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大概是愿望被满足了吧?”荣贵道。

    “她的愿望就是看着女儿可以学会基本的生存技能, 有人照顾, 可以很好的活下去……”

    被窝里, 听着小姑娘平稳的鼾声,荣贵忽然开机了,伸出一只手指,荣贵戳了戳小梅,没过多久, 小梅便面无表情的把头转过来了。

    “不知道哈娜爸爸的愿望是什么……”

    “是制作出足够的药剂,让哈娜有足够生活到成年吗?”

    “还是要哈娜在旁边旁观, 学着各种提炼方法学会制药啊?”

    “后面这个……眼瞅着有点难啊……”

    荣贵说着说着,话音里就带了点愁意。

    作为同样来自手拙星的老乡,荣贵对哈娜能够学会制药这件事可是……打心里有点发愁。

    头重新正回去,天蓝色的双眸直直看向天花板, 小梅没有说话。

    “我有钱。”一道小小的声音忽然从两人中间发出来。

    荣贵冷不防被吓了一跳,慌忙低下头向哈娜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小姑娘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睛醒了。

    小脚丫在被窝里一蹬一蹬的, 哈娜给自己找了个刚好和荣贵小梅的头齐头的位置,然后从睡衣里掏出一个圆圆的……小通行证。

    小家伙在上面按了个什么, 通行证上便显示出一行数字。

    数清了数字后面零的数目, 荣贵惊呆了。

    “这是爸爸妈妈留给我的。”小姑娘说着,按掉数字,然后又将通行证塞回了睡衣下。

    荣贵目瞪口呆了半天,才叹出一口气:“原来哈娜你是个土豪啊……”

    真·土豪·哈娜便嘴角微微向上扬了扬。

    “我有钱,爸爸肯定不是担心没钱才回来的。”小姑娘小小声说。

    荣贵点点头:“看来真不是这个原因。”

    “那就是让你学做药了。”

    “你爸爸可能是要你至少学会一种药的制法、能够靠卖这种药生活下去, 才能离开啊……”荣贵情不自禁的用哈娜妈妈的模式推论哈娜爸爸这边的原因了。

    “虽然……虽然我很笨,可是我会努力的!”将小拳头从被窝里伸出来,哈娜坚定的表达了自己的决心。

    “对!要有志气,不过……以后可不要轻易把通行证拿出来,更不要把里面的数字按出来给别人看,知道不?”荣贵一边鼓励着小姑娘,一边又发愁的叮嘱她。

    “不一定。”忽然小梅冰冷的机械音从旁边传来。

    手掌心对手掌心,正交流愉快的两个人便齐刷刷的回过头看向小梅。

    规规矩矩盖着被子睡在旁边,双目仍然直视天花板的小梅静静道:

    “紫兰草,布克里,缘生花……这几天,他一直在研究这几种草药的萃取温度和比例,他的动作不是传授,而是在研究新的药物。”

    “这三种草药寻常无奇,并不是常见的草药材,它们最重要的功能是降低特定草药材的功能,可以被这三种草药稀释的草药依次是加布多利藤蔓,舒克尔菌菇以及缘生花的根茎。”

    “根据这一特性,可以推论他不但是在研究一种新的药物,而且,这种药物应该是另一种药物的解药。”

    “所以,他死后仍然不放弃持续在做的事应该是——”

    “不死药的解药?!”荣贵叫了出来。

    哈娜的眼睛也一下子睁大了。

    想要知道哈娜爸爸现在正在做的东西是否真的是不死药的解药其实很简单,能找到不死药的药方看一下就知道了,别以为这个药方是什么保密级别的东西,实际上,在西西罗城,药师们一旦制作出某种足以颠覆人们认知的药物,他们会将这个药方送到城内的药师协会,经过鉴定确认是足以列入药典的好药之后,药方会记录在城内的药典之上,方面所有城内药师查阅,所有药师都可以试着做这种药,然而只有试做成功之后,他们才会会被颁发可以贩售此类药物的资格,进而在自家药铺的招牌上加入此药物的名称,如果实在无法掌握也没关系,他们可以去有制药资格的药师那里进货,这样也可以在药铺招牌上加入药名。

    毫无疑问,不死药就是这种殿堂级好药。

    哈娜爸爸制作的不死药就被列在了城内大药典之上,城内药师纷纷试制这种药,在相当长一段日子里,哈娜家的生活相当风光,不止外面的人过来求药,城内的药铺也纷纷过来购药,店铺里每天满满当当的客人、忙碌的活计、还有更加忙碌的爸爸……充满了哈娜的记忆。

