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荣贵听到下面传来细小而密集的啃嚼声。 乐文移动网

    就像一只小老鼠——他想。

    “好吃吗?”荣贵问那孩子。

    “好吃!特别好吃!”被果汁滋润过, 对方的喉咙终于不再那么干涩, 声音也变得圆润起来。

    “可是, 你真的不吃吗?”那孩子小声问:“我只吃了半个,还有半个。”

    “不吃,不吃,你看我的手就知道,我已经机械化了啊, 不用吃果子。”荣贵爽朗道:“你赶紧把剩下的半个果子吃了吧。”

    “不,还不知道多久才能被救出去, 我要留着这半个果子,节省着慢慢吃。”小孩子却拒绝了。

    荣贵:=-=、、、

    忽然有种面对小梅的感觉怎么办?是不是学霸都是这样啊?只要给他们一点点条件,他们就能思考的比任何人都全面。

    不过,听到对方这句话, 荣贵心虚的看了一眼自己体内的剩余能源量:

    5%

    一个非常非常危险的数字了。

    警示他能源即将告罄的警示铃已经不再响起,因为会费电。

    荣贵怔了怔。

    不过他很快又乐观起来:总之,自己费了这么大工夫、费了这么多电, 好歹把果子送到那孩子手里了不是吗?他吃到了果子,还说那果子好吃不是吗?

    而且, 他还剩下了半个果子, 可以等到救援……不是吗?

    不知道是不是缺电的缘故,荣贵开始感觉自己失去对身体的掌控力了。其他的也就算了,他心中一直想着那只送果子的右手,大概是他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那只右手上了的缘故,此时此刻, 对于已经逐渐失去感知力的荣贵来说,那只右手的感知能力反而提高了。

    他感觉有一只小手在自己的手旁边。

    若有若无的挨着,没有攥住,但是就是一直挨着。

    他感到那只小手一直在轻轻的颤抖。

    是那个孩子的手了。

    他在害怕吗?是了,他应该在发烧,全身很难受的情况下,更加害怕了吧?只是他并不把自己的害怕表现出来。

    就像小梅一样。

    荣贵又想到小梅了。

    大概脑子聪明的人都这样?

    黑暗中,荣贵嘴角弯了弯,然后,他又轻声开口道:“请问,能不能抓住我的手呢?我……我有点害怕啊……”

    小梅这样的人自尊心都很强,不可以直接戳破,他需要一点技巧。

    于是,反过来,荣贵开始请求对方握住自己的手了。

    他的表现实在很到位,声音中还带上了隐隐一丝颤抖。

    “别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原本蹭在他手边、一直在颤抖的那只小手立刻抓住他的手了。

    黑暗中,荣贵于是又笑了。

    “请好好握住我的手啊……这是新做的手,特别好看,我特别喜欢……”

    “请一定要握紧我的手,帮我保存好他啊!”接下来,荣贵还郑重其事拜托那个孩子了。

    “我……会的。”听出了他声音中的郑重,那个孩子的声音也变得郑重起来。

    “那个……这只手真的这么珍贵吗?”大概是终于和荣贵混熟了,大概是吃到了久违的食物,又或者是因为手中荣贵的手给了他安全感,孩子终于表现出了一点孩子的模样。

    他小心翼翼的问着,声音里带上了一点点好奇心。

    然后荣贵就回答他:“特别珍贵,这是小梅给我做的,特别珍贵的手啊!”

    “……我们从老家出来,就是两个特别破烂的机器人,一路走一路掉,为了给我们换身体,小梅带着我去了鄂尼城,没有积分,他当了好久的矿工。”

    “被埋起来过好几次。”

    “头都被砸扁了。”

    “不过我们最后终于还是攒够积分了,然后小梅就带着我去了叶德罕城?”

    “你知道叶德罕城吗?那是个可以买到很多不错金属材料的地方……”

    荣贵和孩子说着自己和小梅的故事。

    明明是很艰苦的生活,可是他的言语活泼,语气中充满希望。

    荣贵就这样说着说着,然后,看到自己体内的电量越来越低了,最终,只剩下1%了。

    糟糕呢……一提到小梅……话又多了……

    抱歉呐……

    可是小梅你这么厉害,一定能够找到我的吧?

    自己的身体还算完整,只是少了一只手……

    朦胧间,荣贵又叮嘱了小孩一句话:“我大概快没电了,你一定要好好保管好我的手哦!”

