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不过现在的哈娜怎么看也不想有能力屠城的人, 想象她去屠城, 就和想象荣贵屠城是一个道理。: 3wしwxs520

    小梅看着自己倒映在玻璃窗上的脸:天蓝色眼睛的小机器人面容僵硬。

    然后他慢慢收回了视线。

    离开药典, 他径直去楼下查看制作强力营养液需要的其他书籍。

    这个城市的文明失传已久,如今他已经将哈娜爸爸留下的强力营养液的成分破解了百分之八十,加上平时观摩哈娜爸爸的操作,他将对方的手法也学习了七七八八,但是为了提高成功率,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将这个图书馆的藏书全部阅读一遍。

    他不会轻视任何人,因为他从不轻视历史。

    他要尽快把强力营养液做出来了。

    从书架上依次拿下了许多书, 那其中一本书的时候,书籍抽出书架的瞬间,小梅看到了缝隙之间露出的一张僵硬青黑的脸。

    天蓝色的眼睛与对方较一般人散大的瞳孔相对,小梅未做任何停顿, 径直将书拿开。

    发现了第一头丧尸,小梅很快看到了第二头。

    安静的图书馆忽然多了一些拖长声音的脚步声,之前这些脚步声都被雨声盖住了, 到现在,雨声变小了, 才变得明显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 书架之间多了许多丧尸,他们或者站立,或者慢吞吞拖着步子在书架之间走着。

    小梅甚至看到了有一名丧尸在非常缓慢的整理书架。

    那是一头外观非常可怕的丧尸,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身体也破破烂烂, 他的脸像是遭遇了什么事故,血肉模糊,现在则是乌黑一片,只有一只眼珠还勉强挂在原本的位置,整个人看起来可怕极了!

    手也断了,他就用断了的手在整理书架。

    “别害怕,孩子,他们只是些可怜人。”老者的声音忽然打破了只有雨声和脚步声的诡异空间。小梅向旁边看去,这才发现那名图书管理员正在隔壁,站在两名丧尸旁边,老人旁边是个小拖车——就是图书馆里工作人员常用的那种,目视书架,他正在将拖车上的书一本一本放回原位。

    “亲人将他们掩埋在这里再也不管了,外面雨大,无论去哪里都容易被赶走,他们只是过来躲雨的。”

    “你看……外面雨这么大,最近是草药们需要密集灌溉的季节呢……”老人说着,拿着一本书眯着眼辨别了片刻,然后将它塞到对应的位置上去。

    “大部分是过来躲雨的,不过也有喜欢图书馆的。”将最后一本书归位,老人终于正过脸朝向小梅,眨了眨眼,他不起眼的将手伸出来,布满皱纹和老年斑的手指向旁边几个方向指了指:

    “他,她……还有他……这三个是每天都来的。”

    “最后这个是我原来的同事,半年前去外面玩的时候遇到了车祸,尸体被送回来埋在之前他早就给自己买好的墓地,结果三天后……”

    “他重新出现在图书馆了。”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我被吓得哦……不过毕竟我们是老伙计了,即使被撞烂了,我还是认出他了,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工作而已,也没做其他什么事。”

    “我才想起来他之前应该是吃过不老药了。”

    “也是,发明了这么厉害的药,整个西西罗城的人几乎都吃了,现在还好,等到死后……”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西西罗城的人对丧尸比较没有那么害怕?”

