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由于荣贵稍后还要送大黄送哈娜爸爸“回去”, 所以小梅是自己出去的。?

    荣贵有点不放心, 一开始还坚持要小梅先让大黄把他载过去、然后再自己回去, 不过小梅果断拒绝了。

    他在路边打了一辆救护车。

    呃……也对,谁也没有规定只有缺胳膊断腿快不行了才能坐救护车啊~

    看着黄绿色的小车头闪红色警笛呼啸而去,荣贵总算是放了心。

    “客人,您想吃点什么药?我带您去最合适的店啊~”一上车,救护车司机就经验老道的开始介绍了, 如果荣贵在这里一定会惊讶的眼睛都眨不过来:救护车司机真是个美人啊!

    即使动作充满了小商贩的感觉,语气也充满了老司机的油滑感, 可是救护车司机长得眉清目秀,皮肤是西西罗人特有的细腻,眉眼间也尽是风情。

    可惜,风情砸在小梅这里算是扔水里了。

    端正的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小梅径直道:“去图书馆。”

    然后他就不吭声了。

    这种客人一看就是油盐不进的那种铁公鸡——没办法,救护车司机也只好摸摸鼻子好好开车。

    不过他还是按开了收音机,各种药剂广告流水一般被播放出来, 成了车内唯一的声音。

    这一回,小梅没有再说什么, 对于他来说, 听广播看电视什么的已经很习惯了,有荣贵在身边,就像有个全天无休的收音机,任由各种小广告在耳边聒噪,小梅端正的坐着, 目视前方。

    由于他太安静了,非但安静,还长时间一动不动,其实他经常这样,如果不是荣贵平时经常央求他干着干那,没有事情的时候,小梅可以维持一个动作一天一动不动,他会思考一些事情,又或者,什么也不想。

    老实说,静止时间过长的人……让人看着也是很怕怕的呢!

    此时此刻,救护车上的这名老司机毫无疑问就直面了这种死一般的恐惧!

    透过照后镜,他不断的观察小梅,车开了半个多小时了,而在这半个多小时之间,他发誓身后这名客人当真是一动没动过!

    罩住身子和头脸的斗篷连颤都没颤一下 ,这位客人怎么看怎么可疑啊啊啊啊啊!

    该不会是……那些不死之人吧?

    可是他进来的时候明明还说过一句话啊,那些不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等等——

    难道已经进化到可以说话的不死人了吗?

    最早的时候,他们只会从坟墓里钻出来而已,过了一段时间才能行走的,又过了一阵子才开始凭借最后的感觉本能的往城内走,从一开始肢体僵硬都做不流畅,到现在可以灵活地翻城墙跑进城内,从一开始一出现就让人发现是不死人,到现在成功混迹在人群之间,只有近看才能发现他们的不对劲……

    据说前阵子终于发生了不死人攻击活人的事件了呢!

    被攻击的是一名从外地过来买药的病人,由于太恐惧不小心攻击了不死人,结果,平时几乎对外界没反应的不死人居然反击了他,据说那人现在还在药店躺着呢!

    也幸亏他是在西西罗城被攻击的,换了其他地方,哪有这么多的好药可以及时给他用上哦~

    不过——

    好像也只有在西西罗城能让人遭受这种攻击吧?

    脑子里转过一个又一个乱七八糟的念头,救护车司机的大脑一片空白。

    作为救护车司机,这个职业可以让他们在城内城外、大街小巷到处跑来跑去,由于要给客人推销药店,他们自然和那些药店之间有频繁的往来,所以论起西西罗城消息最灵通、知道各种小道消息最多的一批人,救护车司机毫无疑问可以排在前面,就算不是第一名,第二第三名也是有的。

    联系到前几天听到的小道消息,救护车司机越来越害怕了。

    他赶紧把前排与后排之间的防护网升起来了。

    平时为了推销方便,他轻易不落上这个玩意的,如今却是完全顾不得了!

    好在救命的图书馆就在前面了。

    将车子停在图书馆正门前,救护车司机眼瞅着就要踩油门跑路,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客人却用手在他旁边的车窗玻璃上敲了一下。

    “还没付钱。”仔细听,这人的声音也非常可疑啊!金属质地,冷冰冰的,语气平坦而僵硬,基本上毫无起伏……

    妈呀!这人就是不死人吧!

