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也看不见, 一片黑暗。喜欢就上

    身体不能动, 不会疼痛, 然而就是无法动弹,应该是压在身上的石头太重了。

    原来被活埋的感觉是这样的——荣贵想。

    又过了一会儿,荣贵感觉周围又是一阵震动,他脑袋下方的土壤往下又陷下去了一些,整个人几乎呈倒栽葱状态栽进泥土里了, 不过大概是周围其他地方的沙土也有了松动的缘故,荣贵感觉自己的手好像能动了。

    虽然只是右手可以活动, 但是这种时候,但凡能够找回一点自己控制自己身体的能力,对他来说都是安慰。

    然后荣贵就开始继续呼叫小梅了——他并非只是口头叫叫而已,他们体内有内线, 可以直接呼叫对方的。

    并非求救,荣贵现在担心的是小梅那边的情况,自己都变成这样了, 小梅呢?

    小梅那边怎么样?

    荣贵着急极了。

    尤其在发现平时一打开就是接通状态的内线如今变成晦涩的电流声后,他脑中各种不祥的预感缤纷而至, 荣贵越想越害怕。

    没有其他的法子, 荣贵只能维持着被压在泥石中的状态,轻声呼唤着小梅的名字。

    一声又一声。

    始终听不到小梅的回复,荣贵心里越来越慌。

    “小梅,你听到了没有?听到要回答呀!”惊慌达到最高点的时候,荣贵提高了声音。

    然而对面仍然还是电流声。

    就在荣贵内心空落落的, 心里的漏洞越来越大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那道熟悉的冷冰冰的声音。

    “我在,别叫了,省电。”对面那头传过来的话语内容言简意赅,一如既往小梅的作风。

    荣贵欣喜若狂!!!

    “小梅小梅你终于回复我了!刚刚一直听不到你那边的回复,吓死我了!我差点以为你被砸烂了!!!”警报一接触,荣贵立刻把刚刚一直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小梅:……

    隔着看不见的电波,荣贵仿佛都看到了小梅的表情。

    想着小梅仿佛自带六个点的惯用表情,荣贵居然笑了。

    “……你呢?被砸烂了没有?”停顿了片刻,小梅随即问道。

    “没有没有,应该没有吧?因为没有感觉嘛~”一旦联系上小梅,荣贵的语气就重新变得轻松起来。

    “我本来正在外面溜达,看看有没有人需要帮忙啊,看到大黄还和他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在那之后。”

    “biu的一声,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掉下来了。”

    “我现在脑袋朝下,脚朝上,感觉自己就是一根萝卜啊!”

    ↑

    甚至,他还有心情打趣自己了。

    “……”小梅那边又是沉默。

    “小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终于,荣贵问了一句有点建设意义的话。

    “初步推测应该是造星过程中引力失衡造成的地动,发生概率极低,但是不排除会有二次地动的可能,最好的方法是待在原地等待救援。”小梅冷静道。

    “现在开始不要说话,不要做任何动作,开启省电模式,节省不必要的能源浪费。”

    “你体内有定位仪,在我确定你的确切位置之前,务必保证体内还剩下至少百分之三十的电量。”

    说完这句话,小梅就关掉了两个人的通信渠道。

    即使是内线,也是很消耗能源的。

    荣贵的世界再次一片寂静。

    寂静,又黑暗。

    不过这一次,他却不那么紧张害怕了。

    因为他刚刚联系到小梅了啊~

    小梅的声音听起来挺镇定的,看起来没事啊~

    对了,小梅还让自己省电,一直等到他确定自己位置→这是小梅式的“等我来救你”啊~

    想清楚了这一点,荣贵心里居然有点美滋滋起来了。

    但凡小梅说的都是对的,他想了想,准备像小梅说的那样,开启省电模式了。

    这种模式下,他就不能说话了←小梅说过,每天他的能源大部分浪费在过多的说话功能上了。

    荣贵虽然不太相信,不过他确实比小梅耗电快也是真的。

    按理说小梅干的活比他多得多,可是小梅每天的耗电量却和他差不多,区别大概就是他的话说的是小梅的n倍。

    ↑

    心里早已默认自己话多的荣贵决定听话的闭嘴,开启节电模式。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荣贵听到了哭声。

    那是一种压抑的,极为细小的哭声。

    如果他现在是人类的身体的话,一定听不到;