    “因为我们每个人将来都有可能变成这样啊……”

    “比如我,我也吃了的。”

    老人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小梅,然后和蔼的笑了:

    “别紧张,没什么的,就算变成不死之人,我就算爬出来,大概也是回来整理图书馆,然后看看书,每天的生活就是这样,没什么别的了。”

    说完,枯木一样的手指向楼下某个角落指过去:“年轻人,去那边看书吧,那边最安静,灯泡还是新换的。”

    小梅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抱上自己挑好的书,他向楼下走去。

    而他在那个位置看书的时候,前方的几张座位上也坐下了几头……丧尸。而那位老人则继续拖着拖车,在书架之间穿来走去。

    等到雨完全停止的时候,小梅刚好看完最后一本书,这回他抬头的时候,发现前面的丧尸全都不见了。

    雨停了,他们果然离开了。

    “再见。”离开的时候,小梅难得朝老人说了再见。

    笑呵呵的朝他摆摆手,老人随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继续看起手上的书来。

    古朴而别致的图书馆里,以足足五层楼的书架和温暖橙色灯光为背景,老人缩于一隅安静阅读的场景就这样落入了小梅的眼中。

    收回视线,他径直离开。

    在图书馆耽误的时间有点长,等他重新坐车返回哈娜家的店铺时,时间已经不早了,荣贵和哈娜已经将哈娜的爸爸送了回去,就等他一起回去了。

    “找了一天,终于找到爸爸制作的那种心脏药了!而且——”

    “还没过期!”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小姑娘的身体前倾着,语气轻快地,她向小梅介绍了她和荣贵的一天:这俩人一天什么也没干,光是在仓库里找药了。

    仓库里现在八成已经乱七八糟了,明天得重新整理仓库——小梅想着,接过小姑娘递过来的药瓶,取出一枚药丸,拧开右手食指,露出里面的一根针迅速穿刺了一下,他用平坦的声音道:“药物成分很活跃,可以使用。”

    “呼……太好了!”得到小梅这句话,哈娜这才真正放下了心。

    然后她就小心翼翼将药瓶放在胸前的小兜兜里←荣贵给她缝的,嘴角弯的大大的,开始期待起回家把药给卓拉太太这件事来。

    透过照后镜不着痕迹的在哈娜脸上看了一眼,小姑娘的苹果脸上挂着怎么藏都藏不住的得意笑容,嘴里还哼着大概是荣贵教她的小曲儿,怎么看,都不像能干出“屠城”这种大事的人。

    可是——

    大黄熟门熟路的开回了卓拉夫人家所在的巷子,停在惯用的停车位上,大黄自动熄火。

    荣贵则爬下车子,和哈娜一起,帮大黄将掉在车顶上的被单裤衩什么的捡一捡。

    “哈娜,以后咱的内裤被单可不能像他们这样晾啊,就算一定要晾,也得用夹子夹好,这些东西一看就是糙老爷们用的,女孩子的东西可不好那么晾在外面。”一边捡,荣贵一边对哈娜道。

