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0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按照西西罗城严格的药剂贩售制度, 凡是通过正常途径贩售出去的不老药应当全部按照药典中记载的正确药方制作的。% し

    所有服用不老药的人在死后都成为了不死之人, 这是这种药的一个共同点, 而另外一个共通点则是在他们生前:所有服药之人都会维持服药时候的身体状态,他们不会老。

    于是,除去哈娜以外,其他所有进食“不老药”的人就有两个明显特征了:先是不老,然后才是不死。

    然而哈娜却跳开了这个规律。

    她在正常长大。

    这也是她和其他进食不老药的人最明显不同的地方。

    而造成这种不同的原因是什么呢?

    只能是哈娜体内原本的“病”。

    当不老药和哈娜体内原本的细胞结合的时候, 她的体内环境刚好变成了正常人的状态,哈娜痊愈了。

    所以, 想要找到不老药的解药,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调查哈娜体内的环境,找出那些与众不同的细胞,研究它们的特性, 针对性的制作药物,而这种药物就是最简单可得的“解药”。

    小梅能够想到的方法,哈纳伦斯药剂师必然早就想到了。或许就是因为想得到, 他才在药典上更改了发明不老药的创造理由。

    不老药的药方被公布于世,或许这并非是哈纳伦斯药剂师的本意, 或许是霍森·林德擅自帮他送去审核, 或许是他自己最后也抱了一丝侥幸,当时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知道,总之,事情的结果就是哈纳伦斯药剂师的不老药药方最终被成功公布在了药典之上。

    然而公布的时候,哈纳伦斯药剂师却留了一个心眼:他没有将自己发明药剂的真实理由写在药典上。

    隐瞒掉自己女儿的事情, 他将发明不老药的理由归结到了自己妻子身上。

    除了霍森·林德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哈娜得过病这件事,就连店里的伙计也不知道。

    哈娜健康的、像一个普通的小孩子那样长大了,而服用过不老药的人也如愿获得了“不老”的效果,西西罗城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繁荣,所有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一切看起来很美妙……

    直到药剂的副作用出现。

    “我能够联想的到的东西,哈纳伦斯药剂师自然能想得到,而且——”眼睛盯着分析仪中淡红色的血滴,小梅慢慢说着话:“曾经为哈娜看过病的霍森·林德自然早晚也能想到。”

    “一旦等到他想到哈娜的身体里可能有解药的线索,他早晚会找过来,找上哈娜的。”

    “我猜测,哈纳伦斯药剂师和妻子应该是在临死前吃下不老药的。”

    “他们现在的样子和照片里……有一些不同,比照片中衰老一些,不像是一开始就吃下不老药。”

    “所以,哈纳伦斯药剂师会不停回来的理由就很明显了。”

    “一,他确实在研究不老药的解药,这是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方法,只要研究出解药,他的女儿才能真正安全,不用担心有心人的觊觎;”

    “其次,他应该是担心霍森·林德。”

    “霍森·林德会找上来的,他会找上哈娜的。”

    “如果我刚才的猜测都属真实的话。”

    灯火通明的工作室内,所有人都围在小梅的工作室内,看着他有条不紊的将各种药剂一样接一样的投放入分析仪。

    赶在丧尸哈纳伦斯爆起之前,哈娜戳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勇敢的把带着大血珠的手指递到了小梅面前。

    “你自己知道的,这其实是最快的方法。”静静地,出人意料的,小梅对已经成为丧尸的哈纳伦斯先生说了一句话。

    然后——

    然后这位由于看到女儿的鲜血隐隐约约再次有了陷入疯狂征兆的不死人忽然安静下来了。

    小梅将血滴取下放入分析器,接下来的事情,哈纳伦斯先生居然僵硬着,开始做下一步的准备工作了。

    他的大脑可能已经确实不再运作了,然而他的身体本能却还记得各种药物试验的正确步骤,浸淫在自己的专业几十年,在药剂学试验操作方面,他是非常专业的。

    他成了最好的助手。

    于是,非常诡异的,硕大的工作室内,一个小机器人和一头全身僵黑的丧尸一同站在工作台前,两个人的动作都有不同程度的机械,然而步骤却异常流畅,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就经常一起在一个工作台上忙碌的缘故,他们的合作看起来竟然和谐极了。

    他把一个试管递过去,另一个人不用他说,就知道将这个试管里的药剂导入另一个培养皿内。

    他们的配合天/衣无缝!

