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好了我哭够了小梅阿贵,卓拉太太,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用手背擦干眼泪,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鼻子下还挂着鼻涕,哈娜红着眼睛问。

    这是个坚强的孩子再次目睹父亲去世的哀伤还没有过去,她已经在思考接下来要如何做了。

    “解药够吗?如果不够我”挽起袖子,哈娜露出了一段瘦巴巴的小胳膊。

    小梅看了小姑娘坚定的脸蛋一眼,半晌摇摇头:“够了,提取出你体内的异细胞之后我和哈纳伦斯先生已经将它还原成原本的状态,那原本就是一种分裂繁殖非常迅速的细胞,使用特殊药剂加速繁殖速度之后现在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胚原体。”

    “接下来就是大量制作了。”

    “短时间制造如此大量的解药,我一个人无法操作融合过程需要极端细微的手工操作。这种解药是无法同时大剂量制作的。”小梅说出了目前的难点。

    他的视线从哈娜脸上移开落在卓拉太太脸上,定格在荣贵乌黑的眼睛上半晌,最后落在了门外面。

    门板上传来的拍击声越来越重,也越来越密集,说明爬上来围在门口的不死人越来越多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

    除去已经死去的哈纳伦斯先生现场的人居然一个能帮上小梅的人都没有,明明已经研究出来解药的药方却无法制作,这这也太

    就在屋里一片死寂,只有指甲挠门的声音越来越重的时候,荣贵忽然说话了:

    “如果小梅一个人没法制作全城人用的解药的话,那么可以让全城的人一起做呀?”

    “这里不是西西罗城,大伙基本上都是药剂师吗?”

    所有人都看向荣贵了。

    颤巍巍的扶着小梅的胳膊,荣贵一副紧张到不行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是刚刚出了这样一个主意的人。

    回过头看向荣贵,小梅静静看了他一眼,半晌开口道:“这个办法,可行。”

    “可是,在这个方法可行之前,还有两个问题需要克服。”

    “第一,如何将胚原体送到其他药剂师手中。”

    “第二,如何将药方发布给全城人知晓。”

    “这个”荣贵一下子傻眼了,他着急的想啊想,焦急中,他听到玻璃上忽然发出一声重重的拍打声,顺着声音一看,猛然看到一张熟悉的脸时,他吓了一跳!

    是霍森林德!那个家伙是怎么爬到三楼窗户边的!!!

    这些丧尸也太有毅力,太能找了吧?只要有人在里面,就没有他们到不了的地方

    等等

    于是,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荣贵的表情先是紧张,然后变成惊恐,忽然一片空白之后,竟然变成了沉思者的表情。

    作为一个机器人,他的表情未免太多变了。

    如果表情对应心理活动的话,他的心理活动也太丰富了!

    小梅盯着荣贵,就在他思考荣贵是不是被吓傻了,俗称程序又出问题的时候,荣贵忽然举起了一根手指头,指了指外面的丧尸,他面容严肃道:

    “我们可以让这些家伙们送胚原体啊”

    “我刚刚想着,这些家伙可真能爬,只要有活人的地方,似乎就没有他们到不了的地方,连三楼窗户都能爬上来,那么去城里的任何地方,只要有活人的地儿他们就能去吧?”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能把胚原体放在丧尸们身上,然后提示大家可以勇敢一点,从丧尸身上拿到制作解药必须的胚原体,这样一来,这个问题不就解决啦?”

    荣贵说完,有点紧张兮兮的看向大家,他原本就是脑中忽然灵光一现而已,说到最后自己也有点不自信了,毕竟这些丧尸这么可怕,让他们送东西怎么想都有点不靠谱啊

    荣贵抓了抓头。

    然而

    “这个方法,也可行。”小梅再次开口了。

    噢耶!荣贵偷偷握了握小拳头!

    “然后就剩下最后一个问题了。”

    “如何将药方传出去。”

    小梅的话音刚落,卓拉夫人忽然从屋子角落搬出来一个大箱子,打开箱子,她从里面拿出了一个

    大喇叭?!

    “之前网购对讲机,卖家寄过来的却是这个喇叭。”

    “卖家说这个喇叭的扩音功能非常好,完全可以替代对讲机用,可是”

    卓拉太太打开喇叭的开关,然后轻轻咳嗽了一声。

    原本的轻咳便像九重天雷一般滚滚响在荣贵耳边了。

    天啊!这是什么喇叭啊!声音这么大,估计全城人都能听到了吧?

