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哈娜晚上临睡前搂的人是荣贵没有错, 可是中途翻滚着翻滚着、等到后半夜就滚到小梅身边了。@樂@文@小@说|

    于是, 等到第二天荣贵醒来的时候, 看到的就是面无表情被小姑娘搂着的小梅。

    “噗!”荣贵乐了。

    “也就是现在是机器人的身体了,如果还是我以前的身体的话,我的睡姿可比哈娜还要糟糕哩~小姑娘还没醒,你就先别动,让她多睡一会儿吧。”从被窝里爬出来, 荣贵还给小梅塞了塞被角。

    然后他就去开窗了,除了冲着他们床的窗户没有开, 他把其他的窗户都打开了,虽然机器人并不会制造废气,可是身为人类时的习惯实在太顽固了,从小在人挤人的孤儿院大屋里长大, 荣贵早就习惯了早起第一件事就是开窗了。

    打开露台的窗户时,荣贵忽然停顿了一下。

    转过头,他对小梅道: “你再睡会儿, 我去干活先~”

    小梅:……

    好吧,在小梅心里, 已经自行将荣贵刚才话中的“干活”两字替换成“搞破坏”了。

    不过这回他还真的猜错了。

    荣贵还真不是下去搞破坏……啊!不, 是干活的。

    哼着小曲儿打开露台的玻璃门,荣贵高高兴兴的顺着外面的简易小楼梯一路向下,他很快来到了房东太太允许他们使用的那小块地上,昨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根本没有时间好好收拾这块地, 他们只是简单的将种着地豆和苹果苗的花盆放在这里了而已,对了,还有琪琪送他的花。

    伸出手指勾了勾苹果苗挂着新鲜露水的新叶子,荣贵又摸了摸附近的一小颗蘑菇,然后,他就向旁边的木栅栏看去。

    将他们这一小块地和房东的其他土地分割开来的,正是一面高高的木栅栏,木栅栏是用长长的木板订制而成的,间隙之间爬满了藤蔓,一面是房子,其他三面都是这种栅栏,栅栏很高,上面的藤蔓异常茂盛,它们将荣贵脚下的土地隔离成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子,正常人的身高都无法在站在院子里的时候看到隔壁的情形,就更不要提现在身高只有一米一的荣贵了。

    不过他还是看到了隔壁的情形,在他刚才在楼上开窗户的时候。

    他又看到了那个人。

    昨天开窗时发现正在下面干活的人。

    昨天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荣贵还觉得有点害怕的,不过有了昨天和房东太太近距离接触的经历,他忽然觉得好多事情可能只是他自己吓自己,于是,当荣贵发现对方今天刚好在自己楼下的隔壁干活时,他当时就想着下来打个招呼。

    可是——荣贵看了看高高的栅栏,栅栏太高了……

    而且,见面得准备个礼物吧?

    想了想,荣贵就看到旁边摆着的花盆了,小梅做的花盆非常结实,踩上去绝对没问题。然后,荣贵又看到了琪琪送他的那盆花,这是一种蓝紫色的小花,非常好养,而且只要浇够水、偶尔施肥晒灯光就能一直开花,此时此刻,那盆花上就开了七朵荣贵拳头大小的花。

    将一盆种着地豆的花盆倒过来,将里面的地豆都倒出来滚在旁边的土地上,荣贵紧接着小心翼翼的摘了一朵开的最好的花。

    然后,他便将花盆推到栅栏旁,跳上去试了试,发现高度仍然不够,他不得不又清空了一个花盆,往上又摞了一层,配合踮起的脚尖,这一回,高度够了。

    扒在栅栏顶部,荣贵颤悠悠的看到了隔壁正在认真做活的男人。

    “嘿!早上好~我是昨天搬进来的荣贵,和我一起搬进来的人还有小梅,接下来我们要在这里住三个月左右,那个……”

    “这个是见面礼!”吃力的将抓着花的手举高高,荣贵好容易将花递过去,谁知——

    大概是刚刚摞花盆的方法不对,他脚下的花盆忽然摇晃了一下,身子一歪,伴随着“咔嚓”一声响,荣贵的头从栅栏顶部消失不见了。

    花盆错位了,荣贵摔倒在了自家那边的院子里。不过好在他是机器人,这种程度的撞击也摔不坏他。

    不屈不挠,荣贵赶紧将花盆重新摞起来,再次爬上去的时候,他看到了落在黑色土地上的蓝紫色花朵,以及呆呆站在那朵花前的隔壁男子。

    男子穿着非常厚的衣裳,头上还带着遮阳帽,全身上下捂得严严实实,荣贵完全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清对方是个魁梧的人。

    “那个,花是礼物啊!不好意思它掉下去了,我够不到,那个……那个……麻烦自己捡一下……啊!”

