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咚!咚!咚!

    “有人在家吗?”

    几声坚定的敲门声后, 外面的人问话了。--

    现在只是礼节性的询问, 如果长久没人应的话, 可想而知,接下来毫无疑问他们会采取更加强硬的询问方式。

    比如破门而入——

    卓拉夫人苍白而单薄的嘴唇再次向两侧紧紧抿了一下,心中终于下定了某个决心,她忽然道:

    “大个子,你被解雇了。”

    “啊……”孩童一样的声音忽然向上扬了扬, 浑身鲜血的大个子仿佛没听懂似的,只是呆呆的站着。

    然后, 卓拉夫人便又重复了一遍:

    “你被解雇了,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在这里干活了。”

    “我老了,这么大的草药园也管理不过来了, 接下来……”

    老妇人再次抿了抿嘴唇:“我考虑把这里关掉了。”

    “这里已经没有你能干的活,所以……”

    “这里已经没有需要你的地方了。”

    “离开这里,去你该去的地方, 然后——”

    “再也不要回来了!”老妇人声色俱厉道。

    没有焦距的白色双眸骤然向上看去,正正对准前方大块头的方向, 老妇人看起来可怕极了!

    然而, 严厉也好,凶悍也罢,其实只是外表而已,她努力睁大双眼,她的眼睛并非完全看不见, 只是哭多了,眼睛坏掉了而已,有光的时候,她还是可以看到朦朦胧胧一个影子的。

    就像荣贵,就像小梅……

    他们敲门的时候,她依稀看到前面来的是两个小个子,配上清亮类似童声的声音,她一开始以为他们是两个小孩子来着。

    老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瞪着眼前的大块头丧尸。

    她知道,是要赶这孩子离开的时候了。

    她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孩子了。

    一点点也好,她想要把这孩子的样子看清楚一点,再清楚一点。

    然而——

    她的眼睛着实不好使,再用力也是徒劳,她只能依稀看清对方的个头……真是个大个子啊……

    走吧!离开这里!不要被人抓住,再也不要来这个城里来了!

    回土里也好,去其他愿意给你一个安宁场所的人家也罢,总归不要再来这个城里了,孩子,你——

    已经犯下了大错,再也无法被这个城市接纳了啊!

    盯着眼前朦胧的黑影,老妇人的嘴唇紧紧抿住,不让心里的真实想法流露一分一毫。

    “啊……啊……”大块头又发出两声尖细的叫声。

    这一回,他仿佛知道了老妇人心里的话。

    慢慢地,他后退了两步。

    已经死去的人眼里,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他们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呢?

    又或者说问:他们真的能像在世的时候一样,感受到这个世界吗?

    感受到卓拉夫人靠在自己胸前的身躯微微颤抖着,荣贵将她搂的更加紧一点。他的目光盯着前方的大个子,脑中被上面几个问题占满了。

    几个问题,他都回答不了,然而——

    机器人的眼力实在很好,在那一刻,在大个子丧尸后退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对方污浊的眼眸。

    在那瞳孔已经散大,明显出现死后症状的眼眸上,他看到了被自己、小梅还有哈娜簇拥在中间的卓拉夫人。

    自己和小梅支撑着卓拉夫人的上半身微微坐起,而哈娜的小手紧紧抓着卓拉夫人的手。

    “啊!”大块头的斗篷动了动,僵硬的低下头,他似乎在斗篷下发现了什么,缓慢的,他从斗篷下又摸出了……

    一瓶心脏病药?