    虽然城里很多人都不怕那些不死人,可是他就是少数怕这些人的人里面的一个啊~

    一支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从车窗外递过来,露出一枚通行证,惊恐的用自己的通行证和对方的碰了碰,救护车司机在收款完成后,连句寒暄语都不敢说,立刻摇上车窗跑开了。

    从此,西西罗城大概又多了一个“不死人坐救护车”的传说。

    =-=

    而造成误会的始作俑者·小梅则拿着自己的通行证,难得的愣了愣:司机只收了他一积分。

    这里的车费这么便宜吗?

    愣了愣,他没有多想,抬头看看前方高大的建筑——在普遍使用木质材料的西西罗城,这栋难得使用瓦石结构的高大建筑就是图书馆了。

    水珠,从天空落了下来。

    又“下雨”了。

    这个城市里的植物太多,城市自动喷水频率自然比其他城市高。如果按照气候类型来划分,这里应该是个多雨的城市吧?气候常年湿热……当然,城市部分地带为了种植草药,所以可能会干燥……

    小梅想着,从斗篷下拿出一把雨伞。

    雨伞是他自己做的,不过却是荣贵要他做才做的。

    他现在身体的材料并不怕水,雨伞之于他来说毫无意义,不过荣贵某个理由说得倒也对:“雨伞不是怕身体会被淋湿,还可以防止身上的衣服被淋湿”。

    毕竟,在这个城市,一旦洗了衣服就很难晒干。

    对了,卓拉夫人那里的烘干机坏了,回头得去修一下,毕竟荣贵是个衣服每隔两天就要清洗一下的家伙。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和一个爱干净的人生活在一起,总好过于和一个脏兮兮的邋遢鬼在一起……

    没有察觉自己如今思路的细微变化,小梅撑着雨伞,匀速走上了台阶。

    推开厚重的图书馆大门,他收起雨伞,看到旁边有放雨伞的地方,那里有一把雨伞,盯着那把雨伞看了一会儿,小梅也把雨伞放了上去。

    图书馆的房顶异常高,走廊异常宽阔,里面没有一个人,小梅走起路来的时候,整个走廊里便只有他一个人的脚步回声。

    然而走廊上的灯却是全的,没有一盏灯的灯泡熄灭,应该是有人专门维护的结果。

    从这一点看来,这里应该还是有人的。

    地板也很干净。

    ……

    一路走一路不着痕迹的观察着四周,小梅终于走完了走廊的长路,来到图书馆正式存放图书的地方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房间,足足有五层楼高!中间是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阅读桌椅,而四周就是五层楼的书籍!

    每层楼上都是密密麻麻的书架,上面摆放着更加密密麻麻的书籍!两侧有楼梯可以上楼,除此之外,每层楼中间亦有空中楼梯相连,人们可以轻松的从四楼的书架上到五楼,又或者从五楼的书架直接走空中楼梯到三楼……

    在小梅的记忆里,这并非他见过的最大的图书馆,然而毫无疑问,却是最别致的一个图书馆!

    作为一个有阅读习惯的人,小梅难得怔了怔。

    随即他就开始找接待前台了。

    他在一楼大厅的角落找到了图书管理员,那是一位穿着西西罗传统服饰的老年男子,年纪看起来已经很大,鼻梁上架着一副巨大的眼镜,手上捧着一本书,老人正在阅读。

    听到小梅的脚步声,老人愣了愣,直到小梅走到他面前说明来意,他这才放下手中的书籍,打开好久没用的电脑,等待开机的功夫,老大爷迟疑了半晌,轻声开口对小梅道:

    “活人?”

    小梅:?

    大爷就推了推眼镜,再次小声道:“我是说你是活人?”

    小梅:=-=

    “我现在的身体是机械制成的,严格说……”小梅正要继续往下说,大爷打断了他。

    “机械的好,我知道了,你是活人。”

    大概是太久没有开过机,大爷面前的机器开机速度真是有够慢的,好容易终于出现管理界面,大爷把小梅的通行证在里面登录了一下,然后很轻松的对他道:

    “行啦,这就可以进去看书了,书籍不外借,只可以在这里看,没有什么不能进去的地方,你自己找就行啦。”

    大爷说着,把通行证并一份图书馆地图递给小梅,就在小梅刚刚收好通行证,准备往里走的时候,大爷又叫住了他:

    “那个……现在愿意来图书馆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了,活人少了,所以……”

    声音再次压低,大爷把话全部说了出来:

