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然后, 就到了第二天了。 首发哦亲

    “今天下班的时候,你不要在外面等我, 直接进来, 一起搬东西。”从大黄身上跳下去的时候,抬起头,小梅这样对荣贵道。

    “好啊~”小梅工作室的工具更先进, 搞不好可以把两颗蓝石头雕琢的更好点呢——荣贵这样想。

    “小梅, 再见。”荣贵用力朝车门外的小梅挥了挥手。

    小梅仍然没有回复, 不过也举起手挥了挥。

    然后他就慢条斯理的向马路对面的“翼”走去了。

    目送他走到翼的大门口, 荣贵这才驾驶着大黄离开。

    荣贵离开的时候, 小梅又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直到大黄的车屁股消失在巷口,他这才进门。

    这一次他进门的时候, 再也不会受到忽视了。

    正在大厅里擦拭展架和地板的矮人服务员纷纷和他打招呼,小梅没有回答, 只是闷头走着。不过这种高冷范很多大师都有, 矮人服务员们非但不以为意, 反而在他离开后,还小声议论了。

    “梅大师真是个仔细人, 虽然冷漠点, 不过是个好人。”

    “是啊是啊, 你看他,完全避开了我们刚刚擦洗过的地板,走的是脏的那边呢~”另一名同伴立刻附议道。

    没有人是傻子, 表面有礼实际上粗鲁,与看似冷漠实际上却珍惜他人的劳动成果,大家都感受的出来。

    不过——

    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目无凡尘的小梅陛下原本显然不会低头注意到地上的地板有没有清洁过这种地方的。

    还是在家搞卫生的时候,荣贵每次都对他大声警示:不要踩刚刚擦过的地板!不要踩!不、要、踩!

    荣贵式大呼小叫听多了,他现在走路都提前低头看一遍了。

    也算是被强迫训练出来的反射。

    =-=

    然后,他就到了属于自己的四号工作室。

    工作室的门是自动的,可以自动识别进入者图像放行进入者。这间办公室目前输入了小梅以及四位助手的影像,其他人无法进入。

    当然,作坊的管理者大概是可以进来的,不过只能靠钥匙。

    小梅顺利刷身体进了工作室。

    四位助手早就到了,如果在其他的工作室,他们大概现在已经一个端茶,一个拿毛巾,一个准备拎鞋拎外套,一个随时则准备帮大师拎包了。

    然而小梅是机器人。

    =-=

    一切殷勤都没法献,小梅身上唯一的包是个挎包,此刻仍是端端正正斜跨在身上的,从不离身。

    “梅大师早上好!!!”没有办法,助手们只能到的更早一些,然后问候声更大声、更真挚一些,用以表达对大师的尊重了。

    没有回以同样的问候,小梅只是点了点头。

    就这一个细微到不仔细几乎看不出来的动作,然而四位矮人已经很高兴了。

    毕竟梅大师可是传说中高冷到不给任何人回应的超冷大师啊!

    点过头,小梅继续前行,眼瞅着他即将进门了,就在这个时候——

    拉布吉忽然叫住了他。

    大家还记得拉布吉吗?就是那名最早在小梅和阿贵找工作的时候,以小梅没有资格证拒绝了他,后来又在小梅刚来翼上任的时候对他不太恭敬,最后被经理派给小梅作助手的二级匠师。

    还没想起来?

    那个拉了一个月风箱的矮人,这回大家想起来了吧。

    没错,就是他,虽然现在小梅不用他继续拉风箱了,可是他却在一个月的拉风箱过程中领悟了什么,认为这是降低自己内心浮躁的好方法,再不用拉风箱之后,他仍然没有放弃那个风箱,那台曾经被他恨得要死的风箱被他带进了自己的工作间,每天都比别人早来一个小时,专门过来拉风箱!

    所以说,整个工作室,每天到的最早的人就是拉布吉了。

    “大师,那个……”抓着头,拉布吉脸上有点犹豫,眼瞅着小梅看他半天不说即将继续进门,他这才一口气将想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大师,今天我到的比平时更早因为昨天晚上内心有点浮躁自我感觉不太好所以特别提前了两个小时过来拉风箱结果我就看到经理和一位客人从你的工作室出来了!”

    小梅停住了。

    被小梅冷冷的目光一注视,拉布吉哆嗦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把想说的话说完了:“那位客人长得……长得特别好看,他的身体是机械做的,全身上下一看就是您的手笔,然而太完美了,简直比您之前所有的作品都要完美,我以为您在里面,那是您和客人秘密约定做的私人订制,就没敢露面,可是……”

    可是他刚刚看到小梅从外面进来,之前以为小梅一直在里面的推论就完全不成立了。

    他脑中立刻浮现了一行字,那就是:经理趁小梅大师不在私自带客人进入小梅大师的个人工作间了!

