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营养液和山猪精油膏的双重滋润下, 小梅的身体已经鲜嫩到让人感觉他随时可以睁开眼了。

    用荣贵的话说,那就是“满脸的胶原蛋白”啊!

    即使过去每天都能被自己帅醒(←自称的), 然而面对小梅的时候, 荣贵还是觉得自己随时有被闪瞎眼的风险。

    这还只是半张脸而已←由于带着口鼻器,荣贵只能看到小梅的上半张脸而已。

    “小梅你的眉毛形状可真好,一根杂毛儿也没有, 完全不用修!又平又直, 斜斜向上, 眉尾的部分还有一个特别利落的勾……真是又斯文又酷!”用一块棉布裹住拇指, 荣贵小心翼翼的给小梅擦着脸。一边擦, 他一边赞叹连连。

    “这几天, 我还找工匠专门做了一把修眉刀来着,看来用不上了。”

    从胸前的兜兜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刀, 荣贵有点遗憾道。

    小梅:……

    “谁让我的眉形也很好呢?完全用不到修眉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目光落在自己的眉毛上, 荣贵得意笑了。

    小梅:…………

    “没办法, 等你以后长大一点, 长出脚毛后给你刮脚毛吧~谁让我也没什么脚毛呢?”说着,荣贵又将修眉刀重新收了起来。

    小梅……小梅已经完全无法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完全没注意小梅的心态变化, 荣贵只是伸着手指头, 蘸着水在小梅的脸上继续滑动。

    “小梅的眼窝有点深, 看上去有点神秘有点忧郁……”

    “小梅的鼻子好直,就像刀锋一样~”

    “小梅你的左耳朵上有颗痣,我还以为是耳洞哩!……”

    荣贵干活也就罢了, 关键他还一边干活儿一边评论,手指移动到哪里就评论到哪里,什么耳朵上有颗痣—小梅自己都不知道!

    而且他还是每次擦洗都评论!

    每次擦洗时都评论就罢了,每次评论的台词还都不一样!!!

    这个言语贫瘠的家伙明明肚子里没多少新鲜词汇量的,偏偏轮到形容人的长相就各种形容层出不穷,他肚子里有限的词汇量大概全点在形容人容貌外形的词上了!!!

    就这样,每次在旁边被迫听荣贵对自己容貌的评价,小梅脑中的自己居然一天比一天清晰起来了。

    之前明明几乎忘记自己的长相了的!!!

    跪坐在旁边揉着荣贵的脚丫子,小梅的面上岿然不动,而内心却感觉……着实有点怪。

    不过,荣贵却没给他独自思考的机会,继续和他唠嗑儿了:

    “仔细想,小梅你这种长相是标准的外国人啊~嘿嘿,说来有点惭愧,之前我还真没在实际生活中见过外国友人呢。”半张脸擦完,按理说今天的荣贵已经应该评论完了,谁知他居然还有话说。

    “难怪外国人的脸那么上镜,你们的五官深,自带阴影哩!”荣贵说着,偷偷摸了摸小梅的腮帮子。

    然后,他的视线最终落在了小梅的眼睛上。

    “说到外国人,小梅,你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啊?”盯着小梅棕色的长睫毛,荣贵歪了歪头。

    对面的小梅继续面无表情的捏捏捏。

    荣贵以为这只是小梅习惯性懒得回答的表现,殊不知小梅是真的忘记自己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了。

    在以前的任何一段经历中,从未有人如此不遗余力的称赞形容他的容貌,他亦从不认为自己在外貌方面有任何特殊。

    就是大众脸吧——这是小梅长久以来的自我认知。

    他很少照镜子,照镜子往往也是为了正衣冠,确认仪表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就好了,他无需在自己的容貌上关注过多;而到了后来,就会有人专门负责为他着衣了……

    他的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呢?他还真的遗忘了。

    他对自己的长相却印象并不深刻。

    仔细想的话,除了天天对着镜子或者屏幕的工作,一般人一生之中最少面对的人就是自己吧?