    “不是活人的人可能就显得有点多。”

    “看到他们别害怕,他们挺安静的,从来不在图书馆里吃吃喝喝,看完了书还知道把书放回原处,其实都是好读者来着。”

    “哎,你要是害怕,就趁早回去吧……”

    大爷的话最终化成了一声长叹。

    看了一眼对方,小梅转过身去,按照地图指示的方向,他拾级向上,直直向图书馆的最高层走去。

    整个西西罗城的通用药典只有一本,在这个城市里,这本大药典是瑰宝级别的存在,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毁坏,唯独这个图书馆的药典不会被毁,想要弄清楚哈娜爸爸当年制作的不死药的真正完整药方,也只有在这里了。

    当然,对于小梅来说,查询不死药的药方并非他过来的主要目的:想要弄明白哈娜爸爸的遗愿是荣贵的愿望,对于小梅来说,他过来更重要的理由是补充更多的关于草药方面的知识。

    他的大脑就是世界上最全的图书馆,可以将所有看过的书籍全部背下来,是他与生俱来的能力,而在稍后的经历中,完全机械化,以虚拟形式实现了永生之后,他的大脑更是与这个世界所有的图书馆相连相通了,这个世界上所有可以“信息化”的记录全部储存于他的大脑,这个世界上没有他不知道的知识。

    也就是一些在他开始连通系统前消失的记录了,那些地方的书籍、文化……早在他可以储存之前便消失了,他的系统中自然而然失去了相关记录。

    诚然,其他的地方也有相关的草药常识,所以小梅可以说出很多草药的名字、功效,然而西西罗城在这方面的研究不得不说是最顶尖的几个城市之一。

    经过漫长的发展,这个城市已经发展出了独特的草药文明,在很多方面,他们有着其他城市取代不了的地方。

    而他现在就处于这个在历史上已经消失的文明与文化的汇集地——西西罗城的中心图书馆之内。

    两个半月之后,这里将消失不见,这个别致的图书馆,和里面西西罗人历代的研究也将毁于一旦,从此完全消失在人类的文明长河之间。

    有种奇妙的感受,但是又有种必然的感觉。

    小梅走过一个又一个楼层。

    这里安安静静,完全是书的海洋。

    偶尔越过台阶向下方的图书管理员看去,只见老人正在面容祥和的看书,阅读带给他的快乐是显而易见的,手中捧着书就像捧着全世界,老人安静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小梅移开了视线,现在,他终于爬上第五层,整个第五层的中心就是一个巨大的架子,架子上有一本厚厚的书,那就是传说的西西罗大药典了。

    周围所有书架上陈列的书籍都是药典相关,为了创造出这个药方,药剂师们一共做了多少试验,理论根据为何……简而言之,就是论文。

    小梅站在了陈列大药典的架子前方。

    他的个子太矮了,架子便根据他的身高自动向下调节了一点。

    盯着大药典的封面看了一会儿,小梅翻开了书。

    他是直接在目录中搜索不死药的记录的。

    整个药典的目录就是由一个又一个药名组成的,按照被创造出来的时间顺序排列,在倒数第三条记录上,小梅看到了“不老药”这一行字。

    他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按照目录上的指示,径直翻到了指定位置。

    第两千四百三十八页。

    记载哈娜爸爸作为药剂师最大荣耀也是最大败笔的药方就在这一页上。

    那一页上,端端正正印着花体的“不老药”一行字。

    小梅又停顿了一下。

    他的停顿是有原因的,因为就在真正看到这种传说中的药名的写法时,他终于意识到了有地方不对劲。

    是这个药名真正的涵义!

    在通用语中,“不老”和“不死”的发音是一模一样的,写法也非常类似,只有一个字母不同。

    其实这个字母自然会导致整个词的读法有细微区别,可惜区别太小,大部分人在念到这个词的时候并没有把这个差异念出来。

    加上后来有了那些荣贵口里的丧尸的缘故,小梅在现有的记录中发现的关于这个药的记载,实际上都是写作“不死药”的。

    只有哈娜提到这个词组的时候,念法会和其他人有点不同。

    今天凌晨发生的一幕电光火石一般在他脑中闪过:

    “你家有不死药的药方吗?”黑暗中,小梅静静道。

    “不、不是不死药,而是不老药。”小姑娘固执的纠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爸爸的笔记全部被销毁了……”

    对了,提示其实很明显,哈娜嘴里说的药名和其他人口中的药名虽然发音非常类似,然而并不是一种药。

    然而这又有什么差别呢?不老也好,不死也罢,两者的结果是一样的。

    微微侧了侧头,小梅翻开印有药名的那一张纸,看到了关于“不老药”的完整记录。

    写在最前面的就是详细的成分列表:使用了何种药材,这些药材选用的几年份的,使用了何种萃取方法,萃取的时间有多长……

    非常详细。

    洋洋洒洒一共记载了足足五页纸!

