手身上去,回抱住了荣贵。

    洒满“阳光”的美丽花园中,两个等高的小机器人紧紧相拥,一老一小两位女士微笑的看着他们,这一幕真是美极了。

    感动完毕,荣贵又变成原来那个荣贵了,松开抱着小梅的胳膊,感觉小梅回抱自己的力量仍然很大自己跑不开,荣贵微微挣了挣,小梅这才把他放开了。

    微笑的看了小梅一眼,荣贵拉着他重新趴到两人的身体上面。

    “呀!我哭啦!天啊!眼睛居然还睁开了,这、这这……好像诈尸啊!”荣贵就是有这种能力,能够瞬间让人感动,然后瞬间重新懵逼。

    “那个……小梅,我的眼睛长期这样睁着,会不会得干眼症啊?”他随即又忧心忡忡起来。

    “暂时不会,眼睛睁开可能是体内多余的营养液无法吸收的缘故,这样刚好可以浸润一下眼球,不过如果时间超过三分钟还没有闭上,就需要人工将眼睛合拢。”小梅也扒在冷冻仓上,盯着冷冻仓内的荣贵,小机器人冷静的分析着。

    荣贵就点点头。

    他就这样看着自己的身体,一会儿又看看小梅,直到自己的眼睛重新闭拢,身体表面的最后一层水润消失。

    “强力营养液已经完全吸收完毕了。”小梅道。

    “哎?”荣贵歪歪头看向他。

    “接下来就可以打开仓门,随意移动身体了。”小梅说着,还补充了一句:“就是说可以按摩,可以做面膜了。”

    荣贵:~\\(≧▽≦)/~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示意哈娜转过身子,荣贵和小梅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体从冷冻仓内移了出来,旁边就有椅子,两个□□的身体很快就分别躺在两把椅子上了。

    □□的身体配上周围繁茂的花园,一时之间,荣贵竟然想到了伊甸园。

    不过古怪的联想并没有持续很久,很快的,荣贵的脑中就被各种各样的复建计划充满了!

    肢体不再像以前那样僵硬,动一下都会担心自己把自己的腿弄折了,当荣贵将自己的身体抱上椅子的时候,白皙的双腿是柔顺的自然垂下来的。

    看着自己的脚趾头停留在柔软的绿色草地上,荣贵的嘴角就又微微弯了弯。

    “阿贵,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奇怪啊!”确定荣贵已经给两人的身体穿上早就准备好的裤衩之后,哈娜终于转过身来了,一转身,她就控制不住好奇心的凑到两人的身体边儿了。

    单看身体,两个人的样子很正常,然而看到头的时候——

    哈娜被小梅的样子震撼到了:只有口鼻处使用了营养液输入管,所以小梅的长相基本上还是可以被看到的。

    出生在美人辈出的西西罗城,从小到大见过的最平凡的长相就是爸爸和自己,哈娜的审美其实可高了~

    然而——

    即便如此,看到小梅露出来的三分之二的面孔时,小姑娘还是被惊到了!

    平衡感极好的五官,即使双目紧闭也挡不住的疏淡气质……这、这……

    哈娜张着嘴巴看了好半天,这才点点头小声说:“我心里的小梅就应该是这样的。”

    除了长相不太符合以外,小梅的气质是和哈娜想象中一模一样哒~

    小梅仍然是哈娜熟悉的小梅,哈娜放心了。

    放心了的小姑娘转向荣贵,然后,变成了懵逼脸。

    =-=

    和使用简易口鼻器的小梅不同,荣贵脑袋上罩着的可是个大家伙!除了勉强露了个眼睛以外,其他的部分几乎都在金属罩之下,尤其是后脑,这是被包裹的最紧密的部分!

    □□着身体,头上戴着金属罩的荣贵看起来……

    “好像电视上播过的暴露狂啊。”哈娜评点道。

    为了增强女儿的安全意识,哈娜妈妈在世的时候可是经常带着女儿看社会新闻的。

    “西西罗城也会有暴露狂?占便宜的岂不是被强迫看的人?”听到哈娜的评语,荣贵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这个。

    看到小梅看着自己,一脸无语的表情,荣贵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关注点歪了。

    咳了咳,他这才认真解释道:“我脑袋有病,哎呀!不是那个脑袋有病,是真的有病……”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无语的人瞬间变成了三个。

    荣贵就是有把严肃的事情变搞笑的能力,就连得的病都这么……

    不过这么一来,原本卓拉太太还很担心荣贵的病情的,被他这么一搅,忽然觉得这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肯定能治了。

    就着荣贵的“铁头”,大伙儿讨论了一会儿荣贵的病情,针对他们去哪里看病的问题,卓拉太太还给出了不少建议。

    “你的后脑应该是已经被开颅了,这就需要外科医生了。星城和帕罗森城都有不错的外科医生,然而去那里要的积分都非常高。”

    “不过我想这对你们两个应该不成问题。”目光精准的在小梅身上停顿了片刻,卓拉太太道。

    “我在星城和帕罗森各有一栋房子,目前应该都是空着的,反正我也不会再回去,所以这两栋房子就给你们吧。”说着,卓拉太太又从另一个口袋掏出另一大串钥匙,摸索了片刻后,从上面拿下了两把非常精巧、甚至还嵌了两颗宝石的钥匙给他们。