    将药瓶轻轻扔在地板上,然后,他离开了。

    动作依然有点僵硬,拖着脚步,他慢慢离开了。

    他向自己每天干活的园子走去,荣贵看着他慢慢走到园子的外墙那里,顺着梯子爬上去,然后身影消失不见。

    “现在,扶我一把,去开门吧。”闭上眼睛沉默了片刻,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卓拉夫人便又是平时荣贵他们最常见到的冷静自持、仪态高冷却也高雅的老妇人了。

    她的头发由于刚刚的昏迷有些凌乱,似乎注意到自己现在的仪容可能不太整齐,老人伸出手,想要将头发整理一下。

    眼瞅着老人的手颤巍巍的,连头发也梳理不好,荣贵赶紧接手了这个活。

    将老人的头发散下来,荣贵给她盘了一个整整齐齐的发髻。

    虽然平时笨手笨脚,不过一轮到梳妆打扮的活儿,荣贵总能出人意料做的很好。

    哈娜紧张兮兮的看着荣贵和卓拉夫人,对于两人在这种时候还能记得扎小辫的事情,小姑娘心里佩服不已,她也不知道自己能帮忙做什么事情,只能低头在卓拉夫人身上看来看去,最后帮她将手上蘸着的红虾饭酱汁擦掉了。

    “谢谢,孩子们,你们做的很好。”手掌紧紧扶着荣贵的胳膊站起来,老人的个子比自己高太多,荣贵有点担心自己扶不动,于是,他赶紧把小梅招了过来。

    有了小梅撑住自己的另一侧,卓拉夫人终于稳稳站直了身子。

    下巴一如既往微微扬起,老人的脸色虽然仍然苍白,然而仪态却已经和往常没有任何两样了。

    “接下来,你们什么话也不要说,一切有我。”就这样站着,老人没有往外走动的意思,因为没有必要。

    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外面的人在久敲门无人应的情况下,破门而入了!

    外面呼啦啦进来了一群人,个个手上都拿着武器,紧张兮兮的,仿佛屋子里有什么可怕的怪兽一样。

    直到他们看到卓拉夫人和……三个小矮人?

    唔……说是三个小矮人有点怪,应该是三个小孩子吧?虽然这三个孩子里有两个是机器人,不过,很明显,屋里的四个人,老的老小的小,看起来就没什么攻击力,这让举着武器进来的人们心情明显轻松了一点。

    “没有人告诉你们,去别人家的时候,如果别人家铺的是木地板,进屋的第一件事就是拖鞋吗?”仿佛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家被一群人闯入,老妇人扬着下巴,白色的双眼环顾一圈四周,老人冷硬的说。

    她的气场实在太足了,所有进门的人都被唬住了,于是大伙儿纷纷弯腰、拖鞋。

    不过就在拖鞋的时候,他们看到原本台阶下已经放了五双鞋子。

    三双鞋明显是儿童尺码,一双是成年女性鞋,而另一双……也是泥巴最多的一双,却是一双尺码明显比普通人大得多的鞋子。

    想到他们来这里的原因,所有人刚刚放松一点的心立刻重新紧张了起来!

    于是,脱掉鞋子之后,他们立刻按照原计划向卓拉夫人问话了。

    “夫人,我看地上有盘子打翻的痕迹,莫非……这里刚刚有不死人过来吗?”立刻有人注意到了地上的痕迹。

    “盘子是我自己打翻的,下午的时候,我心脏病发作了,那时候刚刚做好饭,没端稳,摔了。”卓拉太太回答的干净利落。

    “心脏病……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一名不死人去药店抢劫了,说来也巧,他抢的正是心脏药,莫非……你们有什么关系?”马上有人注意到了关键词,立刻提问了。

    “你说的是一个个子很高的……不死人吗?”完全没有任何否决的意思,卓拉夫人的白色眼眸顺着声音准确盯到了发话人的脸上,盯的对方心脏一颤的时候,她再次开口道:“不认识。”

    “已经死去的人又不会说话,我怎么可能会认识他?”下巴又抬高一点,卓拉夫人反问对方了。白色的眼眸仍然紧紧盯在前一个人脸上,她道:

    “不过,他确实经常过来我这里,过来帮我干农活。”

    “您……您怎么可以雇佣一个不死人干活啊!这……这……”之前问话的人被她盯得身子只打颤,说了半天,最终没把话说完。

    反倒是卓拉夫人继续说话了。

    “我又不用付他工资,哪里称得上是雇佣,何况——”

    “之前我在城里贴了招聘广告的,所有人都嫌我老婆子长得可怕,还说这屋子像鬼屋,从来没有人敢应聘,我这园子这么大,没人上门应聘,有免费的劳力还不让我用?”

