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的东西很快被奇鲁打包成一个个大包, 不知道他和那些同事说了什么, 那些人居然还帮着一起把东西拿下来了。

    最重要的行李——两个人的身体没有在这些东西里面。

    不知道为什么, 小梅一直没有同意将两人的冷冻仓从大黄身上搬下来。

    “既然是家里有急事,就让你朋友赶紧出城吧,再晚点就……”为首的那人叹了一声,半晌指指门外:“你带他们出去,我们这边还要继续检查, 这次的搜查令非常严,我们还要把外面的院子也检查一遍。”

    “好, 我带你们去。”嘴角抿了抿,白色的双眸在小梅和荣贵的方向看了一眼,仿佛是无声的告别。

    朝他们微微点了点头,卓拉夫人随即挺直胸脯, 带着巡逻员一行向通往后院的门走去。

    荣贵的嘴张了张,然后又闭上。

    “赶紧走。”奇鲁又催促他们了,将一个大包塞进荣贵怀里, 又往小梅怀里也塞了一个,他自己拎起两个大包袱率先向门外走去。

    扁了扁嘴巴, 哈娜也吃力的拎起了自己所能拎起的最重的一个包裹, 用包裹轻轻碰了荣贵一下,小姑娘也向门外走去。

    “哎?!我知道你们舍不得,可是你们真的要被封在这里吗?你们和我们不一样,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家在这里, 不用走,可是你们不一样啊!”荣贵这边还没有动作,奇鲁已经将东西放好回来了,眼瞅着荣贵没有动,他就利落的抢过荣贵手上的大包裹,然后揽着他向门外走去,直到把他推到车上。

    小梅默默的跟着他们。

    所有行李都被送上来之后,车门关闭了。

    卓拉夫人还在陪着那些人搜查没有回来,门口只有哈娜小小的身影。

    黑暗中,荣贵看不到小姑娘的表情。

    直到大黄开始启动了。

    原本静静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的哈娜忽然跑了起来。

    “阿贵,以后你一定要成为大明星啊!这样以后我才知道长大了要去哪里找你!”追着大黄一路小跑,哈娜一边跑一边大声对荣贵说着话。

    黑暗之中,荣贵看不到她的眼泪,然而他却听到了小姑娘的声音沙哑。

    这个有点倔强的小姑娘还是哭了。

    “别追了,路上不安全,赶快回去,屋里只有卓拉夫人一个人,你快回去陪她!”喝止哈娜的人是奇鲁,开着自己的公务车走在大黄前面,他必须带路,如果没有他带路的话,荣贵他们开不到一半就得被送回来。

    于是,车镜中,小姑娘的脚步慢慢停了下来,荣贵看到她停在巷子口,左手手背抹上眼睛,再然后……

    大黄终于开出了巷子,巷子里的一切他就再也看不到了。

    荣贵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知道他们早晚会离开,甚至,偶尔他还会和小梅计划下一个城市去哪里,想到未来可能会去的城市,荣贵心中总是充满期待。

    然而,那是建立在他们自然而然离开这个城市的基础之上,就像他们离开梅瑟塔尔,离开四平镇,离开叶德罕一样……

    留下属于自己的纪念品,高高兴兴的离开。

    而不是像这样,仓皇的、仿佛逃离一般离开,连个像样的告别都做不到。

    啊……其实,他们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呢……

    他们在那家店定的强力营养液交了大额订金,可是东西到手还要好久呢!

    哈娜接下来怎么办?她爸爸的愿望还没达成,小姑娘连一个药方也没学会,以后怎么生活下去呢?

    靠卓拉太太照顾吗?

    而是卓拉太太的心脏病是个隐患,一旦停药随时可能出大事,真的出事,哈娜能照顾得好她吗?

    还有……

    还有——

    地豆!

    从小梅的家乡带来的地豆还全都种在地里呢!这些东西奇鲁不知道,哈娜也不太清楚,他们没有把那些东西打包啊!

    而且,除了地豆以外,琪琪送他们的花也在那边呢!