    听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他这才放心。

    然后,他的意识就更朦胧了。

    再然后——

    “我给你唱首歌吧?”荣贵忽然道。

    “在孤儿院的时候,那附近有个教堂,那时候,每周我都会去唱诗班唱歌,唱完歌后,他们会给我面包吃啊……

    教堂的牧师是个外国老头子,他教我的歌儿我不懂是什么意思,可是却真的非常好听。”

    “我唱给你听吧?刚好,到几天为止……应该煲机煲的差不多了吧?”

    荣贵喃喃道。

    他的意识已经有点不清醒了。

    然而,那首歌的每一个音节在他脑中却又那样清楚。

    然后,他就开始唱歌了。

    只一个音节,就惊艳了听到它的人!

    一开始只是低吟而已,非常单纯的音节,然而荣贵的声音干净极了,虽然带了金属感,然而他巧妙的让这种金属质感融入了歌中,反而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别有魅力!

    然后,他的声音就开始缓慢的升高了。

    那有着圆润金属质地的声音轻灵的,从他的口中吟唱出来,然后钻入了黑暗之中,钻进石与石的间隙之中,钻入沙与沙的颗粒之间,钻入所有荣贵身体抵达不了的地方,最后进入了地下那孩子的耳中。

    黑暗的空间里充满压抑,一切都被压缩了。

    荣贵的声音也被压缩,然而荣贵的声音却无惧于这种憋闷,甚至,正是由于这种环境,他的声音变得更加贴合他人的耳膜,仿佛一场面对面的现场演唱。

    荣贵用他人听不懂的语言吟唱着,正如他自己所说,他自己其实也不明白自己在唱的是什么。

    可是他却记得自己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的场景。

    蓝天,白云,天空滑过的白色鸽子——

    云朵的边缘是金色的,教堂顶上的十字架的影子在地上是黑色的,穿着教徒服装的老牧师笑呵呵的,将一个苹果递给了他。

    那时候的荣贵刚刚第二次被收养他的家庭送回来,伤心?害怕?迷惘?

    或许还有一点点自责?

    小小的孩子无助极了,就在那个时候,他无意识中闯入了那个偏僻的小教堂。

    听那里的唱诗班唱了一下午歌,老牧师发现了他,没有赶走他,反而递给了他一个红色的苹果,然后他就啃着果子继续在那里听歌。

    直到睡着。

    然后荣福他们就找过来了。

    荣福背着他,小女孩的背脊薄薄的,却温暖极了……

    救赎的感觉。

    这是荣贵之后每次唱起这首歌心中都会涌起的感情。

    心中充满了这种感觉,然后,在他歌唱的时候,便也能够很好地将这种感情传递出去。

    仍然被埋在深深的地底,不知何时才能等到救援、身体又痛又热又冷的男孩就是第一个被歌声传递出的感情所救赎的人。

    黑暗中,他猛地睁大了眼睛。

    他直直向上看去。

    透过无边无际的黑色的沙与泥,他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情景。

    紧紧握住手中的机械手掌,男孩低声道:“我的名字是约书亚,可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就在他颤抖着等待荣贵回复的时候——

