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拉着小梅重新回到工作室, 荣贵决定帮小梅收拾一下东西。《

    小梅像是有点傻了,任由他拉来来去, 一点反应也没有, 也难怪,这可怜的孩子……

    怜爱的摸了摸小梅的脑袋瓜儿,荣贵把小梅抱到椅子上, 然后在四名助手的帮助下帮小梅整理东西。

    但凡他看着不错的东西、尤其是工具, 他都拿上了, 可惜他是个不懂行的, 好多看起来不起眼其实值钱的材料差点被他错过去, 不过幸好小梅的四名得力手下在, 他们立刻帮荣贵把那些差点漏掉的珍贵材料搬出来了。

    这些只是其中一部分,没多久, 他们更是拿着刚才经理和荣贵签署的赔偿协议打到了材料库大门前,原本以为还要和对方理论一番才能把答应的材料要到手, 没想到材料库的看守员看到他们, 立刻把清单上的材料准备给他们了。

    “我刚才也跟你们一起砸门呢~”将装满材料的小车递给荣贵, 看守员朝荣贵挤了挤眼。

    “嘿嘿,谢谢!谢谢!”还能说什么呢?荣贵只能说感谢了。

    就这样, 他们顺利拿到了比小梅被卖掉的机械人形上使用的材料还要珍贵数十倍的材料。

    账户上还多出了二百万积分。

    将小梅放到高高的材料车的最上面, 荣贵拖着车, 和四位男矮人说拜拜了。

    “谢谢你们!再见!再见!希望你们今后能够顺利成为三级匠师!有个好前程!”不会说什么华丽的祝福词,荣贵只能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最实用说出来。

    “也谢谢小梅大师!这段时间他教了我们许多。”四名矮人立刻道。

    他们似乎还想对材料堆顶上坐着的小梅说些什么,然而嘴巴张了又张, 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只能拼命挥着粗短的胳膊。

    杰克带着自己的重锤小队过来帮荣贵装货,他们的力气可比匠师们大得多,都不要大黄的机械手臂帮忙了,他们飞快的将各种各样的东西搬上了后车厢。

    只有材料堆顶上的小梅没人敢动,最后还是荣贵把小梅抱起来,矮人们这才敢将小梅屁股底下剩下的材料全部搬回去。

    装材料的小车也没浪费,他们把它抬到车顶上去了,还找了绳子绑绑结实。

    “阿贵,我和杰克大后天结婚,到时候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啊。”这句话是莉莉对荣贵说的,汉子们忙得热火朝天,妹子们就在旁边和荣贵说话。

    “好,我和小梅一定会去的!”荣贵立刻答应下来。

    “东西装好喽!”后方传来了杰克的大嗓门。

    “啊!谢谢!”荣贵赶快应了一声。

    莉莉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同样是嘴巴张了张,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那我们就先回去了。”看了一眼早就被他放在副驾驶席上,面无表情目视前方的小梅,荣贵对莉莉等矮人道。

    “嗯,大黄慢点开,你身上东西多。”最后叮嘱开车的话却是莉莉直接对大黄说的了。

    ↑

    开车的是大黄而不是荣贵,这么久了,大家都知道。

    荣贵:……

    大黄发动了。

    矮人们的身子消失在照后镜之后,周围再次变得无比安静起来。

    “呼……”直到这个时候,荣贵才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他转过头看向旁边的小梅:“怎么样?小梅,我的演技不错吧?”

    一直没有任何反应的小梅终于将头扭过来了。

    荣贵在小梅的眼中看到了一个淡淡的问号。

    他就嘿嘿笑了。

    “以前作群众演员的时候,我可是演过很多职业的,还不是因为我长得好吗?演路人甲路人乙未免太浪费了,我接到的群众演员角色都比其他人好哩~”

    指了指自己,荣贵贼贼笑着:“我还演过好几次律师~”

    “刚才是演技发挥的时候。”

    “怎么样?被吓到了吗?哈哈哈~看你的反应,一定是被吓到了吧!”