    这可是大事!

    他果断向小梅报告了。

    小梅立刻冲进了自己的工作间,四位助手赶紧跟过去,在小梅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他们没敢贸然跟进工作室,然而大门未关,里面的情况一目了然。

    一块毯子躺在地上,小梅大师工作台前一直被布盖着的东西空空如也了。

    “大师……”拉布吉的声音有点颤抖:“那是……那是……”

    “那是我给荣贵做的身体,昨天基本完成,还差最后一项测试,已经通知他今天过来领的。”小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坦,然而却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什么都不一样了。

    以前方梅大师矮小破旧的机械身躯为中心,整个工作室瞬间被近乎黑色的低气压笼罩了。

    “什么!?”简单一句话,助手们脑中顺便明了了他的全部意思。

    荣贵是谁,作为小梅大师的属下,他们不可能不知道,甚至,为了套近乎,拉布吉还要到了荣贵的通话号码,时不时和他通知一下大师今天是不是需要加班、是否晚归什么的。

    梅大师虽然冷漠,然而只要见过他和荣贵在一起相处画面、任何人都不会觉得这是一种无情的冷漠了。

    两个小机器人感情很好。

    他们的身体一个比一个破烂,尤其是荣贵,以在翼工作的二级匠师来看,他的身躯实在和一位三级匠师的男/女?朋友的身份不匹配。

    直到他们听到梅大师刚刚的话。

    啊……原来如此,一直没有更换身体,就是为了今天吗?

    做出最完美的身体,把最好的给你,一切都是为了今天吗?

    包括成为三级匠师?

    电视剧看得多,叶德罕的矮人们几乎无论男女都非常擅长脑补。

    大家立刻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脑补完毕了。

    然后——

    以拉布吉为首,四位矮人助手全都愤怒了。

    各自冲到自己的工作间,四位矮人手中拿着一把大斧,背后还背着数把大斧,他们“嗷嗷”叫着,公牛一样愤怒的冲了出去。

    一边大声将工作室发生的事情说给外面的矮人们知道,他们一边冲到了经理的办公室,大门紧紧闭着,在旁边无论如何喊话都没有人应的情况下,以络泰(四名矮人助手中的一位)为首,他们竟是将手中的大斧狠狠挥下去,用力劈门了。

    据说,矮人工匠制作的物品坚固无比。

    他们制造的盾牌可以抵挡无数伤害与工具,一般武器轻易无法破开。

    除了矮人工匠制作的大斧。

    四把大斧用力挥了下去!

    咣!咣!咣!咣!

    先是四声,然后——

    咣咣咣咣咣咣咣——

    络泰在大门的正中央砸出第一个浅浅的痕迹,然后拉布吉的斧子紧紧跟上,然后是另外两名助手。

    几乎每个矮人都会用斧头,何况是工匠,他们的手是最稳的。

    只要前面一个人做好标记,接下来其他人的斧头便不偏不倚全部落在那个点上,明明有四名矮人,四把斧头,然而他们落斧精准,节奏有序,一斧接一斧,简直就像一个人在不知疲惫的飞快下斧一般!

    越来越多的矮人从旁边的工作室跑出来了,先是探头探脑,然后围过来听,拉布吉一边严格跟着同伴的频率挥斧头,一边一遍一遍重复着自家工作室发生的事。

    “今天早上凌晨四点,经理带着一名客人出来了,那名客人用的身体是梅大师做给自家伴侣的身体,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经理私自带着客人进入了我们工作室,进入梅大师的工作间,居然还把梅大师的个人物品拿走了……”

    不算个嘴巴利落的人,拉布吉只能尽可能详细的把自己看到的事情叙述出来,一遍又一遍的叙述着,周围的矮人越来越多了。

    渐渐地,常年闷头在工作室不露面的大师们也出来了。

    未经匠师允许私自将匠师的私人作品拿出来?还卖给了客人?!

    拉布吉不需要说太多,他只要把这两个点说出来就好了。

    对于矮人来说,尤其是对于矮人匠师来说,这是完全无法容忍的事!

