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但凡解药的制作方法可以分为三种:一种是针对原药物的每一种成分, 以及所有成分混在一起产生的新药性, 分别制作有克制性效果的药剂, 然后再将这些成分混合在一起,确保它们之间不会产生其他的作用;

    一种方式则是中和。``找到药物中所有成分的中和剂,使用全新的药物将这些成分一一中和,原本的药性不再起作用,这也是一种解药。

    然后就是最后一种:“以毒攻毒”, 在完全无法制作上述两种药物的情况下,使用类毒剂, 这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下下策,属于毁灭式的方法,解毒的同时,人体本身也会受到巨大的损伤。

    万不得已的情况下, 没有人会选择最后一种。

    小梅选择的是第一种。

    这个选择和哈纳伦斯——也就是哈娜的爸爸的选择是一致的。

    系统学习过西西罗城的制药理论,他对哈纳伦斯每天行为所代表的行为已然心若明镜。他确实是在制作解药没有错。事实上,假如让他制造不老药的解药的话, 经过脑内各项推演方案推演过后留存的几个制药方案,大致上也确实和哈纳伦斯的差不多。

    哈娜爸爸制作解药的思路是没有错误的。

    一般来说, 药师要经过“设计方案”→“亲手制作”→“实际合成”→“试验”等标准流程才能测试出自己的解药制作的是否有效, 而对于小梅来说,这些步骤会相对精简许多。

    他的大脑远远比一般人的大脑复杂的多,可以同时并行的计算亦要复杂的多。

    不死药的各种成分、炮制方法是已知条件,求证:使用下列药物制成的合剂能否破解已知条件所列的各项成分。

    对于小梅来说,药物制造其实就像证明题一样。

    强力营养液的具体成分就是他在分析药品成分后经过复杂的脑内求证外加亲手试验后推论出来的。

    看上去很简单, 然而做起来却异常艰难。

    小梅的大脑运算速度实在太快,很多时候,别人一年的努力结果,可能就是他脑内的一分钟。

    哈娜爸爸现在正在使用的解药制作思路可能是他研究了很久之后选择的方案,为了这个方案,他生前已经研究过很久,死后甚至仍然在继续研究,而小梅却只用了三天就推定出了和他一样的方案。

    然后,和哈纳伦斯一样,小梅亦陷入了迷区。

    实际上,将不老药的解药方案研究到同样一步的人绝对不止他们两个,硕大的西西罗城能人辈出,和他们最终得出同样结论的药剂师还有另外四个人,加上哈纳伦斯先生和最后赶上进度的小梅,目前,整个西西罗城最接近破解不老药药方的人一共有六名。

    合上手上的书籍,小梅静静站起来,将厚厚一摞书抱起来,然后放回对应的存放处,他静静看了书架片刻。

    至此,他已经将图书馆里所有的书籍全部看完了。

    他现在正在图书馆,现在的图书馆已经完全开放了,城内所有的不死人已经全部被清理出去,城门被封锁,笼罩在末日即将来临的恐惧中,相当多的药剂师选择来到图书馆,他们并非是为了看书而来,实际上,而是在这里他们可以见到城内目前最顶尖的几名药剂师而已。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必要将自己的研究成果掖着藏着了,那四名药剂师也不例外,他们主动走出自己的工作室,跑到图书馆和同伴们机会,大家集思广益,分析着解药到底是那个缓解制作得有问题,为什么完全无法破解不老药?

    整个图书馆再也不复平时的安静,到处都是激烈讨论的药剂师,大家各抒己见,吵吵闹闹的,除了小梅。

    他是过来看书的,不喜欢半途而废,他终究还是选择回到图书馆将剩下的书单看完。

    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他知道了这个城市还有另外四名药剂师的研究到达了和他、哈娜爸爸一样的程度。

    那四名药剂师聚集在一个桌子旁,周围到处都是制药仪器和各种资料,他们讨论的是最激烈的,争论的问题几乎没有药剂师听得懂,也没有其他药剂师敢接近他们。

    然而小梅却是完全能听懂的。

    如果哈纳伦斯在这里,如果他还能听到人类的声音的话,他应该也听得懂。

    不过他们两个却是注定没法参加这场讨论。

    曾经的哈纳伦斯已经成为不死人,还是整个事件的“罪魁祸首”,而小梅只是个外地的机器人而已,谁又相信他们呢?