    一如既往的,小梅不说话,荣贵就在旁边不停说话。

    别看荣贵平时记性不成,偏偏在演戏方面的记性异常好。

    他还把以前演过的角色再次表演出来,专门给小梅看了。

    都是没有台词,或者最多有三句台词的角色,难为他隔了这么久仍然记得当年的台词,甚至还记得角色应该有的表情、动作。

    他演的惟妙惟肖,于是,小梅的错觉再次出现了,他仿佛看到了好多个不是荣贵的荣贵。

    眼瞅着小梅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自己身上来了,荣贵这才放下了心,然后,他也终于敢和小梅提提刚才的事了。

    “原来你今天要我过去,就是换身体吗?”

    小梅看看他,点了点头。

    然后荣贵就继续道:“被卖掉的人形只有一个,你只做了我的身体吗?”

    小梅就又点了点头。

    “你这个家伙,根本没做自己的身体?只给我做了身体?!”

    眼瞅着小梅又要点头,荣贵便伸出手指,用力戳向小梅的额头了。

    “笨蛋!要做就做两个,只做一个的话,我才不要换。”

    “只有一具身体的话,还不如卖掉,然后买两个不那么好的人形,然后我们一人一个。”

    “不过,那具身体真的那么漂亮吗?那个……小梅,我有点好奇,你有照片吗?能不能给我瞅瞅?”

    荣贵就是荣贵,开始担心小梅的情绪,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提那具人形的事,发现小梅似乎情绪还算稳定,开了一个口子问了第一句,然后就越问越深入了。

    小梅:……

    小梅就抬起手腕,荣贵立刻意会,卸下自己的手腕,露出下面的传输口,biu的一声,他把小梅的输入口□□去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具特别美特别美的人形。

    荣贵有好长时间没有说出话来。

    半晌,终于醒过神来的时候,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和当年的我有几分像,不过还差了一些。”

    “嘿嘿嘿,小梅,看来私下里,你有偷偷观察我哦~”

    荣贵贱兮兮的笑了。

    瞥了一眼他,小梅果断的将插口□□,然后重新收回了手腕。

    他将手腕塞到自己的膝盖中间去了。

    然后——

    他就感觉自己被抱住了。

    从旁边的座位倾下身来,荣贵给了小梅一个拥抱。

    “谢谢你,小梅,虽然礼物没有收到,可是你的心意我收到了。”

    “谢谢,谢谢,谢谢……”

    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荣贵只能在小梅旁边垂下了大头,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自己的感谢。

    然后,荣贵就不出声了。

    明明没有出声,可是,此时此刻,笼罩在荣贵身上的情绪是那么柔软又温柔,饶是对人的情绪不敏感如小梅,他也忽然意识到荣贵现在的状态应该是……

    “你哭了。”小梅微微偏头。

    这是肯定句。

    这一句话一出口,他都觉得自己的问题有些不可思议。

    明明是机器人不是吗?

    机器人又怎么会哭泣呢?

    然而——

    荣贵却点了点头。

    “好开心,又好难过……”

    “小梅辛辛苦苦准备了那么久的人形被人偷偷拿去卖掉了,好伤心……”

    荣贵坦率的将自己的情绪据实已告。

    小梅便静止在了原地。

    任由荣贵不断的“抽泣”,任由他“抽泣”中的头颅不断轻轻叩击在自己肩膀,小梅静静地,像是痴了。

    荣贵“哭”了好久。

    一边“哭”,间或还向小梅问个问题。

    问题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小梅你都不难过吗”,“小梅你不伤心吗”,“小梅你不生气吗”……

    小梅……小梅……

    荣贵一声声呼唤“小梅”这个名字的时候,小梅……

    终于感觉到盘踞在自己内心许久许久的黑□□绪渐渐消散了。

    他抬起头,又沉默了很久很久,半晌,才低声道:“生气了。”

    “?”长期以来已经习惯自己提问的时候没人回答,如今小梅的忽然回复反而让荣贵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小梅却继续说下去了——

    “我刚刚生气了。”

    “那些人刚刚的愤怒应该是由于我,你之前的愤怒可能也是由于我。”

    “?”小梅的话好奇怪,荣贵表示自己完全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扶着小梅的肩膀抬起头来,荣贵一脸懵懂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大伙儿是替你生气,所以才砸了作坊,还把那个混蛋经理揍了一顿呀。”荣贵偏偏头。

    小梅便继续道:“他们会砸掉作坊,是因为我想要破坏那里,他们会打人,因为我当时想要杀掉对方。”

    荣贵就更加懵逼脸看着他。

    “这……这不是一个意思吗?”