    伴随着一声大叫并一声瓷器的碰撞声,荣贵再次摔下去。

    这一次他可没法赶紧把花盆重新摞起来再爬上去一次了:花盆裂了。

    荣贵有点傻眼。

    不过,该说的话得说完,要不然多没礼貌啊~

    于是,荣贵就扯着嗓子又朝对面说了两句话,大概就是解释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当做梯子用的花盆坏了,没法再过去露面,握手更是面谈,不过好在礼物已经送过去了,还请对方不要嫌弃……

    荣贵啰里啰嗦说了好长一段话。

    就在小机器人在那边说话的功夫,他看不到的隔壁、栅栏的另一侧、高大而魁梧的蒙面男子慢慢的弯下了身,伸出带着手套的手,他捡起了落在地上的蓝紫色花朵。

    持着花,男子站在原地,矗立了很久,很久。

    ***

    话说了半天,对面一声没有,也不知道对方有没有接受自己的见面礼……不过不接受也正常,毕竟……自己怎么看都是个奇怪的人啊~

    想到自己刚刚两次刚刚露面便跌倒的经历,荣贵简直想要捂脸。

    叹着气,看到地上花盆上的裂缝,荣贵的心情更加低落,然后,他又看到了被自己胡乱扔在地上的地豆……

    好吧,自己果然什么事都做不好,就像朝可能是邻居的人打个招呼一样,结果折腾出这么多事……

    唉声叹气着,荣贵正要开始捡“蘑菇”,他的眼前忽然多了一双机械脚。

    小梅不知何时下来了。

    果然在搞破坏——小梅没有说话,可是那双天空一般的眼睛里是这么说的。

    将两枚蘑菇挡在自己的眼睛前,荣贵肩膀一塌,整个机器人顿时蔫了。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啊?时间……时间还早……”将头埋在双腿之间,小小的机器人小声道。

    “你下楼前打开了窗户,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听不见?”小梅冷冰冰的声音一开始在荣贵头顶,说这句话的过程中,他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近,等到荣贵将一只眼睛从腿间露出来的时候,果然,他看到小梅已经蹲下来,开始整理地上散落的地豆了。

    没有其他的责备,小梅径直开始干活了。

    手里拿着一个小铲子,小梅先将土松了松,然后将地豆依次种到里面去,眼瞅着荣贵由于不知道该怎么办一直缀在他屁股后面打转,小梅便平静道:“去把其他花盆里的地豆也倒出来,就像这些一样。”

    说着,他用手里的铲子指了指之前被荣贵胡乱倒出来的地豆。

    得到指令,有了活干的荣贵像是松了一口气,他立刻跑去旁边搬花盆了。

    小梅干活又快又好,没多久,原本空空如也的地面上便多了一垄一垄的地豆,苹果苗被安置在角落,而琪琪送的紫色花朵则盛开在苹果苗旁边。

    “看看这活计,小梅,你这才是正经乡下出身的孩子啊~”再次被小梅的能干程度震撼到了的荣贵情不自禁的感慨道。

    “乡下孩子”小梅:……

    其实他只是看别人这样做,外加翻书而已。

    不打算对荣贵解释太多,小梅很快过去看坏掉的花盆了。

    此处的土壤不适合烧制花盆,在他们买到新的替代容器之前,这些只是有些裂缝的花盆大可以修理一下备用。

    想了想,小梅找了一些金属丝出来,围着有裂痕的花盆编了一圈,一个新的花盆便诞生的。

    等到小梅把所有活都干完,时间也不过八点,两个小机器人顺着楼梯重新爬上楼的时候,哈娜刚好揉着眼睛醒过来。

    “好香……闻到了好香的饭菜味道。”小姑娘是被饭菜香勾搭着醒过来的。

    荣贵愣了愣,然后这才意识到:

    “啊!房东太太不会还是给我们做了饭吧?不管是不是,赶紧下去吧?”