    一边习惯性的捂着耳朵,荣贵内心疯狂的大喊道。

    等等

    全城的人都听得到?

    卓拉太太将开关重新关上了,没事人一样,她老人家淡然道:“就是这样,对着这个喇叭一说话,全城的人都听到了,根本没法当对讲机用,我就把它扔这里了。”

    目瞪口呆的看着卓拉太太,荣贵半晌放下小手,感慨道:“这也太厉害了!不过话说这个房间才厉害,怎么什么都有?”

    “很简单,这个房间闲着也是闲着,我就把它用来当做网购物品的储存处了。”卓拉太太微微扬起下巴。

    换来荣贵更加目瞪口呆的小表情。

    天啦撸!将一套三层豪宅当做网购物品的堆积处,卓拉太太原来就是传说中的网购狂魔啊!

    以及

    那个卖家你整天这样乱寄东西,你的店真的不会被投诉到倒闭吗?

    心里的槽太多,荣贵已经不知道如何吐了。

    不过也多亏了卓拉太太的隐藏属性,解药制作的最后一个问题被完美解决了。

    接下来就是谁去宣布药方的事情了。

    “我要打包胚原体。”小梅说。

    “我去往外面的不死人身上放胚原体,我、我现在的身体是机器,不怕咬!而且我还能伪装丧尸!”这是荣贵。

    别的不说,论起伪装丧尸的技巧,荣贵还真是这里的第一名!

    不过话说别人遇见丧尸的反应也不会像他一样,因为太害怕索性装成对方的一份子,荣贵的脑回路有点清奇。

    “我提供喇叭。”这句话是卓拉太太说的,老人家说的斩钉截铁。

    于是

    唯一没有认领活计的就只剩下哈娜了。

    “哈娜,加油!”荣贵给她鼓劲了。

    “说完药方之后加一句,告诉他们,如果他们的草药不够就来我这里取,免费。”卓拉太太算是大方到底了。

    小梅小梅已经开始去打包胚原体了,他顺便将药方抄出来,递给了哈娜。

    于是,所有人各司其职的时候,哈娜一只手拿着喇叭,一只手拿着药方,僵硬的站在屋子的正中央了。

    她的视线从房间里的每个人脸上滑过,最后落在静静躺在地毯上的爸爸脸上。

    原本紧张不知所措的心忽然安定下来,抿抿嘴唇,小姑娘毅然按下了喇叭的开关。

    于是下一秒

    以卓拉夫人居住的暗巷为圆心,哈娜的声音回荡在了整个城市的上空!

    “大、大家好!我是哈娜,制造出不老药的药剂师,哥布尼哈纳伦斯的女儿,爸爸吃下不老药的解药之后已经真正的去世了,他用自己的身体亲自证明了不老药的解药已经制作成功了。”

    “研究解药的不止我爸爸一个人,还有小梅先生,爸爸已经去世,小梅先生无法一个人制作足够的解药,所以,现在需要大家的帮忙。”

    “接下来,我们会将药方和具体制作方法全部念出来。也会将制作解药必须的胚原体绑在外面游荡的不死人身上,这些不死人会本能的朝普通人的方向前进,他们会将胚原体带到城里每一个药剂师面前。”

    “那是一个红色的小胶囊,也可能是绿色的,我们这里的器皿不太足够,只能装一个是一个,请拿到足够胚原体的药剂师尽可能的将多余的分给其他的药剂师。”

    “此外,如果大家库存的药草不够的话,可以想办法过来卓拉夫人的草药园,她愿意无偿将满园的草药全部捐献出来!”

    “接下来,我就要念不老药解药的药方了”

    从一开始结结巴巴,到最后说的异常流畅,哈娜认真的念着药方上的每一个字。

    小女孩由于哭泣而有些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城市的上空,她念得太认真,脑中已经除了爸爸的脸以外什么也没有。

    荣贵和小梅已经快被她的声音震翻,小梅已经关闭了声音接收器,把荣贵拉过来,他把荣贵的也关上了。

    而卓拉太太则是一脸淡定的又从房间里翻出个包裹,找了一对造型夸张的耳塞塞住了。

    漩涡的中心的四个人镇定的各司其职,认真坐着自己应该做的事,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被他们折腾出来的动静闹翻天了!

