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惊讶的回过头去, 他是真的没有猜到。就爱上

    而小梅的反应就淡定多了, 蓝色眼眸小机器人的金属面孔倒映在车窗上, 格外沉静。于是说他现在的表情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倒不如说像是早就料到了什么。

    两只小脚小心翼翼的悬空不碰到铺着蕾丝花边的车内地毯,小女孩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脏鞋子,半晌后道:“……你们跑到我家的店……是想买东西吧?是被介绍过来的吧?我家现在这样子……一般外面来的客人是不会光顾了,就靠原来老伙计的介绍, 靠卖爸爸做剩下的一些药剂,我勉强可以活下去。”

    “你们要买什么药?如果没超过保质期, 我可以便宜卖给你们,如果超过保质期了……我就留着卖给其他人。”

    荣贵:……

    这么小就卖过期药……是不是不太好啊?

    可是,这么小的女孩,没爹没娘的, 也没个福利机构,不卖过期药要她怎么生活下去呢?

    同样的孤儿经历,让荣贵对眼前的小女孩忽然心生同情。

    他的同情完全表露在了脸上, 眼瞅着荣贵不会继续问下去了,小梅忽然开口:

    “我们需要强力营养液, 你这里有吗?”

    非常公事公办的态度, 小梅说这话的口气和在之前那两家店里没有什么区别,并没有因为如今的店主是个小萝莉而有所改变。

    然后小女孩就伸出手背又抹了抹泪,从衣服的前胸口袋里掏出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本子,认真地翻了好几页,最后也小大人似的对小梅道:“有, 不过都过期了。”

    “过期了也可以,你平时卖多少钱,我原价购买。”小梅的声音平静,然而听在荣贵耳朵里那就是个壕字啊!

    不愧是考上资格证、可以拿高薪的男……机器人。

    荣贵的头脑简单,听到小梅的话他也就最多这么想了想,然而后面的小女孩明显心思比他灵活。

    听到小梅的话之后,小女孩的脑袋立刻抬起来了。

    “你要买过期药做什么?难不成……”

    “你是药师,可以复制?”

    荣贵:=口=!!!

    原来还可以这样?!

    荣贵的脑袋刷的转向小梅了:小梅的表情是始终如一的……面无表情。

    “理论上只要有成品就可以复制。”还算给荣贵面子,小梅稍作解释。

    不愧是小梅——荣贵立刻点点头。

    能够自己做是最好的啦~荣贵倒是没想太多早点离开这个城的事,他只是想着:这个城市的药师做个不老药都能做出丧尸围城级别的医疗事故……咳咳,虽然始作俑者的女儿就在车上,可是这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啊,加上刚刚又听到了过期药什么的……荣贵总觉得现在的药店太不靠谱,比起外面的药师,他还是觉得小梅靠谱啊~

    一路上完全没见到过难倒小梅的事,荣贵轻而易举的被小梅的解释说服了。然而后面的小女孩果然比他有心眼多了,小女儿吸了吸鼻涕,大大的眼睛牢牢锁定小梅……的后脑勺,小女孩继续追问:

    “我们西西罗城的药可不是一般的药材,这里的药材是完全用植物制成的,一枚普通的药丸看起来简单,可是搞不准中间的制作程序就使用了几百道秘法,每一种成分都是不同药材使用不同的火候萃取……时间不一样,药效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们西西罗城的药之所以一药难求,就是因为我们的药根本无法复制!外面的机械根本没法通过成分破解!”

    “普通药都很难制作了,更不要提强力营养液了!强力营养液对药师的技巧经验要求非常高,整个城市内能制作出来强力营养液的药师不超过四位,我爸爸是里面最厉害的!”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小女孩的语气里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听得出骄傲。

    她在为自己的爸爸感到骄傲!

    “确实有些难度,不过,并非完全不可操作。”面对小女孩的质疑,小梅明显就没有多做解释的意思,转过头,天空一般的蓝色眼睛第一次映入小女孩的脸,他平静地问:“你就告诉我能不能卖,以及,多少钱,就可以。”

    和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来是机器人的荣贵不同,小梅的外观明明和荣贵几乎相同,然而,他给人的感觉却是冰冷又机械,几乎看不出来是活人的证据。

    被小梅冰冷注视的时候,小小的女孩本能的瑟缩了一下。

    荣贵看到她捏紧了小拳头,像是自己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小家伙再次抬起头来,勇敢的直视小梅了:

    “我不要钱,药可以免费送给你,可是,作为代价,你要教会我如何制作强力营养液!”