    即使是机械身躯,如果没有在这种绝对安静的地方,他也一定听不到。

    那声音实在太小了。

    偏偏这里是如此安静,而小梅给他装的接收声波的机械耳蜗又当真性能不错。

    荣贵听到了从层层泥土中传来的沉闷哭声。

    “是谁?有人在那里吗?”仔细辨别着哭声的方向,荣贵大胆的问了一声。

    由于头部不能动,他现在只能听声辩位了,根据他的初步判断,声音是从他的右侧下方传来的。

    应该是一个比自己栽的更深的倒霉蛋——上一秒,荣贵还是这么想的,不过很快的,在他听到下方传来的回应,他脑中瞬间一片空白。

    “我、我好疼……”荣贵听到了一个微弱的声音,不是大人的声音,而是带着稚嫩,有点沙哑的小孩子的声音。

    被埋在自己下面的遇难者竟然是一个小孩子!荣贵惊呆了。

    心脏为之一紧,荣贵随即轻声向对方说:“会疼吗?会疼是好事啊,我现在全身都被压住了,连疼痛都觉不到了呢。”

    “你是哪里疼?”荣贵问道。

    下面许久没有回答,在黑暗中等待着,终于,过了好长一段时间,那个孩子再次出声了。

    “我……我也不知道……是哪里疼……”声音嘶哑,不过仍然可以听出来是童声。

    这可不是好现象啊←荣贵立刻想。

    对方是个小孩子,乍一遇到这种灾难,受了伤,一下子陷入混乱也是情有可原的,可是这样下去可不行。

    虽然大体上是个没常识的人,然而荣贵除了唱歌打扮之外,在另外一个地方也异常有常识: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小的时候被大一点的哥哥姐姐照顾,大一点了就被要求照顾小一点的弟弟妹妹,在带孩子方面,荣贵还当真也算是有常识。

    他知道怎么和小孩子交流,也知道小孩子遇到紧急情况后的处理方法。

    于是,他的声音放的更加柔和了。

    “你先别急着说话,试着吞咽几口唾沫,然后闭上眼睛感受一下,想想自己的胳膊,想想胸,想一想背脊,然后向下,感受一下自己的腿……”

    声音尽量放缓放慢,他用声音引导着孩子的伤痛。

    他的声音原本就好听,刻意放柔和之后,便更加悦耳,他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还有能力坚持,也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按照自己说的去做了,然而,自己一动都不能动的情况下,他只能这样做了。

    他说了足足三遍。

    即将重复第四遍的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那孩子的回应。

    “头……头好痛……背……也好痛……”

    “我好冷呀……”

    荣贵听到那孩子这样说道。

    荣贵查看了一□□内的温度仪,仪器上显示的数字并不算太低,按理说这里不应该寒冷,而那孩子却说冷,这种情况下,他不是受伤失血太多,就是在发烧了。

    哪种情况都不算好!

    作为孤儿院长大的孩子,荣贵是知道很多治疗发热的土法子的,包扎伤口虽然包的不好,但是他也会,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己都无法动弹,这要怎么去帮助比他埋得更深的孩子?

    脑中一个好办法也没有,荣贵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孩子却忽然开口对他说话了:

    “我……知道你的声音,你……你是广播站的……广播员。”

    愿意说话是好事!能够说话就代表他还醒着,而逻辑清楚的话则能证明他的意识清醒。

    没有更好的办法之前,只有一个办法可以用了——这个瞬间,荣贵脑中电光火石一般闪过一个念头。

    他决定陪这个孩子聊天。

    一个人被活埋在泥土里,身体疼痛又孤独,吓也能把人吓死,而两个人就不同了,即使根本没被埋在一起,然而只要听到声音就也算是安慰。

    起码,刚刚他在一片慌乱中听到小梅的声音时,确实感觉自己得到拯救了。

    定下心来,荣贵看了一眼自己的能源存储量:60%。

    距离小梅说的30%还多出一倍。

    小梅,抱歉,不能听你的话,开启节电模式了。

    对小梅说了声抱歉,荣贵继续和下方同样被困的陌生小男孩聊天了。

    “你认得出我的声音?”只要荣贵想,别人是万万不会从他的声音听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的。

    如今也不例外。

    他的声音听起来好极了,完全让人联想不到他此时此刻的窘境。

    “嗯……我……我有听过你……你的广播稿……”男童用嘶哑的声音回复他。

    “一共有……两个……广播员。你……是那个经常……经常念错字……的广播员。”

    “……”荣贵就有点无语。

    “喂……不要一上来就提别人的痛脚啊!那些广播稿是真的很难啊!我就不信你能全部读对。”就像和自己同龄的朋友聊天,荣贵的语气中完全没有哄孩子的意思。

    然后,他就听到那个孩子沙哑的笑了一声。

    “我……能全读对。”

    “我在……整个……营地……的考试里……是第7名……”

    “…………”荣贵的停顿便更长了一些:“原来你还是学霸啊。”

    “不过我朋友是第一名。”自己这边没什么可说的,荣贵不要脸的用小梅臭显摆了。

    “……”下方又是一段长长的沉默,就在荣贵提心吊胆以为对方昏过去了的时候,对方总算再次开口了:“真的?”