    美好的生活截止于第一名客人忽然暴毙,死后,他成为了第一头丧尸。

    哈娜说不清那时候家里到底经历了什么,只记得家里的店铺忽然大门紧闭,然后,愤怒的病人家属拉着死去的亲人围住店铺大门,玻璃上被砸出了一道道裂缝……

    哈娜的爸爸将哈娜保护的很好。

    “……家里现在没有不老药了,那个……哪里也没有不老药,全部被销毁了。”外面派过来的执法部队成群涌入城内,在每间药铺中翻找着库存的不死药,然后将它们一同焚毁。

    火焰非常高,被妈妈禁锢在家中,哈娜仍然能从窗户外面看到外面的火焰。

    “不过,应该没错,爸爸的遗愿就是那个了,制作出不老药的解药,一定是这样的没错!爸爸生前的日子每天都在做药!”想起了爸爸在世时的最后日子,哈娜的声音忍不住提高了。

    “你家有不死药的药方吗?”黑暗中,小梅静静道。

    “不、不是不死药,而是不老药。”小姑娘固执的纠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没有,爸爸的笔记全部被销毁了。”

    “不过,药典上应该有,妈妈说过爸爸是最厉害的药师,做出了可以写在药典上的药。”忽然想到什么,哈娜天真的说。

    “那……那我们明天去找找看那个什么药典?”察觉气氛忽然变得灰暗紧绷,荣贵赶紧说了一句话:“话说药典是什么东西?和字典一类的东西吗?什么地方能买到药典……书店?”

    “这里有书店吗?”荣贵继续发愁。

    “图书馆应该有,明天我们去图书馆一趟。”黑暗中,小梅平静的说。

    “现在,你们两个,睡觉。”

    小梅的声音冷冰冰的,一点也不温柔,就是这种声音,实在很可靠,让人听起来心情就会不由得平静起来。

    爸爸真的是想要做不老药的解药吗?爸爸能研究出来吗?研究出来自己真的能学会吗?

    心里有点茫然有点忐忑,哈娜紧紧抓着荣贵和小梅的手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哈娜起床的时候,小姑娘的眼底有着淡淡一圈青黑色。

    由于眼神不好,卓拉夫人虽然看不到小姑娘的脸色,不过却可以通过小姑娘的饭量敏感的察觉到什么。

    “怎么了?今天只吃了一碗半饭,是饭菜不合胃口吗?”装作不经意的,卓拉夫人问道。

    完全看不出老人家眼神不好啊——每当这种时候,荣贵就不由得感慨一句。

    对于眼睛接近全盲又独居的老太太来说,卓拉夫人实在过的很细致了,她看不见,但是却靠脑子记住了房间里的每个摆设每个拐角,东西从哪里来的放到哪里,她走在屋里的时候就像正常人一样。

    除此之外,她还擅长编织,虽然由于眼睛的缘故无法编出以前那样花色复杂的图案,那她就编织素色,除此之外,她还可以使用光照后温度的差别挑选布料,靠听声音辨别杯中水的水位,没有办法制作漂亮的料理,她就做盖饭,虽然卖相不好,可是那味道——据哈娜说,那真是一个字:棒!

    对于屋子里的一切了若指掌,外面的院子也不例外,她有一位好员工,外面的草药搭理的整整齐齐,卓拉夫人会指定某种草药专门种植在某个区域,那名员工从来不出错,收获的时候还会将草药捆绑的整整齐齐放在屋外的指定草坪处,等到有人来收购的时候,卓拉夫人就可以又优雅又准确的将药材卖掉。

    在这里住了大半个月了,荣贵只见过一次过来收货的人。

    确切的说,是购货成功的人。

    即使这里像个鬼屋,还是经常有人找过来求药,卓拉夫人虽然貌不惊人,然而似乎确实很厉害的草药供应商,她的院子里种着整个西西罗城最全的草药材,很多人来她这里求购药材,然而绝大多数却没成功。

    原因似乎是——

    “卓拉夫人售卖草药的原则是等价交换,如果你想从她的院子里得到某种草药,你必须给她一种院子里没有的草药。”

    ↑

    这句话是亚尼告诉他们的,还记得亚尼吗?就是一开始介绍荣贵小梅来卓拉夫人这里居住的美人店员,也是哈娜爸爸药铺的前伙计。

    中途荣贵又在哈娜家的店里看到过亚尼两次,每次来都拎着东西,或者是吃的喝的,或者是草药材。

    发现荣贵和小梅现在在这里工作的时候也毫不意外,看来八成是奇鲁已经告诉过他了。

    荣贵现在和他关系不错,两个人聊天的时候亚尼透露过把荣贵他们介绍到卓拉夫人那里住的原因:

