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小梅通过地图检索了位于那个巷子里的所有店铺。<し

    实际上, 所谓的“所有店铺”非常简单——那个巷子里只有一个药铺而已。

    属于目前西西罗城药剂师协会会长的药铺, 可以说, 在整个西西罗城,除了哈娜爸爸的铺子最有名以外,就是这个药铺有名了。

    而且实际上他还是去过这家药铺的——这家店正是他们为了购买强力营养液去过的第一家店,由于排队过久无法预订所以询问过就出去了的那家。

    之所以没有立刻认出来,是因为当时他们是从巷子的另外一段过去的。

    贩售的药物种类实在繁多, 同时还面向药剂师出售草药,可以说是本市的权威药铺。

    小梅的脑中瞬间浮现出一张中年人的面孔:瘦削的脸上没有什么皱纹, 面容红润而有光泽,看起来就是一副文质彬彬的和气长相,倒是眉毛格外浓密,映衬的眉毛下方的眼睛格外明亮而锐利, 配上一头雪白的银发,让这人的年纪看着有点成谜。

    如果是荣贵的话,大概还要给这幅长相配上“帅气”、“有气质”……等等诸如此类的评语, 不过到了小梅这里,他只会把握对方的外貌特征。

    这正是那名药剂师协会会长的长相。

    当然, 小梅并没有见过对方, 他和荣贵去店里的时候,作为普通的客人,对方想当然不会出来接待他们,之所以知道对方的长相,还是多亏了小梅这几天天天泡图书馆的经历。

    图书馆里的书几乎全部都是本城药剂师的著作, 有历代、已经去世的药剂师们的,自然也有现代、仍然在世的药剂师的著作。绝大多数著作就是朴实的药剂师研究心得而已,而有一些药剂师还会把照片或者肖像之类的附在书上。

    那名药剂师所著的书上恰好有一本上面有他本人的照片。

    小梅甚至还知道那个人的名字,那人的名字叫霍森·林德。

    “到了!爸爸到了!这里就是卓拉夫人的家!就是那位每天给我做很好吃的饭菜的奶奶!我和阿贵小梅最近一直一起住在这里哟~”打破小梅思考的是哈娜欢快的小声音。

    大黄应声停了下来,小梅将大黄锁好的功夫,荣贵已经和哈娜一起将重新恢复呆滞状态的哈纳先生扶下来了。

    就在荣贵单手摸索钥匙的功夫,大门已经从里面打开了。

    是卓拉夫人。

    听到大黄停车的声音,她撑了一把伞从屋里过来接他们了。

    “进来吧。”侧身让荣贵他们经过,卓拉夫人站在门口左右慢慢望了望,随即轻轻的把大门重新关上。

    屋里惯例已经准备好了晚饭。

    吃饭的人仍然只有哈娜,小姑娘一边绘声绘色的和老妇人说着今天从冬春那里听来的传闻,一边大口大口吃着饭。

    “慢点吃”,“吃饭的时候不要抖脚”一边认真聆听哈娜说的话,卓拉夫人一边习惯性的纠正着小家伙的不良动作。

    她说着,哈娜就努力照她说的话去改正。

    毕竟荣贵可是私下里偷偷和她讲过:“你有没有发现卓拉太太平时的姿态特别好看?”

    “一看就是练过的!”

    “我当时为了纠正不良姿势还专门去上过培训班,那里的老师可完全比不上卓拉太太的姿势好看。”

    “为了将来变得更好看,你可认真学着点!”

    荣贵说的话,哈娜深以为然。

    再者,饭桌上——是了,由于哈娜每天都在这里吃两顿饭,卓拉夫人干脆就在客厅里放了一张圆桌,那是一张有点老旧感、但是雕工非常细腻华丽的木质餐桌,一看就是好木头好手艺!还贼沉!

    之所以知道桌子的重量,这是因为这张桌子是卓拉夫人请荣贵和小梅从仓库里搬出来的。

    他们现在统一坐在餐桌旁,虽然吃饭的人只有一个,但是其他人仍然都坐在那里,就连今天第一次来的哈娜爸爸都得到了一个座位。

    哈娜就一边吃饭一边偷偷打量桌子旁的人:卓拉太太的仪态不必说,真是非常优雅呀!可是阿贵的也不差呢!即使是歪头的姿势,都让人觉得非常可爱;而小梅……

    哈娜眨了眨眼,明明和阿贵是同样型号的身体,可是小梅和阿贵实在完全不同,两个人的一举一动同样让人赏心悦目,然而阿贵给人的感觉是灵动,而小梅……怎么说呢~哈娜觉得小梅的姿势特别高雅,和卓拉夫人截然不同的优雅,给人一种魄力十足的高压感。

