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大黄疾驰在公路上。

    周围一片黑暗。

    纯黑色的背景下, 车内的一点点光亮便格外醒目起来。

    那是一种绿幽幽的荧光,仔细看可以发现, 光源来自于车内驾驶台上方摆置的几个花盆……里的蘑菇。

    那绿光虽然弱小却坚持, 仿佛是天地间仅剩的一点光。

    周围安安静静,只有大黄在疾驰间车轮摩擦地面发出的一点点声响。

    直到车内传出一声长叹打破了这片静寂。

    “呼……”

    “之前每天在黑乎乎的路上走着的时候总是想,什么时候能看到光就好了。”

    “没想到重新回到黑乎乎的路上, 却感到好怀念。”

    说话人叹出的第一道声音给人的感觉有点奇怪, 带着些许金属质感, 一些震动共鸣的嘈杂声, 让人一听就感觉是机械嗓发出的声音。

    不过当他继续往下讲下去的时候, 之前那种机械感瞬间消失不见, 声音轻快,带着点让人心痒痒的节奏, 让人顿时以为之前只是错觉,其实这是个声音有些特别的人罢了。

    特别, 却不难听。

    甚至可以用好听来形容了。

    “一片黑暗, 感觉世界上又只剩下我和小梅了。”说到这儿, 那个声音甚至带上了点愉悦。

    “虽然大城市也不错,可是偶尔在只有两个人的世界也不错~”

    说完这句话, 说话人转头看向坐在一旁的、唯一一名同伴了。

    说话人是荣贵, 他旁边唯一的同伴自然就是小梅。

    如果荣贵旁边一定坐着一个人的话, 那个人一定是小梅,这么想……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拥有一双流水般眼眸的机器人便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头缝帽子去了。

    他正在缝帽子。

    没错, 缝帽子。

    “身体设计的这么好,脸长得在机器人里也算不错。”

    “可、是——”

    “居然是秃头啊啊啊啊啊啊!!!”

    “最要命的、小梅你用了什么材料,想用染料画个头型都画不上去啊啊啊啊啊啊啊!!!”

    “简直不能忍!”

    抓狂的在大黄身上嚎叫了一阵子,荣贵便开始在矮人们的爱心礼物里翻找合适的布头,他准备给两人作一顶新帽子。

    可惜,他的手艺实在糟糕的很,离开了莉莉等人的指导完全没法看。

    =-=

    裁坏了两块布头之后,他只好向小梅求助了。

    于是缝帽子的变成了小梅,而荣贵则寻思着将缝坏的布头废品利用。

    思来想去,他决定做两个裤头。

    只是——

    爱心包裹里大小材质适合做帽子的布头除了被荣贵做坏了的的就只剩下两块了——绿的。

    荣贵做坏了的那块布头则是红的。

    于是,依照小梅绝对不会失手的办事能力,两个人将来注定要戴着绿帽子了,以及……可能穿着红裤头。

    荣贵:=-=、

    大黄稳稳的开着车,车上两名主人则各自坐在驾驶座与副驾驶座上,做针线。

    没多久,小梅便将两顶帽子做出来了,仍然是一顶宽檐帽——小梅的,以及一顶棒球帽——荣贵的。

    水色的眼睛往荣贵的方向斜了一眼:荣贵还在那边笨手笨脚的缝裤头,之前身上材料不好的时候,他经常在做手工的时候被针在身上戳个小坑,而如今,身上的材料全部升级之后,针再刺到他身上的时候,针弯了。

    小梅:记得他们身上就十根针来着。

    =-=

    于是,伸出手指戳了一下荣贵,荣贵立刻秒懂的将手里的针线活递给小梅,小梅再次闷头飞针走线起来。

    梅大师就是梅大师,做机械人形上手,缝裤头也不差。

    没多久,荣贵死活搞不定的两条裤头就在他手下成形了。

    然而荣国却并不太满意:“哎呀,小梅,你现在缝的款式,是女款啊!”

    “男人的内裤前面得留个缝儿,那个……给用啊!”暗示了半天未果,荣贵只能把那个词儿说出来了。

    然后小梅一句话就把他打发了:

    “你有吗?”

    就这一句话,荣贵低头看看,然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也是啊……他们现在是机器人,还是连也没有的机器人,话说……他们这还算男人吗?搞不好以后连女厕所也可以去了吧?

