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乘坐大黄再次回到之前离开的地方时原本围在那里的丧尸已经离开了。

    确切的说是“被离开”的。

    荣贵又看到了好多穿着西西罗本地服饰的人细致的眉眼、白皙的皮肤一看就是本地人。他们手上还押着几名丧尸一辆车子等在隔壁,大概是押送车。

    “哈娜,回来了?”看到小女孩跳下大黄,其中一个年轻人还和她打招呼了。

    荣贵这才知道小姑娘的名字。

    没有吭声,小姑娘只是点了点头刚刚在车上的时候,荣贵已经帮她把小脸清理了一遍了所以小姑娘现在看起来干干净净,脸上也完全没有哭过的痕迹。

    这个孩子明显不是那种会主动讨人喜欢的孩子,倒是更像一头小刺猬。

    不过大概是对她这种态度习惯了,那个短发年轻人也不以为意发现跟在小女孩身边的荣贵和小梅之后,荣贵注意到他微微眯了眯眼,脸上虽然还是笑着不过已经多了一点戒备。

    “嘿!这两位外地人是你新交的朋友吗?还是客人?”他状似爽朗的问道。

    荣贵和小梅全身上下披着斗篷,那斗篷民族特征很明显一看就不是本地人斗篷将他们遮的严严实实,只有手脚露在外面,一看就是金属制成的,本地人习惯以药治病,完全不会使用金属代替品所以这更是他们不是本地人的重要判别标准。

    小女孩好吧,荣贵现在知道她叫哈娜了,转过头看向荣贵和小梅,再次正过头去的时候,就对那年轻人道:“不是客人,是我新雇佣的伙计。”

    说这句话的时候,小女孩还矜持的挺了挺胸脯,强装出一副老板范儿,不过没多久气势就弱下去,她又回头瞅了瞅荣贵小梅,发现两个人没有其他反应,才勉强放下了心。

    “雇佣外地人吗?呃也对。”年轻人怔了怔,半晌像是想到了什么,释怀的笑了。

    和旁边的伙伴打了声招呼,他小跑着过来,弯下身,双手撑在膝盖上,他对着荣贵和小梅笑了:“我叫奇鲁,算是你们的前辈。”

    他指了指前方哈娜家的店铺,道:“我以前是这家店的伙计来着,现在虽然不再这里上班了,不过每天还是会过来管理那些不死之人,所以你们会经常看到我。”

    “城内的事情不了解的话可以先问哈娜,如果还不清楚,可以问我哟”

    “啊谢谢,我的名字叫荣贵,很高兴认识你啊!”荣贵算是个自来熟,好容易遇到一个正式过来和自己打招呼的人,他慌忙伸出手去,寒暄用语也流畅的蹦了出来。

    毫无疑问,本地是没有握手礼的,名叫奇鲁的年轻人看着荣贵伸出来的手,愣了愣,慢了半拍伸出手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的手立刻被小机器人握住了。

    还上下摇了摇。

    他这才意识到这大概是对方的礼仪。

    由于惊愕微微张开的薄薄嘴唇迅速上弯成一个微奇鲁对荣贵道:“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我每天都会过来,有事可以找我帮忙。”有公务在身,奇鲁并没有多做停留,又重复了一边之前说过的话,挥挥手,他潇洒的走开了。

    “真是个热情的人儿啊!”挥别奇鲁,荣贵小小声对小梅道:“他说每天都过来,有事可以找他哩”

    小梅瞅了他一眼,没有吭声。

    人家这是告诉你自己每天过来巡逻,不要对小姑娘动什么不好的念头,否则

    完全听不出对方话语里的警告,单纯理解表面的意思,也只有荣贵了。

    “那个”两个小机器人咬耳朵的时候,前面的小姑娘回过头来,迟疑道:“对不起,我说你们是店里的伙计。”

    “没关系啊,你这么说挺好的,我和小梅以后得经常来呢你说我们在这里做事,那就可以天天来啦!”荣贵爽快的摆摆手。

    反正自己和小梅也没事干,他之前还想着找点事做哩意外被内定成员工,这还省事了。

    “不过,那个人原来是这里的伙计呀?”紧接着,荣贵就八卦了一下。

    迟疑的点点头,小姑娘一边开门锁一边道:“爸爸还在的时候,奇鲁在这里工作,后来爸爸去世后,他就离开了。”

    “呃为什么啊?我看他人很好,不像是老板不在就另谋生路的类型啊。”荣贵问的很直白。

    “咔嚓”一声,门开了,小女孩推开门,将灯打开后,才转过头回答荣贵的问题:“我也不知道,他们奇鲁,还有亚尼,冬春,都是很好的人,可是爸爸一旦不在,他们就立刻离开了。”