    “天啊!解药居然已经发明出来了?!”这是某个正在埋首于解药研究的宅男药剂师。

    “哈纳伦斯?这不是发明这种该死的药的该死的药剂师吗?”这是某个正在用力与闯入自己家中的丧尸斗争的西西罗人。

    “药方是什么?药方呢!快点念啊!我会做!我什么药都能做啊!”这是一个一把胡子的老头子。

    然而,不管他们一开始是怎么想的,当哈娜宣布即将诵读药方内容的时候,所有人都停下了正在做的事,找出一张纸,认真的抄录起药方来。

    而当他们抄录药方的时候,荣贵已经和小梅将胚原体打包完毕了。

    用的是这里药剂师最常用的小胶囊,粘性很好,可以黏在丧尸的衣服上,不容易破裂,是一种物美价廉的存储器。

    小心翼翼模仿着周围丧尸的动作,荣贵蒙混着走出了被丧尸保卫的房子。

    看着一脸面无表情、完全没有任何伪装痕迹、却同样毫发无伤从一群丧尸里走出来的小梅,荣贵忍不住吐槽:“都是机器人的身体,为什么他们见到我就那么激动,见到你就没太大反应啊!”

    小梅就瞥他一眼:“因为你太吵了。”

    两个小机器人对视一眼。

    “干活吧?”这句话是荣贵说的。

    “嗯。”小梅点了点头。

    然后,两个小机器人便行动起来了,从隔壁找到正被一群丧尸踩过去仍然威武不屈的大黄,他们径直发动了大黄。

    装着两人身体的冷冻仓仍然在暗格内,大黄的外壳被踩的坑坑洼洼的,然而他的重心很稳,始终没有翻车,所以被他藏在底盘暗格的两人的身体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

    “大黄好样的!”

    伴随着荣贵的夸奖,大黄飞快的驶出了暗巷。

    他们故意找接近城门城墙的位置,那里,还有源源不绝的不死人正从城外翻进来,混迹在这些新入城者中间,荣贵小心翼翼的将一个个小胶囊黏在他们的脸上。

    放脸上比较容易被看到荣贵想的非常贴心。

    而小梅的做法就比较有效率了,他直接把自己那份胶囊撒地上了。

    荣贵:

    “胶囊有很好的粘着性,可以黏着在鞋底,他们的身体可能被损伤,可是一般人不会袭击脚底,所以反而更加安全,此外,胶囊的材料非常有弹性,不会被踩裂。”也就是对荣贵了,小梅还解释了两句。

    然后,荣贵就看到一名名新入城的丧尸踩过地上的胶囊,每个丧尸的脚底黏着几颗,他们就这样进了城。

    甭管位置好不好,管用就行。

    就这样,大批携带胚原体胶囊的丧尸也进城了。

    然后,反响非凡

    “天啊!哪个家伙想出来的,居然把胶囊藏在不死人的脚底啊!!!!天知道,为了找胶囊,我都把不死人的全身都摸遍啦!最后才发现在脚底”这是一个可怜的、为了找胶囊摸得满手都是泥巴和虫子的可怜药剂师。

    “得了吧,放脚底多好?把不死人放到就能拿到,我这边的可是黏在脸蛋上!还是嘴唇边!从一个不死人嘴边拿东西,我差点被咬啊啊啊啊啊!”这是一个为了制作解药、豁出命去抚摸一位不死人嘴唇的悲催药剂师。

    城市里到处都是药剂师们发出的喧嚣声,不过,这一刻的喧嚣并非由于绝望,几乎每一家都有人拿到了点胚原体,实在拿不到的就去旁边拿到胚原体的药剂师家中帮忙,外面的丧尸仍然层层逼近,然而西西罗城却忽然安静下来。

    当药剂师们开始制作药剂的时候,这一刻,没有一名药剂师会说话。

    这是他们最安静的时候。

    于是,当所有药剂师都开始制药的时候,整个西西罗城除了不死者发出的声响以外,居然变得无比沉寂了。

    药剂师们制药的时候,城市安全巡逻队的车队却纷纷开往城市的角落、卓拉太太的家了。

    从喇叭中得知发明解药的药剂师现在就在这里的时候,巡逻队的队长立刻下令,所有队员都过来,能帮忙黏胶囊的去黏胶囊,能帮忙做药的去做药,而什么也干不了的就去帮忙打包草药,制作解药需要相当多的解药,很多药剂师家中的草药已经开始告急了。

