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那是个体面的丧尸, 即使变成了丧尸, 他的脸颊仍然在丧尸中算是干净的。喜欢就上他的身材有点微胖, 看起来就是个学者。他的攀爬技术非常笨拙,然而他却是成功翻过墙的第一头丧尸。

    虽然学习能力很差,然而荣贵的观察力却很好,之所以能够惟妙惟肖的扮演那么多人,这和他极好的观察力是绝对分不开的, 甚至,在这个时候他还能用最短的时间将对方打量了个遍。

    然后, 他转头看向哈娜,这才发现小姑娘的脸色无比苍白,小手紧紧抓着自己,一副非常紧张的样子。

    啊……对了!这个霍森·林德就是过来找哈娜的!

    小梅说过, 如果霍森·林德会出现,那么就证明小梅之前的推测全部都是真的!

    这个霍森·林德八成在最后醒悟破解不老药的解药的线索在哈娜身上,这才死后也不依不饶的过来了!

    不过, 小梅猜中了好多,唯独没有猜到霍森·林德已死这件事。根本不知道霍森·林德死去的消息, 还以为来的会是活人呢~

    结果如今来的却是丧尸霍森, 真不知道这件事时好时坏。

    好的方面呢,就是最后一名知道哈娜身上有解药线索的人死了,他无法将这件事说出去了;

    然而坏的方面呢……就是这个人死了又“活了”,不依不饶的,他居然还能找到卓拉夫人这里, 这……这……这只能说他其实早就关注哈娜的行踪吗?

    “找东西把门挡住,他想进来。”就在荣贵还在乱想的时候,卓拉夫人冷冷的声音忽然从旁边响起。

    “啊……对!”荣贵便赶紧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来,慌忙的向四周望去,然后就望到了旁边房间里的大鞋柜。

    “我、我和你一起搬。”轻声对荣贵说一声,哈娜和他一起向鞋柜的方向走去。

    于是门前就剩下卓拉夫人一个人了。

    大门……还算结实吧?

    荣贵有点担心的想着,不过卓拉夫人很快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不用担心”,荣贵这才提心吊胆的继续过去搬鞋柜。

    手持□□当门而立,卓拉夫人的胸膛一如既往的笔挺着,看起来……

    可靠极了。

    “鞋柜好重,哈娜你那边还好吗?”一边推动鞋柜,荣贵一边轻声问哈娜。这个鞋柜是纯实木的,上面还有金属装饰,材料的缘故,这个鞋柜异常重,不过他们需要的就是这么重的东西,只有这种重量才能挡住门口的丧尸吧?

    “嗯,我推得动,哈娜力气很大。”抬起头,哈娜对荣贵点点头,小姑娘的鼻头上出了一点点汗,看起来非常可爱。

    “哎?”荣贵正打算继续干活,忽然看到哈娜的视线越过自己,直直向大门的方向望去了。

    心里一紧,荣贵赶紧回头,这一看,他的眼珠子差点没有掉出来!

    原来,就在他们搬运鞋柜的功夫,霍森丧尸竟然已经走到门前了,隔着玻璃门,荣贵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的身影紧紧贴着门板,手臂在门上抓来抓去。

    看起来真是惊悚极了!

    然而这并非让荣贵和哈娜愣住的原因,真正让他们惊愕到嘴巴都张开的是卓拉夫人的表现。

    面对和自己仅仅一门之隔的丧尸,卓拉夫人居然栓上了门上的保险栓,然后将门拉开了!

    借着那道狭小的门缝,卓拉夫人居然将□□伸了出去,然后开启了“捅捅捅”模式。

    荣贵:囧!

    那可不是一般的□□,枪管长而狭窄,比长柄伞的伞尖还要细,简直就是刺针。

    光是听着枪尖戳入人体的声音就觉得头皮发麻,荣贵脸上的表情顿时有点难以形容起来。

    倒是哈娜先是惊讶,很快的,小姑娘的表情就换上了无比敬佩的表情:

    “好厉害呀!”她感叹道。

    直到——

    “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东西推过来,我这边挡不了很久,其他不死人也陆续过来了。”卓拉夫人冷冷说着,用力一枪捅出去,然后使劲关上了门。

    玻璃门上随即传来一声巴掌用力拍动门板的声音。

    不止一双手,霍森的身后出现了其他的黑影,他们拥挤着向大门的方向走过来,胡乱伸着的双手接二连三的拍在门上,发出一声声钝响。

    荣贵和哈娜刚刚将鞋柜推抵到门前,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七八只用力拍在门板上的手,被吓了一跳的同时,荣贵又庆幸自己这个鞋柜推过来的真是十分及时。

