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行驶荣贵兴致勃勃的看到沿途的景色由统一的店铺开始变化了。

    还是那些小木房子不过街道变得不那么整齐了主要是招牌变得没有那么风格统一了,灯箱式的招牌变得稀少,很多店铺用的都是不发光的普通木质招牌,上面简单粗暴的写了店里出售的药,连个店名都没有而随着大黄不断向内行驶,更多的店铺连招牌都不用了。

    越过天窗荣贵甚至看到某家店铺的二楼把衣服晾到外面去了。

    虽然由于是机器人的身体、根本感受不到外界的温度,可是从身上经常凝结的水珠就知道:西西罗城一定是个潮湿闷热的城市,这种地方最发愁的就是晾衣服的问题啦

    随着巷子越来越路面越来越窄可想而知这种地方外人光顾的几率也越来越少,荣贵看到道路两旁的房子的二楼们在彼此的窗户之间拉出了长长的绳子,有的绳子是空的不过总有一些绳子上挂着衣服、床单什么的。

    这玩意是晾衣绳荣贵顿时懂了。

    荣贵仰着头,好奇的从外面晾着的衣服推测本地的着装风格一会儿功夫他就从好几件花裤头下过去了,差点被裤头上滴答的水糊一脑袋,荣贵赶紧关上了天窗。

    “看来这里是居民区了,还是个老区。”缩回头,荣贵对旁边的小梅说出了自己的观测结果。

    “初到陌生的城市能够到当地的老居民区居住最好了,一般会住在这种地方的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而老人一般都脾气好。”

    “比如哈伦大爷。”想了想,荣贵拿叶德罕城的老房东举了个例子。

    仰头看了半空中各种各样的内衣一眼,小梅没说话,只是把大黄身上所有的车窗都摇上了。

    看起来对晾在外面的内衣很没好感的样子荣贵耸了耸肩。

    各种内衣、床单掉下来的水珠淅淅沥沥砸在大黄的脑门上,然后从玻璃上淌下来,小梅按下雨刷器将所有的水珠抹去。

    一路走一路刷,终于,他们行走到了一条最后一条巷子。

    按照美人工作人员的指点,他们可以租房子的地方就在这个巷子的尽头了。

    然而,从一进入巷子,荣贵就感觉有点不对头:

    这条巷子实在太黑了。

    一盏灯也没有,这种纯然的黑暗几乎只有在城外的道路上才感受得到,进入城市的话,哪怕再偏僻的地方也会设个路灯什么的,根本不会这么黑!

    然而这条巷子就是这么黑,好在他们有夜间成像系统,即使是黑夜,他们也能看到点东西。

    抬起头,荣贵“看”到了遮住整条巷子天空的树叶与藤蔓。

    原来是密密麻麻的茂盛植物将巷子全部遮住了。

    这条巷子里的房子比之前路过的巷子都要少,每栋房子之间间隔也很大。

    “每家都有个大院子。”坐在大黄身上,荣贵小声对小梅道。

    虽然这么解释,可是他心里毕竟有点害怕,具体表现出来就是他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朝小梅的方向靠拢,越靠越近,他几乎越过两个座位之间的间隙,直接坐到小梅的主驾驶席上了。

    小梅没有理他,只是静静的,视线时不时看向周围,动作缓慢而细致。随着大黄不断向巷子深处驶去,他的目光最终落到了巷子尽头的最后一栋房屋。

    这栋掩映在最密集草木从中的三层楼,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也就是那位美人工作人员抄给他们的地址对应的建筑物了。