    不过小梅也没打算加入他们。

    倒是荣贵觉得这样的小梅有点可怜。

    就好像看到自家的孩子在幼儿园完全融不进其他小朋友的圈子,只能默默自己和自己玩一样,荣贵没有办法强迫其他的“小朋友”陪小梅“玩”,他就赶紧往前踏了一步,紧紧握住了小梅的手,暗示自己的支持。

    都这个时候了还要过来图书馆看书,荣贵真·佩服小梅的同时也十分不放心,哪怕再讨厌图书馆,他还是强烈要求陪小梅一起来了。

    小梅坐在角落看那些艰涩大部头书籍的时候,荣贵也不好意思坐在旁边听热闹,他……他也听不懂,于是他就到处找,经过艰难的寻找,他终于找到了一本字数最少,图最多的书——俗称漫画,他居然还看下去了不少~

    自己也是可以泡图书馆的人了哩——头一回在图书馆坐了几个小时,荣贵觉得自己的气质整个得到了升华。

    直到他看到小梅望向那四名药剂师时。

    啊!小梅一定很想参加那四个人的学术讨论——荣贵立刻想(雾)。

    可惜人家明显不想带任何人玩——紧接着,他看到了桌旁只有四把椅子,一个人一把椅子,根本加不进去第五个人。

    “小梅,不用羡慕他们,家里有哈娜爸爸呢,他的水平可是比那四个人高多了,那四个人还没有一个药方列在药典上呢~他们之前一直偷偷研究解药,搞不好就是想用解药的药方登上药典~”荣贵立刻小声对小梅道,他开始用他的方式安慰小梅了。

    小梅:……

    完全没有羡慕那几个人好不好?他们现在正在讨论的那个问题已经经过严密推论,证明行不通了好不好?

    小梅轻轻瞥了荣贵一眼。

    荣贵秒懂。

    当然,具体含义荣贵自然猜不到那么详细,毕竟他不是住在小梅脑子里的虫,而且,就算是住在小梅的脑袋里,涉及到学术问题,他……他就算天天住在里面也看不懂啊~搞不好还因为天天看这些东西,死得快!

    不过他到底看懂小梅是真的不在意这件事了。

    于是,牵着小梅的手大步向门外走去,荣贵得意洋洋的对小梅炫耀自己今天读的书了。

    “我今天也读了书了,读了一本哩!”

    同样时间内将11本书阅读完毕的小梅:=-=

    不过,看到荣贵黑眼睛亮晶晶看着自己的样子,小梅知道,这是他在等自己追问了。

    荣贵现在有了新的聊天技巧,很多时候,他不再一个人自问自答撑起整个聊天场了,他会稍微停顿一下,如果小梅不理他,他就继续眼巴巴盯着他。

    几次三番之后,小梅也搞明白了这个“规则”,很多时候,为了不让自己被一直盯着,他还会按照荣贵期待的那样,主动提问了。

    “你看了什么书?”于是,小梅便面无表情的问向荣贵。

    “一本漫画书啊!名字叫《博尔特药师的日记》的。”

    小梅:……果然。

    不过,他都不记得这个图书馆里居然有漫画书,脑中迅速过完整个图书馆的藏书名单,小梅确认完毕后道:

    “图书馆里没有这本书,你确定看的是图书馆里的书?”

    他们已经坐到大黄身上了,一边和荣贵说着话,小梅一边严谨的扣好安全带。而在他旁边,正要系安全带的荣贵愣住了:

    “哎?没有这本书吗”荣贵呆住。

    大黄已经准备发动了,眼瞅着荣贵的动作停顿住了,一时半会儿也转不过弯来的样子,小梅便倾下身,拉过他手中的安全带,替他系好。

    “你在哪里拿的书?书架上?桌子上?”

    “桌、桌子上啊,书架上的书太难了,我看不懂。”荣贵老实巴交的回答。

    “那就是了,桌子上的书很有可能是药剂师带过来的,你没注意到吗?很多药剂师是带着孩子过来的。”帮他系好安全带,小梅重新坐直身体。

    “那……那个……也就是说,我看的书……根本不是图书馆的书,而是药剂师……带来的小孩子……看的书?”荣贵结结巴巴。

    小梅矜持的微微抬高下巴。

    荣贵便目瞪口呆了。

    好吧,难得去图书馆一次,对于图书馆书籍的品味完全欣赏不了,找了半天,找了一本药剂师自己带来的书也就罢了,他找到的书连药剂师自带的书都不是,而是药剂师带过来的熊孩子们的图画书。