    歌声,戛然而止。

    荣贵体内的能源告罄了。

    ***

    “矿工家属!那个人是矿工家属啊啊啊啊啊!”一片黑暗之中,忽然传来某人激动万分的吼叫。

    “什么?什么矿工家属?那个人不是31557号吗?”另一个人用干裂的声音问。

    “他是31557号……但是,他也是矿工家属!是矿工家属啊!”最开始说话的人说着,伸出乌黑的手背,抹去了脸颊上的热泪。

    这个人,自然就是曾经在鄂尼城和荣贵有过一段“未曾谋面的交往”的鄂尼城dj了。

    如果此时有人能在黑暗中视物的话,他会看到这个年轻人通红的眼圈,还有脸上未干的泪痕。

    鄂尼城dj并不是这个被埋在土下的小房子里的唯一一人,他身边还有□□个人,而每个人脸上都有泪。

    这大概是他们除了又脏又饿状态萎靡以外的另一个共同点了。

    小梅说的没有错:这次地动确实是由于造星运动中力的不平衡所导致的。事故发生的实在太突然,绝大多数人都被地动波及到了,被掩埋在泥土之下的人并不是一两个,而是一大批。

    鄂尼城dj的情况稍好,事故发生的事情他正在房间里朗读无聊的广播稿,地动发生之后,他即刻在下陷的过程中昏迷了过去。

    他是在某人的呼唤声中醒来的。

    朦胧中揉着眼睛醒来,他听了好半天,才发现那人呼唤的不是自己的名字,而是一个叫“小梅”的人。

    声音来自于他身上带的收音芯片——加注在他通行令上的小芯片,被征调来的人每个人都有。

    那个声音非常熟悉,正是营地里另一名主播,最近很出风头的那名,虽然有点同行相妒,不过鄂尼城dj也承认对方的声音确实好听。

    昏迷了太久,他的脑子晕乎乎的,多亏了对方一直的呼唤,这才把他强行叫醒了。

    和鄂尼城dj有相同遭遇的人不止一名。

    有相当多的人在地动之后陷入了昏迷,是荣贵的声音把他们唤醒,而他和小梅的对话又让大家稍微安下了心来。

    声音是31557号的,很多人都相当熟悉他的声音。

    他大概是没有关闭播音设备,这才让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收音芯片中。

    万幸他没有关,在这种时候,很多人都是独自一个人被埋起来的,一个人被埋在冰冷的沙石下面,荣贵的声音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慰藉。

    他们听到荣贵和小梅报平安,听到荣贵又发现了另外一个遇难者,听到荣贵一直拼命的和那名遇难者聊天说话。

    那一刻,被荣贵的声音救助的遇难者并不止是荣贵说话的那一名。

    那一刻,所有独自一个人深陷陷阱的人,都将荣贵的声音当做了救命的稻草。

    荣贵对那个孩子说的话,仿佛就是对他们说的一样。

    他们听着荣贵找到了果子,听到荣贵艰难的将果子递出去,听到那孩子吃果子声音的时候,所有人的口中都是一甜,仿佛他们自己也吃到了荣贵送过来的珍贵果子一样。

    最后,他们听到了那首让所有人的心为之一颤的歌——

    那一刻,所有收听到广播的人都感觉自己被那歌声所救赎了。

    焦躁、疼痛、紧张、害怕……一切不良情绪都压制住了。

    听到那歌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热泪盈眶。

    只有一个人例外。

    小梅。

    和大多数人不同,小梅将通行证上的收音芯片关闭了。

    他也是机器人,就像他和荣贵说的那样,他也要节约能源。

    两个人的内线通话程序在地动中被干扰破坏了,为了修复这条通道,他足足耗费了9%的能源。

    对于精打细算的小梅来说,这是一个很庞大的数字了。

    紧接着,他又用了15%的能源从坑里爬了出来——没有和荣贵说,他也同样被困在泥土之中了,被掩埋的位置还不算浅,仔细用声波勘测过自己周围的情况,小梅一点一点将自己蹭了出来。

    出来之后的小机器人少了一只左臂。

    他的左臂被困在一条巨大的钢筋下了,如果留在原地固然可以保留手臂,可是他现在需要出来,所以他主动将手臂卸了下来。

    就在他离开之后,他原本站立的地方又发生了一次小规模塌陷。

    看着自己原本被困的位置再次变得面目全非,小梅知道,他留在那里的手臂应该是找不回来了。

    他很快转过了身子。

    他要趁荣贵还有电的时候,尽快定位荣贵的位置,把那个笨拙的家伙挖出来。

    地动发生之前他的位置是在仓库,熟知仓库的每一个角落,即使在坍塌之后,小梅仍然能将仓库的方位定位到85%左右的准确率,他知道各种物品的存放地点。

    也知道自己现在最需要的工具。

    小梅找到了一台球形掘土机。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梅便开始了使用掘土机挖人之旅。