    哈娜便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然后一件一件接过荣贵递下来的大裤头。

    小梅并没有参与他们俩的捡裤头行动,站在大黄的车门前,正面朝向卓拉夫人的房子,小梅的眼睛里微微闪着蓝光。

    不对,有什么不对。

    “哎?卓拉太太不在吗?怎么屋里的灯是黑的?”荣贵已经将不对头的地方喊了出来。

    第一天由于没有开灯,荣贵踩塌了一块地板这件事发生之后,卓拉夫人就多了个习惯,那就是每天晚上帮他们留灯。为此,荣贵还请小梅将屋里所有坏掉的灯泡换了一遍。

    从此之后,每天他们回家的时候,迎接他们的都是暖融融的灯光,和坐在摇椅上的卓拉太太,如今灯忽然灭了,三个人瞬间都觉得不太正常。

    领先一步,荣贵已经掏出钥匙开门去了,哈娜紧紧的跟在他身边,看到两个人慌慌张张冲了进去,小梅也赶紧追上两人的脚步。

    “卓拉太太,您在不……啊!”伴随着瓷器被踩碎的声音,荣贵大叫了一声。

    荣贵和哈娜太慌张了,两个人没头没脑只顾往前冲,而小梅却在两人尖叫的同时伸手拍开了墙壁上的灯光开关。

    客厅里灯火通明的同时,三个人也看清了此时此刻一楼大厅里的样子。

    刚刚被荣贵踩碎的是一个瓷盘,不是空的,正是卓拉太太平时做饭时装菜用的瓷盘,此时此刻,盘子上还有饭菜干涸的痕迹,仔细看,地板上也有一坨红红的浓稠浆液……

    饭菜打翻了。

    而在打翻的瓷盘前方,就是脸朝下摔在地毯上的卓拉太太。

    “天呐!”荣贵赶紧跑了过去。

    “先别翻动她。”阻止荣贵的是小梅冰冷的声音。

    荣贵和哈娜立刻一动也不敢动了。

    蹲在卓拉太太身边,小梅在测试过她的体征之后,慢慢将她的身子翻正过来,他先是用拳头有节奏的叩击卓拉太太的心脏部位,一边叩击,一边注意着对方的心脏情况。

    “是心脏病发作。”手上做着急救的工作,小梅还抽空对旁边明显慌神的两人道。

    大概是小梅的表现实在太镇定了,关键是他平时表现的太万能了,荣贵也好,小哈娜也罢,在小梅的带动下,两个人终于慢慢恢复了冷静。

    小梅观察着下方的卓拉夫人,只见她手里拿着电话,身下还有一个打开的药瓶,药瓶应该是空的,摔在地上也没有一粒药掉出来,想到她白天时说过的话,应该是她平时常用的药没了,新药又没有及时送到导致的。

    “把你给卓拉夫人带的药拿出来,倒三粒,五秒钟一粒,一颗一颗给她塞进去。”

    手上继续做着心脏起膊的动作,小梅有条不紊的对旁边一脸苍白的哈娜道。

    用力点点头,哈娜连忙从兜兜里掏出药瓶,小心翼翼的倒了三颗药。荣贵帮她掐算着时间,小姑娘紧张的在荣贵每报出“五”的时候,用力掰开卓拉太太的嘴巴,将一粒药丸塞进去。

    不知道是小梅的心脏起膊急救动作起作用了,还是哈娜爸爸的心脏病药发挥了作用,终于,在一分钟之后,小梅轻声道:“好了。”

    卓拉夫人的心脏终于再次恢复了跳动,小梅就让她静静的躺在地毯上,数分钟后老人青白色的脸上终于出现一抹红润的时候,小梅让哈娜再次将一枚药丸塞入了老人的口中。

    “我这是……”卓拉太太幽幽醒了过来。

    注意到老人干裂的嘴唇,荣贵赶紧从旁边接了一杯水,用眼神询问小梅,得到小梅点头答复之后,他这才小心翼翼的将水杯递到老人嘴边。

    喝下一口水,冲淡了口里药丸的苦味,老人的脸色又好了一些。

    “你心脏病紧急发作了。”小梅回答了他的问题。

    怔怔的愣了片刻,老人慢慢长叹出声。

    “卓拉太太,要不要,再吃一颗药啊?”总觉得老人还没完全好,哈娜赶紧把药瓶递过去。

    “这是哈娜爸爸做的特效心脏病药,哈娜今天早上就觉得您脸色异常不好,今天找了一天药呢,赶巧了,回来就用上了!”荣贵就在一旁解释。

    “不~是小梅,小梅什么都知道,又会急救,还知道吃几颗药,几秒钟吃一颗,对了,小梅小梅,要不要让卓拉太太再吃一颗呀?”哈娜求助的目光再次飘向小梅。

    “不需要,这几颗药的药效已经非常强,她的心脏非常弱,虚不受补,使用强药量让她的心脏重新恢复跳动是一方面,但是继续在增强药量她会受不住。”

    “接下来每天一粒,不可以多吃。”

    也是今天他阅读的图书中刚好有一本是介绍心脏病知识的,那本书刚好是哈娜的爸爸所著,所以小梅才能对他制作心脏病药如此了解。

    强力心脏病药在体内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又缓了一会儿,卓拉太太终于稳定下来,晕倒前的一切慢慢重新回到她脑中,忽然——

    老妇人的脸色又变得苍白起来!下一秒,她竟是挣扎着要起来!