    说完,仿佛能看到对方似的,卓拉夫人的白眼睛又盯过去了。

    “这个……对方很危险啊!您不知道,他今天下午抢劫了一个药店啊,由于店长驱赶他,他……他攻击了店主,把对方的脖子都快咬断了啊!”

    “那不是普通的不死人,不死人进化了,他们开始攻击普通人了啊!”说到最后,那个人的声音也强硬起来。

    “而且,您得心脏病,对方就去抢劫了药店,抢的还是心脏病药,仔细看,放在那边的就是他抢来的心脏病药吧?他为什么去抢心脏病药?还攻击了人类,难不成——”

    那个人还想继续问什么,他的声音越来越强硬,然而,他强硬,卓拉夫人的声音更加强硬!

    卓拉夫人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

    “我下午是心脏病紧急发作的,之前通过电话订购的药一直没有送过来,病发作的时候,我还在打电话,对方声称业务太忙,只能稍后送货,我听到这里就昏迷了,你问他为什么去抢心脏病药,你说我知道不知道?”

    嘴巴张了又张,那个人半晌没有说出话来。

    实际上,卓拉夫人说的话都是实话,他们站在门前的时候,早就通过各种途径了解了这户人家的主人是谁,他们甚至还知道这家的主人下午给今天被抢劫的店打过电话要求送药。

    他们问的问题,对方都如实回答了。

    然而——

    正是因为对方全都如实回答了,反而让他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为了救人去抢劫药店的不死人……

    被人阻挡的过程伤害了普通人,这……

    他们最终简单的检查了整栋房子,确认里面确实没有隐匿不死人,这才离开。

    “以后,就算再寂寞,也不要让不死人进屋了,他们现在已经不安全了。”不过,在离开前,为首的一个人还是这样对卓拉夫人叮嘱道。

    对于他的这番话,卓拉夫人只是矜持的绷紧下巴与脖颈的曲线。

    然后,他们就离开了。

    小梅主动提着工具箱去修门了,哈娜过去帮他的忙,而卓拉夫人……

    直到这时候,这位之前一直挺直后背与众人周旋而毫不落下风的老人终于松下了肩膀,背脊微微驼着,她看起来终于符合她的年纪了。

    “其实,他们说对了一句话。”

    “只是寂寞而已。”

    “死去的人应该安息了,是我错了,一直把他留在这里,终于,让他犯了错。”

    浑浊的眼泪从蒙着一层白膜的眼眸中滑落,老人伸出一只手将眼睛挡住,待到荣贵将一张手绢递给她,老人轻声道了一声谢,然后将手绢盖在了脸上。

    蹲在地上,哈娜看着仍然在无声哭泣的卓拉夫人,小姑娘抬起头,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又默默低下头。

    而小梅——

    左手拿着一个锤子,右手食指与拇指扶着一枚钉子,他在将坏掉的门板重新钉起来。

    他的动作有条不紊,看起来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然而,只是看起来而已。

    眼睛代表的视线落在钉子上,而他脑中还有一个使用扫描波扫出的另一个画面。

    那个“画面”更加庞大。

    不但院子里所有的人和景色尽在他脑中,而院子外,刚刚光顾过这里的人逐渐离开巷子的车队也在他脑中,巷子里的黑猫在,大黄在,甚至——

    刚刚荣贵亲眼看着离去的,那头大个子丧尸也在他的脑中。

    那个大个子并没有离开。

    只是看起来离开了而已,他躲在了距离这里很近的地方。

    院子里静悄悄,卓拉夫人的哭声于是格外明显起来。

    小梅“看”到代表大个子丧尸的灰影在原来的位置迟疑的来回走动了半天,他甚至一度想要重新爬墙过来,直到——

    “走了也好,他也该走了。”