    说到这个,小女孩的脸上又带上了阴郁之色。

    “可是奇鲁每天都来啊,而且”荣贵抬起头想了想:“我和小梅之所以知道这里,是一家店的美人店员告诉我们的,那个人长得可漂亮了,个子高高的,左边有个小酒窝,眉毛微微上扬的。”

    荣贵将美人店员的美貌详细描述了一下。

    小女孩就撇了撇嘴:“那个人,应该是亚尼了,现在会来这里买药的客人,基本上都是被他忽悠过来的。”

    被“忽悠”过来的荣贵:

    “还有一个人叫冬春,他在城门口开车做生意,他也经常载客人过来买药。”大眼睛看向门外,看向亚尼离开的方向,小女孩道。

    “看起来他们都记挂着你呐!”歪歪头,荣贵总结道:“可是,那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我也不知道。”低下头,哈娜轻声说。

    荣贵便百思不得其解了。

    他是个简单的人,如果喜欢一个人,他就会尽量对对方好,就算真的很没用也没关系,他起码可以做到陪伴。

    而刚刚离开的奇鲁,有过一面之缘的亚尼,还有未曾谋面的冬春,他们的做法明显还是在不遗余力的帮助曾经的老板,帮助哈娜,可是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任由这么一个小姑娘家孤单单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面对虽然死去仍然每天都会回家的爸爸妈妈,看到他们那样可怕的样子,即使知道那是自己的亲人,可是实际上看到的时候,还是会害怕吧?

    害怕、悲伤又怀念,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充满了矛盾。

    继续这么下去,这孩子早晚心理得出问题,说不定会变成反社会人格啊!

    百思不得其解,荣贵担心的想。

    这个时候,小梅忽然开口说话了:

    “他们必须离开。”

    “哎?”听到他这么说,荣贵立刻将视线转向小梅了,不止他,小姑娘的头也抬起来了。

    “按照你说的,西西罗城每家店铺都有自己的秘方,目前的主要继承方式仍然是以血缘继承为主,你的年纪尚尚未习得祖辈传下来的的制药手段,父母便均已离世,这种情况下,如果有三个正当年的店员留下来,外界的人有可能会怀疑他们别有用心。”

    “别人会认为他们留下来是为了你父亲留下来的秘方,或者是这个店铺本身。”

    “如果在你有能力制药,可以以店主身份将店铺经营下去的情况下,他们无需离开,然而在你无法接管这家店铺的情况下,他们离开才是正确的帮助你的选择。”

    “并非害怕,亦并非心性凉薄,而是选择了用其他的方式给予帮助。”

    “不止他们,你雇佣城内任何人,都会有另一部分人怀疑他们别有用心。”

    “除非雇佣外地人。”

    “所以,奇鲁听到你雇佣了外地人的我们作为店员时,他松了一口气。”

    说完这段话,小梅便不吭声了。

    依照小梅的个性,能说到这儿已经是很给面子的表现了。

    “原来是这样吗?”听完小梅的话,荣贵恍然大悟,视线看向前方的哈娜,只见小姑娘也若有所思。

    眼瞅着荣贵和小女孩两个人各想各的,竟是全都站在门口不动了,小梅顿了顿,像上午荣贵教他的那样,他先是在门口的地摊上蹭干净了脚掌,随后道:

    “你父亲做的强力营养液在哪里?我需要看一下。”

    “啊好,在地下室,请跟我来。”被小梅的声音打断了沉思,小姑娘忽然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她跳了起来,脚步轻巧的在前方引路,她带着荣贵两人向一楼尽头、楼梯下方走去。

    荣贵这才发现那里还有一个小门,那里直接通往地下室。

    和小梅故乡里去过的、那个小小的地下室完全不同,这里这个地下室可谓非常宽敞!和店铺一楼的面积完全相同,甚至可能更高一些,里面有一排一排的架子,上面摆了各种各样的药物。

    简直就像荣贵上辈子去过的图书馆!

    只不过这里的架子上摆着的不是书,而是药!

    被高大的架子对比的无比娇小的荣贵机器人仰着头,微微张开嘴巴,心中充满了惊叹。

    “强力营养液在这里。”这里的架子多到让荣贵看到眼花缭乱,小女孩却是熟门熟路,只见她走到最后方的架子,蹲下身来,拉起了地面上的一道门。

    原来这里面还有暗门!

    小姑娘吃力的抱着一个圆柱形的大罐子占了起来。

    罐子里的药剂在灯光的照射下闪着七彩的光芒。

    荣贵一下子联想起阳光下、海水中翻滚着的人鱼的鱼鳞

    真是非常梦幻的颜色!