    也是他们即将租住的房屋。

    它看起来破极了。

    黑着灯,看起来就像恐怖片里才会出现的鬼屋。

    “呵呵,估计房租不会很高。”干笑了一声,荣贵再次小声道。

    然后,他就鼓起勇气拉开车门,从大黄身上跳了下去。

    在他下车没多久,小梅也从另一侧下来,感到小梅和自己肩并肩再次站在了一起,荣贵的心这才稍微踏实了起来。

    荣贵仔细打量着这栋有可能成为未来他们暂居之地的房子,发现它虽然很破,然而却不是那种无人居住的破。

    从墙内长出来的树枝虽然旺盛,然而一看就知道被很好的搭理过。

    里面应该是有人的。

    “里面有人。”小梅冷静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的话进而证明了荣贵的猜测。

    “切换视物方式,使用热成像模式。”小梅紧接着道。

    荣贵连忙按照他说的切换了系统,于是,这次再往墙内看的时候,他就看到一道隐隐约约模糊的绿色人影了。

    荣贵反射性的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老实说,这种“看到”,比看不到还可怕啊!

    不等他适应过来,小梅又说话了。

    “那个人走出来了。”

    小梅的声音不大,平坦又冷漠,在一片黑暗的安静环境下,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被小梅的声音刺激的毛毛的,荣贵紧张的看到那道模糊的绿色身影从二楼移动到一楼,然后慢慢朝他们的方向,越走越近了。

    “他要开门了。”黑暗中,小梅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再次响起。

    右手“刷的”抓住小梅的斗篷,荣贵的紧张达到了极致。

    老实说,他本来根本没有这么紧张的,实在是实在是小梅的声音太适合给恐怖片做配音啦!!!

    然后,就在荣贵心中的惶恐达到顶峰,几乎想要拉着小梅逃回大黄身上的时候

    “吱扭”一声。

    门开了。

    眼中的绿影被一道黑影取代,荣贵看到了一位一脸褶皱的老婆婆。

    面容严厉,这是一位瘦削的老人。

    嘴角向下抿成一道刀锋,她居高临下的,用白色的双眼看着他们。

    等等

    白色的双眼?

    张大嘴巴,荣贵再也承受不了心中的恐惧。

    “吧嗒”一声,他吓晕了过去。

    接下来的事情

    他就不知道了。

    小梅眼明手快拉住了即将倒地的荣贵,单手把他架起来,小梅面无表情的和白色眼眸的老人对视了。

    “他,你的同伴,怎么了?”先开口说话的是门内的老人。

    “程序运行错误,紧急关机。”小梅回答的言简意赅。

    “”老人沉默了片刻,稍后继续开口:“你们,是干什么的?”

    “有人给了我们这个地址,说这里可以租房子。”冷冰冰的,小梅简单介绍了自己前来的理由。

    说完,他还将之前美人工作人员递给自己的纸条递向老人。

    “不用让我看,我眼睛不好,看不清。”老人冷漠的拒绝了。

    小梅便将纸条重新塞回斗篷。

    “你们要租多久?”安静了一会儿,老人再度开口询问。

    “不超过三个月。”小梅回答。

    “”

    这一回,老人没有再多问问题,让开大门,她让小梅进来,等到小梅扶着荣贵进门之后,老人再次紧紧关上了大门。

    于是,等到荣贵在插座上幽幽“醒来”的时候,小梅已经把一切事情办好,从大黄身上把所有行李搬了进来,开始整理东西了。

    荣贵醒过来的时候,小梅正端正的跪坐在他不远的地方,规规矩矩的铺铺床单。

    “啊”迷惘的看了看陌生的屋顶,荣贵一时没有醒过味来。

    一咕噜坐起来,他茫然的打量四周。

    首先,屋子里有灯。

    虽然连个灯罩也没有,可是屋子里确实有盏灯,灯泡橘黄色,照的屋子里暖融融的。

    荣贵看着灯,看了好一会儿,他的视线随即看向天花板,和以往平整的房顶不同,现在这个房顶就像三角形的两个边,中间有一道横梁,仔细看,还是木头的。

    视线向下,荣贵紧接着看到了窗,落地窗,外面隐约有个平台

    “这里是哪里哦?”抓了抓头,荣贵问向旁边的小梅。

    幸好小梅就在旁边,否则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这么陌生的地方,荣贵非慌神不可。

    “你刚刚关机的院墙,的里面。”伸出手指抚平床单上最后一道不平整的褶皱,小梅坐直身体,从旁边拿起枕头。

    张大嘴巴,荣贵一脸惊愕。

    慌张的爬到小梅身边,荣贵小小声问:“这、这就是鬼屋的里面?”