    “干了这么久的活儿,那孩子也该歇歇了……”

    随着卓拉夫人最后一句话轻声落下。

    小梅“看到”那个大个子丧尸终于动了。

    这一回,收回了想要翻墙的双手,一步三回头的,他离开了。

    离开巷子,再度翻过一面墙,卓拉夫人住的位置距离城外很近,翻过那面墙,就是城外了。

    这一回,那个大个子是彻底离开了。

    “咚”

    “咚”

    “咚”

    稳稳的,小梅的手不停,将最后一枚钉子敲平了。

    那个大块头丧尸和卓拉夫人什么关系也没有,不是亲人,不是伴侣,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就像卓拉夫人说的,长久招不到人的情况下,忽然,有一天,那个大块头就过来敲门了。

    “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强盗来着。”回忆两人相遇的那一天,卓拉夫人皱了皱眉。

    那一天后又过了几天,老人的身体和情绪终于都稳定下来,证据就是:她甚至主动和他们提及大个子丧尸的事情了。

    “我当时还差点报警!结果,他直接朝后院走过去了,什么也没说,拿起锄头就开始干活。”

    “你们也见过吧?那些不死人的动作很慢啊,他一开始也慢的很,不过力气大,一下午就把我一个人干三天的活都干完了。”

    “一开始我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不过时间久了,我布置活给他,他好像也知道干了。”

    “手指也越来越灵活了,不过换灯泡什么还不行。”

    “他身上的斗篷都烂了,我就给他缝了新的。”

    “还有鞋子。”

    老人说着大个子丧尸的事,虽然她本人似乎没有察觉,不过,在提及对方的时候,老人是愉悦的。

    “是个很好的员工哩!如果他还活着,我一定雇佣他,将来等我死了,把园子留给他也没事!”说到这里,老人笑了。

    然后,荣贵就愣住了。

    “啊!卓拉太太,你学会我们老家话的口音了哩!”

    “哈哈哈!有吗?”

    一向严肃的老太太就难得笑了,看到屋子里其他人笑,哈娜也就跟着笑。

    屋子里一时全是笑声。

    除了小梅。

    硕大园子的唯一劳力走了,小梅和荣贵还要上班,卓拉太太还有心脏病,找不到新雇员的情况下,荣贵决定让小梅出马,给卓拉太太在园子里安装一套自动浇水喷头,再组装一台自动收割机,最好再来一台自动打包机,这样就全乎了~

    对于莫名其妙又被分配到自己脑袋上的活儿,小梅没有拒绝。

    对于他来说,与其让他陪一老一小两个女人聊天,他宁愿面对金属材料和机器。

    反正这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倒是——

    看看荣贵左边的女人——卓拉夫人,又看看荣贵左边的女人——哈娜。

    小梅觉得自己好像渐渐看清了一条线。

    一条将西西罗城消亡事件贯穿始末的一条线。

    作为一个大脑精细而复杂的人,他是无法想象哈娜这样的小姑娘如何会成为屠城者的,所以,他就问了荣贵。

    就像荣贵想到什么就会问他一样,他现在问荣贵问题也很随便。

    想到就问了,而且问的很直白。

    “你在什么情况下,会做出屠城这件事?”就是昨天,哈娜睡着之后,两个人躺在被窝里的时候,小梅硬是把荣贵重新弄开机了。

    然后,直白的问了他这么一个问题。

    荣贵很显然被吓了一跳。

    “屠城?你是说把整个城市消灭吗?这么高端洋气需要技术的事儿,我、我脑容量不足手拙做不到啊!”荣贵的反应也非常直白。

    小梅:……其实我也觉得你做不到。

    不过——

    “仔细想一下。”即使这样,小梅还是继续问了。

    然后荣贵就当真冥思苦想起来。

    冥思苦想的结果,他终于勉强凑了个情况:“之前,大概是荣福他们被欺负了,欺负到我没有办法帮他们打回来的情况下,我可能会有这种……嗯,让所有人都一起死的想法吧?”