    “这……这……这怎么可以?”荣贵本能的摆了摆手。

    然后卓拉太太就把他拉过来,在小机器人身上摸了一会儿,顺利摸到口袋的位置,老妇人强硬的将钥匙塞进去了。

    “不过最好的医生还是在天空城。”叹口气,接下来的话卓拉太太就没有说下去。

    最好的医生在那里,然而那里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上去的。

    天地之差,云泥之别,天空城和地下城在各个方面都是。

    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荣贵最终还是接受了卓拉太太的好意。

    卓拉太太都把其他城市的钥匙拿出来了,说明她已经意识到什么了:小梅和荣贵该出发了。

    强力营养液已经到手,他们到了离开的时候了。

    “不要担心哈娜,我已经申请成为她的监护人,在她成年之前,她就一直和我住这里。”所有人都不吭声的情况下,还是卓拉太太主动说话打破寂静的。

    “也不用担心我家的店,我、我以后决定卖杀虫剂!”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盯了很久,哈娜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说出上面一番话来。

    很明显,她也早就注意到离别即将到来了。

    “雅尼他们说不管其他人了,他们会回来帮忙!再说卓拉太太成了我的监护人,他们也不用顾忌什么了!”怕荣贵还不放心,哈娜又大声道。

    荣贵仍然没有说话。

    “你是不是还担心我这个老东西没法照顾哈娜?”这种情况下,卓拉太太再次开口,一开口就是这么犀利的话,荣贵慌张的抬起头来。

    然而,一抬头就正好撞进老人白色的眼眸中。

    原本应该让人觉得可怕的双眼此时此刻却是温和的,起码在荣贵眼中无比温和。

    怔怔的,荣贵和老妇人对视了。

    直到卓拉太太移开视线望向小梅:

    “小梅,给我做一双机械眼吧?之前我不想做,是因为我家老头子和女儿用了据说最好的机械配件也没有活成,这个世界上我又没了想见的人,所以才坚持不用金属替代物。”

    “而现在——”她的视线从小梅、荣贵和哈娜脸上一一滑过:“我有很多想见的人了。”

    “我想看到你们,也想看着哈娜长大,想给她做有漂亮绣花的裙子。”

    说着自己的计划,老人一向紧抿的嘴唇微微翘起:“机械心脏也拜托了,我想多活几年。”

    这一刻,她终于放弃了以前的坚持,打开心房,她把眼前的几个人放进去了。

    卓拉太太慈蔼的看着小梅,直到小梅点了点头。

    “好的,我会为你制作眼睛和心脏。”

    没有人说感谢,也没有人说其他的事情,花园里的气氛静谧却轻松。

    接下来三天内,小梅为卓拉太太制作了一双绿色双眼,以及一颗银白色的心脏。

    卓拉太太不差钱,用的全是最好的材料,加上小梅的技巧和荣贵的艺术指导,做出来的成品几乎媲美艺术品了!

    第三天的时候,小梅亲自为卓拉太太换上了眼睛以及心脏。

    睁开全新的眼睛的那一刻,卓拉太太将三个人的长相尽收眼底。

    “原来你们长这个样子啊……”老人笑了。

    没有人说话,然而,所有人都知道,离别的时间到了。

    两个人的行李早已全部转移到大黄身上,之前订购强力营养液的那家店也加班加点把他们定的强力营养液送过来,昨天下午亚尼他们还过来玩来着,虽然没有明说,可是也算是见到最后一面了,他们已经随时可以离开了。

    荣贵张了张嘴,然后也笑了。

    “那我们出门啦~”

    就像平时去哈娜家的店里上班时候那样,他拉起了小梅的手向外走去,然后挥了挥手。

    “去吧。”而卓拉太太也像平时那样,温和的朝他挥了挥手。

    不过这一次,老人看向他的不再是没有焦距的白色眼眸,而是一双湖水一般的绿色眼睛。

    哈娜想要跟着他们出去,被老妇人拉住了,小姑娘就紧紧靠在老人旁边,一双大眼睛颤抖着看着他们。

    手上什么东西也没有,就像他们只是临时出趟门一样,两个小机器人即将踏出大门了,他们没有送回钥匙给卓拉太太,卓拉太太也没有找他们要。

    就在他们的脚即将踏出大门的时候,小梅忽然停住了。

    转过头,他看向了哈娜:“我们留了一块地豆田在这里,地豆的提取物可以让三种药物药性更加出色,具体对应的药物我已经留在我们的房间内,哈娜你可以去看。”

    只要有这三种药性特别出色的药,哈娜的店就可以在她成长起来继续立足了。

    而地豆这种植物除了这里就只有亚尼有,而亚尼又成了哈娜的雇员,所以,是仅此一份的生意!

    小梅从他的角度,给哈娜留下了最后的礼物。

    说完这句话,他迅速转过了头,踏出大门,像平常一样,他谨慎稳妥的管好了大门。

    就这么寻常的,小梅和荣贵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认真思考了一下,应该没有遗漏了

    于是

    小梅和阿贵就这么离开了

    最终选择了这种平淡的方式,这是阿贵喜欢的方式。

    这一章是听着《every timesnows》这首歌写完的,非常好听~

    以及,抱歉更晚了,为离别方式纠结了有点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