    “什么?居然干了这么缺德的事?!!!”一个大嗓门忽然从旁边传来,众矮人纷纷看过去,这一看,发现出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1号工作室的烈大师。

    作为作坊最德高望重的大师,烈大师想来深藏不出,今天的动静居然把他引出来了,不但引出来,他甚至还出声了。

    “小吉确实需要出来解释一下。”他说着,忽然从身后拿出一把大斧,分开众人走到正在门前咣咣砸门的四位矮人前,老矮人将斧头递出去:“这扇门是我做的,一般的斧头轻易砸不开,你们用这把,这是我做的斧头。”

    “一把斧头不够,去我的房间再拿几把。”递完斧头,老矮人向身后扬了扬脖子,他的助手们立刻飞快的跑回自家的工作室了,没多久他们就抱了更多的斧头出来。

    他们抱的太多了,拉布吉等四位矮人一人两把还绰绰有余。

    也不知道是谁率先从烈大师的几名矮人助手手中抢过一把斧头,“咣”的一声,在拉布吉落斧之后,他见缝插针的也挥了一斧头。

    矮人们仿佛天生就有共同协作的能力,他的插入非但没有影响后面矮人的动作,相反,后面的人很快接上了,一起砸门的矮人变成了五个。

    然后,第六个、第七个……

    矮人们开始争抢烈大师的斧头了,人太多,没法按准一个地方砸门,他们就分开砸。

    抢到斧头的矮人挥汗如雨的砸门,而没有抢到斧头的矮人就在旁边呐喊助威,那个场面应该怎么形容呢?

    一时间,仿佛所有矮人都陷入了一种无比暴躁而愤怒的情绪中,前方的大门就是他们怒火的出口,砸门的生意,呐喊的声音,所有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那声音可怕极了,就连翼外面的客人都能听到里面可怕的砸凿声,地面微微颤动着,仿佛在告诉外面的人:看,里面正在发生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荣贵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到来的。

    他的身边还跟着莉莉等其他四名女矮人。

    今天小梅不是让他进来等吗?四名女矮人很好奇,就想问能不能跟着一起来,她们不要求去小梅的工作室,只要和荣贵一起进去看看就好。

    毕竟,翼是出名的老店了,也是出名的高消费场所,四名女矮人也很想过来见识一番。

    谁知——

    大厅已经空无一人了,所有的人:无论是原本还在大厅服务的矮人服务员,还是正在购物的客人,全部都不在了。

    越过无人的大厅,五个小伙伴向声音最大的地方走去。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群矮人愤怒砸门的场面。

    再然后,他们就搞明白了事情发生的缘由:

    梅大师制造的机械人形被经理偷偷卖了。

    早已从荣贵这边知道点这方面情况的四名女矮人瞬间秒懂。

    从身后掏出随身携带的大斧头,四名女矮人果断加入了砸门的人群中!

    而荣贵——

    看着前方陷入疯狂的矮人群,荣贵忽然转头向后,转过身,他向后走去。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小梅工作的“翼”。

    按理说,他是不知道小梅在哪里的。

    可是——

    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指引着他一般,一向爱迷路的荣贵这一次非但没有迷路,相反,没有走一段多余的错路,他精准的走到了四号工作室的门口,他走进去,越过四位助手的格子间,越过一群杂物,他站在了小梅的工作间门口。

    荣贵看到了小梅。

    在整个作坊陷入疯狂般的混乱的时候,小梅在做什么呢?

    他竟是又在做东西了。

    荣贵就嘎吱嘎吱的走过去。

    指尖轻轻搭在小梅的工作台上,荣贵探头看过去,他这才发现小梅手中拿着的是一只手。

    还差一个指节就完成了,另外还有一只手正静静躺在工作台上,已经完成了。

    仿佛已经察觉了荣贵的到来,小梅一边将最后一个零件卡好,一边平静的对荣贵说:“做好的身体被拿走了,剩下的材料不如之前那个好,可能需要你再等一段时间,以及,将就一下。”

    这一刻,荣贵忽然愤怒了。

    将小梅手中的手抢过来放在工作台上,荣贵一把将椅子上的小梅抱了下来,将他放在地上,拉住手,荣贵拖着小梅向外面快速走去!