    “不过还是活着好,活着可以慢慢算账啊!”说完,荣贵就自己反驳了一句,然后——

    脑袋朝向天花板,小机器人乌黑的眼珠静静盯着那里的花纹,荣贵道:“这种事基本上不是我这种人干得出来的,还有一种更可能的情况。”

    “那就是,当我不再是我的情况吧?”

    “哈哈,变成神经病?疯了?”

    荣贵说着说着,又自动关机了。

    然而,就是这一句话,却仿佛一根火柴一般,点亮了水上的油,小梅的脑中忽然一亮。

    是了,这才是最有可能的一种情况!

    当哈娜变得不再是哈娜的时候,她才最有可能成为屠城者。

    对于荣贵来说,自己不再是自己,他脑中想到的唯一答案就是疯了,然而在这里,却明显还有另外一种情况。

    那就是成为不死人!

    成为荣贵口中的丧尸!

    当哈娜变成丧尸的情况下,心中怀着某种不可饶恕,无法痛报的仇恨,这是她唯一可能犯下屠城罪的时刻!

    以卓拉夫人的雇员——大个子丧尸为导火线,城内的人们发现丧尸们已经开始变化了,他们有了攻击性,人们逐渐无法与丧尸和平共处了,这种情况下,人们一定会开始更加严格的限制丧尸,甚至做出各种极端行为,然而,这对父母都是丧尸的哈娜来说,是无法接受的,然后……

    然而这条线还缺少关键的什么。

    静静组装着手里的机器,小梅想,只差一点点,整个城市灭亡的真相就呈现在他眼前了。

    不过,知道真相什么的对于他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对于他来说,知道真相只是有助于规避风险而已,更重要的事情是研究出强力营养液,然后赶紧把荣贵的身体泡进去。

    每天花三个小时在图书馆看书,下午回去哈娜爸爸的工作室配置强力营养液。

    对了,虽然对于这里的药师来讲非常不可思议,然而小梅确实将哈娜爸爸的强力营养液药方完全破译出来了,现在他每天做得工作就是配置。

    提炼成分,然而让成分a与成分c发生反应……这是很繁琐的工作。

    小梅将所有工作拆分为两个月份,每天按计划做着应该完成的工作,他的生活有条不紊。

    他现在甚至还有时间和能力帮哈娜做一些其他的常用药,然后在亚尼他们带客人过来的时候卖给他们。

    然后,送哈娜的爸爸回森林外面去。

    大个子丧尸袭击普通人事件后,城内果然加强了对丧尸的管制。他们现在甚至只能每天用大黄把哈娜的爸爸接进来,然后再用大黄送出去了。

    对于周围的事情一无所事,哈娜的爸爸仍然每天热衷于研究。

    倒是他们在某天送哈娜爸爸回去的时候有了一个新发现。

    那天,他们走了平时没有走过的路,那里非常荒凉,坟墓也少。

    然后——

    走到其中一个坟墓前的时候,荣贵忽然“啊”了一声,停下脚步,他不动了。

    顺着荣贵的视线望过去,小梅在那个坟墓的坟头上发现了好多朵紫色的花。

    和家里那盆来自琪琪的紫色花朵一模一样,紫色的花全部插在那个潦草的坟包上。

    “是我之前送给他的花。”

    “大个子他……就睡在这里了。”

    看着脸上明显露出悲伤神色的荣贵和默默安慰他的哈娜,小梅没有吭声。

    于是,造成未来屠城事件的另一个导火索,可能进化出可怕能力以及智力的大个子丧尸,和哈娜的妈妈一样,也安息了。

    是真正的安息。

    作者有话要说:  大个子也安息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