    天空一样,水流一般的眼睛空洞的凝望着小小的女孩子。

    这一刻,旁边的荣贵都忍不住紧张起来了。

    直到小梅再次开口:“可以。”

    于是,荣贵和小女孩同时松了口气。

    有了这么一个保证,荣贵和小女孩的关系顿时亲密了许多,跪坐在副驾驶席上,两只机械手臂抱住座位,荣贵索性将身子完全调转过来,和小女孩聊天了。

    “你为什么这样也要和小梅学习如何制作强力营养液呢?你不会吗?”荣贵刚说完这句话就有点后悔了。

    糟糕……这孩子这么小,可能还没开始学呢~而且她爸爸又是已经去世了,搞不好是忽然去世的,去世前没来得及教也说不定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荣贵心里骂了一句自己。

    不过小女孩却并没有被打击到的样子,相反,由于小梅答应了自己的要求,像是心里放下了一个包袱,她的表情看起来比之前轻松多了:

    “在西西罗城,基本上每家都开药铺,很多药的制作方法虽然是公开的,然而由于细节不一样,所以每家的药又有很大区别,还有很多独门秘药,这就是家传的秘制药方,为了传承这些祖传的药方,每个小孩子从会走路的时候就开始在家里的工作室玩耍了。”

    “我们的第一个玩具就是试管,这是制药最常用的容器。”

    叙述着自己城市的传统,小女孩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怀念。然而,当她说到自己的时候——

    “我也有一个,可是……”

    原本还在老练叙述的小女孩忽然愣住了,荣贵眼见着两颗大泪珠再度出现在女孩的眼眶中,眼睛一扁,下一秒,小家伙竟是哭了。

    “我的力气太大,把试管握碎啦!”

    荣贵:……呃,这听上去……很疼啊!不过这种事有必要哭的这么伤心吗?

    虽然同情,可是荣贵有点不解。

    然后,接下来小女孩说的话他就更不明白了:

    “刚刚你看到我妈妈了吧?我妈妈长得可漂亮啦,当年,我妈妈可是西西罗城最漂亮的美人。”

    荣贵:?

    “我爸爸……就长得……很普通了,可是我爸爸学习好。”

    荣贵:??

    “像我这么大的时候,爷爷就去世了,爸爸不但继承了家业,还把店铺扩大了一倍。”

    “爸爸是西西罗最棒的药师!”

    荣贵:???

    问号一个一个往外蹦,荣贵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小家伙的思路了。

    直到——

    “好看的妈妈嫁给了聪明的爸爸。当时大家都说,爸爸妈妈的孩子一定聪明又漂亮。可是——”

    小女孩的眼泪停了停,下一秒,更多的眼泪涌出来,竟有点即将奔溃的架势了!

    “可是我的脸长得像爸爸,脑子却像妈妈了啦!!!”

    荣贵:=-=

    “我妈妈唯一的优点就是长得好看,其实什么也不会,干家事也干不好,你看我家厨房的桌布好看吧?”

    “是……是挺漂亮的……”还很少女心,荣贵心里补充了一句。

    “都是爸爸做的。”小女孩哭着说。

    荣贵:……

    “你看爸爸的衣服看着精致又趁头吧?在地下埋了这么久,别的……人的衣服都烂了,就我爸爸妈妈的衣服维持的还不错。”

    荣贵:“是挺结实,样子也时髦……”

    他嘴上这样说着,然而心里已经有个可怕的预感,然后下一秒,果然——

    “衣服也是爸爸裁的,爸爸的衣服,妈妈的裙子,还有我的衣裳,小妮妮的裤衩,都是爸爸缝的。”小女孩继续抹眼泪。

    附带一提,荣贵后来才知道:小妮妮指的是小姑娘床上的玩偶。

    荣贵:……

    这种一个人什么都会简直万能,另一个人除了长得漂亮啥也不会的模式,怎么……有点耳熟?