    “我小时候曾经在隔壁的屋子里住过一段时间,离卓拉夫人家最近的那栋破房子是我家原来的房子,那时候卓拉夫人的女儿还活着……”

    “那是个挺漂亮的小姐姐啊~我们那一带的男孩子都喜欢她。”

    “就剩下这么一个亲人,卓拉夫人对女儿可好了。”

    “不过小姐姐的心脏不好,据说是家族遗传性的不好,卓拉夫人自己和先生的心脏不好,先生早早离去,就剩下卓拉夫人和孙女。”

    “他们之前住在外面的城市的,卓拉夫人的先生安装了机械心脏然而效果却并不好,再也不相信外面的机械疗法,她这才带着女儿住过来的,为的就是西西罗城的药。”

    “不过小姐姐的生命最终还是没保住,她还是走了。”

    “房子里就只剩下卓拉夫人一个人了。”

    “她后来眼睛也不行了,也不外出,单靠种草药生活,外地人是不允许做制药生意的,她只能种药材……这活很辛苦,她年纪又大了,而且一个人也寂寞,算我多管闲事也好,我就时不时把看着顺眼的人介绍过去,如果有眼缘,就在卓拉夫人那里住着和她做个伴儿,没眼缘的话,自然……呵呵……”

    亚尼也算专门过来解释一下自己当初的小心思的。

    “还有就是哈娜爸爸做的强力营养液了,虽然……可能过期了,可是过期了也绝对比另外两家店好,我不是故意忽悠你们过来买过期药的。”

    亚尼是个利索人,把事情解释清楚后,很快就转移了话题,转头和哈娜聊天了。

    看得出,他很喜欢自己前雇主家的小女孩,而哈娜……虽然态度仍然有点别扭,不过在荣贵的眼神鼓励下,终于开始和亚尼聊天了。

    绝望的时候以为所有人都离自己而去,心中的戾气固然已经由于知道缘由而散去,然而之前的隔阂却还需要一点时间融化。

    话题似乎走的有点远。

    不过想到亚尼就想到亚尼说过的、卓拉夫人的女儿,现在想起来,卓拉夫人之所以能一下拿出那么多小女孩的漂亮裙子,那些裙子……应该是她女儿的吧?

    一针一线皆用心,那是母亲对孩子的爱意。

    然而,那个被爱着的孩子如今却不在了。

    看着慌张对卓拉夫人解释着不是饭菜不好吃,而是自己有点没胃口的哈娜,又看看转身又从隔壁的厨房端了一杯白色饮料出来的卓拉夫人。

    荣贵的嘴角微微翘了翘。

    虽然是误打误撞,不过这一回,亚尼似乎终于介绍对人过来了。

    喝着卓拉夫人端出来的白色草药茶,哈娜的小眼神仔细看着卓拉夫人的脸。

    相处的时间久了,她现在已经完全不怕卓拉夫人了,而卓拉夫人也不再时时带着眼镜了。

    “卓拉太太,我觉得吧,这个草药茶,你比我更应该喝呀!”一口一口的喝着口感甜甜的草药茶,哈娜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你的眼底有点发黑啊,而且嘴唇的颜色也比往常暗,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我记得之前有人找爸爸做药就是这样子的,似乎是很严重的病啊……”

    虽然笨手笨脚的,不过小姑娘到底是曾经城内首席药师的女儿,从小住在店里的楼上,她见过的病人搞不好比正常人都多,虽然没有系统学习过,不过她有这方面的敏感度。

    “是心脏病,我的药吃完了,还没有来得及去下订单让人送新的而已,你不用担心。”外表看起来是位严肃又矜持的女士,不过出人意料的,卓拉夫人在面对哈娜的时候还是很坦率的,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把自己的病说出来了。

    说完,她便不再说话,直到听到哈娜将空杯子放在圆几上的声音。

    “时候不早了,你们该走了。”站起身,她打发几个人出门上班了。

    “我还是觉得卓拉太太的脸色不好,小梅,你是不是也这么认为呀?”哈娜还在纠结卓拉夫人的脸色,一边走,她还向小梅求证,待到看到小梅点头后,她才坚定道:“我记得爸爸之前有做过一种特别好用的心脏药,那种药应该没过期,我一会儿到家就去找……”

    “我帮你找!”荣贵自告奋勇的举手。

    小梅:……

    于是,这一天,荣贵就和哈娜一起到处翻箱倒柜的找“传说中特别好用的心脏病药”,而小梅则在完成了上午的工作后,一个人去了图书馆。

    寻找药典。

    作者有话要说:  晚了一点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