    哈娜就用力点点头。

    小梅在旁边收拾今天要带走的工具的时候,荣贵就在旁边帮哈娜编小辫儿,别的方面有点笨手笨脚没错,不过涉及到臭美的地方时,荣贵居然总能干的不错。

    荣贵编的小辫虽然毛糙,耐不住款式时髦啊~

    加上房东太太给哈娜的衣服当真做工细致,针脚华丽,原本貌不惊人的哈娜小姑娘居然变得可爱了好多~

    “很不错~”让小姑娘在自己眼前转了个圈,荣贵满意的朝哈娜比了个“ok”的手势。

    虽然看不懂这个手势,不过这不妨碍哈娜理解这个手势的可能意思啊~于是她也朝荣贵比了个同样的手势!

    两个人在旁边臭美的功夫,小梅不但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还把铺盖整理好了,等到荣贵这边大功告成,三个人便一起下楼去。

    一楼的客厅内,老妇人果然已经坐在摇椅上了,她仍然在打毛线,不过鼻梁上却多了一副眼镜,黑色的,是墨镜。

    荣贵愣了半天,这才想到墨镜应该是为了遮住白色的双眼吧?

    而昨天放红虾饭的地方果然摆着饭菜。

    同样是两个碗,不过这回里面放着的餐具只有一把。

    今天的饭菜看着仍然很惨烈:绿糊糊的,看起来还有点烧焦的黑东西浮在表面……

    然而三个人里唯一可以闻到味道的小姑娘却是眼睛一亮:

    “好香!”

    “凑合吃吧,小姑娘能吃,就给你准备了两碗。”打毛线的动作未停,老妇人淡淡道。

    被说大胃王也不在意,嘿嘿笑了两声,哈娜立刻跑去小圆几旁边吃饭了。

    哈娜吃东西的功夫,小梅已经自动跑去昨天荣贵发现其他问题的地方修补门窗,而荣贵……闲着没事,他决定和老太太唠唠嗑。

    “……卓拉太太(注:房东太太的姓氏),今天早上我去地里干活的时候,看到隔壁有位先生在干活啊~他也是这里的租户吗?还是您的亲戚?”荣贵问这句话的时候倒也没多想,只是想到就问了。

    老妇人的手指灵巧的绕出一个个线圈,她慢声道:“他不是租户,也不是我的亲戚,只是雇员而已。”

    “我年纪大了,眼睛也不方便,外面草药地的活,总要有人帮我干才好。”

    “怎么了,他妨碍到你们了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老人的脸虽然没有移动一分,然而荣贵却再次感到了毛骨悚然的感觉,是错觉吧?呃……肯定只是错觉吧?

    迅速抖了抖肩膀,荣贵回答说:“没,我只是打了个招呼,因为前天也见到他了,心想对方可能住在这里,以后要常常见面的人,不打个招呼不礼貌~”

    “不过我也没啥好东西,就送了对方一朵花。”

    抓着脑袋,荣贵大喇喇笑了。

    之前毛骨悚然的感觉忽然消失,摇椅上的老人继续慢条斯理织着毛线,她轻声道:“他是个不会说话的人,不过性格却很温和,他不回答你也不要在意,他也有他不方便的地方……”

    “哦哦~我不会介意的。”

    ……

    ……

    和老人又聊了几句,小姑娘终于吃完饭了,而小梅也处理完了门轴的问题。

    荣贵想要刷碗来着,不过老妇人没让。

    “晚上还有红虾饭。”荣贵他们出门前,老妇人只是矜持的这样说了一句。然后,不等荣贵他们反映过来,她便端着两个空碗离开了。

    这是……欢迎哈娜再来吃饭的意思?