    荣贵情不自禁的向小梅的方向看去,然后——

    咣当一声,撞上了小梅的眼神。

    我……我除了长得漂亮以外……还会唱歌呐!弱弱的飘过一个眼神,荣贵可怜兮兮的(用眼神)诉说道。

    小梅……

    小梅果断的重新将头正回去了。

    “总之,我就是外表像了长相普通的爸爸,头脑像了……没头脑的妈妈,爸爸教我的东西我全都学不会,想要靠长相骗个和爸爸一样能干的人做女婿继承家业,眼瞅着……也做不到呢……”想起了伤心事,小女孩哭的越来越伤心,以至于鼻涕一坨一坨的落在了她手里紧紧抓着的脏鞋子上。

    鞋子虽然脏,然而针脚细腻,上面还绣了一颗又一颗的小花,这鞋子……应该也是女孩爸爸的手笔吧?

    脑中再次掠过那头眼镜丧尸的脸,那张脸渐渐地和小女孩房间照片上的中年男子的脸重合了。

    隐去僵青的面孔,渐渐变成了一张有点严肃,却隐隐带着温柔的男人的脸。

    而那位女丧尸……仔细想想,还真的很漂亮呢~

    心里忽然柔软起来,荣贵递了一块小手绢给小姑娘。

    “别哭啦~脸上都是眼泪鼻涕,都不好看啦~”

    “别担心,我们家也是这样呢……我什么也不会,可是小梅很厉害!他一定能把强力营养剂做出来的,你要努力学啊!万一……万一你真的和我一样笨实在学不会的话,还有我呀~”

    “我最会给人打扮啦~都说漂亮的人三分靠底子,七分靠装扮,我回头好好教教你怎么保养,怎么打扮,将来你也能凭长相拐个聪明的男朋友回来帮忙哩!”

    作为一个做什么都笨手笨脚的人,再没有人比荣贵更能理解这种“死活学都学不会”的痛苦了。

    没有对小女孩说“你一定没问题”、“绝对学得会”……之类的话,他直接帮小姑娘想好了另外一条路的走法。

    想到就做,他现在就开始计划如何打扮小姑娘了。

    听着荣贵絮絮叨叨介绍的各种方法,小姑娘手里攥着手绢,眼泪鼻涕还糊在脸上,然而她的眼睛却水润润的看着荣贵,完全被荣贵吸引了。

    这样的荣贵让小家伙明显松了一口气。

    但是,荣贵嘴里的美容方法太复杂了,远远超过了一个小姑娘的理解范畴,她有点听不懂。

    然而听不懂也没有妨碍她继续歪着头听下去。

    眼瞅着小家伙光听自己说话了、脸上的鼻涕……都快干巴巴结块在脸上了,荣贵只好伸出手去,抓起刚刚递给小姑娘的手绢,细心的在她脸上擦起来。

    用力将鼻涕喷在荣贵罩在她鼻子前的手绢里,等到荣贵将手绢拿开的时候,小家伙用鼻孔吹了吹气儿:通了。

    然后——

    双眼亮晶晶的盯着荣贵,又看看旁边自始至终淡定的小梅,小姑娘忽然说话了:

    “你们俩,好像我爸爸妈妈哦!”

    荣贵:……

    小梅:=-=

    说完,小家伙又重新开心起来了。

    “回去回去吧!回去我立刻从仓库里把爸爸做的最后一批强力营养液拿给你。”

    手里还握着一坨沉甸甸、装满鼻涕眼泪的手绢儿,荣贵有点无语。

    不过这又怎么样呢?小家伙高兴就好。

    偏了偏头,将手绢放在小黑的脑袋上,荣贵决定回去洗洗手绢继续用,需要清洗的不单是手绢,小姑娘家也有好多东西需要洗哩~

    小梅接下来的工作是破译小姑娘爸爸留下来的强力营养液,这方面,他自然是帮不上忙的,可是帮不上忙也不能闲着啊~

    这段时间,他就帮小姑娘把家里大换洗一下吧。

    想着厨房里略显脏久的桌布,想着那些被清洗干净却又重新糊上绿色黏液以及黑虫子的碟子和碗……荣贵默默的计算起自己未来的工作量来。

    作者有话要说:  情不自禁代入自己和小梅的阿贵:糟糕!小姑娘家的例子如此惨痛,如果换成自己和小梅的话……

    智商像小梅,外貌像荣贵=妥妥的人生赢家!没问题!

    智商像荣贵,外貌像小梅=靠外貌征服世界吧!

    智商像荣贵,外貌也像荣贵=……=-=别折腾了,赶紧去找另一个小梅吧。

    总之,咱家没短板~

    阿贵放心了

    ︿( ̄︶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