    “不是鬼屋,就是普通的房子。”小梅将枕头也铺了上去,然后开始找枕巾。

    “我们、我们就这么住进来啦?”小梅的回答却让荣贵更紧张了,“吧嗒”一声,他把自个儿的身子贴到小梅背上啦

    “房租合适,房间合适,为什么不租?”瞥了荣贵紧紧抱着自己胳膊的爪子,小梅找到枕巾了,他就继续套枕巾。

    对了,枕巾是在叶德罕做的,荣贵被女矮人们教授了枕巾的制作方法,差点缝坏的情况下,最终由小梅帮忙缝制成功的。

    小梅一共制作了三对枕巾。

    虽然,他也不明白两个机器人为啥需要枕巾。

    “你租了多长时间?”楞了一下,荣贵又问。

    “三个月。”

    这、这难道已经是既成事实啦?想到自己要在这么鬼气森森的“鬼屋”里居住三个月,荣贵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这个房子看起来很破啊”不死心的,荣贵拼命挑着理由,他试图做最后的抵抗。

    “破一点房租低,你说的。”套完一个枕巾,小梅套第二个。

    “这里的院子好大,而且里面植物茂盛的好诡异啊!”

    “院子大住的宽敞,房东说我们可以使用露台楼梯走下去下面的一小块地,可以用来埋冷冻仓以及种植苹果苗,地豆。”小梅开始搬被子了,他搬被子的时候,荣贵就挂在他身上,双脚拖地,小梅走到哪儿,荣贵就挂在他身上跟到哪儿:“而且”

    “植物茂盛,因为房东出售草药植株。”

    怎么办?小梅的口气虽然听起来和平时没什么变化,可是

    总觉得他好满意这里!

    诡异的好满意啊!!!!

    荣贵大囧!

    “可是,可是房东很诡异啊!她的眼睛是白色的啊!白色的!”荣贵急促又小声道。

    这难道不诡异吗?

    这才是最诡异的地方呀!!!!

    小梅已经找到被子搬过来了,重新回到铺好的床单前,小梅重新跪坐下来,将被子放了上去,然后他才不慌不忙的回答荣贵道:“她有严重的白眼病。”

    “啊?”

    “白内障的变种,表现为角膜雾化,出现一层厚厚的无法去除的白膜,病人视力越来越差,直到完全失明。”

    “啊”搂着小梅的脖子,荣贵呆了呆:“这样啊。”

    最害怕的问题得到了科学的解释,荣贵点头表示同情和理解。

    “房东说露台楼梯下面的一小片地我们可以使用?免费的吗?我能去看看吗?”

    心中最害怕的事情得到了解答,荣贵一下子恢复了平常心。

    将自己从小梅身上剥下来,荣贵好奇的开始四处探看了。

    “”小梅小梅有点无语。

    好在荣贵只是简单私下看了看,注意到他们租住的房子外面果然有个露台,而露台上还有一段通往楼下的独立楼梯时,荣贵小声欢呼了一声。

    然后他就开开心心重新回到屋里了,一边哼着小调儿一边和小梅一起整理行李,他决定干完活儿和小梅一起去探险

    小梅:

    小梅已经非常非常习惯了。

    就这样,他们在西西罗城的落脚处也选定了。

    居住在老旧城区的“鬼屋”内,以市价三分之一的价格租下了一整层楼。虽然是个阁楼,可是对于两名娇小的机器人来说。阁楼已经非常宽敞了。

    除此之外,他们还拥有了一道独立楼梯,以及楼梯下面的一小块地。

    荣贵都觉得:自己和小梅的日子真是越过越好啦

    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有读者啾说:小梅给了荣贵一个黑白色的世界,然后,荣贵给这个世界画上了颜色。

    大概是这样说的,真是很美很美的一句话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