    他直接将小梅拖到了事情的漩涡中心——经理办公室的大门前。

    仅仅荣贵离开的功夫,事情已经演变的更加无法控制了,杰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手里挥着重锤,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大队矮人兄弟,同样手握重锤。

    而玛丽和莉莉等几位女矮人更是站在了一群男矮人的肩背上,手里握着和身高完全不符合的重型武器,荣贵赶到的时候,莉莉刚好一斧头劈下去。

    也就是这一斧子,叶德罕顶级大师制造的大门终于不堪重负,爆裂开来——

    噼里啪啦,

    大门的碎片向内哗啦啦撒去,全部洒在门内的宽大的办公桌上,以及……

    桌面下缩着的、瑟瑟发抖的经理身上。

    注意到他的时候,莉莉立刻从杰克身上跳下去了,已经卷边的大斧重新插回背后,她一个箭步冲过去把经理拎起来了。

    然后她就看到了荣贵……还有荣贵身后的小梅。

    “阿贵,梅大师,就是这个人吧?”她对两位小机器人大声道。

    闻言,矮人们纷纷让路,阿贵和小梅的前方立刻让出一条可供他们两人通过的路来,拉着小梅,荣贵坚定的走着,他的步伐并不大,他的身体破烂不堪,他的脸和身子看起来非常可笑。

    然而——

    这一刻,没有人敢嘲笑他。

    这一刻,向来爱笑爱闹的荣贵看起来可怕极了。

    明明只是一台机器人而已,明明不应该有表情,可是这一刻,他身上的气场,他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他的走路速度……全部暗示着:他很愤怒。

    走到玛丽身前的时候,他松开了小梅的手。

    “谢谢大家。”转身向后,他首先微微躬身,向身后的所有人鞠了一躬表示感谢,然后,他便将视线完全移到被玛丽拎着的经理身上了:“听说翼是叶德罕的顶级公司,所以,梅大师才选择来这里工作的,如今却遇到了这件事,接下来的时间里,作为梅大师的法律代理人,我希望和这位先生就这件事情好好聊一聊。”

    然后,他就带着小梅走到满是灰石的经理办公室了。

    弯腰擦了擦办公桌后满是灰土的座椅,荣贵请小梅先坐,然后自己站在了小梅身旁。

    最后,他示意莉莉将经理放下。

    莉莉会意,立刻将经理放下了,她放的有点用力,离开了她的劫持,早就软了腿的经理最后只能瘫软的跪小梅和阿贵的对面了。

    “我们的东西现在在哪里?能拿回来吗?”第一句话,荣贵是这样问的。

    他的声音不慌不忙,稳稳的,完全不似平时的他。

    “对不起……拿不回来了……那名客人是上面的客人,他、他已经回去了……他把持着店铺好多进货渠道……我也是……也是没办法了啊……”事情会如此迅速的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经理是如论如何也想不到了,然而事情已经发生,几乎全店的矮人都在这里了,自知无法将事情盖过去,没办法,他只好痛哭流涕了。

    “那位客人之前找梅大师定制了身体,梅大师也如期交了工,客人一开始是满意的,谁知……谁知……用了几天,他就开始挑剔想要更好的,店里所有工匠制作的东西他都不满意,他说要换店……”

    “天知道他说的换店就是真的换,他会连进货渠道一并带过去的啊!!!”

    “然后……然后……我就想到梅大师办公室——”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以为自己断句断的还算成功,谁知,荣贵却立刻发现了他表情的细微变化,然后果断跟上:

    “梅大师的办公室?你发现了梅大师办公室的人形?”

    “你是怎么发现的?你进梅大师办公室的时候见过他正在做的人形?还是……”因为确实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荣贵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故意拖了长长的调子。

    然后,荣贵的小伙伴、梅大师的小助手——拉布吉迅速跳起来在门外助攻了:

    “梅大师非常谨慎,办公室的人形上面向来都盖着东西,我们没有人看过那个人形的样子!经理每次敲门进去的时候,大师都把人形盖好了,他不可能见过的!甚至——他根本就应该不知道盖布下面是人形!我们就不知道!”

    “哦——原来如此吗?”荣贵说着,微微扬了扬下巴,更加居高临下的俯视起地上狼狈的男矮人。

    “那就是翼的管理人可以自由进出三级匠师们的办公室,并且自由翻看三级匠师的物品了。”注意到现场有几位白胡子老矮人,荣贵本能的察觉几位应该是大拿,也不知道他这时候哪里来的智商,他居然知道将事情的矛盾引向作坊与全体匠师了,还是三级匠师!

    三级匠师!也就是翼立足的根本了!

    这一刻,荣贵简直智商爆表!

    原本一直沉默不语的小梅忍不住抬起头左边看了看。

    还是那个荣贵,还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机器人,可是……看起来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他就这样一直抬着头看向荣贵,很久很久,久到忘了收回视线。

    如果是平时,荣贵一定立刻低头回视他了,然而此时此刻,荣贵却顾不上这个,一双机械眼居然还能做出精光四射的效果,他牢牢盯住了前方的经理,不错过对方任何一个细微表情。

    然后——

    对方的抽噎果然停顿了片刻。

    而前方的观众团再次传来了匠师们愤怒的声音。

    “狗屁!没有任何一家作坊可以随便进入匠师的办公室!无论是作坊的东西还是私人的东西,匠师不让看不让碰的话,谁都不能看不能碰!”嗓门最大的是一个头发最白、胡须也最白的老头子!