    桌上的每一个人的仪态都是这么好看,这让平时在家活泼惯了的哈娜也情不自禁的想要把自己的姿势也规范一下了。

    “幸好大个子和你的妈妈已经安息了,要不然,接下来的事情还真不知道——”听着哈娜的话,荣贵又在旁边补充说明了点,卓拉太太很快就把事情理清楚了。一同经历了很多事,现在有很多事他们都不再蛮着她,哈娜家的事卓拉太太也都知道了。

    甚至,由于知道了这些事,她反而对哈娜更好了。

    皱了皱眉,她的表情变得更加严肃了点:“总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快结束,搞不好晚上他们还会过来检查。”

    转过头,她看向荣贵和小梅的方向:“我们还是得把哈娜的爸爸藏起来,藏在地底下。”

    对于女人的第六感,荣贵向来是笃信不疑的,于是,哈娜吃完饭以后,在卓拉夫人的带领下,他们向后院走去。

    卓拉夫人的草药园实在很大,他们后来才知道:卓拉夫人已经将整条巷子的地都买下来了,由于照顾不过来,所以很多房子还没有来得及推倒而已。

    不过已经推平耕作草药田的面积已经很大了。

    “把他埋在这里吧,这里的土地从来不使用化肥,也不用打虫药,上面草药的叶子巨大,所以雨水也没有渗入太多,土壤会比较舒服。”引着他们一直走到一片长满大叶绿色植物的草药田,卓拉夫人这才停下来,指着前方的药田:“随便挖哪里都可以,不过挖完要记得把草药填回去,这样他们即使想要过来查看药田也猜不到什么,这种草药的叶子很大,可以轻易把挖掘的痕迹掩盖。”

    荣贵:这才是专家!!!

    黑夜里,两个小机器人在药田里摸着黑挖坑,哈娜紧紧握着爸爸的手,等到荣贵他们把坑挖好,他们便再次将哈娜的爸爸放了进去。

    埋葬的过程其实是有点恐怖的。

    自始至终,哈娜的爸爸一直没有闭眼,只是直勾勾的望着哈娜,嘴巴张了又张,不过却一直没能说出什么。

    直到黑色的泥土将他的头部掩埋。

    是哈娜亲手将爸爸的头用泥土盖住的。

    等到小姑娘重新站起来,拉住荣贵的手的时候,她用极低的声音道:“其实……我最怕这个了。”

    “每次把爸爸重新埋起来的时候,我最怕爸爸睁着眼睛看着我了。”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好难过。”

    “如果能做出不老药的解药就好了。”

    “虽然很想爸爸,可是,我更想他真正安息,不要再因为记挂我,记挂其他的事情,一遍又一遍从沉眠中醒来了。”

    听到小姑娘这么说,荣贵有些诧异的转过头。

    他和哈娜的身高其实差不多高,转过头的时候,他刚好可以和哈娜直视。

    说着这样一句话的哈娜眼神幽深,面容沉静,这一刻的哈娜看起来竟是完全不像个小孩子了。

    她看起来更像是个大孩子了。

    踮起脚尖,荣贵摸了摸哈娜的头。

    四个人再次在卓拉夫人的引导下重新返回大屋,说来也巧,就在卓拉夫人端着盘子准备去清洗的时候,大门那边再次传来了敲门声。

    示意荣贵他们不要动,卓拉夫人将盘子放下来,脱掉刷碗的手套,然后去开了门。

    很快,卓拉夫人和来人的对话从门口传了进来——

    “什么事?”

    “夫人您好,是临时性安全检查。”

    “你们下午的时候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

    “是这样没错,可是……今天下午的检查还不够彻底,有人家偷偷将自己死去的亲人在检查完之后又带了回来,然后……”

    “刚刚发生普通人被自己亲人变成的不死人攻击的事件,事态实在已经非常严重,所以请原谅,我们要再检查一遍……”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看来是卓拉夫人让他们进来了。

    一共有八个人,七男一女,其中并没有奇鲁。

    看到屋里的三个小孩子……呃……确切的说是一个小孩子外加两个机器人,他们愣了愣,随即为首的人便问向卓拉夫人:“这三位是……”

    “租户。”卓拉夫人言简意赅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这样啊……”那个人点了点头,随即从身后抽出一个大本子。

    就在他拿出笔正要说什么的时候,门外再次传来了一声剧烈的刹车声。

    在只有一户住户的幽深巷子里,这声刹车声着实很刺耳,所有人都不由得向门外看过去的时候,那人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然后他们便看到奇鲁满头大汗的从门外跑了进来。

    看到已经站在屋内的自己的同事们,奇鲁点了点头,随即笑了:“今天负责检查这一片的是你们啊~”

    为首的人便点点头:“是的,倒是你,你不是负责东部的区域吗?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奇鲁就又笑笑,他指了指荣贵他们:“这不是我的朋友在这里吗?”