    记忆不深刻似乎也情有可原。

    除去自己以外,他却记得很多人的长相,如果需要,他可以从头脑记忆的资料库中调出他们每一个人的精确长相,然而,“记得”并不等同于“关注”,他从来不曾关注过任何一个人的长相,更不要说是眼睛了。

    不……

    也不一定,他是记得一个人的眼睛的。

    他记得那名歌者的蓝色眼睛。

    冰蓝色的,晶莹剔透,就像某种宝石。

    在那个时代,蓝眼睛的人特别多,相当一部分人为了疯狂追星将自己的眼珠替换成了蓝色。

    不过,似乎在更早以前,天空城就很流行蓝色的眼睛了,原因似乎是——

    小梅正在想着,前方忽然再次传来了荣贵的大嗓门:

    “小梅你翻白眼啦!”用两只手指轻轻戳起小梅身体的左右眼皮,荣贵他、他他他他将小梅(身体)的眼皮翻起来了。

    安静的美少年瞬间成了一副翻白眼的的诡异模样。

    小梅:=-=

    “嘿嘿嘿,放心,我用的是最小的力气。”荣贵随即小声道,小心翼翼的撑着美少年的眼皮,荣贵扒着头往下看。

    机器人小梅一边给荣贵的小腿按摩,一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美少年小梅沉默着,翻着白眼对着他。

    荣贵:总觉得,只有这一刻,他终于将两个小梅划上等号了。

    终究不敢让小梅的眼白在空气里暴露太长时间,荣贵准备松开手指了。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

    他手指下的眼白却忽然翻上来一对蓝色的瞳孔。

    这一下实在太突然了,荣贵被吓了一跳。

    当时他就举着两根手指翻到地板上了。

    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得厉害了,躺在地板上,荣贵好久没有爬起来,最后还是小梅放下荣贵的小腿,走到他身边,居高临下的服侍他。

    “?”小梅微微侧着头,没有说话,荣贵却总觉得自己看到了他脑袋上冒出的大大问号。

    联想到头顶问号的小梅,荣贵忽然乐了。

    “?”小梅的头便更偏了一些,伸出手,小梅将手递向他,荣贵伸出爪子拉住,小梅将他拽了起来。

    “小梅你的眼睛是蓝颜色的,天空一样的蓝色,水一样的蓝色,实在是……”

    “太美了!”

    荣贵重重叹了一口气。

    “我刚才不是被你忽然翻上来的眼珠吓到,而是被你的美吓到了。”举起一根手指头,荣贵着重说明。

    小梅:……

    于是,今天晚上,荣贵在家演唱的曲目就变成了一句歌词:“小梅有一双美丽的蓝眼睛~流水一般的蓝眼睛~”

    一听就是自编的歌词,没水平极了。

    关键还没调!

    小梅……小梅已经非常非常习惯了。

    有了源源不绝供应的营养液,再加上各种鲜花精油成分的山猪油,根据肌肤情况荣贵每天换不同的精油,坚持不懈的按摩加护肤,小梅已经变得和正常身体一样了。

    荣贵甚至开始给小梅的身体做肌肉训练了。

    目标:至少四块腹肌!(虽然小梅认为自己完全不需要)

    总之,关于小梅的身体,荣贵表示一切进度尽在掌握之中。

    然而,荣贵自己身体的恢复进度却远远跟不上计划。

    新的营养液最终只让他表层的皮肤稍稍有了一些水份,按摩也只让他的关节勉强可以屈伸,添加各种精油的山猪油让他的肤色稍微不那么黯淡……

    似乎也只能如此了。

    “想要身体完全恢复原来的样子,需要购买强力营养液同时灌注到体内以及冷冻仓内才行。”翻了翻资料,小梅道。

    “……嗯……那要很贵吧?”荣贵按摩身体的手停了一下:“看来,我们还要使用现在的机械身躯一段时间。”

    “按照现在的月收入与月消费水平,需要积攒三十四个月。”迅速在心中换算了一下,小梅理性回答道:“不过——”

    “你应该不用使用现在这具机械身躯太长时间。”

