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看来, 我猜的没有错。 首发哦亲”小梅静静道。

    他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荣贵却囧囧有神:

    “不要把头扔了坐在旁边说话啊!”

    被哈娜爸爸扑倒的瞬间, 小梅试图反抗了,然而——

    反抗未果,哈娜爸爸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他是可以出动胸前的自动攻击装置的,然而那个装置弹出的力量实在太大,弹出的瞬间搞不好会破坏哈娜爸爸的身体, 于是小梅想了半天的结果就是:

    他把头和脖子留给哈娜的爸爸继续咬,身子从地下钻出来, 然后坐到荣贵旁边的椅子上了。

    荣贵:囧!!!

    荣贵这边囧的厉害,哈娜那边也没好多少。

    “爸爸,你不要咬了呀!阿贵他们的脖子很硬的,你的牙万一掉了, 现在……现在可没人能给你补牙啦!”

    荣贵:=-=

    最后还是屋子里力气最小的哈娜把哈纳伦斯先生拉开的,看着他还想咬什么东西的样子,哈娜直接把荣贵做的面包塞给他了。

    ↑

    这不是荣贵听说卓拉太太做的东西虽然卖相不好然而特别好吃吗~他就想学学, 然后这一学……就做出了硬度媲美石头,完全啃不动的面包。

    刚好代替小梅的头给哈纳伦斯先生啃了。

    =-=

    看着自己做的面包最后被派上用场的方式, 荣贵的心情很复杂。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时间纠结这点小事了。

    因为——

    小梅重新开始说话了。

    将自己的头颈重新安装在身体上, 小梅开始解释自己为什么想要哈娜的一滴血了。

    “前几天经过那个巷子的时候,哈纳伦斯药剂师的情况明显与往常不同,你们两个都见到了。”

    和荣贵将哈纳伦斯称为“哈娜爸爸”不同,小梅对哈纳伦斯的称呼是“药剂师”,对于他来说, 这才是称呼一个人的最正确方式,不是由于感情,也并非出于各种联系,而是单单针对对方的身份。

    哈娜就和荣贵一齐点点头。

    “那个时候,哈娜说,那家店是哈纳伦斯药剂师经常去买草药的地方。”

    哈娜就继续点点头。

    然而小梅盯了她片刻,却道:“我并不这么认为,购买草药的话,他不用自己去的。”

    “能让哈纳伦斯药剂师亲自前往另一家药店的原因,只能是去见另外一名药剂师。”

    “所以,他是为了见那家药店的主人——城内药剂师协会的会长,霍森·林德,才过去的。”

    荣贵和哈娜就又呆住了。

    这个……就算分析出来这个……和整件事……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荣贵和哈娜都不太明白为什么小梅忽然提到这件事。

    不过他们并没有将自己的疑问提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小梅会继续解释给他们听。

    “我猜,他每次去采购草药,应该四次里至少有一到两次会带上你,对吗?”小梅的头又转向哈娜,明明是机器人,可是这一刻,他的眼神却异常犀利,和小梅的目光接触到的那一刻,哈娜的身子微微瑟缩了一下。

    不过这一缩,她离荣贵更近了,于是小姑娘就不那么害怕了。

    她嗫嚅道:“那是我很小的时候的事情了,我记得不太清楚。应该去过,但是次数应该不多,因为我不喜欢去他那儿……”

    小梅将视线移开:“就是这句话。”

    “你的大脑记忆力确实不好,不过这也是常事,幼儿的记忆体发育还不完善,很多人都不会记得儿时的事,就算有记忆也是片段,并无法构成有逻辑的完整记忆。”

    “然而,你的大脑不记得,并不代表你的身体不记得。”

    “恰恰相反,你的身体记忆很好,当我问及霍森的时候,你回答道:我不太喜欢霍森伯伯。”

    “小时候爸爸每次带我去他家,我都不高兴,后来和爸爸闹了几次,就不用去啦。”

    小梅将当天哈娜说的话完整的复述了出来,只是复述而已,用小梅的语气陈述哈娜说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搞笑的感觉。

    可是荣贵却笑不出来,小梅的表情太沉着太正式,他总觉得小梅即将说出什么可怕的事情了。

    “人类身体的记忆很多时候比大脑的记忆可靠。”

    “讨厌的理由有很多种,但是不会有没来由的讨厌,即使一个人说,他见到某一个人的第一眼就讨厌,那也并非是无来由的。”

    “讨厌这种感情,是需要相当的情绪积累才可以发生的。”

    “比如有人说他讨厌吃黄瓜,从小就讨厌,直到成年仍然讨厌。”

    “有研究人员针对这个人的病例做过调查,最后发现这个人在婴儿时的某一阶段,他的体质是对黄瓜有过敏反应的,处于这个阶段的那个人在进食黄瓜的时候会有轻微的过敏反应。”