    现在的西西罗城内,像他们一样为了研究不死药的解药而通力合作彻夜未眠的药剂师有很多,然而——

    这个房间里的两个人,搞不好是最接近真正解药的两名药剂师!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静悄悄的,他们安静的看着工作台前的两人。

    哈娜的手指头已经被卓拉太太认真包扎过了,只有一点点刺痛而已,基本可以忽略。举着手指头,小姑娘出神的看着工作台后面的两个人。

    卓拉太太再次打起了毛线,她现在正在织一条裙子,仔细看就会发现,裙子的尺寸完全是现在的哈娜的。

    只有荣贵,安安静静看小梅工作了一会儿,他有点坐不住了。

    也不出声打扰其他人,他悄悄站了起来,习惯性的走向窗户。

    哎?窗外怎么这么亮?

    忽然注意到这一点,荣贵便吧嗒吧嗒朝窗户的方向走去,掀开厚重的窗帘,他先是被外面光亮程度吓了一跳,随即,他赶紧向窗外看去。

    这一看,娇小的机器人哆嗦了一下,嘴巴开开合合半晌,他抖着声音叫了出来:“丧尸!天啊!外面全是丧尸!”

    密密麻麻的,院子外的大门前全都是行动迟缓,身体僵青的不死人,而在巷子里,还有更多的不死人正在朝他们的院子接近!

    天啊!这是——

    荣贵猛地拉开了窗户,密封性良好的窗户一旦打开,外面的声音顿时传入屋内来了:荣贵听到了院子外面僵尸拖地走路的声音,听到他们身体摩挲身体发出的沙沙声,以及——

    更加遥远一些的,从城市的其他角落传来的人们的尖叫声!

    凭借良好的听觉系统,荣贵从来自遥远地方的人们的尖叫声中收集到了一条爆炸性的消息:

    半吊子泥瓦工·城内药剂师们加固的城墙最终在无数丧尸的围攻下倒塌,城外的丧尸大批涌入城市,这一回的丧尸可不再是原本安静乖巧的丧尸了,他们有了攻击性,成群结队的,他们涌入了西西罗城的大街小巷。

    丧尸围城!

    “小梅,你不用管这些,你和哈娜爸爸继续搞研究。”在这种情况下,荣贵居然硬生生忍下了自己内心的恐惧,先对小梅说了一句,他随即拉下窗户,哈娜已经在发现不对头的时候跑到窗户这边看了,卓拉太太看不到,荣贵就把自己看到的东西讲给她听。

    “打开广播听听,这种时候,城里的巡逻队应该会说点什么。”和荣贵硬装出来的镇定不同,卓拉太太是真·镇定,听完荣贵的叙述之后,她立刻道。

    “这个屋子的收音机在左边的柜子的上方第三个格子内。”有条不紊的,她吩咐荣贵去取东西。

    荣贵就赶紧把收音机取出来了,将收音机抱在三个人原本待着的角落里,荣贵拧开了收音机。

    “……一级警报!由于不明原因,城市外的不死人现已大批涌入城内!这些不死人是有攻击性的!请市民不要接近他们!如果有在家中藏匿不死人的,请尽快将其送出!”

    “现在的情况十分严重,这些不死人十分危险,请大家关紧门窗,我们已经将城内照明系统完全开启,请大家把自家的照明物品也全部打开,部分不死人对于光照有所反应,他们有本能的避光性,请大家利用光照保护自己!”

    不再全是没营养的广告,广播里播放的全是各种各样的警报!

    避光性?可能有些不死人确实有,可是也有很多不死人没有啊~就比如说哈娜的爸爸,心里想着,荣贵朝哈娜爸爸的方向望过去,他看过去的时间刚刚好,哈娜爸爸正拿着一个正在发出强光束的仪器照前方的试剂呢!

    这、这……这可是一点怕光的迹象都没有啊!