    荣贵没有注意到,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把自己想到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

    小梅静静听着。

    没有看荣贵,他的视线一直盯向车外。

    出城的路上排起了大长队,而旁边进城的路上却没有一辆车。

    到处都是慌乱的人,有着急想要问个清楚的外地人,还有被巡逻员发现家中藏有不死人的本地人。

    他看到一名又一名不死之人被巡逻员从家中拖出去。

    甚至……

    他看到了那名图书管理员。

    “我年纪大了,是一个人独居的。”他想起了那位老人最后一天和他说过的话。

    和其他不死人不同,他是安安静静被拖出来的,旁边没有死硬拦着不放的家人,他就那样安安静静的,被从家中拖出来了。

    后方那栋绿色的小房子,应该就是他的家了。

    “没有亲人,也没什么其他财产,我就剩平时自己住的那栋小房子了,生前可以住在里面,死后也能当墓地。”

    “如果能一直安安静静生活在西西罗城就不错啦~”

    “其实,这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呢~”

    他的回忆最终定格在老人的笑脸上。

    明明说的是自己的身后事,可是,老人是愉快的。

    小梅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老年丧尸,紧紧盯着,盯到荣贵都发现他的不对头了。

    还以为小梅看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荣贵赶紧顺着他的视线打量过去,发现是个老头子,还是一名丧尸之后,荣贵愣住了。

    然后,他听到一直沉默不语的小梅忽然开口了:

    “忘带了东西就回去拿。”

    “啊……可以吗?”荣贵小心翼翼的问他。

    “为什么不可以?”小梅静静的看着前方。

    由于到处都在抓捕不死人,今天西西罗城的城市照明系统完全打开,平时一片黑暗的地方竟被照映的宛若白昼!

    “啊……真的可以吗?”声音仍然小心翼翼的,然而里面却已经带上了一丝和外界兵荒马乱情景完全不合的……欣喜?

    小梅却毫不意外。

    荣贵就是这样的人。

    说他迟钝,可是他对他人情绪的变化偏偏敏感的很,就连自己的情绪吧……虽然有时候不愿意承认,可是小梅不得不说,能够在自己身边待这么久,久到自己都习惯对方存在的人,毫无疑问,如果不是非常老练城府深到可以隐瞒自己的家伙,那么……就是象荣贵这样对于他人的情绪变化明察秋毫,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做出让人不讨厌甚至喜欢行为的人了;

    说他敏锐,然而荣贵却偏偏能够自然自得,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他自己始终能把自己调试的很好,仿佛对外界的危险信号完全接收不到,乐观的仿佛很迟钝一样。比如很久以前的矿洞坍塌事件,比如前阵子地动被活埋的时候,又比如……现在。

    很久以前有人对他说过一句话,大概意思就是“像你这样冷漠刻板不近人情的冷血病末期患者,在这个宇宙中,是绝对不会有人适合你的,你就应该像现在这样,一个人独自清醒着走下去……”

    那时的他并没有反驳,因为他觉得对方说的话十分正确。

    直到现在——

    啊……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适合他的。

    心里想着,小梅向荣贵的脸上看过去,天空一般颜色的眼眸倒映出另一名小机器人的脸庞,他认真道:

    “我会努力研究不老药的解药,如果这座城市毁灭,我们就从地底想法逃走,如果城市不毁只是单纯封城,那我们就居住在这里,一直等到城市重新开放。我会改造现有的冷冻仓,加强循环,让你的身体足以再等待更长的时间,直到我们可以出城寻找到合适的医生为止。”

    小梅难得说这么一大段话,而且一说就好吓人。

    怎么连“城市毁灭”这种吓人的话都说出来啦?小梅你到底脑补了什么哦~

    荣贵被他吓了一跳,不过很快的,他便被小梅后面的话带的分了心。

    没办法,脑容量小嘛~自然非常容易被转移话题。

    小梅改造的冷冻仓,他放心!

    这样一来,他还有什么顾虑呢?