    然而大房子的缺点这时候暴露无遗。

    他们堵上了门,却还有窗户。

    那些不死人聪明的很,很快的,他们就找到窗户的位置了。

    仍然是霍森打头,在一扇窗户前再次看到霍森的脸的时候,荣贵再也不会将对方误认为是活人了:瞳孔已经完全散开,面颊上的红润也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僵硬的黑色,除此之外,他的脸上还沾上了血,看着对方面无表情一脸血试图敲破玻璃进门的样子,荣贵吓得赶紧又从旁边推了个书架挡住窗户。

    然而这个房子不止有一扇窗。

    爬墙进入院子的不死人越来越多了,他们层层将房子包围了,集结在各个门前,他们用手拍着窗户,用身体撞着,频率并不快,然而声音非常瓷实,况且,这么多不死人同时敲击的声音……

    如果有头皮的话,荣贵觉得自己一定在头皮发麻了!

    “小梅,解药什么时候才能好啊啊啊啊!丧尸已经翻墙进来啦!我们用家具挡住了门还有窗户,可是……可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马上就要挡不住了!”最最紧张的时候,荣贵本能的给小梅打电话了。

    然后小梅一如往常般平静的声音就从他脑中响起了:

    “不要停留在一楼了,你们上来,将二楼的家具全部推到楼梯上。”

    听到小梅声音的瞬间,荣贵忽然就觉得没有那么紧张了。

    用力点点头,他一个巧劲将卓拉太太背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拉起哈娜,他把小梅刚刚和自己说的话迅速和她们讲了一遍。

    他们飞快的爬到了二楼,把卓拉夫人轻轻放在一旁,荣贵立刻将房间里的一个单人沙发推下去了。

    是一个很敦实的布艺沙发,并不算太重,然而块头却很大,吃力的将沙发滚下去的时候,在咕噜咕噜的沙发滚落声之后,荣贵听到了一声让人头皮发麻的撞击声。

    不是沙发撞地板的那种撞击声,而是撞击到人体的那种钝响。

    小心翼翼的透过楼梯往下望,荣贵果然看到了滚落的沙发下面依稀压了一个人。

    天呀!那些丧尸已经破门而入了啊!

    猛地跳了起来,荣贵赶紧重新跑进屋里,又从里面拖了一个沙发出来。

    哈娜和卓拉夫人也没闲着,两位女士也在一起拖东西,然而下面的丧尸速度实在太快了,被压倒了一个,马上又有新的丧尸补上,他们甚至还能爬过沙发,继续走上楼梯!

    到了最后,他们将所有的家具都丢了下去,这些家具固然将楼梯堵了个密密实实,然而毕竟是大件家具,被丢下去后,家具与家具之间往往有很多缝隙,居然还有丧尸顺着那些缝隙顽强往上爬。

    而那个霍森·林德的丧尸甚至更聪明,他、他居然还知道伸出僵硬的手掌拉开那些家具!

    院长呀!这也太聪明了!荣贵发誓,如果自己死后变成丧尸的话,一定是连墙都爬不过去的那种,就算侥幸爬进来了,也一定是最早被他一个沙发压底下的那种,死后还能搬家具这种……

    这个霍森·林德不愧是能做到协会会长的丧尸啊!

    就算荣贵脑中犹如一群草泥马狂奔而过的时候,卓拉夫人已经把地上的地毯揭起来了。

    “愣着干嘛?快过来帮忙,把这个盖过去!”

    卓拉夫人一声令下,荣贵和哈娜立刻过去一起掀地毯了。

    一张地毯铺天盖地扔下去,楼梯下方的情景,他们……看不见了。

    “去工作室吧,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喘了一口气,吃下了一粒心脏药,卓拉太太冷静道。

    是了,能做的都做了,如果这样还是不行的话,那他至少想和小梅死在一起。

    这个念头诡异的浮现出来却没有引起荣贵的注意,牵着卓拉太太和哈娜的手,他们再次回到了三楼的工作室。

    窗帘仍然紧紧闭合,房间里的灯都灭了,只有工作台上方的工作灯亮着,完全没有受到外界丧尸包围的影响,小梅和哈纳伦斯先生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药剂制作。

