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起雾了。

    白色的雾水慢慢从天空中降下来, 无声的占据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 当它们推到人们家中的窗户前时, 视野顿时变成白茫茫一片,人们就再也看不到外面的不死之人了。

    也不能说完全看不到,起码,仅仅贴在窗户前拍打的不死之人还是看得到的,不过只是一个黑影而已。

    朦胧的看过去, 就好像拍门的是个普通人一样。

    随着白雾越来越大、越来越浓,他们的敲击声渐渐放缓, 缓而钝,一声又一声,仿佛敲在门内人们的心上。

    直到那声音慢慢停了。

    没有一个人说话,整个城市变得安安静静。

    被浓雾笼罩的寂静城市, 似乎变成了一座死城。

    而在卓拉太太的房间,这里同样安宁。

    荣贵,小梅, 哈娜如今都在卓拉太太的房间,在巡逻队的帮助下, 他们终于从那个被丧尸包围的房子里出来了。

    他们还是待在三个人平时最经常见面的一楼客厅, 紧闭门窗。霍森·林德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跟过来了,不过经过小梅日常修葺的门窗非常结实,他只能站在窗前看着,然而却是无论如何也进不来了。

    浓雾即将出来的那一刻,小梅将一个防毒面具递到哈娜面前, 小姑娘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荣贵已经笨手笨脚的帮她把面具扣在连上了。

    “我记得卓拉太太好像没吃过不老药,那她需不需要也戴个面具啊?”确认面具已经非常牢固的固定在哈娜脸上,荣贵问向小梅。

    “不需要,解药的针对性非常强,只针对服用过不老药的人。”小梅平静道。

    而那些人……也没有不老不死的必要。

    不老,不死也并非完美的最终存在——这一刻,本名艾什希维·梅瑟塔尔的小梅忽然这样想到。

    他是这么想的,然而只是想而已,并没有将这些话诉之于口。

    然后,他便再次想起了自己不会老去、也不会死亡的日子。

    他再次陷入了思维的迷宫。

    小梅在思考,表现在外界,他的样子看起来更像是在发呆。

    双手搭在膝盖上,小腿悬空,娇小的小梅面容严肃的坐在沙发上,他是背朝着窗户大门坐着的,从荣贵的角度看过去,小梅的背后是一片白茫茫的浓雾。

    和紧张的不停朝窗户张望的其他人不同,小梅完全没有回头的意思。

    对于事情的结果,他已经毫不意外。

    他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每当看着这样的小梅,荣贵的心情就会平静下来。

    不过小梅孤零零的坐在一张可以装下七八个小梅的大沙发上,看起来……

    卓拉太太家的沙发实在太大了呢~

    拍拍哈娜的肩膀,荣贵径直跑到小梅正坐着的沙发边,轻盈跳坐到沙发上了,由于沙发实在很软又有弹性,荣贵一个没坐稳被沙发的弹性推到小梅身边了。也不挪地方,嘿嘿笑着,荣贵和小梅肩膀挤肩膀,大腿挤大腿一起坐在大沙发上了。

    沙发仍然很大,可是由于有了两个紧紧挨着坐的小机器人,看起来就一点也不寂寞了。

    视线从荣贵和小梅的身上滑过,哈娜的视线再次越过两个小机器人的头顶向他们背后的窗户外望去。

    外面已然是一片纯白色。

    霍森·林德就在那一窗纯白色后面。

    她知道,因为对方一直将一只手紧紧贴在玻璃上,像是想要紧紧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一直坚定的站在那里。

    由于戴上了全封闭式的防毒面具,自带氧气瓶的那种,哈娜其实现在什么外面的声音也听不见。

    她只能听到自己吸气吐气的声音。

    一声接一声,不算绵长,就像隔着听诊器听到的那种音质。

    她怔怔的看着外面,直到肩膀上落下来一双温暖的手掌,她抬头看看,是卓拉太太。

    盯着老妇人坚毅的下巴,哈娜心中的最后一点点茫然逐渐被驱散,再次看向窗外的时候,她的目光已经和屋子里的其他人一样坚定。

    她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霍森·林德贴在窗户上的手掌忽然消失,她的目光仍然没有离开。

    就像一尊小小的雕像,女孩站在那里,脊背挺拔,仔细看,她的姿态居然和身后的老妇人有些相似了。

    她一直站着,一直站着,直到浓雾全部散去,整个城市的照明系统再次完全打开。

    那个瞬间,浓浓的白雾边缘仿佛缀上了一层金边,竟如拨云见日一般。

    解药投放完毕!