    和周围最长不过三页纸的成分剖析比起来,毫无疑问,“不老药”无论是在制作难度上,还是研究难度上,都比其他的药物更加高。

    并非刻意的,小梅记住了五页纸上的全部内容。

    然后,他在第六页纸上看到了一段药剂师的话:

    “发明这种药的初衷……是为了我美丽的妻子,我希望她能够青春永驻,永远开心。”

    和其他药物最后面写的“治病救人”之类充满情操的感想完全不同,“不老药”的创作者非常直白的坦言说自己制药的初衷只是为了让自己的妻子青春常驻。

    这一点小梅是知道的。

    如果药物真的成功,这条感言大概会是充满了浪漫感的感言。

    然而药物失败了。

    哈娜的爸爸被拉去受审,法院判了他死刑。

    而哈娜的妈妈作为哈娜爸爸创造这种“邪恶药物”的原因,被同样被认为是一个“邪恶的女人”。

    在受刑的路上,哈娜爸爸遭到了病患的袭击,哈娜的妈妈为了保护丈夫,最终死于某位病患愤怒之下的攻击下。

    小梅想到了那名女性丧尸脖颈上的伤口——

    这可悲的一幕并没有阻止行刑,哈娜的爸爸最终还是被执行了死刑。

    然而哈娜却不知道这一切。

    作为未成年人,法律保护了她的成长安全,她被告知自己的父母死于车祸。

    小姑娘是真的这么以为的,荣贵问起她的时候,小姑娘是这么回答的。

    然后就是哈娜的父母不停回家的日子……

    听起来顺理成章,没有什么异常,然而——

    为什么会如此在意这个药名呢?

    盯着药名又看了一会儿,小梅的视线滑到了最后一页,唯一印有药物创造者姓名的地方。

    “哥布尼·哈纳伦斯”

    天空一般的蓝色眼眸里瞬间闪过一丝阴霾,小梅虽然面不改色,然而他的心里此刻却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他想,他可能知道这个城市两个半月后会灭绝的原因了。

    正是这个“哈纳伦斯”!

    由于全部资料已经被销毁,小梅自然不知道西西罗城的灭城原因,然而——

    他却知道哈纳伦斯这个人!

    犯了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罪——屠城罪,哈纳伦斯被关在约书亚执掌的黑狱内三百年,在服刑完毕之后被处以极刑!

    如果那个哈纳伦斯犯罪的地方就是这个西西罗城的话,那么——

    小梅拨通了电话。

    他拨的是荣贵的电话。

    电话没多久就被接通了,荣贵欢快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小梅呀~怎么,到图书馆了没?我这里开始下雨了呢,你那边呢?不过还好你带雨伞了,下雨也不怕……”

    一如既往地,荣贵说了好多话。

    平静地,小梅等着荣贵把话说完,然后才问他自己的问题:“你,帮我问一下哈娜,这个城市里,姓哈纳伦斯的人,多吗?”

    然后他就听到荣贵去问哈娜了,小姑娘嫩嫩的小声音就在不远的地方,声音不大,然而隔着话筒小梅也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他听到荣贵问:“哈娜,小梅问你哦,西西罗城姓哈纳伦斯的人多吗?”

    “奇怪,他为什么问你这个啊?”这是没有搞清状况的荣贵。

    “哈!因为哈娜就姓哈纳伦斯啊!”小姑娘却不嫌弃,非常欢快的回答了荣贵的问题。

    “爸爸说,我们家的姓氏整个城独一份哒!所以谁叫我们都是哈纳呀!不过哈娜是女孩子,所以写法会可爱一点……”

    剩下的话……小梅已经不用听了。

    听着荣贵把哈娜的话重复了一边,小梅冷静的说了再见,然后挂上了电话。

    站在摆放着药典的书架前,小梅看向窗外。

    漆黑的窗外,雨越下越大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梅get到了真相:小梅想,我都静静。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