    荣贵“咣当”一声把头抬起来了。

    “小梅,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

    “你在作坊里做事的时候偷偷摸摸把做其他东西的边角料都攒下来然后终于攒够啦?”压低声音,荣贵做贼似的把这段话一口气说完了,一个标点都不带。

    小梅:……

    荣贵:没办法,小梅一路走一路捡破烂给两人攒材料的形象实在太过深入人心了。

    “是在作坊买的新材料,七折买的,你没发现通行证家庭账户里的积分少了很多吗?”偏偏头,小梅看向荣贵。

    “没发现!我数学很差,数字后面的零一多我就眼晕了!”荣贵立刻激动道。迅速的从旁边移到小梅旁边,荣贵一拖车靠在了小梅的大腿旁:

    “小梅小梅!你给咱俩买了什么颜色的材料?皮肤是古铜色的吗?眼珠是黑的吗?对了,我的眼珠是黑的,你的得是蓝的!有腹肌吗!有几块?”

    荣贵噼里啪啦的用各种问题将小梅淹没了。

    “银白色,没有古铜色,黄铜色要不要?我可以拆了重做,眼珠是黑的……”荣贵的问题又多又复杂,一般人根本记不住,更不要提回答。也就是小梅了,将荣贵的问题一一录入大脑,手里做着事,还丝毫不妨碍嘴上将一系列问题有条不紊的逐一解答。

    末了他还多回答了一个问题:“内脏是银白色,储藏腔可以拿出来冲洗。”

    虽然他自己大概意识不到,不过这两个零件却是他难得的创新设计,自我感觉很不错的那种。

    “黄铜色?”荣贵脑中瞬间浮现出了十八铜人的凶猛画面,他果断摇头:“银白色的好,就用银白的!以及……”

    “内脏为啥是银白色?为啥要有内脏……还有……储藏腔拉出来清洗的话,会不会有点恐怖啊……”

    创新设计被质疑的梅大师:……

    不过荣贵终究不是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类型,何况他对机器人的身体内部长啥样也不在意。

    “反正内部长啥样一般人也看不见,小梅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只是……腹肌一定要记得啊!”

    千叮咛万嘱咐,荣贵的主要关注点始终牢牢锁定在了腹肌上。

    “不过,小梅你既然说的这么详细,不会是已经瞒着我偷偷做了好久了吧?等等—连眼珠的颜色都确定了,不会是已经快完成了吧?”

    “天呐!天呐!小梅你就这样不吭不响的把身体做好了?不会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吧?”越想越多,越想越丰富,越来越激动的荣贵忍不住把自己的整个人都挂在了小梅身上。

    没做很久。

    并非不吭不响。

    刚刚说过查看家庭账户就能发现端倪。

    这么久都没察觉是你数学太差而已。

    任由荣贵挂在自己身上,拖着荣贵艰难行走着,小梅一边继续做着自己的事,一般在心中回复荣贵的问题。

    直到“咣”的一声,荣贵的头再次撞到了小梅的脸蛋上。

    “小梅你真好!爱死你啦!”

    撞完,荣贵就从小梅身上跳下来了:“总之,我也要好好干活了!至少有一只蓝眼睛也好,我想小梅身上至少有一个部件是我赚的积分买的!”

    在空中挥了挥小铁拳,荣贵充满了豪情壮志。

    留下小梅——

    荣贵脑袋撞击他脑袋的声音,在他脑内造成的回音回响了似乎好久好久。

    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小梅抬头看看前方的荣贵,垂头静止了足有一分钟,他这才重新吧嗒吧嗒走起来,继续做事了。

    那天之后,荣贵当真更加努力的工作了起来,不但更加努力的去招揽生意,他还经常在小梅上班的时候给小梅打电话。

    “小梅!你现在有在偷偷做咱俩的身体吗?记得腹肌,一定要有腹肌啊!”

    不是个含蓄人儿,荣贵首先强调的必然是自己打电话的主要原因。毕竟小梅挂电话的速度很快,说晚一会儿,小梅搞不好就直接挂电话了。

    这是经验之谈。

    如果小梅没有挂电话的话,荣贵这时才会说些别的话。比如:

    “今天运货的途中路过小梅之前工作的打铁铺啦!大家都要向小梅带好哩!”