    目瞪口呆着,荣贵和哈娜面面相觑了一眼。

    “时间不早了。”最后,还是小梅打断了他们。

    拎起小梅的工具箱,荣贵赶紧出门了。

    再次来到哈娜家的店铺时,外面一如既往仍然围着许多丧尸,将哈娜护在两人中间,荣贵紧张兮兮的从一群丧尸中间挤到了大门前,一进门他就撞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却发现他撞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名女性丧尸。

    哈娜的妈妈——

    仔细看,哈娜的爸爸——那名眼镜丧尸就站在旁边,如果小梅也像荣贵一样莽撞的冲过来,大概刚好撞上他。

    荣贵这才想到现在这个时间,刚好是丧尸们“进城”的时间,同样,也是哈娜的爸爸妈妈“回家”的时间。

    不过,往常这个时候,他们应该一个在工作室,一个在“干活”才对。

    荣贵看看哈娜,小姑娘的脸上也明显有点迷惘。

    有迷惘,有悲伤,还有……害怕。

    即使最爱的爸爸妈妈,看到他们腐烂的样子,这个年纪的孩子仍然还是会害怕的。

    哈娜小小的身躯便又再次颤抖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荣贵才听到哈娜开口:

    “ 爸爸,妈妈,我和阿贵去他家玩了,昨天晚上在那边吃了饭……”

    “是红虾饭。”

    “爸爸之前说要带我去吃、可是一直没有找到地方卖的红虾饭。”

    “红虾饭果然好好吃呀!”

    哈娜的声音一开始小小的,微微的颤抖着,然而,随着内容的增加,小女孩声音中的颤抖渐渐消失了,就像忘了和家长说回来交代自己去向的顽皮小孩子一样,她把自己昨天做了什么全都说了出来。

    大概平时和爸爸妈妈这么说话说习惯了,没多久,她的声音里就完全没了恐惧,剩下的只剩下和父母说话的熟稔与随意了,说到后来,小姑娘的语气里还有点开心了。

    “卓拉太太说今天晚上还有红虾饭,那个……我可以再去吃吗?”

    就像任何一个向父母报备出去玩地点的小孩子一样,哈娜说到开心的地方,猛地抬起头来,然后对上了父母僵青腐烂的面容。

    荣贵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的眼睛再次颤抖起来,悲伤再次浮上了她的眼眸。

    两名已经成为丧尸的父母自然是不会说话的,他们没有吭声,一个僵硬的走向楼上,一个则去了隔壁的房间。

    荣贵这才意识到:刚刚……这两名丧尸是在等孩子吧?

    在房间里到处没有发现哈娜的身影,他们忍不住出来了,如果他们再回来晚一点的话,大概……他们就会离开这栋房子,到外面寻找哈娜了吧?

    怔怔着,荣贵矗立在门口许久,许久。

    直到小梅拉起他,向楼上工作室的方向走去为止。

    这一天,小梅便一直和变成丧尸的哈娜爸爸一起工作,两个“人”一个使用一起不断推测强力营养液的成分,而另一个则在不断的提取着什么。

    眼瞅着小梅如此勇敢,荣贵也豁出去,和女丧尸一起收拾家务了。

    哈娜在旁边看了很久,终于鼓足勇气加入了荣贵,三个人——一个真正的人,一个机器人,一个丧尸……同样笨手笨脚的做起家务来。

    白天一起生活,到了下午三点左右,丧尸们即将回去的时候,荣贵再驾驶大黄把他们送回去。

    而到晚上收工之后,荣贵则把小姑娘打包回去。

    虽然被单已经干了,可是卓拉太太那里有看起来可怕然而吃起来却美味的早晚餐呀~

    日子就这样如此可怕诡异又寻常的过了两个星期,在这两个星期之中,哈娜小姑娘成功的被卓拉太太喂胖了两斤,而且还学会正确的拆洗床单的方式了,除此之外,她还和荣贵学会了绑小辫儿!

    她能够帮女丧尸做很多事了!

    甚至还可以在妈妈做饭的时候,主动凑过去,尝试着端起煮锅了!

    虽然做的很难吃,然而哈娜终于煮成功了人生中第一锅饭。卖相是沿袭自母亲的、一如既往的难看,味道……很可惜,同样是沿袭自母亲的一模一样的难吃。

    然而小姑娘却很高兴,如果不是荣贵他们没法品尝的话,她一定激动的把勺子塞进荣贵嘴里了~

    她同样举起勺子伸向自己的父母了的,然而……

    对上的却是父母死亡后僵硬的脸。

    在四人份的注视下,哈娜肚子吃下了自己第一次煮的饭,然后——

    第二天,女丧尸——也就是哈娜的妈妈,没有回来。

    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作者有话要说:  去体检了 更新晚了一点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