    荣贵赶紧又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就和对方趁着这个话题继续聊下去。

    时间在他们两个人间隙很长的聊天中一分一分的过去了。

    荣贵体内的能源也在一点一点的消耗中。

    终于,他体内的能源量剩余量提示为36%了——距离小梅告诉他的,在找到他之前,必须维持的安全能源量已经不远了。

    荣贵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十五个小时了。

    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他还有点难以相信:只是聊了一会儿天,时间居然就过去这么久了?

    然而小梅给他安置在体内的时计是不会出错的。

    感觉时间过了没多久,而实际时间已经过去很久——这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他们成功战胜了遇难后等待救援的时间最可能发生的恐慌问题。

    然而——

    “我……好饿啊……渴……”然而,即使感觉时间没有过去多久,时间造成的其他问题却不会因为感觉而有所差异。

    那孩子的声音已经越来越沙哑了。

    即使后来基本上已经变成荣贵说话的主场,那孩子几乎不用讲话,然而随着时间的消逝和体力的流失,遇难被困后另外一个问题再次摆在了他们面前。

    饥渴。

    就像荣贵机器人体内的能源所剩不多一样,那孩子越来越饿了。

    可是,他是一个机器人,自己平时都不用吃饭,身上又怎么会有食物啊!

    心里抓狂着,荣贵忽然愣了愣。

    等等——

    别说,他身上还真是有食物的!

    荣贵立刻想到了掉落之前别人抛给自己的红果子!

    那时候,他习惯性将果子放到右边口袋了,口袋!!!右边!!!

    “你等一下!”对那孩子说了一句,荣贵随即开始吃力的动了起来。

    右手一点点撑开周围的泥土,他艰难的将手移向自己的身体。

    看似简单的动作,然而做起来难度却极大,荣贵只是将手从身侧移到身边而已,不足十五厘米的距离,他却足足用了半个小时,然后——

    他体内的电量一下子只剩下29%。

    不足30%了!

    荣贵体内的能源预警红灯亮了起来。

    发觉荣贵没有停止动作之后,他体内的警报器还响了起来。

    “那是……什么……声音?”下方,那孩子的声音再次嘶哑的响了起来。

    “呃……是我的肚子在叫,我也饿了。”想了想,荣贵这样回答对方。

    一边说话,他的手指继续吃力的顺着衣服的纹路爬着,终于,他摸到右侧的口袋了。

    “呵……你……也饿了吗?”那孩子就笑了。

    “嗯,很饿,不过还能忍。”荣贵对他道。

    “不过,接下来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不用挨饿了,我找到了一个果子!”手指摸到口袋里果子的时候,荣贵大声宣布了这个好消息。

    “啊?可是……可是……你过不来……”那孩子愣了愣。

    “谁说我过不来?你等着。”眼瞅着自己体内的能源线越来越低,荣贵心里着急着,语气却一点不显,找到果子的时候,他已经做出了下一个决定。

    他要把这枚珍贵的果子给那个孩子送下去。

    怎么送?用小梅给他制作的、可以伸长的手啊!

    最长的距离是三米——他记得小梅说过的话。

    他现在只能祈祷那孩子距离自己的距离不要超过三米了。

    “现在开始,你要继续和我说话啊,这样我就知道你的位置了,就能找到你,把果子递给你。”荣贵对那个孩子说。

    “真的?”那个早熟的孩子楞了一下。

    然后,他就当真隔一会儿说一句话,引导荣贵过来了。

    黑暗厚重的泥土砂砾中,荣贵的右手拿着果子,小心翼翼的前进着。

    荣贵体内的能源也在1%、1%……的往下掉。

    当他的手指伸到长过隔壁的距离时,机械手臂中的延长管开始被拉伸出来;

    当他的手指艰难的爬过延长管可以覆盖的一米距离之后,延长管内的金属线出现了。

    如今的情况,相当于他的右手掌已经脱离身体工作,仅凭金属延长线相连,按照现在这种情况,他的右手一定无法回收了。

    可惜了小梅新给自己做的右手——荣贵有点心疼。

    心疼小梅的心血,然而却不心疼自己。

    他这边只是一只手而已,而下面的孩子可能就是一条命。

    他想把果子送给那个孩子。

    他没有想过失败,仅仅怀着想把果子递过去的强烈念头,黑暗而拥堵的地下,荣贵一点一点移动着手指头。

    又紧张又焦灼,紧张的是:他手臂的延长线马上就要拉长到极限了;焦灼的是,那个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弱……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他听到了下方一道迟疑的声音:

    “那个……那是你的手吗?”

    “我……看到果子了……”

    “好大一个果子啊!”

    那一刻,荣贵的脑中一片空白,巨大的欣喜席卷了他,随即——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小手轻轻握住了。

    不只是果子,对方将他的手一并握住了。

    紧紧——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了,头疼。

    大家注意预防换季感冒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