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阁楼并不高, 如果是普通人居住的话, 搞不好还得时时弯腰, 不过荣贵和阿贵都是普通矮人的身高,阁楼的高度对于他们来说就十分合适了。本文由 。。 首发

    屋子里没什么家具,只有一张床外加两个矮柜子,床是用藤蔓编织的,原本中间有个大破洞, 不过早在荣贵醒过来之前,小梅就用手边的材料将那个大洞补上了。

    两个矮柜也有毛病, 大概是房东替换下来的旧家具,两个矮柜一个少了一个垫脚,不能装东西,一装东西就向一边倒;另一个矮柜则是柜门坏了。

    第二天一早, 不用荣贵说,小梅早上起来就开始修理这两个柜子了。少了的垫脚找了一块金属块替换上,柜门关不上则是门轴坏了, 用金属片做了新的门轴,末了还上了点山猪油, 又调试了一下, 矮柜的门就开合自如了。

    最后,荣贵往柜子里塞了几个香囊→将香精油滴在碎布头上,再放入袋子里,这就是很好用的简易香囊了,柜子里的霉味很快就淡了不少。

    不过, 两个机器人的行李实在太多了,仅仅两个柜子又怎么可能全部装的下?

    小梅就说这个地方应该盛产藤条,回头他会去买一批藤条,用藤条编织一批家具。荣贵顿时放心,顺便求小梅给自己用藤条编个篮子,然后就去阁楼的其他地方参观了。

    这个阁楼确实挺大的,也是,除了高度有点低以外,面积可是和楼下两层楼一样大哩~除了有一个房间上了锁、专门存放房东自己的东西以外,其他的房间可基本上都是空的,荣贵他们可以自行使用。

    荣贵甚至还在阁楼上发现了一个有浴缸的浴室,以及一个厨房~

    浴室是个好东西!他们的身体总算可以洗澡了,而厨房呢……厨房似乎没什么作用,荣贵决定把厨房改成小梅的工作室。

    “以后这就是你的地盘啦~”心里琢磨了一下,荣贵对身后的小梅道。

    莫名其妙拥有了一个厨房/工作室的小梅:……

    =-=

    将东西大体归置完毕,荣贵将阁楼上的窗户全部打开通风,虽然闻不到,可是想也知道许久不住人的阁楼上一定全是霉味,墙上好些木头墙壁还有腐朽的痕迹,回头得和小梅说一下,这些地方也得修一下。

    荣贵正想着,忽然听到了下方传来了一点动静。

    顺着声音一看,荣贵在一楼的药田上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穿的严严实实,手里还拿着一把锄头,正在一下又一下的除着草。

    那个人是房东吗?

    自己起的就算早了,没想到房东起的比自己还早呢!

    自己也觉得昨天的行为太过失礼,想要补救一下,荣贵赶紧朝下方的人打招呼了。

    “早上好啊!”扒在窗户上,娇小的机器人活力十足的对下方的人道。

    那个人却像是没听到似的,荣贵打第二声招呼的时候才缓慢的抬起头,戴着一顶大大的遮阳/雨帽,荣贵看不清那人的脸。

    那人没有说话。

    荣贵歪了歪头。

    就在这个时候,小梅也抱着一盆地豆蘑菇走到窗台边了,转过头,荣贵小小声对小梅道:“我还以为楼下干活的人是房东老婆婆,不过看起来不是,像是个男人。”

    “看起来,这里应该还有别的租户……”荣贵说完,继续扒在窗台上看楼下的人干活了。

    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了,他这才重新离开这个窗户,去另外一个窗户探看外面的地形。

    而小梅——

    将手中的花盆规规矩矩摆在窗户外面,使用一根藤蔓固定好,确认花盆的存在并不影响窗户的开关之后,他看了一眼下方仍然在慢吞吞干活的男人。

    小梅静静的看了一会儿,下面正在干活的男人始终没有抬头,然后他也离开了。

    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像在叶德罕城似的,光是收拾房间就用了一整天的时间。

    原因是小梅说了:强力营养液不好买,需要提前预定然后排队等待,为了尽早拿到营养液,他们应该越早去排队越好。

    觉得小梅说的很有道理,荣贵只是将窗户全都打开,将没有整理好的东西放在一边,时间差不多,两个人便一起下楼了。

    他们的身体还放在大黄身上,初到一个陌生的新地方,在确认安全以前,他们不敢将身体贸然拿下来,埋在土里也不行,这里的土壤太湿了,何况城外还有那么多埋在土下的丧尸,荣贵总觉得不太吉利。

    万一那些丧尸在土里也不老实呢?万一他们在土下从城外挖到城内呢?自己和小梅白嫩嫩的身体哦~被那些家伙不小心啃一口就完蛋了!