    “哎!”哈娜和荣贵都被她这样子吓到了,就在哈娜慌里慌张又摸出一颗药的时候,小梅按住了卓拉夫人的肩膀。

    “怎么了?”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冷漠。

    “大个子!大个子出去了!”卓拉夫人的声音却完全不复平时的高冷,老人的声音带着慌张,手指拼命指着门外的方向。

    “我发病的时候大个子还没走,他看到我生病立刻冲出去了,他……不能让他出去!”额头上的青筋都蹦出来,老人紧紧抓着荣贵和哈娜的手,想要站起来似的,她求助的望向四周。

    她是真的着急了!

    “大个子,那位园丁先生吗?”还是荣贵最灵光,这段时间,有空就爬墙和对方打招呼,时不时送对方一朵花,荣贵自认为自己和对方的关系已经不错了。

    那个家伙个子高高的,所以卓拉太太偶尔会称呼对方为“大个子”。

    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直到这个时候,荣贵还没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直到——

    外面忽然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

    非常沉重,非常缓慢的脚步声,伴随着滴答滴答的声音。

    门外出现了一名铁塔一般的壮汉。

    仍然是身披巨大厚重的斗篷——后来聊天的时候荣贵才知道,这斗篷是卓拉太太给他缝的。

    然而,斗篷却不复以前的完整,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撕扯过,斗篷的上方、罩住头颅的地方……

    散开了。

    对方一直遮掩在斗篷下的脸终于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张极为可怕的脸:半张脸完全腐烂,牙齿全部暴露在外面,缺失了一颗眼珠……

    那是一张丧尸的脸!

    身上原本属于自己的血液早已干燥不再流动,然而此时此刻,这头丧尸的脸上、斗篷上却全是鲜血!

    红色的、新鲜的、可以嗅到腥味的鲜血!

    仔细看,他的牙齿上亦有血,他的身上……还有碎肉与脂肪!

    身上甚至还有几个新鲜的弹孔,结实的斗篷被打的破破烂烂仿佛筛子一样,简直不用多猜,是个人看到他现在这样子就知道他身上刚刚遭遇了什么。

    他一定是攻击了人类,同时还被攻击了。

    然而,这里的丧尸不是从来不会攻击人吗?

    这位大个子平时不是就帮卓拉夫人干干农活吗?他平时……可是十分老实的……

    丧尸啊!

    荣贵的脑中一片空白。

    而半躺在地毯上,在小梅和荣贵的怀里半坐着的卓拉夫人脸上却忽然露出一抹悲伤。

    一股浓烈的悲伤。

    “啊!”从来不开口的大个子丧尸忽然开口的。

    他的声音非常奇怪,明明是那样一个大块头,他的声音却是尖细的,仿佛小孩子一样。

    对声音非常敏感如荣贵,他甚至听出了对方叫声之间隐约的欢喜。

    “啊!”他又叫了一声。

    沉重的脚步声再度响起,夹着浓郁的血腥味,大个子朝卓拉夫人的方向走过来。

    站在三个人的面前,他忽然拉开了斗篷。然后——

    噼里啪啦……

    好多好多的药瓶便从斗篷下面掉了下来,掉在地毯上,掉在卓拉夫人的裙子上。

    和卓拉夫人之前掉在地板上的空瓶子一模一样,掉下来的全是崭新的心脏病药了。

    “啊!”他再次叫了一声。

    似乎是让卓拉夫人快点吃药了。

    透明的液体从眼睛里滑下来,仿佛听出了大个子言语之间的含义,卓拉夫人无声的哭泣了。

    窗外,忽然传来了车轮紧急刹车的声音。

    好多的车子停下来,然后,更多的人从车上跳下来。

    他们围了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幕,大概是一开始写这一卷的时候就想写的。

    终于写出来了,最后一段是一边擤鼻涕一边写完的。

    泪流满面。

    今天是母亲节,别忘了给妈妈们打电话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