    比如:

    “今天又有玛丽的送货单,地点还是我们家,一开始差点以为又是小梅你买了东西,结果后来才发现是楼下房东大爷买了蘑菇。”

    “还是上次我们不是送了几颗蘑菇给房东大爷吗?他吃的好 ,也照顾玛丽生意了,玛丽又照顾了咱家的生意,真是——

    ”

    附上荣贵长长的感叹声。

    总之,荣贵看到点啥,都会想和小梅分享一下。他总觉得小梅每天关在作坊里干活虽然体面薪水高,可是也寂寞啊!

    四名助手又不怎么和他说话,每天对着各种身体模型,小梅该有多无聊啊!

    所以必须得给他找到乐子!

    而打电话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分享给小梅,便是荣贵目前能想到的最直接的方法了。

    小梅大概也觉得这种方法不错?证据就是小梅越来越少挂他电话了。

    有时候,当荣贵实在找不到什么好玩的见闻时,电话里静悄悄,却也没人挂电话了。

    没有了荣贵的大嗓门,电话两头的背景声便格外清晰了。

    荣贵这边路过店铺的打铁声,行人的喧嚣声,大黄按喇叭的声音;

    小梅那边电视里播放《宝斧奇缘》的声音,金属摩挲金属的清脆声,偶尔助手进来汇报的声音……

    有时候,荣贵甚至会隔着电话,和小梅共同追两集《宝斧奇缘》。

    那真是一种微妙的感觉!

    再后来,荣贵索性就开着电话不挂断了。

    有话就说,没话就听小梅那边的电视声,就当两个人在一个屋待着呗!

    有了几次在城外的迷路、被打劫经历,新身体做好前,荣贵也学了乖:他主要开始在城内接生意了。虽然路程不长钱不多,可是大黄漂亮啊!总有女矮人愿意坐坐看,也算是有些收获。

    他在城里逛的时候嘴也没闲着,看到什么店,荣贵还会给小梅报店名!

    在他看来:小梅虽然在城里上班,可是每天待在工作室干活,其实根本没时间出去逛,工作半天,连周围有啥店铺都不知道,得有多冤枉啊!

    不成,他得替小梅看看,然后告诉小梅。

    因为抱了这个心思,荣贵观察得就尤其仔细。不但报店名,店铺的装修,服务员的着装风格,客人多不多……他连店铺外面小告示板上的字儿也一一念出来给小梅听。

    “招一级匠师。”

    “400积分收购三级锻造塔尔法金属2g。”

    “出售大斧1600积分。”

    ……

    “”600积分出售三级锻造塔尔法金属6g。”

    “停。”忽然有一天,小梅第一次在荣贵念告示的时候喊停了。

    呃——是有客人来,提示自己不要说话吗?荣贵乖乖闭上了嘴。

    小梅却继续说话了:

    “现在,去西区23号的卡多里,收购6g塔尔法金属,然后到南区678号卖给卡特罗。”

    小梅做出了指示。

    “哎?”不太理解小梅的意思,荣贵呆了呆。

    可惜大黄已经识别出小梅声音里的指令,迅速往西区23号前进了。

    迷迷糊糊在这家店买了6g塔尔法,又迷迷糊糊被大黄载到了另一家店,看到两家的告示牌,荣贵这才弄明白小梅的意思。

    妙啊!这可实在妙呢!

    天知道这两条基本吻合的告示荣贵可是隔了好几天才分开告诉小梅的呢!荣贵自己早就忘了,小梅却记得,这……这、这、这……只能说,小梅不愧是小梅啊!

    在这家店以400积分的价格卖掉了2g塔尔法,剩下的4g在三天后,在另一家店以500积分的价格出手,荣贵净赚300积分!

    就这样,两名小机器人在繁华的叶德罕再次发现了生财之路!

    作者有话要说:  在小梅和阿贵还在努力赚钱买材料做营养液的时候,

    昨天大黄表示:已经有读者送他营养液擦脸了。

    真·奢侈

    不解释

    大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