    思来想去,他们最终还是将身体随身携带了,路上如果有卖锁的地方就买把锁,整理好合适的房间、将房间上好锁之后再把身体放进去也不迟。

    下楼的时候,荣贵是打算好好赔礼道歉一番的。

    为此,他还翻出了自家最漂亮的一个花盆←小梅制,生长在里面的地豆也异常着装,小灯泡特别亮,荣贵准备将花盆作为礼物送给房东婆婆的。

    谁知等到他们走到一楼的时候,一楼却没人。

    陈旧的地毯,浆洗的干干净净却已经看不见上面花纹的桌布,充满岁月痕迹的摇椅……

    等待他们的只有静悄悄的客厅。

    仔细看,摇椅还在微微晃动着。

    看起来就像是之前一直有人坐在上面似的,而那人只是刚刚离开不久而已……

    昨晚的诡异感再次浮上心头,荣贵哆嗦了一下。

    “把地豆放在摇椅上吧。”就在这个时候,小梅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打了一个激灵,荣贵赶紧按照小梅说的话做了。

    放地豆的时候,荣贵注意到摇椅上还放着一张织了一半的毯子,想了想,他没有将花盆放在摇椅上,而是放在了摇椅下方,脚边的位置。

    想了想,他还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房东婆婆,我们出去办事了,花盆里的地豆是礼物,希望你喜欢。”

    说完,他就赶紧跑回小梅身边了。

    两个小机器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栋充满了岁月沧桑感的古旧房屋。

    门外没多久就传出了车子发动的声音。

    而就在他们离开不久之后,地板吱扭吱扭的响了起来。一位老妇人从外面进来了,仍然穿着昨天晚上穿的那套黑色衣裳,由于浆洗的次数多了,黑色的粗布衣裳看起来已经有些发白了。

    裙摆的地方隐隐沾了几块湿润的泥土,仔细看,她的手套上也带着泥土。

    慢慢弯下腰,她掸去了裙摆上的泥,摘掉手套,她这才重新慢慢走回客厅。

    黑暗中,她附了一层白膜的眼睛显得格外诡异。

    虽然说自己看不见,然而她走路的时候却异常灵巧,什么东西也没有碰到,她稳稳的走到了摇椅旁,甚至……走到摇椅旁的时候,她还弯下了腰。

    稍微一用力,她将荣贵之前放在那里的地豆端起来了。

    萤绿色的光照在老人冷硬的面孔上,照在她白色的眸子上。

    缓缓地,维持着端着地豆的姿势,老人重新坐上了摇椅。

    房间里很快再次响起了摇椅摆动的声音。

    ***

    那些就是荣贵不知道的事情了。

    在外面待了一晚上,大黄身上沾满了水珠,除了水珠之外,车顶上居然还有几个花裤头!

    第一眼看到那些花裤头的时候,荣贵呆了呆,他想了好久,半天才得出“大概是风刮来的”这个结论。

    这里的人不是喜欢将衣服晾在外面吗?城市里有造风系统,风大一点的时候,总有一些衣服被吹下来,吹落到巷子里、刚好落在大黄的脑袋上……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

    荣贵只能硬着头皮用手指将几条裤头捏下来了。

    将裤头挂在旁边植物的藤蔓上,他决定就这样挂着好了,花裤头的主人如果还在意这些裤头的话,顺手拿走就是。

    倒是大黄发动的时候,荣贵又被吓了一跳。

    车下忽然传来一声猫叫,紧接着,一只黑猫忽然从车底窜了出来!在车窗上留下一道黑影并几个脚印,那黑猫倏地跳开了。

    “这、这里也有猫吗?”单手捂住胸口,荣贵惊魂未定。

    “那是一种名叫卡特的小型兽类,捕猎能力极差,多半生活在城市中,与人类共居。”小梅冷淡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慢条斯理,没有任何波动,然而也正是这种“平静无波”安抚了荣贵,荣贵感觉自己重新冷静下来了。

    直到——

    “然而,这种兽类是一种食腐类野兽,没有正常食物的情况下,它们会挖掘腐烂的食物食用,也正是因为这个特性,卡特被认为是一种不吉利的野兽,特别是黑色的卡特。”

    荣贵:……这是说,他们一大早就看到不吉利的东西了吗?

    不详的感觉塞满了荣贵的大脑,打开小黑,听了半天西西罗城的花式广告也没有让他的心情好起来。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便开始按照美人工作人员提供给他们的店铺地址开始找路了。

    如今,贩卖真正强力营养液的店铺只有三个,小梅是按照距离的远近、从远到近依次拜访的,然而,一大早上见到黑猫预示的不吉利似乎真的应验了:他们去的第一家店生意实在太好,根本不接受预约了;第二家店的生意稍微差点,然而即使现在预订,最早拿到强力营养液也是八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其实八个月还好了,荣贵觉得能预定上就不错,只是小梅看起来……有点等不及的样子?