    小梅摇了摇头。

    看着这样神秘兮兮的小梅,荣贵想了好久好久,终于,他把思路勉强理顺了:

    “难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原本没有那个意思,是受到你的意志力的影响,才做出那种行为?”

    小梅这回点了点头。

    “你怕吗?”他还这么问了。

    荣贵……

    荣贵就一脸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着他。

    好像好多体弱宅男都梦想精神力拯救世界来着……他想到很久以前看过的玄幻小说。

    看了看娇小体弱的小梅,荣贵同情的摸了摸他的头。

    “不怕。”

    “还有,你想多了,大家会那么做,是因为大家都认为那是对方的错,大家是喜欢你,尊敬你,为你着想,所以才愤怒的,大家想要揍人,是因为那个人欠揍。”

    眼瞅着小梅还是之前那张苦大仇深脸,荣贵又道:

    “你要是不相信,那么我们做个试验好了。”

    “现在开始,你在心里命令我说:我讨厌你。”

    嘴里说着,荣贵盯住了小梅。

    第一次,小梅被荣贵盯到想要移开头。

    然而这一次荣贵却由不得他反抗。

    两只爪子分别摸上小梅的两颊,荣贵紧紧禁锢住了小梅的头,强迫两人四目相对。

    “快,快在心里命令我说:我讨厌你。”

    荣贵又重复了两遍,然后,确认小梅终于真的颤巍巍的看向自己、看够一段时间之后。

    他在自己脑袋里用力感受了一下,确认真的什么也没有,然后,坚定地,他一字一字道:

    “我、喜、欢、你。”

    说完,他还朝小梅的方向凑过去,嘴唇的位置轻轻撞击在小梅的眉头中心。

    他给了他一个轻轻的吻。

    做完这些,他又笑了笑,半晌在胸前抠抠抠,抠了半天抠不出来,他就从小梅的挎包里找了一个十字改锥,用力一撬,由于老旧而不太听使唤的储存仓终于被他撬开了。

    荣贵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木盒子。

    将盒子递给小梅,荣贵对小梅道:“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

    他的话说了很久了,小梅却还是不动弹,抬头看看,发现小梅又是一副呆呆的傻样子,荣贵叹了口气,只得亲自将小梅手中的木盒子打开了。

    里面两颗幽兰色的宝石便赫然出现于两人的眼皮底下了。

    “天空一样,水流一般的颜色……是小梅眼睛的颜色!”

    “没办法给小梅买到更好的材料,我只能尽可能找到最适合小梅的眼睛啦!”

    “小梅,这是你新身体的眼睛,怎么样?喜欢吗?”

    呱唧呱唧说着,说到最后,荣贵朝小梅笑了。

    他笑的非常自信,仿佛确定小梅不会说出否定的答案。

    小梅:……

    看着手掌心的蓝色矿石,他盯了很久很久。

    他觉得自己的胸口有点热……

    伸出一只手,他想要摸摸胸口。然而手里的木头盒子却忽然变得那样沉重,担心盒子会掉出去,他赶紧把木盒子放在了膝盖上。

    一只手继续覆盖在盒子上,另一只手轻轻摸了摸胸口。

    明明没有心脏,然而此时此刻,他却觉得那里仿佛有响动。

    在荣贵双眼沉静的注视着自己,对自己道“我、喜、欢、你”的那一刻开始。

    不存在的心脏开始跳动了。

    然而……那句我喜欢你……

    明明没什么的。

    刚刚……自己明明什么也没有想的。

    荣贵要自己说“讨厌你”,很寻常的一句话,然而……

    他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不想荣贵口中说出这句话。

    所以他什么也没有想。

    所以,荣贵说的那句反驳的话……其实只是单纯一句反驳的话……

    然而——

    心脏……动了。

    并不存在的心脏……动了。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小梅将手放下去,和另一只手一起,他牢牢抓住了膝盖上的木头盒子。

    这一刻开始,仿佛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喜欢。”小梅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盒子,他低声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阿贵(环顾了一下四周):唉哟,原来我们已经到家了啊~我们竟是在楼下说了这么久的话哦~

    大黄:→_→ 早就到家了,从你俩纠结喜欢还是讨厌的时候。

    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