    荣贵当时就伸出爪子,十指紧扣扣住小梅的小手,下一秒,他甜蜜蜜的笑了:

    “哎呀~那我们还等什么呢?我们现在就回去!”

    说完,他便开心的对大黄道:“大黄,前面掉个头,我们回去啦!回卓拉太太的家去!”

    大黄是一辆非常听话的小车,同时亦是一辆非常遵守交通规则的小车,接到主人的命令,它没有立即掉头,而是规规矩矩行驶着,直到下一个可以掉头的标识出现,大黄立刻技巧精妙的从车队中一歪一拐,特别漂亮的甩尾动作之后,它华丽转身了!

    “喂!马上就到你们了啊?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最先发现他们不对头的还是奇鲁,发现大黄出队之后,奇鲁立刻摇下车窗朝他们大喊道。

    “忘带东西,我们回去拿!出不了城也没关系,我们就住在这里呗!”荣贵就用更大的声音对他道。

    “谢谢你!奇鲁!谢谢!谢谢!”接下来,就是一连串的感激话语。

    奇鲁……奇鲁还能说什么呢?

    狠狠砸了一下方向盘,奇鲁……奇鲁笑了。

    然后他也掉头回去。

    ***

    这个夜晚,注定兵荒马乱。

    这个夜晚,注定充满许多离别。

    以及……

    意想不到的重逢!

    伴随着大黄一声利索的刹车声,荣贵落下车窗对前方静悄悄的“鬼屋”道:“哈娜!卓拉太太!我和小梅回来啦!”

    “啊?”伴随着门锁打开的声音,荣贵看到了皱着眉头的卓拉太太以及……

    像一个小炮弹一样,哈娜重重砸到了荣贵的怀里。

    ***

    “我要研究不老药的解药。”再次回到卓拉太太家,小梅立刻宣布。

    “加油。”卓拉太太漠然道,比起小梅的宣言,她明显更注意荣贵手上的行李。

    “把你们的车子……是叫大黄吧?把它开进院子里来吧,这边的门小,不过隔壁那家的门大,嗯,那家的地皮我也买下了,可以随便停。”卓拉太太说着,从左边兜里掏出……一大把钥匙。

    明明看不见,她居然能够一下子从这么多钥匙里选出一把,潇洒的对荣贵说:“这是隔壁的钥匙,去开门吧。”

    这个技能也是绝了!

    激动的接过钥匙,荣贵立刻去让大黄挪地方了。

    之前停在这里没什么,可是联想到这几天接二连三出现的不死人攻击事件,总觉得大黄停在外面也不安全了。

    大黄是金属材料倒没什么,可是他俩的身体还在大黄身上呢!

    荣贵立刻跑出去了。

    就在他走后没多久,卓拉太太又从那一大串钥匙中取下一枚:“隔壁的隔壁,那栋房子我也买了,那里之前也是一名药剂师的房子,我记得里面有个挺大的制药工作室来着,你不是要研究不老药的解药吗?用那房子研究吧。”

    非常大方的,卓拉太太又递给小梅一把钥匙。

    小梅默默的把钥匙接过去了,没有多说一句废话,他立刻去那边查看环境去了。

    卓拉太太的考虑是对的,按照今天晚上的情况,他们接下来很可能再也不能像平时那样自由外出,这种情况下,像之前那样每天去哈娜家做研究显然不太合适,能够在住的地点找到一个合格的工作室是最好不过的。

    好在卓拉太太的家足够大。

    把两个男人都打发出去了,接下来房间里便再次剩下两位女士了。

    刚才,在荣贵和小梅离开后,整栋房子里就是这样,硕大的房子里只有两位女士在,屋子里安安静静,平时没觉得多大的空间瞬间大的可怕,然而现在荣贵他们回来了,即使他们现在临时有事离开,房间里再次剩下她们两个,可是刚才那种寂寞的感觉却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卓拉夫人愣是猜到了哈娜小姑娘现在的动作,她敏锐的感觉到小姑娘现在一定是在好奇的看自己手上的钥匙了。