    两个人配合的很好,好到荣贵有点自惭形愧的程度。

    啊……小梅果然适合和聪明人待在一起啊,你看,他们两个,什么话都不用说,可是彼此却都知道递过去的东西需要继续做什么处理。

    比只会帮倒忙的自己强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在黑暗中待久了的缘故,也可能是刚刚亲身面对了一大群丧尸的原因,总之,在看到灯光下慢条斯理做事的小梅的那一刻,荣贵忽然不再惊慌了。

    嘴巴张了张,荣贵站在门口看着小梅,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看了很久。

    最后还是小梅先和他说话的。

    看着门口脏兮兮的、身上还有血迹的小机器人,小梅歪了歪头:“没坏吧?”

    虽然知道机器人不会受伤,可是看到荣贵这幅傻乎乎的样子,小梅还是觉得有必要问一下。

    荣贵就慌忙摆摆手:“没!我好得很!”

    想起下面的事情,他觉得有必要和小梅汇报一下,于是他又道:“那个……二楼的家具都扔下去了,可是那个霍森很聪明,还知道用手搬开家具,最后还是卓拉太太聪明,带着我们把地毯扔下去了,那个应该能挡住一段时间吧?”

    仔细回想了一下,荣贵是真的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有点汗颜:射击比不上哈娜也就算了,连卓拉夫人也比不过;

    丧尸们围上大门的时候,也是卓拉太太在门口抵御丧尸;

    好容易爬到二楼吧……最后掀地毯的方式又是卓拉太太想到的。

    虽然很早以前就知道自己没用,可是真的遇到事,发现自己居然没用到这个程度,荣贵就很是沮丧了。

    娇小的机器人耷拉下了肩膀。

    然而——

    “你干的很好,接下来就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出去了。”小梅却忽然这样对他说。

    “可是……可是其实什么主意都不是我想的。”荣贵还是很沮丧。

    “没有拖后腿就是最大的帮忙了。”小梅平平道。

    卓拉太太:……

    哈娜:……

    这……这俩机器人的感情不好吗?

    然后她们就看到荣贵再被小梅打击后,心情居然愉快了点。

    “也是呢~我这次没有拖后腿哩~”

    “没有搬错东西把自己压在下面,也没有被丧尸抓住腿让别人来救我,更没有在逃跑的过程中不小心摔下去……”

    “仔细想想,还不错呢~”摸着自己的下巴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的表现,荣贵忽然高兴了起来。

    卓拉太太&哈娜:=-=

    原来,刚刚小梅那句话不是牢骚,而是真的表扬吗?

    真是搞不懂这两个机器人——这一刻,屋内的两位女士同时这么想到。

    “总之,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接下来,我就在这里了,我要在小梅身边,即使死,我也想和小梅死在一起。”接下来,话锋一转,荣贵居然表白了。

    起码听到卓拉太太和哈娜耳中,上面那句话像极了表白~

    然而被告白的小梅却仍然很淡定,一边用滴管将一滴液体滴入试管内,他一边轻声道:“我们不会死的,我们现在的身体是机械制成的。”

    卓拉太太&哈娜:……

    真是太不浪漫了!

    两位女士正这么想着,忽然,小梅继续说了:

    “以及,哈娜体内的原生细胞已经被破译,从细胞内提取了相关物质,等我手中试管的试剂融合完毕,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老药的解药就是这个了。”

    卓拉太太&哈娜:“什么?!”

    这么重要的事不要放在最后说啊!

    两位女士震惊了,按理说,正常人听到这句话,应该都是这个反应吧?

    然而荣贵就不是。

    静静地看着小梅手中的试管,荣贵半晌赞叹式的叹了口气:“不愧是小梅。”

    “我就知道小梅一定会成功的。”

    “嗯,那就不用担心了。”小梅回复他。

    “嗯,不担心了。”

    荣贵说着,吧嗒吧嗒的朝工作台的方向走过去,将自己的身体缩在工作台旁边,小心翼翼的不碰到任何东西,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小梅工作,他蹲在那里不动了。