    ***

    人们再次小心翼翼推开门窗看向外面的时候,外面的地面上倒着密密麻麻不死者的尸体。

    这一回,他们是真的死去了。

    城里的人们先是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然后,等到他们开始清理外面那些曾经是不死人的尸体时,所有人又都沉默了。

    这一天最终被命名为“安息日”。

    不死之人的尸体被稳妥的安置在了城外的墓地群,没有将他们的身体焚化或者驱赶到专门的墓地星,西西罗人最终选择了与墓地群并存的生活。

    外面密密麻麻的墓碑时刻提醒着他们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然后在之后的日子里,在他们制药的每一次过程中浮现在他们的脑中,他们的动作就会更加谨慎。

    霍森·林德的尸体是荣贵小梅和哈娜一起安葬的。

    荣贵和小梅负责抬尸体←好吧,这个活儿他俩已经是熟练工了,然后哈娜负责挖坑。

    挖坑荣贵和小梅仍然是熟练工,不过哈娜却拒绝了他的帮助,坚持自己一个人、用一把几乎和她同高的大铲子,挖了一个深深的坑,然后将霍森·林德的尸体放了进去。

    竖立好墓碑之后,以后的日子里,自然有他的家人过来为他维护墓地。

    除了安葬霍森·林德以外,哈娜还把爸爸也重新安葬了。

    就安葬在妈妈旁边,安葬的时候,哈娜发现妈妈的墓地土层完全没有动过的痕迹,并没有服用解药,然而这位女士却真的没有再动起来的意思。

    大个子也是。

    荣贵在大个子的坟墓上又插了一朵今天早上绽放的紫色花。

    不老药到底为什么发布出来最后成为了差点让整个城市覆灭的禁药的原因,由于两个当事人都已经死亡,所以所谓真正的真相大概是永远无法知晓了。

    荣贵坚信真相就是小梅推测的那样。

    然而这种事情却不好让其他人知道了,再者,人都死了还说别人坏话的这种事荣贵也做不出来,于是他就在巡逻队长过来例行询问的时候,把哈娜爸爸死后仍然每天回来研究解药这件事说了出来。

    荣贵可会讲故事啦~

    他把巡逻队队长都讲哭啦!

    然后接下来的事儿就不用荣贵操心了~

    等到他们再去城外看望哈娜爸爸的坟墓的时候,哈娜已经做好看到爸爸的坟墓被砸的狼藉的准备了,然而出人意料的、那里居然被种上了许多鲜花!

    呃……由于西西罗城除了草药基本没有其他植物,所以种上的都是会开花的草药材而已,不过草药材也没关系,也是花呀!

    哈纳伦斯药剂师死后的墓地上长满了开花的植物。

    这几天就在西西罗城的药剂师忙着挖坑埋尸中度过了。

    记忆里记载过的可能的城市灭亡日终于过去了,荣贵敏感的感觉小梅似乎终于松了一口气似的,问他也不说,小梅又开始忙碌了。

    强力营养液已经完全制作完毕,他把荣贵的身体泡进去了。

    并非单纯浸泡那样简单,中间还要一直观察躯体各项指数的变化,必要的时候额外注入需要的营养成分。

    小梅很忙。

    荣贵也很忙,制药的过程中,卓拉太太草药园里的草药被挖走了一大半!别以为这样就完了,之前从这里拿走草药的药剂师居然陆陆续续开始过来返还草药了!

    当然,他们就是因为缺乏那种草药才从卓拉太太这里拿材料的,自然无法提供之前拿走的草药,不过他们有自己家特产的草药材呀~

    几乎每个药剂师都会在自家的院子里开辟一个小药园,专门种植自己最常用的草药,如今他们就是拿着这些草药植株过来还的。

    荣贵和哈娜这几天就光忙着把这些草药分区种在原本被挖空了的土地上。

    先忙卓拉太太这里,之后还得去哈娜家把铺子重新收拾起来,地板要修,门窗也要换,现在整个城里几乎所有人家都在忙这种事,维修工人可难请啦~不过他们家没事。

    他们家有小梅~

    正在认真观测荣贵身体各项数据的小梅完全不知道,自己又被荣贵惦记上了。

    =-=

    不过惦记小梅的不止荣贵一个人,小梅不知道的时候,他被整个城里的人都惦记上了!

    虽然药剂师协会的会长已经死了,新会长一时半会儿也选不出来,可是几乎城内所有人都开始惦记着将不老药的解药登录药典了~

    铁打的药典,流水的药剂师协会会长嘛~

    对于西西罗城的人来说,他们的根本就是图书馆的那本药典,城市的重建工作还没有结束,一早就有人开始提议马上将新药方登录药典了。

    在丧尸围城的过程中果断将药方公布于众,这种人人都可以知晓的药方,正是药典药方的一个特性呀!

    于是有一天,药剂师协会还剩下的几位老药剂师便颤巍巍的过来敲门了,他们是过来和小梅商量药典上要怎么写的。

    药品发明者是哈纳伦斯先生和小梅,作为西西罗城历史上唯一一名两次登录药典的药剂师,哈纳伦斯这个名字彻底成为了一块标志碑,从此高高的竖立在所有药剂师身前,宛若一座高山,供后人仰望,让后人试图超越。

    涉及到药物制作理由的时候……

    小梅停下了笔,他写不出来了。

    他制作药物的唯一理由就是让城市不灭,他们被封起来了,城市之后会覆灭,他不想和城市一起消亡。

    说穿了,这就是他参与解药制作的理由了。

    可是这个理由说不出来啊!