    ↑

    其实就是烈大爷了。

    大爷特激动,还透露了一条重要理论支持给荣贵:

    “匠师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匠师在作坊做私活天经地义!!!”

    有了这种默认规定就好办了,没了后顾之忧,荣贵立刻果断跟上话题:“作坊的客人要求让人为难,说出来,大伙儿一定会好好帮你解决,可是,你不能在不经过匠师的允许,私自带客人去看匠师的私人作品,甚至,在客人看上物品后,你更是在不通过匠师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将物品直接卖给了客人!”

    “这个……这个……真的没办法啊!谁让他是晚上的时候找到我的,根本没有时间回转,我只能……只能……”经理还要哭诉,然而荣贵却不打算给他更多时间表演了。

    “而且……”荣贵再次盯紧了他。

    “能在客人找到自己的情况下立刻想到梅大师的办公室,这是不是表明……”

    “你其实早在更在的时间,便用某种方法私自查看了大师的办公室,拉开盖布,打开柜子,看到了大师们的全部物品了呢?”

    这一次,荣贵再次将将经理推到了现场所有匠师的对立面。

    这一次,经理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谈判时间了。

    已经被拿走的物品注定无法被追回,荣贵很快想到了索要赔偿。

    虽然计算能力很差,但是荣贵会讨价还价啊。

    经理答应的赔偿他就翻十倍,要材料,要积分,要各种补偿。

    最后,他还要回了小梅的雇佣合同。

    “抱歉,小梅这一走……你们……”拿到了所能拿到的最好的补偿,荣贵看到了小梅的四名属下。

    小梅这么一走,这些助手又只能打杂了。

    “没关系!这种地方我也不想待呢!”以拉布吉为首,四名助手豪爽的笑道。

    “你们四个不错!跟我干如何?”就在这时候,刚才跳出来给荣贵帮腔的矮人大爷发话了,身后跟着一排助手,非常有大牌风范儿:“我也在这里干了,之前早就有心思自己开一间作坊,现在想来,也许正是时候了……”

    “可是……您的合约……”吃过合约的当,荣贵对这方面可敏感了,所以最后一项赔偿要求就是解除小梅的合同。

    “看你这么厉害,我也打算找一个……律……律师?”三级匠师的记性都不差,荣贵只说过一次的词儿,大爷居然就记住了。

    叶德罕是没有律师这个词儿的,荣贵也不知道这里这个意思的词儿怎么说,就临时用中文说了,亏得他演技高超,明明说了不存在的词汇还理直气壮。

    “不用了。”然后他们就听到了莉莉的声音,下意识的超莉莉的方向看过去。

    只见——

    以莉莉为首,四名女矮人对着地上的经理拳打脚踢了起来。

    经理没卒,不过已然躺平。

    “送他找大夫。”莉莉随口道,立刻有男矮人殷勤的把地上的经理抬出去了。

    “作坊负责人需要长期住院,作坊超过两个月无人经营的情况下会自动解散。”热雅笑眯眯。

    “这段时间,大爷您就准备新店开张吧。”莉莉豪迈道。

    现场所有人:……

    “可是……可是……这是犯法吧……”砸东西还好说,刚刚和经理商谈赔偿协议的时候,荣贵已经和他说好作坊的破损所有人都不需要赔偿了,可是打人……

    据荣贵所知,叶德罕还是有治安维护者这一说的。

    “放心。”热雅立刻伸手往下压了压:“男矮人打人犯法,绝对从严处理,基本上一定会坐牢。”

    荣贵心里咯噔一声,然后——

    “可是女矮人犯法,基本上都是从轻处理,轻一点的会被要求找个男朋友,重一点的话……就嫁个老公呗~”热雅轻飘飘道:“所以,作为这次下手最重,未来可能判刑最重的莉莉,你——”

    “杰克,和我结婚好吗?”莉莉大吼了一声。

    杰克呆住了,大叫一声之后,居然……晕倒了,晕倒在莉莉怀里。

    “顺便,我们也征求男友哟~”将剩下两位矮人拉到自己身边,热雅细声细气的宣布。

    在荣贵的目瞪口呆之中,现场瞬间沸腾啦!

    作者有话要说:  叫我粗长的作者君!!!

    今天18有木有?!

    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绝对比大黄v5哦!

    其实是害怕发一半会被寄刀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