    荣贵再次对这个世界绝望了。

    “你说,给小孩子看的书怎么还有那么多生僻字哦!而且里面净是看病,药方什么的,小孩子哪里看得懂哦!”荣贵理直气壮的抱怨道,随着小梅视线盯在他脸上的时间越来越久,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

    最后,小机器人的肩膀耷拉下来,叹了口气。

    “那本书讲了什么?”小梅认为自己是单纯想要知道那本书的问题才询问的,并非为了安抚那个笨蛋,转移话题什么的。

    于是荣贵的脑袋又抬了起来:“讲的是药剂师的药剂师的故事。”

    “博尔特药师是城市里药剂师的药剂师,药剂师生了病,很多时候不自己制药,而是会带过去让他看,仔细想,我们老家也有类似的话,叫什么医者不自医之类的,大概就是医生是不会给自己看病的,很多时候也不会给自己的家属看病,这个时候,就带他们去自己信赖的医生那里。”提到自己的老家,荣贵便又变得高兴了点。

    他的话也重新多了起来:

    “整个故事就是博尔特药师给城里的药师做药啊~里面还有好多小药方,列的可详细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自然是真的,这本书应该是西西罗城给幼儿看的普及型读本,即使是童书,上面的药方也绝对不会马虎。”小梅和他说着话,天蓝色的眼睛目视前方。

    很快,他们又经过了那个巷子。

    就是那天,哈娜的爸爸出现不对头反应的巷子。

    而荣贵还在唠叨那本书:“想要当药剂师的药剂师可难了,这种药剂师,一般都是城市里的药剂师协会会长担任的……”

    巷子尽头的那家店铺刚好从荣贵那一侧的车窗前经过了。

    一个念头,忽然电光火石一般闪现在小梅的脑海中。

    那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念头,看上去和现在他们正在研究的事情风马牛不相及,然而,在那个瞬间,小梅的大脑却完全被那个念头占据了。

    “大黄,提速回家,不要担心超速罚单。”小梅平坦的声音再次出现在车厢内。

    他的声音和平时没有任何不同,可是莫名其妙的,荣贵从他的话音听到了和平时不一样的东西。

    小梅的眼睛里有光,隐隐的,蓝色的光。

    这是想到新的解药方案了吗?还是——

    总觉得这一刻的小梅似乎正在思考什么重要的事,乖乖的,荣贵坐在旁边不说话了。

    大黄就这样风驰电掣回了家。

    由于一路超速,他们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回来,卓拉太太的晚餐准备还没有完成,哈娜正在门口擦地板。

    看到荣贵和小梅进门,小姑娘立刻甜甜的打了个招呼。

    “阿贵好啊~小梅……”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小梅打断了:

    “哈娜,你们家如果有人生病,一般是哈纳伦斯给你们开药,还是去其他的药剂师那里?”

    “哎?”荣贵呆住了,他看看旁边刚爬起来的哈娜:得~小姑娘看样子并不比他好多少!

    联想到自己刚刚和小梅说的漫画书里的博尔特药师,小梅这是……在求证?

    看个漫画都要求证吗?这……这……这果然很小梅!

    “呃……药剂师一般不给自家人看病开药啊,我们家的人如果生病了的话,就去霍森伯伯家。”

    说到这儿,大概是回想起了什么,哈娜扁了扁嘴:“我不太喜欢霍森伯伯。”

    “小时候爸爸每次带我去他家,我都不高兴,后来和爸爸闹了几次,就不用去啦~”

    说到这儿,小姑娘忽然高兴起来:“不过我家的人身体都很好,轻易不用过去他那儿!”

    很寻常无奇的一段话,哈娜也好,荣贵也罢,都没有觉得这段话有什么问题。

    然而小梅的表情却仍然严肃,甚至,他又提了一个问题:“你有你自己的病例吗?就是之前过往的服药就医记录。”

    “啊?那个东西……没有啊,哈娜很健康,也从不生病。”哈娜说着,拍了拍小胸脯:“这是爸爸说的,哈娜很健康!”

    然后,荣贵就看到小梅抿了抿嘴唇,眼里闪过一道幽深的蓝光,荣贵听到小梅对哈娜道:

    “哈娜,可以给我一滴你的血吗?”

    哎?!

    怎么……忽然问到这句话了?!

    荣贵正要追问,忽然,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声巨大的咆哮——

    哈娜的爸爸忽然从门口出现,这个一向安静的丧尸咆哮着,露出森白色的牙齿,重重扑倒小梅,他狠狠的咬住了小梅的脖子!

    作者有话要说:  小梅被扑倒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