    荣贵敏感的察觉到了小梅掩藏极深的一丝焦躁。

    “还是再去第三家店看看。”小梅的声音并没有任何变化,然而,荣贵就是觉得小梅有些急躁。

    他似乎不想等那么久——荣贵偏了偏头。

    不过小梅不愧是小梅,他压制住了自己的焦躁,说完要去第三家店的话,他还是按照流程在第二家店做了预订,也交了订金。

    西西罗城不提供旅行居留,如果不是过来买药的话是不能在城市里长期停留的,如果想要在这里长时间逗留,就必须可以拿出相应的订单,证明你确实需要再次停留一段时间。

    订单生成需要一段时间,店家还要现场制作一张提货卡给他们,等待提货卡的时间,服务员笑眯眯的将他们引到了一个露天休息室,那是个类似露天咖啡店的地方,虽然没有阳光,然而每张桌子上却摆了精美的烛台,烛火将整个露天休息室照的美轮美奂,除此之外,还提供免费的美味饮料……

    荣贵他们没有办法吃东西,不过他却听到周围客人感慨饮料好喝了,于是——

    看了一眼小梅,荣贵从胸前按出两个瓶子,然后将两人面前的饮料倒进瓶子里重新装起来了。

    “回去鉴定一下,如果成分可以的话,可以给我们的身体喝~”荣贵精明道。

    小梅:……

    荣贵敏锐的察觉小梅似乎放松一些了。

    嘴角微微翘了起来,放心了一点点的荣贵开始向四周打量过去——

    在这里等待的客人有很多,每一桌客人都有非常鲜明的着装风格,一看就来自不同的地方,一想到这些人可能来自于自己未来和小梅可能会去的地方,荣贵心中就充满了好奇。

    兴致勃勃的,荣贵一桌一桌的打量过去,直到他的视线落在右侧角落的圆桌上。

    非常奇怪,他的面前没有饮料。

    和其他客人不同,这位客人异常安静。从荣贵的视线落在他身上的那一刻开始,荣贵就没看到他动过。

    他身上的衣服异常破旧,仔细看,那件衣服不是土褐色的,而是上面沾的根本全是土。

    就像是刚从土里爬出来的一样——

    心里忽然想到什么,荣贵忽然僵住了。

    然后他就看到那人旁边来人了,那是一群人,一边走一边大声说着话,动作也十分粗鲁。

    荣贵看到其中一个人大幅度拉开了隔壁圆桌的座位,由于动作幅度太大,那人撞上了那位客人。

    那位一直一动不动的客人终于动了,紧张着,荣贵看到那名客人缓慢的抬起头,然后转过头——

    桌上的烛火照亮了他脸庞的那一刻,荣贵猛地抓住了小梅的手,然后腾地站了起来。

    果然!

    那是一头丧尸!

    整张脸已经完全腐烂,烛火照亮了一张腐朽不堪的面孔!!!

    隔了这么远,荣贵都被吓了一跳,可想而知正面直对那头丧尸的那名倒霉客人了~一声巨大的惊叫声后,整个休息室全体客人的视线都落在了原本隐蔽的角落里。

    之前安静坐在角落里的丧尸便无所遁形了。

    客人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中,荣贵看到店铺服务生迅速过来了,穿着厚厚的衣服,他们训练有素的将那头仍然呆呆坐在那里的丧尸架起来了。

    “抱歉啊~大家不要害怕,这是以前在我们店铺预购强力营养液的客人,等待营养液的时候,他不小心买了一枚不老药,然后又不小心死了,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嘛~”

    “他的家人把他埋在城外了,结果他似乎还记得预订的强力营养液,这不,每隔一段时间他就特意翻墙过来一次呢……”

    “呵呵呵,在西西罗城住久了大家就会发现,不死者就生活在我们的生活中,这是很寻常的事呢~”

    “大家也不用担心死了之后我们会赖账,放心,这位客人的强力营养液我们已经浇到他的坟头上啦~”

    “他只是特别喜欢这间休息室而已……”

    一边命人将丧尸客人架走重新埋葬,店铺经理笑呵呵的对休息室内面带惊恐的客人们解释道。

    听完他的解释,荣贵觉得自己整个机器人都不好了。

    特别是他稍后离开休息室后,又在店铺内发现一头正在老老实实排队的丧尸后。

    荣贵:=-=

    与惊声尖叫的外地人截然不同,是本地人的淡定平静。

    对于这些不知怎么逃开入城审核员的检测、走入城内的丧尸,本地人的表现可谓非常镇定了。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是个非常淡定的城市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