    “原来小梅你居然是一名制药大师!”齐鲁赞叹的一边开车一边看向小梅:“居然是你和哈纳伦斯先生一起将解药制作出来的,幸好幸好你没走,又回来了。”

    巡逻队的车队急匆匆向卓拉夫人家中赶去的时候,有人发现了正在一群丧尸中的两个小机器人。

    一开始还以为两个小机器人也是丧尸,稍后观察又以为两个人是被丧尸围住的普通人,直到把他们强行从一群丧尸中“解救”出来,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两个机器人是正在往不死人身上黏贴胚原体的人,甚至,其中一个小机器人还是喇叭广播中说的、制出解药的小梅先生!

    在西西罗城,什么人最受尊重?

    不是一掷千金购买药物的医生,而是制药大师啊!

    虽然之前籍籍无名,甚至还是外地人,然而

    当小梅研究出这样一种药物的那一刻起,不用任何资格考试,毫无疑问,在西西罗城的所有人心里,他心里已经完全是一位制药大师了。

    恭敬的把两个小机器人请到车上,发现齐鲁和两人相熟,于是还特意把齐鲁派给他们当司机。

    虽然有大黄在,两个小机器人其实也不需要什么司机啦

    不过有一整个车队的开路,他们回去的路程就顺利了许多。此外还有更多的人帮他们散发胚原体,更多的人帮他们运送药物出去,这样一来,解药的制作过程竟是无比顺利起来!

    有了解药就有了希望,人们在怀抱希望的情况下往往可以爆发奇迹。

    紧张制药的过程中,外界的丧尸仍然可怕,然而全副心力都投放到解药制作上的药剂师们竟然不再害怕了。

    这一天,解药制作的失败率格外低。

    紧张的六个小时后,陆陆续续的,药剂师们在自家药店的窗户口上挂起了一块红布。

    这是安全巡逻队要求的,只要制作好解药的药剂师就挂一块红布出去,毕竟敢从丧尸脸上拿胚原体就是很多药剂师的极限了,让他们往丧尸嘴里塞药就实在实在

    好多药剂师家里没有红布,他们就挂出了红裤衩。

    挂红裤衩出来的药剂师竟然还不是少数

    一时间,满城皆挂红裤衩。

    一个红裤衩就代表一份解药,裤衩越多说明解药越多,然而巡逻队的队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怎么让这些丧尸吃下解药,这是个难题。

    毕竟不是所有丧尸都像哈纳伦斯药剂师那样,可以主动自愿的喝下解药。

    直到小梅忽然对他说了一句:

    “把所有解药都收集起来,城市灌溉系统里有雾化模式吧?把解药灌进去,切成雾化模式。”

    他就说了这样一句,然后就继续去干自己的事了。

    然而巡逻队队长却是大喜过望!

    是了,让丧尸们主动喝下药剂很难,可是药剂变成雾气的话就简单了,极细微的雾化颗粒会进入不死之人的嘴巴,挂满他们的鼻腔,钻入毛孔

    搞不好这是更好的服药方式也说不定!

    心中精神大振,巡逻队队长立刻下令让手下挨家挨户去收集解药,收集好的解药会被立刻送到城市中心,城市灌溉系统的控制中心所在地。

    “接下来整个西西罗城会使用雾化灌溉模式投放解药,看到大雾请大家不要担心,请大家待在家中安静的等待”投放解药之前,巡逻队队长还做了最后一番讲话。

    他用的还是卓拉太太买的大喇叭,没有时间去广播台的情况下,再没有什么工具比这个大功率喇叭更好用的啦

    说完,他便下令开始投放解药了。

    一支又一支解药被投放入雾化舱,一缕又一缕的白雾从出雾口喷出,随着投放的药物越来越多,雾气也越来越浓。

    直到白色的水雾笼罩了整个西西罗城。

    作者有话要说:好吧捧着小瓶瓶灌溉营养液的也可以是小瘦啾

    昨天很多瘦啾为了证明自己的苗条,不惜跳水里把羽毛泡贴身上展示给在下看来着

    嗯哼

    以及,

    谢谢大家的建议,今天试试看新出的防盗功能

    作为创作者,还是希望大家能够支持正版,以及将评论反馈在这里让我知道,很多外面的评论也很棒,可是我看不到呀

    总之,希望不要对大家造成影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