    “他们是外面过来的,家里人病了,正等他们买药回去呢~我这不是听说今天晚上就要封城吗?凡是把名字登记在册子上的人——”奇鲁说着,指了指那人手里的册子:“就视同城内现住人口,封城令结束之前就再也走不了啦~”

    开玩笑似的,奇鲁将一条重要的信息说了出来!

    如果一开始荣贵还在一脸懵逼“自家家里的谁病了”这个问题,那么现在他已经完全懂了:所谓的“病人正在家急着等药”只是借口,奇鲁这是知道消息后立刻跑过来,给他们通风报信来了!

    不过他还是晚到了一步,他的同事们已经来了,而且已经开始准备登记他们的名字,奇鲁只能给他们编了个理由,看看事情是否还能够扭转——

    小梅的眼睛立刻朝对方手中的册子上瞄去,而荣贵……

    荣贵一眼看向了小梅。

    “你这是有点不合规矩啊……”拿着册子的人皱着眉,不高兴似的说了一句。

    奇鲁就一直笑:“这不是朋友嘛~而且他家长辈对我也挺好的,我还打算以后攒够积分去他们那边玩儿呢~”

    能让西西罗城人攒积分才能去的地方,一定是级别更高的城市——状似无意的,奇鲁又给那些人下了一个暗示。

    那人最终摆摆手:“我们先去屋子里查看一下,可以吧?”

    他对卓拉夫人说了一声,卓拉夫人点点头,他随即便带着剩下七个人向楼上走去。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奇鲁立刻将小梅和荣贵拉到了角落里,连通哈娜和卓拉夫人一起,他快速而小声的把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我刚才说的话是真话!上面的主城在知道西西罗城发生的事情之后,已经给西西罗城下了封城令啦!在解药没有发明出来之前,我们……我们搞不好就再也出不去啦!”

    “我们……哈娜还有卓拉夫人……我们都是本地人,名字一直都是在册的,怎么也跑不了的,封着就封着,反正城里什么都有,我们对旅游也不感兴趣。倒是你们……”

    “这一封城就不知道要封到猴年马月,你们走吧!”

    “你们既然是过来买药的,那肯定是有急着用药的事情,除非你们打算在西西罗城定居,否则……”

    “还是现在赶紧离开。”

    “趁现在,封城令刚刚下达,实施还不算太严苛的时候,这是你们唯一能走的机会啦!”奇鲁急促而小声道。

    “啊?!”发出声音的是荣贵和哈娜。

    荣贵随即感觉自己的手被小姑娘紧紧握住了,两只大眼睛满是不舍,荣贵听到哈娜小声对自己说:

    “阿贵,你和小梅……要走了吗?”

    荣贵眼瞅着小姑娘的大眼睛里忽然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过只是水雾而已,并没有汇成水珠掉下来。

    “奇鲁说得对,阿贵,你和小梅现在必须走。”代替荣贵回答哈娜问题的人是卓拉夫人。

    “封城令……这种东西我只在小时候听说过一回,那座城市执行封城令之后,足足五十年没有开放城市,时间实在很久,阿贵,你不是打算修复自己和小梅的身体吗?除了强力营养液以外,你们还需要去找外科医生不是吗?”

    “你们的身体等不了五十年的,你们必须走。”薄薄的嘴唇紧紧向下抿,卓拉夫人径直帮他们做出了决定。

    “可是……可是……”荣贵看看卓拉夫人,视线最终落在了哈娜脸上。

    “不用担心哈娜,还有我在呢!再怎么着,我还能活一段时间的,就算我不成了,奇鲁他们不还在呢?”卓拉夫人道。

    荣贵的视线紧紧落在哈娜的小脸上,他看着小姑娘也死死盯着自己,然后……

    荣贵忽然感到手被放开了。

    两颗大大的眼泪终究还是从小姑娘的眼里坠落了。

    用手背擦掉,哈娜大声道:“我去帮阿贵和小梅收拾行李!”

    “那我上去和同事们说你们现在要立刻出城!”奇鲁也行动了起来。

    “我也有一些东西给你们。”微微点点头,卓拉夫人竟然……也转身离开了?

    看着三个人的背影各自消失在房间里,荣贵求助似的看向小梅,有点茫然,有点慌张,他颤声问:“小梅,我们……我们真的要离开了?”

    他知道自己早晚要离开的,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是在这种情况下离开啊!如此仓皇!如此——

    仓皇中的荣贵对上了小梅天蓝色的眼眸。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在那个瞬间,他总觉得,那一刻的小梅也是仓皇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后面还写了一部分,不过忽然觉得处理的不一定好,决定思考一下明天一并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