    不过,或许其他的不死人可能还真的会怕,证据就是:越来越多的不死人都朝卓拉夫人家门口的巷子里涌过来了。

    原因无他:卓拉夫人家门口的巷子里照明系统布置的不到位,几乎全黑!

    整个城市灯火通明的情况下,只有这边是个暗角,那些怕光的丧尸可不是都本能的往这边跑了吗?

    “这……这……我先去外面把大门挡一下。”屋里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两个人正在干大事,荣贵咬了咬牙,觉得只有自己上了。

    反正他也不怕咬,能挡一会儿是一会儿!

    “别急,房顶上有强力日光灯,你把那些灯光打开,那些灯的瓦数可比市政的照明灯强多了。”卓拉夫人拉住了想要往外冲的小机器人。

    声音和小梅一样慢条斯理的,她又给荣贵指了一条路。

    “哎?卓拉太太,你居然有这种东西?”一边按照卓拉夫人的提示找开关,荣贵一边问道。

    “前阵子刚邮购的,这里照明不足,市政的照明设备瓦数也不够大,我就从外面订了超大瓦数的日光灯,想着平时可以晒晒药草,有时候还晒晒萝卜条、衣服,被子什么的,我可不想像其他人一样,把**衣物晒在外面。”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卓拉太太的姿态仍然是一如既往的优雅淡定。

    她是个讲究人,从平时的生活就可以看出来。

    荣贵从来没有任何一刻比现在更加感谢卓拉太太这种穷讲究!

    “啪”的一声,荣贵终于拉对了开关,屋顶的日光灯一下子全开,就像一轮太阳压在屋顶上,荣贵的眼前一下一片花白,焦距重新调整了好半天,他才勉强重新看到点外面的影子。

    这……这哪里是强力日光灯啊,这分明是人工太阳啊!

    卓拉太太,您真的是打算用这灯光晒萝卜条吗?萝卜条会被烤化哟!

    荣贵正在晕乎乎,卓拉太太忽然伸出手来,猛地将窗帘拉上了,别说,这个窗帘真好使,难怪之前外面开灯的时候荣贵没有立即发现:这窗帘的遮光性实在太好了!

    即使是屋顶上的超强光,愣是也能遮掉一部分,隔着窗帘看向外面,荣贵只觉得外面是白天,但是不再像之前那样耀眼了。

    不过这个强力日光灯果然有用,荣贵眼瞅着外面的丧尸开始慢慢退散了。

    直到——

    “啪”的一串巨响。

    荣贵听到了头顶玻璃破裂的声音,几乎是同一时刻,屋内的灯全部熄灭,倒是工作台那边的灯只是暗了暗,稍后重新正常运行。

    这个……很明显,是灯泡瓦数太高,电路承受不住瘫痪了。

    工作台那边由于有备用电路,只在切换电路的过程中暗了一下,稍后便重新恢复正常了。

    “这个灯泡……不太结实啊……网页上说能够用十年的……”

    一下子从灯火通明重新回到只有一盏工作灯的幽暗环境,荣贵忙着调试视觉系统的时候,听到卓拉太太再次开口了。

    “这卖家不实在,回头我得给他打个差评……”卓拉太太喃喃道。

    荣贵:囧!!!

    感受到哈娜在微微颤抖,卓拉太太轻轻揽住她的肩膀,然后继续面朝荣贵的方向道:“别怕,没了光也别怕,我这边还有邮购过来的防身工具。”

    “就在一楼放着,我们下去看看。”

    然后——

    打开箱子,荣贵就看到了里面满满当当的一箱……猎/枪。

    “网页上说,这是最新上市的强力水枪,冲击力可以媲美真正的猎/枪,怎么样?阿贵你接上水龙头试试看?”

    荣贵的嘴巴张开又闭上,拿起一杆猎/枪,饶是他怎么研究都觉得这不是水枪,何况,箱子地下还码着整整齐齐好几大盒子弹呢!

    拿起一盒子弹,荣贵看到那边压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水枪缺货,临时给您调换了新型猎/枪,杀伤力只比水枪高,请不要给差评~么么哒!