    张着嘴巴目视前方,荣贵脑子里正在想的事情,小梅本领再大也想不到。

    就在荣贵浮现连篇的时候,小梅手里的两条女款内裤出炉了。一人一条,布料还有剩余。

    这也是不同级别匠师之间的另一个区别:他们对材料的运用不同,同样做一个物品,当然,是指不同级别匠师都能制作的物品,在这种情况下,一级匠师搞不好全部材料用上都做不完;二级匠师做完的同时材料也不剩,刚刚好;而到了三级匠师这里,他们做完之后,材料不但没用完,还能省下不少。

    小梅手中剩下了一条长长的红布条,眼瞅着小梅似乎要将那条布条收起来,荣贵忽然灵机一动:

    “小梅,不要收起来啊,你不是把那块红色金属片留起来了?把它缀在布条上,然后固定在宽檐帽上,这样时髦很多呢!”

    他立刻快嘴道。

    两个人旧身体的遗骸转移的时候,荣贵瞥到小梅从遗骸中捡出了一枚红色金属片,仔细想,应该是小梅左侧头颅边上像是一朵小红花的那块。

    他问小梅的时候,小梅停顿了一下,随即才面无表情道:“这块金属还算完整,留着备用。”

    切~

    明明是和自己一样舍不得旧身体,想要留个纪念品,偏偏说是想要留着以后用,小梅真是别扭~

    不过体贴如荣贵,自然不会问更多的事情啦~

    喜滋滋的从新的储存仓里掏出几块破旧的金属片,他把金属片递给小梅:“这是我从咱俩旧身体上拿出来的,也分不清是谁的了,你给我镶在帽子上呗~就像铆钉装饰品一样,这样的棒球帽一下子时髦值满点哩!”

    凝视了他片刻,小梅到底接过了荣贵送过来的金属碎片。

    最后,小梅的帽子上多了一条红布条,布条上还镶着一块红花花一样的金属,看上去很……淑女温婉风;而荣贵的帽子上则多了好多铆钉一样的金属碎片,走的是街头嘻哈路线。

    美滋滋的戴上自己的新帽子,然后扭头看向小梅——荣贵注意到,小梅戴上帽子之后,果然将小红花的位置拨到脑袋左边去了。

    荣贵便捂着嘴偷偷笑了。

    这段路上什么也没有,小黑早就收不到任何电波,而大黑——他们从老矮人处得到的新电视,更是收不到任何信号。

    小梅和大黄一个赛一个沉默,车上唯一的发声装置便只剩下荣贵了。

    →_→

    一个人也能撑起全场,荣贵和小梅聊着天儿:

    刚刚不是用旧身体的遗骸妆点帽子吗?他就开始说两个人的旧身体。

    “小梅,我忽然想到一个可能很严重的问题。”语气一敛,荣贵特严肃的对小梅道:“咱家种的苹果最后不都跑去哈伦大爷家里的天花板上了吗?”

    “你说,咱俩的身体……咳咳,除了好多碎片,不是还有一些相对完整的部分吗?比如小梅你的半张脸什么的,万一咱俩的身体从天花板上漏下去,漏下去小梅你的半张脸,我的一个脚趾头什么的……咋办啊?”

    大爷会不会吓傻了啊?

    荣贵忧愁的想。

    小梅仍然淡定的……做手工。

    手边的材料很多,他做事似乎做习惯了,即使没事,他也能给自己找到点事做。

    “我也写一张纸条放进去,如果我们的身体从天花板上漏下去,请他重新封回去。”一边做手工,小梅一边淡定道。

    “我还留了封天花板用的石料,油漆,密封胶以及钉子。”

    荣贵:……

    小梅办事,他放心。

    “以及,我们的身体在我们离开之后就碎了,听上去真的很像灵魂离开,立即死亡的感觉哩……”围绕着两个人过去的身体,荣贵浮现连篇:“小梅你不是说我们的身体快到极限了?会不会,就是在等那一刻呢?等到我们的灵魂离开,身体也终于得到解放,然后散开啦?”

    这么一想,感觉真的好浪漫哩~

    瞥了他一眼,小梅平淡道:“其实只是固定身体最关键的一个位置在头部,如果想要取出芯片,一定会碰触到那个关键位置,取出芯片之后,身体原本就容易散开,何况我们的身体已经非常破旧。”

    荣贵:=-=

    他再次肯定了,小梅绝对是浪漫的杀手。

    大黄的身上如今已经多出一个屏幕:屏幕上是路线图。

    当大黄的系统接通小梅的通行证之后,路线图随即规划完毕显示在屏幕上了,正是通往西西罗城的路。

    确定要去西西罗城之后,小梅即刻在电脑上发出了申请,申请通过之后,他们的通行证内便出现了前往西西罗的路线。

    据说这里的道路很多,每一条路都会前往不同的地方,如果没有正确的路线图,人们一定会迷路。

    即便通过某种方法走上了前往某座城市的道路,如果积分不够的话,沿途的交通管理局一定会发现,然后将偷渡者扣押下来。

    不过只要积分足够的话,他们的通行证内便会得到路线图,和以往取得通行资格的城市一起,在他们的通行证系统内留下地图,以后他们是可以自由来往这些城市,同时,在他们的通行证内,也会留下这些城市的信息。