    为什么这么肯定城市会覆灭?理由没法说啊!

    于是小梅就把这部分交给哈娜了。

    作为问题的最关键人物,也是唯一在世的当事人,哈娜虽然小,却是除了小梅以外最有资格书写这部分文字的人了。

    哈娜想了想,最终把自己曾经生病的事情写了上去。

    “爸爸是为了给我治病发明了不老药,我不知道药方是如何通过审核登录到药典上、成为通用药物的,可是爸爸发明不老药的初衷是为了给我治病。”

    趴在桌子上,哈娜认真的写着。

    决定不隐瞒自己的病情的同时,制作解药的胚原体提取自哈娜的细胞这件事势必无法隐瞒。荣贵一开始还担心来着,不过小梅的话让他重新安定下来:

    “公布其实是可行的,如果不公布,仍然有人会有侥幸心理,继续服用不老药。”

    “因为有解药,所以他们并不担心。”

    “直到他们知道解药的必需材料来自于人体,而且是唯一的人体。”

    “哈娜死后这个世界上很有可能再也无法制造不老药的解药。”

    “意识到这件事后,应该大部分人不会再冒险。”

    “可是哈娜这样一来……会不会很不安全呀?”荣贵还是有点小疑问。

    “并不会,如果没有不老药的话,哈娜就是安全的。以后人们应该不会再制作不老药了。”小梅的声音平稳,让人听了就觉得可靠,安心。

    等到哈娜写完,荣贵又拉着小梅给小姑娘检查了一下错别字和文法错误←当然,主要是小梅检查,确认无误之后,小梅将哈娜写得文字转录到药剂师协会给他的专用纸上。

    药典会完全按照他们写在这张纸上的文字刻录,只有一张,无法修改。

    小梅写上了哈纳伦斯药剂师的名字,在他的名字之后,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呀!小梅你签错了呀!”认为这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儿,荣贵对这件事可在意了!小梅写完他立刻将纸拿了起来,还像模像样的吹了两下,就在这个时候,他检查出了小梅的书写错误。

    小梅也能有书写错误!?

    这简直太……太不可思议了!

    哈娜立刻扒着小脑袋朝荣贵手中的纸张看过来了,虽然看不见,不过卓拉太太也歪了歪头,可见小梅从不犯错的形象有多么深入人心呀!

    “写错啦!小梅你把名字签成小梅·荣贵了!”哈娜立刻将自己的观察结果大声报了出来!

    “哎?!是之前往石头上写纪念的话写顺手了吗?”毕竟是和小梅一路从乡下走出来的人,荣贵一下子就想到问题产生的原因了。

    他们不是一路走一路刻墓碑(误)嘛~事实上,每次都是小梅负责刻的,每次的最终落款几乎都是小梅·荣贵,其实就是小梅和荣贵的意思,结果这样一来……

    “糟糕呀!小梅,这样人家就会以为你姓荣贵了哩!”荣贵忧心忡忡的道。

    小梅斜眼看他。

    看到小梅脸上没有一点在意的样子,荣贵于是更加着急了:“这样一来,以后人家称呼你就是荣贵先生了呀!”

    转过身去,小梅用屁股对着他,继续忙活自己的事了。

    眼瞅着荣贵想要和药剂师协会打电话,试图找对方再磨一张纸了,小梅的声音这才从前方幽幽传过来。

    “反正这个城市里你也要找块石头刻名字不是吗?”

    荣贵:???

    “药典是石头做的,我摸过了。”小梅道。

    荣贵:!!!

    反正你早晚都要在这个城市找块石头刻名字记录自己曾经来过,不如趁这个机会一起刻,反正药典就是石头做的,也算是石头的一种。

    ↑

    对于小梅的想法,荣贵秒懂了。

    这样想想……

    似乎也不错哟!

    而且药典那么安全,再也不用担心风吹日晒会把他们俩的名字吹花了~

    好像真的很不错哦!

    心里迅速翻转过几个念头,脸上的焦急慢慢消失不见,最后荣贵一脸淡定的继续去药园干活去了。

    哈娜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和小梅的背影,然后……

    心里更茫然。

    “呵呵,不用担心,这是他们俩特有的相处方式,只有他们两个人懂。”一边坐在摇椅上织毯子,卓拉太太一边轻声对小姑娘道。

    “等到你长大,也找到那个人之后,就明白了。”老人的声音明明是清冷的,此刻听起来,却异常柔和。

    偷偷瞅了旁边慢条斯理干活、似乎什么也没听见的小梅一眼,又看看外面蹲在地上吭哧吭哧挖坑埋草药的荣贵……

    嘴巴微微一弯,小姑娘笑了。

    就这样,荣贵和小梅的名字以一种非常光明正大、绝对不会被人搬开挪作他用的方式,留在了西西罗城。

    作者有话要说:  另一种意义上的安息日啦~

    其实本文名字里的安息日,意思更偏向“放假了”这个解释~

    看到草稿箱发出大家都刷不到 我试试看编辑重发看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