    荣贵……荣贵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无语了。

    “现在的卖家……真是不实在……”听完荣贵用小颤声哆嗦出来的叙述,卓拉太太叹了口气。

    不过,手上有武器毕竟是好事,端起猎/枪,按照说明书上说的装上了子/弹,荣贵瞬间觉得安全了不少。

    每当有丧尸试图爬上来的时候,荣贵和哈娜就朝他们的方向开枪。

    荣贵的射击技术是真的差,不过这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他之前只是个普通市民而已,假枪都没摸过几把,更不要提真枪了!

    倒是哈娜的射击技术出人意料的非常好,几乎一打一个准。

    “我……爸爸送给我过一把小水枪的……”明显十分害怕,哈娜委屈的对荣贵说道。

    荣贵:……

    除去玩水枪很那首的哈娜以外,卓拉太太的射击技术居然也非常好,她……她明明看不见啊!

    “我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是我的心却不是瞎的。”面对荣贵的不解,卓拉太太却给出了一个非常高深的回答。

    于是荣贵只能沉默不语了。

    面对丧尸压境,荣贵的射击技术非但比不上小孩子的哈娜,现在居然连视力几乎没有的卓拉太太也比不上,荣贵再次陷入了沮丧。

    不过射击技巧不好也没关系,他很快找到了自己能做的事,那就是帮同伴填充子弹。

    三个人配合的很好,一时之间,门外那些丧尸的脚步明显被他们拖住了。

    然而——

    然而饶是哈娜和卓拉太太的射击技术再好,那些已经死去的家伙很明显是不怕射击的,射击只能勉强拖延他们的爬墙速度而已,何况子弹是有数的。

    过了一会儿,在子弹用完之后,终于还是有一头丧尸成功的从墙外爬上来了。

    看到他的第一眼,荣贵愣住了。

    原因无他,这个人看起来完全就是个正常人啊!

    银色的头发看起来像个老者,然而面上却没有什么皱纹,仔细看,他的脸色还带着一丝红润。

    莫非是逃过来的普通人?

    这是荣贵的第一个想法,然后,他就开始思考要不要立刻打开门,好让对方进来了,毕竟是个活人呐,见死不救不是他做的出来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荣贵放下枪,打算过去开门的时候,他的手忽然被旁边的哈娜拉住了。

    小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荣贵听到哈娜用非常非常小的声音对他说话了。

    “霍森……那个人……是霍森伯伯……”

    荣贵的眼睛骤然睁大了。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小梅曾经说过的话却格外深刻的自一片空白中浮现了出来:

    “霍森·林德会找上来的,他会找上哈娜的。”

    “如果我刚才的猜测都属真实的话。”

    于是——

    小梅的猜测果然是真的?因为……

    因为霍森·林德果然找过来了啊!

    他果然找上哈娜了啊!

    如果现在使用的身体是他原本那具人类的身体,荣贵现在一定已经满头大汗了,然而他不是,于是,小小的机器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有点焦躁。

    霍森·林德过来了,越过一大片丧尸,好容易翻过墙来了,他们这是……救还是不救?

    救了他的话,搞不好他就要对哈娜下手啊!毕竟他都找上门了啊!

    可是如果不救……那好歹也是一条人命,而且对方……也未必是坏人……

    荣贵陷入了两难,直到卓拉太太忽然朝前方开出一枪。

    “卓拉太太,他……他……”慌忙的站起身,荣贵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可是,你仔细看看,那个人真的是活人吗?”打断荣贵的话,卓拉太太朝窗外扬了扬下巴。

    荣贵便愣了愣,再次将视线移向门外的银发男子时,他拉近镜头,将对方看得更仔细。

    诚然,外面的男人看起来确实像个活人。

    然而也只是“看起来”而已。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对方的瞳孔已然散大,身上明明被子弹打中,然而他却似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继续向前走着,而弹孔处流出的血液亦是暗而黏稠……

    啊……

    原来如此……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霍森·林德确实过来了没错,然而找过来的却并非活着的霍森·林德,而是死去的。

    身上还穿着崭新的“身后衣”(给死人穿戴的衣物),身体的温度还没有完全散去,脸颊的红润甚至还在,他就这样……找上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100章成就,达成!

    撒花!

    泪 被锁的原因不是因为船 而是因为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