    于是——

    轻声咳了咳,卓拉夫人又从上面卸下一把钥匙:“这样,他们两个一人一把钥匙,我也给你一把。”

    “这是一楼我卧室对面房间的钥匙,那里曾经是我女儿的房间,房子不大,可能还有点旧,不过里面衣柜里的衣服都是没有被穿过的新衣服,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些衣服就都给你了……”

    “愿意!愿意!我愿意啊!”嘴里大声说着,哈娜踮起脚尖抱住了卓拉太太的腰,光抱就算了,她还耍流氓,小姑娘把自己的脸埋在老妇人的胸前了。

    =-=

    已经许久没有被人如此亲近过,卓拉夫人不自在的向后退了退……呃,被抱的太紧,退不动,她索性放弃挣扎了。

    手掌试探性的放在小女孩的背脊上,内心柔软,她嘴里说的话却仍然强硬:“小声点,淑女是不会这样大嗓门的,还有——”

    “你就快是大姑娘了,不能和两个男子睡在一起,该要有自己的房间才是……”

    “对对对!卓拉太太您说的什么都对!”这个小马屁精,居然又在拍马屁了~

    窘迫着又咳了咳,哈娜看不见的地方,卓拉太太微微扬起了嘴角。

    她笑了。

    荣贵对大黄的新停车场非常满意;小梅在隔壁的隔壁的药师工作室意外发现了全套工具,亦十分满意;而哈娜小心翼翼开启了一直紧闭的卓拉太太卧室对面的房间,看到里面梦幻公主风的房间,惊讶的尖叫起来;而就在她身后,听着女孩开心跑来跑去的脚步声,又想到那两名重新跑回来的小机器人,卓拉太太的嘴角一直轻扬,再也没抿下去过。

    于是,明明应该是由于封城而混乱万分的夜晚,在这个黑暗的、宛若鬼冢的巷子里,这里的人们却是难得心情愉快,各自轻松。

    然后——

    第二天,西西罗城正式封城了。

    街上再也看不到一名外地人,大街小巷里载着客人到处跑的救护车们也没了生意,所有药店都因为没有客人被迫关门了。

    没有了工作,店员们和救护车司机们全部被拉去修建城门和城墙,将原本的城门和城墙加高加固,上面还拉了长长的警戒线,这是从上城拉下来的物资,专门针对不死生物的,一旦有不死生物试图进城,这些警戒线会立刻发出声波将它们震下,同时发出尖锐的警报声,警告城内居住的人们。

    ↑

    普通人现在全部都在干这个。

    而药剂师们呢?

    大家全部都在研究不老药的解药。

    原本只是半封城而已,客人们还是能进来买药的,生意不受影响,对于这群死宅药师们来说,封不封城其实不算个事儿,然而现在可好:客人们都走了啊!还不允许新的客人进来,他们这次是真·被隔离了。

    被隔离在一群开始会袭击人的不死人的包围圈中……

    终于,有老一辈的药剂师想起一些从前听说过的传闻:过去一般只有发生大规模疫病的城市才会被封城,封城时间长短不一,有些城市甚至会被封城长达百年。

    然而,这还是好的。

    有很多城市一旦封闭竟是再也没有开放过。

    整个世界是一座永恒巨塔,而无数的地下城就是塔下巨大的根茎,宛若一串又一串葡萄瘤缀在下面——这是西西罗城的大人给小孩子讲解世界史的时候,最喜欢用的比喻。

    直到他们忽然发现这个比喻可能真的成了真。

    他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城市成了一枚“恶性肿瘤”。

    而在荣贵所居住的年代,人们就已经知晓:根治肿瘤的方法只有一个。

    那就是切除。

    密闭的空间内谣言扩散的更加迅速,没过多久,整个西西罗城的人便都知道了这个猜测。

    一时间,整个城市陷入了末日的恐慌。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其实是小梅的挣扎

    这个最理性的人,如今终于有了动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