    之前他们的身体太破旧了,荣贵的体内无法直观的将通行证的地图调出来查看,如今升级了系统,他还是不太会用,倒是大黄身上的屏幕这几天他有点玩熟了。

    在小梅的通行证内,如今已经画出三个城市的路线图了:鄂尼城的,叶德罕城的,以及他们正在前往的西西罗城。

    三个城市看起来像三颗球体,而连接它们的之间的道路则像一条长长的管道。

    荣贵忽然想到了花生。

    他从小生活的孤儿院是有在后院种一些东西的,其中就包括花生,小时候,荣贵最喜欢拔花生了。花生在地面上的部分就像普通的绿色植物,抓起来猛地一拽,埋在土里的就是一大串的花生,刚□□的花生上还带着许多的根须。

    这三个城市看起来就像花生,而周围的管道看起来就像是花生表面的根须了。

    不过和花生不同,这些根须是长在一颗“花生”的表面,和另一颗“花生”相连的。

    曾经完全想不出来的永昼之塔,如今在他脑中总算有一点点轮廓了。

    只是一个隐隐约约的轮廓而已,想要看的更加仔细一点,却是超过荣贵的想象范畴了。小梅曾经说过的从“外部吸附星尘”、“一个星球的性成过程”什么的,更是荣贵无法想象的事情。

    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荣贵最后索性放弃思考了。

    作为生活在这座巨塔内的一个小小的机器人,他至于这个世界实在太过渺小了,就像曾经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荣贵,可能终其一生,他也没有办法窥见这个世界的完整面貌。

    荣贵是这样以为的。

    谁知——

    在这之后的第三天,一场突然发生的意外却让他有了窥见这个世界一角的机会。

    “紧急调令!萨喀尔城现面向域内所有人类发出紧急调令,只要您现在正在萨喀尔城的覆盖领域内,无论您正在赶路,即将前往或者离开萨喀尔城,请您立刻放弃您的计划,前往指定地点服役,服役时间三个月。”——沉寂了许久的小黑忽然“说话”了,一说就是如此强硬的一番话,荣贵呆住了。

    好几秒种后,他才反应出来:这是他们临时收到的广播。

    听到电台里发出的声音的时候,荣贵先是呆了呆,随即一喜,最后一惊。

    喜的是:这个声音特别耳熟,荣贵一下子就认出这是在鄂尼城陪伴他许久的电台dj的声音!

    那个电台dj也离开鄂尼城啦!他现在是在那个萨、萨喀尔城工作啦?

    惊得则是那个所谓紧急调令,广播完毕的瞬间,荣贵看到大黄身上原本的路线图瞬间消失,下一秒钟,再次出现在屏幕上的路线图已经变成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路线图!

    “提示:即将改道,提示:即将改道。”沉稳如大黄,只在关键时刻“说话”,而如今,它就在说话了。

    “改道。”小梅随即回复它。

    接收到主人的确认性指令,大黄随即按照新的路线规划图开始行驶了。

    荣贵有点呆。

    “这个……这个是怎么回事啊?以及……”

    “那个dj还是适合播放歌曲,用欢快的声音和听众聊天啊,他的声音实在不太适合播放这么严肃的广播……”

    一边迅速连接网络获取广播的相关信息,小梅一边回复荣贵:“紧急调令非常常见。”

    “永昼之塔原本就是人类最后的基地,军人占了总数,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一直也是执行军事化管理,民众从出生开始就不断接受各种集体教育,服从和义务是每位公民都必须遵守的铁令。”

    “紧急调令就是其中的一条。”

    “这是必须执行的任务,任何因此被耽搁的事情都会被原谅,是强迫性任务。”

    “不会是什么好任务,不过,报酬会不错。”小梅平静道。

    从未接受过任何军事化教育,连军训都没参加过的荣贵咋舌了。

    不过看到小梅如此淡定,他也镇定了下来。

    甚至还有点小期待。

    各种各样的小情绪中,荣贵终于和小梅一起抵达了广播中指定的场所。

    而当他们抵达的时候,那里已经有很多很多车子了,有的沉默不语,有的议论纷纷,集合地点热闹非凡。

    作者有话要说:  新地图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