    寻找掘土机的时候,他就挖到了好几个昏迷不醒的人。将他们抓出来,拍醒其中一个人,小梅坐上了掘土机。

    他硬生生用掘土机从仓库开凿出了一条小路出来。

    荣贵体内确实有定位仪没错,可是对应的识别仪却在大黄身上,为了找到荣贵,他必须先找到大黄。

    还好大黄不会乱跑,它就待在原本的位置,只不过在地动之后,它的位置比往常更深了。

    大黄被埋在了深深的地底。

    比预计的位置偏了很多,不过小梅最终还是找到了大黄。

    当然,寻找大黄的过程中,他又挖出了好多人。

    老样子,将这些人摆到安全的位置,拍醒一个,其他的事情小梅就交给那个醒来的人去做了,他自己要继续寻找荣贵。

    那个笨蛋体内的能源估计快要不多了。

    他只能祈祷那个家伙真的乖乖使用节电模式。

    面无表情的想着,小梅看到了大黄。

    这辆被小梅用高级材料改装过的车子如今非常结实,即使身上扛着无数沙石,它的身材依然挺拔。

    只是左侧的车窗破了。

    艰难的从球形掘土机内跳出来,小梅顺着车窗爬到了大黄体内。

    这个时候,距离他和荣贵上一次通话,已经过去十五个小时又三十二分钟了。

    如果荣贵使用了节电模式,他现在的剩余电量应该是45%左右,如果没有用,那么应该剩余36%。

    还在安全范围内。

    荣贵体内的定位仪非常耗能,调动需要20%的能源,之所以告诉荣贵必须留30%的能源,也是担心他不走心,浪费太多的能量。

    打开大黄身上的屏幕,小梅看着打开的屏幕一片黑屏——

    定位仪坏了。

    心里计算着荣贵体内的能源消耗量,小梅开始冷静的修理仪器。

    在他心里荣贵体内的能源还剩28%的时候,屏幕终于亮了。

    定位仪修好了。

    然而——

    “彼端装备能源不足,已关闭。”

    等待他的却是荣贵体内的定位仪已经关闭的消息。

    终究,笨蛋就是笨蛋,那个家伙还是把体内的能源消耗到安全范围以外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内线通话功能也已经无法使用了。

    坐在大黄身上,小梅怔了怔。

    然后,很快的,他又动作起来。

    “我本来正在外面溜达,看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忙啊,看到大黄还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在那之后。”

    “biu的一声,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掉下来了。”

    最后一次对话中,荣贵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记住了,他还精准的在大篇废话中找到了有用的信息。

    大黄身上有录像功能!之前只是预防有人偷车,现在看来,这个功能应该拍到了荣贵下陷的一幕!

    心中立刻想到了这一点,小梅迅速调出了大黄身上的录影记录。

    万幸大黄不是荣贵,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荣贵坠落之前的表情拍的清楚,坠落的过程也异常清晰。

    小梅看到了那个有着一双黑色大眼睛的机器人掉下去的完整画面。

    荣贵的脸上仍然有笑容,他像是没有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懵懂着,他掉了下去。

    小梅记住了荣贵坠落的方位。

    重新从大黄身上爬到外面的球形掘土机内,此时,他体内的电量还剩余36%。

    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官方派来的搜救人员也到了。各种挖掘机都开过来到处抢救着被掩埋的遇难者。

    那些挖掘机上有生命信号识别装备,主要针对非机械生命,按照救援原则,救援队会率先营救可识别的遇难目标。

    这其中自然不包括使用机械身躯的荣贵。

    夹杂在一群大型机器中间,小梅面无表情的挖掘着。

    这个过程中,他又挖到过三个人。

    每一次希望那个人是荣贵的时候,每一次,那个人都不是荣贵。

    旁边立刻有人大呼小叫着过来,将被挖出来的遇难者抬走了。

    小梅便继续挖掘。

    他体内的能源越来越少了。

    只剩下5%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体内忽然出现了一种无法称呼的感觉。

    脑中一阵波动,小梅忽然从掘土机内跳了出来。

    伸出手在掘土机之前工作的地面上扒开最上面的一块砖石,他摸到了一只脚丫子。

    脚丫子的颜色、材质和他的右手颜色材质一模一样,这是——

    荣贵!

    小梅立刻蹲下来,继续挖了起来。

    他拼命的挖着,动作迅速的简直不像是平常淡定的那台小机器人了。

    终于,他将倒栽葱状态埋在地下的荣贵完整的挖了出来。

    任由睁着一双黑眸、没有丝毫意识的小机器人躺在自己仅剩的右臂上,小梅静静的看着他。

    然后,保持着这个动作,小梅一动不动了。

    体内的能源终于消耗到了0%,小梅也关机了。

    两个小机器人静止的依偎着,就像一组和谐的雕像。

    作者有话要说:  大黄又立功了。

    呃……为什么我用了一个“又”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