    小梅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嘴唇:“非常轻微的反应,只是嘴唇发麻而已,由于没有其他不良反应,所以他的家人没有发现他会过敏,还是让他继续进食黄瓜,直到他每次用大哭来推拒为止。”

    “他的身体记住了吃黄瓜会嘴唇发麻这件不愉快的事实,对黄瓜有了厌恶感,所以直到成年后,他的体质已经强健到进食黄瓜没有任何不良反应了,然而仍然讨厌黄瓜,他自己也不明白原因,直到科学家帮他找到了那个原因。”

    “而霍森·林德,就是哈娜的黄瓜。”

    “哎?”荣贵被这个比喻吓了一跳。

    哈娜的嘴巴张开,似乎即将要想到什么可怕的回忆,她的身子又开始微微颤抖。

    “今天我去图书馆的时候,荣贵也看了一本书,书的名字叫《博尔特药剂师的日记》,这本书应该是西西罗城幼童的启蒙读物,讲的是一位为药剂师开药的药剂师的故事。”

    “虽然是童书,然而里面各种药方非常考究,没有任何错误,所以整本书的出处应当也如此,从小就给学龄前儿童灌输正确的常识,是这本书的本意。”

    “如果这本书完全与现实情况的社会情况相符的话,那么,霍森·林德就是西西罗城现在的博尔特药剂师,他是城内可以为药剂师们开药的药剂师。”

    “这种情况下,哈纳伦斯药剂师去找他的理由便又多了一个,他可能是去找霍森·林德求药的。”

    “哈纳伦斯药剂师家中一共有三口人,他可能会为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名去求药。”

    “然后,哈娜你提到你很讨厌霍森药剂师。”

    “已知条件又多了一项。”

    小梅幽蓝色的双眸再次对准了哈娜的脸。

    “关于人类的厌恶感,刚刚不是提到过一个例子吗?”

    “有一个人说自己在见到另一个人的第一眼时就很讨厌对方,然而他发誓自己没有见过对方。”

    “后来研究学者查看过他的全部档案,最后发现他说的不是真话。”

    “他是见过那个人的,在他还是婴儿的时候。”

    “那个人是他的主治医生。”

    “小孩子都是很讨厌给自己看病的医生的,因为很多医生会给他们扎针,吃苦药,所以很多小孩子都讨厌医生。”

    “所以,哈娜,你仔细想想看,在你很小很小的时候,你是不是被哈纳伦斯药剂师带着,去霍森药剂师那里看过病呢?”小梅微微扬起了下巴。

    他的视线牢牢盯住哈娜的小脸。

    而哈娜……

    小姑娘的眼中一片迷蒙,直到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小身子一抖,她的小脸瞬间苍白。

    “好、好像是的,霍森先生给我打过针!”

    “我……我记不太清楚了,可是我刚刚忽然想起来一个片段,是爸爸抓着我的隔壁,让霍森伯伯给我打针!”

    就是这个——

    小梅的嘴唇紧紧抿着,没有说话,他的表情异常沉静,然而荣贵却觉得自己在他的眼中看到了火!

    幽蓝色的火!

    “好像……好像打过的不止那一次针……啊……我的身体明明很好的,爸爸说,全家就我的身体最好了,都不用吃药看病的……怎么……”

    怎么自己脑中却忽然浮现出了那么多吃药打针输液的片段记忆?

    小手紧紧捏成两个全都,哈娜想的太用力,不知不觉间,汗水浸透了她的额头,小姑娘一头一身的汗。

    直到小梅再次开口——

    “你的身体确实不错,那是因为你的病好了。”

    “治好你的病的人不是霍森·林德,而是哈纳伦斯药剂师。”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

    “不老药,根本不是像药典上说的,是为了让哈纳伦斯太太青春不老而制作的。”

    “这种药诞生的真正原因应该是你。”

    “哈纳伦斯药剂师是为了自己的女儿才创造出这种药的!”

    最后一句话出口之后,房间里赫然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就连哈娜爸爸啃面包的声音都没有了。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面包了,怔怔的看着哈娜的方向,他僵青色的脸庞看上去无比木然。

    “最早让我注意到不对的是药名。”

    “不老药和不死药,这两个药名在读法方面几乎没有不同,只有一个字母不同而已,人们经常把它们弄混淆。”

    “由于出现了不死之人,所以大部分对于这种药的念法都根据药效直接念成了不死药。”

    “除了哈娜,还有你家的几名前店员。”

    “除此之外,药典上的记录也是不老药,而不是不死药。”

    “哈纳伦斯药剂师是实用派的人,对任何对人类生活没有改进功能的药物毫无兴趣,他的研究重点全在对人类有益的药剂制作商。”

    “没有研究过任何一种美容药物,这样的药剂师会为妻子研究出维持青春不老的药物,这本身就是奇怪的事。”

    “但是,如果这种药的真正功效是治病救人就没有问题了。”

    “所以,我猜测你在很小的时候,得过很严重的疾病,类似细胞分裂的比正常人快许多,衰老的速度是普通人的数倍。”