    而小梅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继续忙碌着。

    这一刻,两个小机器人之前的气氛非常微妙。

    房间里明明有五个人,可是这一刻,他们两个人的世界却只有彼此两个人。

    非常奇妙的感觉,就像工作台上方的灯光一样,微小,却明亮,暖意融融。

    原本由于陷入丧尸包围而紧张不已的卓拉太太和哈娜在这一刻忽然再也不紧张了。

    “走吧,我是看不到了,不过哈娜你可以替我看看,看看传说中不老药解药诞生的那一刻。”伸出一只手,卓拉太太低头看向哈娜。

    被卓拉夫人的声音打断,哈娜这才将视线从工作台的方向移开,牵起卓拉太太的手,她们两个也走到工作台旁边了。

    像荣贵一样,哈娜也在爸爸脚边选了个不碍事的位置蹲下,对旁边的荣贵嘻嘻一笑,小姑娘也开始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爸爸的背影了。

    啊……

    真好啊……

    盯着爸爸的背影,哈娜忽然想起了以前的日子。

    爸爸还在的日子。

    那时候的她就经常躲在爸爸的工作室里玩耍,就是这个位置,不会打扰到爸爸,却可以看到爸爸背影的位置。

    爸爸的背影被灯光染成一片黄色,看起来十分温暖。

    哈娜经常看着看着就会不小心睡着了。

    这一刻,没有露出已经面目全非的面容的爸爸,看起来就和生前一样。

    真好。

    工作室的密闭性很好,关上门窗之后,外面的声音几乎听不到了,只有工作台上悉悉索索的声音有规律的响起。

    直到大门忽然传来“咚”的一声。

    熟悉的拍击声再次响起,那些丧尸终究还是爬上来了!

    然而此时此刻,房间里所有的人都像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似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小梅和哈纳伦斯手中的试管上,哈纳伦斯先生僵硬的将自己手中试管中的全部液体抽取出来,然后,贴着管壁,小心翼翼的滴入小梅手中的试管内……

    这是最后一个融合步骤了。

    不老药的解药成功与否就看这一步了!

    五人份的目光注视下,宝石一般炫目的黄色液体被滴入了试管内的绿色液体中。

    试管内先是出现了一团白雾。

    白雾弥漫。

    然后,

    一滴一滴白色液体忽然从白雾内滴落了。

    一滴接一滴,直到所有的白雾都重新凝结成液体,满满的,装了将近一个试管。

    “应该是成功了。”观察了片刻,小梅平静道:“不过,还需要临床试验。试验的对象很好找,从门口……”

    他正说着,忽然,旁边一直沉默干活的哈娜爸爸忽然“啊”了一声。

    小梅抬起头看向他。

    一双僵硬的、黑色的手便慢慢伸了过来,执着的,他轻轻摸上了小梅手中的试管。

    小梅的手不动,他就执着的继续握着试管,直到小梅将试管松开。

    于是,那只试管就稳稳执在哈娜的爸爸手里了。

    麻木的盯着试管看了很久,哈纳伦斯先生忽然转过头,看了还缩在那里的女儿一眼。

    然后,猝不及防的,他忽然将试管中的液体喝下了一口。

    “啊!?”被爸爸的举动吓了一跳,哈娜猛地站了起来。

    然后,她看到爸爸将喝剩下的试管重新放到试管架上,静静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

    再然后……

    他重重的倒下了。

    “爸爸!爸爸!”哈娜着急的扑了过去。

    然而,这一次,她的爸爸却是真真正正再也无法回应她了。

    长久以来一直睁着的眼睛终于闭上了,哈纳伦斯先生静悄悄的躺在工作室的地板上,宛若一位逝去之人。

    静静的从他身上抽了一滴血,化验,小梅最终宣布:“尸体内的细胞活性完全消失,他现在已经是真正的死者了。”

    “以及……”

    低下头,小梅看向仍然懵懂望着自己的哈娜,薄薄的嘴唇再次张开,小梅平静道:

    “恭喜你,哈纳伦斯药剂师,不老药的解药,制作成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荣贵总觉得就在小梅说完这句话之后,地板上哈娜爸爸的嘴角似乎微微上扬了一点。

    就像一抹微笑。

    终于意识到了小梅说的话代表了什么意思,哈娜怔怔的停顿了许久之后——

    工作室内响起了小女孩悲伤的哭泣声。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收到了好多营养液呀!

    感谢大家的同时,看到大家浇灌的各种姿势,脑中忽然浮现了诡异的一幕:

    一群努力看文攒营养液的小肥啾~终于,在读书破万卷后,得到了珍贵的小瓶瓶~

    然后拍着队呀~挥着小翅膀呀~彼此聊着天呀~把小瓶瓶里的液体倒在了在下的大坑里。

    感觉好暖呀~

    啾!

    以及,哈娜爸爸的愿望实现了。

    所以,他也离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