    伸出手去,小梅将女孩手里的罐子接过来,稳稳的托住,他对另外两人道:“带我去工作室,我现在就开始分析。”

    “啊好啊!”完全想不到小梅竟是立刻要开始工作,小女孩愣了愣,随即引着两人重新回到一楼,爬上楼梯,然后带着两人来到了眼镜店主的工作室。

    小梅太矮了,站在工作台前堪堪与桌面齐平,小女孩便贡献出了一个十分宽大的脚凳。

    “这是爸爸给我做的,他做药的时候,总喜欢让我站在旁边看。”

    将脚凳推到工作台前,看着小梅站上去,小女孩怔了怔道。

    没有理会她的话,小梅将罐子放在巨大的工作台上,视线和双手慢条斯理的在工作台上的各种仪器上飘过,他开始熟悉这些仪器的用法。

    这里的药剂学实在非常特别,很多仪器没法一时掌握用法,他也不着急,回到大黄身上一次,他拿出了自己的工具箱。拼拼凑凑一会儿,他自己组装了几台仪器出来。

    从罐子里抽取一试管强力营养液出来,小梅开始了艰难的成分破解工作。

    蹲在工作台下,小小的女孩仰望着工作台前的小机器人。

    眼神迷惘而充满怀念,她像是在发呆了。

    “哈娜,你是想留在这里看小梅工作,还是想要和我一起负责清扫工作?”这一回,打断小姑娘思绪的人成了荣贵。

    在小梅回车上的时候,荣贵和他一起回去,从上面取了干活专用的手套、头巾出来,他自己用一套,以防万一,还给小姑娘带了一套。

    “我跟你去干活!”在戴着可爱头巾,手上还戴着同样可爱的手套的荣贵与面容冷漠的小梅之间,小姑娘果断选择了荣贵。

    呃其实她选的不是人,而是选择了工种:荣贵代表的体力活和小梅代表的脑力活,想也知道自己更适合哪种哟

    小姑娘跳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她欢快的奔向了荣贵。

    戴上同样可爱的手套头巾,小姑娘开始跟荣贵一起大扫除啦!

    他们先从小姑娘自个儿的卧室开始清理,自从爸爸妈妈去世后,小姑娘的卧室就再没有好好清扫过了,被单和床单仔细看脏兮兮的,柜子里摆放着的床单被单同样脏兮兮,询问过小姑娘一声之后,荣贵这才知道原来小姑娘合着将近一年没有洗过床单被单了。

    “脏了就换,好在爸爸之前给我做了很多床单和被单”被人看到自己脏兮兮的床被单,小姑娘明显有点不好意思,小小声的,她解释道。

    “不过上上上个月开始,就没有替换的床单和被单了,只要把最早换下来的重新套上。”

    荣贵:

    这种标准懒汉的做法,妹子你身体里住了一个邋遢大叔的灵魂吗?

    脏还只是一个小问题,被单的套法也有问题,简直是把被子胡乱塞进去,随便抖了抖就重新用了。

    不过

    荣贵看了看旁边红着脸的小姑娘,小家伙还一个人知道换被罩就已经很不错了,她这么矮,连抖平整被罩里面的被子都很难,也难怪了

    “我们先把你的床单和被单全部弄下来,洗洗吧?”举起一根手指,荣贵看起来十分“贤惠”的对小姑娘道。

    眼睛里冒出一颗颗小星星,小姑娘使劲儿点了点头。

    然后

    刚刚看起来还十分伶俐的荣贵在摘被罩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就把自己困在被罩里出不来了。

    没办法!小姑娘家的被罩实在太大啦!

    听到荣贵在被罩里面发出的求救,小姑娘笨手笨脚忙了好半天才找到他的位置,两个人同样笨拙的人又用了更长的时间将被罩理顺,里外面分清楚,好容易弄到可以放进洗衣机清洗的功夫,他们又遇到了难题。

    不会使用本地的洗衣机,荣贵只是随便按了几个键而已,洗衣机转动了两下,坏了。

    没有办法,荣贵只能哭丧着脸把工作室里正在忙碌的小梅叫下来,小梅闷不吭声的修好洗衣机之后没有离开,他在里面放上了洗衣粉,最后按下清洗键,确保洗衣机已经开始工作,他这才离开。

    看着不断朝小梅的背影说“谢谢”的荣贵。

    小姑娘眨了眨眼,忽然偷偷笑了。

    笼罩在小人儿脸上的最后一丝阴霾也散去,她看起来总算像个普通的小姑娘了。

    作者有话要说:沙发面前人人平等今天不用存稿箱更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