    “你的父亲立刻注意到了你的病情,他先是到霍森·林德那里求助,对方也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开始自己研究,然后,终于研究出了刚好针对你这种病情的药物。”

    “阻止体内细胞的急速衰退,阻止你的时间,不让你迅速衰老。”

    “这种药的名字叫做不老药,这不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怔怔的看着小梅,哈娜呆住了。

    呆住了同时还有荣贵以及旁边的卓拉夫人。

    哈娜盯着小梅看了很久,才把视线慢慢转向隔壁的爸爸。

    已经成为丧尸的哈纳伦斯先生只是呆愣愣的,麻木的目视前方,他的眼中仿佛是一片虚无。

    直到哈娜站起来,走过去,白嫩嫩的小手轻轻搭在哈纳伦斯先生的黑色的双手之上,小女孩仰起头,轻声问:“爸爸,是这样吗?”

    “你是为了救我,才发明不老药的吗?”

    颠覆整个城市的禁药,原来,最初的目的竟是这样简单,他……只是想要挽救自己女儿的时间而已吗?

    哈娜仰着头,清澈的眼睛认真看向自己的爸爸。

    就在她以为爸爸再也不会给自己回应的时候,忽然——

    两行浑浊带血的泪忽然从黑色丧尸干涸的眼眶中滚出。

    哈娜看到自己已经死去很久的爸爸忽然张开了嘴:

    “哈……哈娜……”

    他只说了这样一个词。

    然后,然后哈娜就哭了。

    扑到爸爸的怀里,就像爸爸仍然在世时那样,小姑娘大声哭泣了。

    然而,这一次,爸爸的手却没有像平时那样轻轻抱住她的肩膀,温柔的哄她不要哭泣了。

    僵硬而麻木的被女儿抱着,哈纳伦斯看起来就像一尊肖像。

    最终,哈娜是自己擦干眼泪从哈纳伦斯先生怀里爬出来的。

    “我不哭了,小梅,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告诉我吧。”

    她用手背抹完眼睛,眼泪还没干,小姑娘就用爸爸的衣角把剩下的眼泪擦干。

    除了通红的鼻头和双眼以外,她完全看不出刚刚痛哭过一场。

    经过泪水的洗涤,她的眼睛看起来亮极了。

    小梅的视线在她脸上掠过,然后继续用平静的口吻道:

    “哈纳伦斯药剂师为了你发明了不老药,而你在服药过后病情得到了控制,甚至可以说好了,这件事情显然瞒不住霍森·林德,作为城内药剂师协会的会长,他立刻意识到了这种药物的珍贵。”

    “然后他就将这种药物上报了药剂师协会,直到哈纳伦斯药剂师的名字登记在了药典上。”

    “这并非掠夺,从他仍然以哈纳伦斯药剂师的名字上报就可以发现。”

    “他应该只是太想药典上新增一种足以让西西罗城重新大放光彩的药物而已。”

    “在哈纳伦斯药剂师的不老药登录药典之前,上一个药方的创造时间是一百年。”

    “实在太久了,一个依靠药剂立世的城市,在这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新的革命性药物问世的话,会被遗忘。”

    “然后,就像他想象中的那样,不老药问世之后,西西罗城再次涌入大批客人,整个城市再次繁荣,直到——”

    “第一名死者出现。”

    “不老药原本就不是作为让人拥抱青春的药物被发明创造出来的,它的成分固然可以让人的细胞分裂保持旺盛的水平,然而这种旺盛水平即使在服药人死后仍然继续,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小梅的视线再次落到哈娜的脸上:

    “不老药是哈纳伦斯药剂师为你发明的,同样吃了这种药,你和其他人的表现是完全不同的,你还在继续长大,这证明药物在你体内发挥了最完美的作用,打败了你体内急速衰老的细胞,没有让你的时间静止不前,你还在继续慢慢长大。所以——”

    “不老药的解药,很明显就在你身上,又或者说——”

    “你本身就是不老药的解药。”

    荣贵惊呆了。

    他先看看小梅:小梅的表情一如既往平静,只是静静看着哈娜。

    然后,荣贵就顺着小梅的视线向哈娜的方向看过去。

    他原本以为哈娜也会很震惊的,他原本还有点担心的,担心哈娜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会有什么过激反应,谁知——

    嘴上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哈娜居然笑了:

    “原来是这样!”

    “也难怪了,毕竟——”

    “不老药是爸爸为了我发明的呀!”

    “原来不老药是爸爸为了我发明的呀!!!”

    大大的眼睛温柔的看向自己的爸爸,哈娜嘴角的笑容竟是再也消不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是同名专辑呢~

    章节名和卷名相同

    其实,咳咳,真相挺简单的

    还有其他没有揭穿的,下一章小梅继续。

    以及,今天是520

    然后……小梅和阿贵两个人似乎啥也没做呢~

    orz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