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3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荣贵一如既往的接到了玛丽的预约电话, 于是,送完小梅去上班后, 荣贵立刻开车去玛丽家了。

    今天似乎是玛丽送货的日子, 荣贵抵达的时候,玛丽已经提前把东西都搬出来了,一箱箱蘑菇整齐的摞在一起, 刚好和玛丽一样高。

    “上午好, 玛丽, 久等了!”荣贵高高兴兴的朝玛丽打招呼了。

    从昨天开始荣贵的心情就特别好, 可惜他不能说出来:只有三级匠师才能佩戴的手套, 就算是小梅送给他要他戴的, 然而这种话还是不能说出去,不能说的话, 荣贵的嘴向来闭得死死的。

    不能说,他就只好喜形于外了。

    好在他每天看着都是开开心心的, 种种高兴的举止行为并没有引起别人注意。

    “没等多久。”酷酷的和荣贵打了个招呼, 玛丽熟稔的拍了拍大黄的屁股:“早上好, 大黄!”

    她一拍,大黄的后车厢门便慢慢弹开了。

    玛丽便开始搬货了。

    “等等!我来搬啊!”从小就受“男生要帮女生做事”的教育长大, 荣贵赶紧跳下车过来搬货了。

    “不用, 我力气比你大, 干得比你快。”玛丽随即道。

    看着一次能搬三个箱子的玛丽,又看看搬一个箱子都有点吃力的自己,荣贵沉默了半晌。

    吃力的抬着箱子, 他到底把这个箱子扛到大黄的货仓了。

    好在小梅一早就考虑过两个人力量不够的情况,在大黄的货仓,他还额外增加了一个自动搬卸手,有点像个架子,荣贵只需要将需要搬上去的货物送到大黄的屁股旁边,按动按钮,里面的机械手便自动出来将货搬进去了。

    “不愧是梅大师,这设计真棒!”对这个功能已经非常了解了,然而每次看到,玛丽仍然会佩服的赞美一声。

    即使没有从事金属冶炼或者制器的工作,作为矮人,玛丽从本源上敬佩在这方面天赋卓绝的人。

    在她看来,梅大师这样将制器完全用来辅助生活的人,可是相当少见、相当珍贵的大师。

    比如这个搬东西,她们虽然力气很大,搬货对她们来说并不难,可是如何在搬货的时候优雅又美观,比如,搬着货物爬上货仓的时候,难免就会因为弯腰露出底裤,这可太不优雅,太不美观了!

    很多妹子就不得不在搬货的时候选择穿裤子。

    可是她们不、喜、欢、穿、裤、子。

    大黄货仓内的机械手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梅大师的发明实在太棒了!

    虽然——

    玛丽看了一眼旁边的荣贵机器人。

    虽然这个发明并不是为了搬货会露出底裤的可怜女矮人,而是为了这个有点破旧的男性机器人。

    每天都会有不少运货单,荣贵的力气太小了,好几次险些散架(←其实也真的散架过),没多久,梅大师便在车上装配了辅助装卸货装置,等到将大黄完全改装之后,这个装置便升级成更加好用的机械手了。

    说到大黄。

    玛丽的视线随即望向它:仍然是一辆黄色的车子,前方仍然挂着内有孕妇的标志牌,可是现在的大黄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大黄了。

    里里外外焕然一新,梅大师几乎完全将大黄改装成一辆全新的车子了。

    可是它仍然是大黄。

    没有选择直接用新车取代他,两台机器人将大黄的系统完整保留了下来。

    “玛丽,上车了。”玛丽正在愣神,前方忽然传来了荣贵的叫声,应了一声,玛丽赶紧从左侧车门上车了。

    一上车,她就看到挂在驾驶席前方,名叫小黑的收音机旁边的小相框了。

    里面端端正正镶嵌着一张……

    罚单。

    咳咳,没错,就是你想象中的那种,开车超速的罚单。

    车上有罚单倒也没什么,可是,这是一张镶在手工相框里的罚单呢~

    “这是我们家大黄第一次因为超速收到的罚单哩~得好好收起来纪念一下。”第一次看到这张罚单诧异询问的时候,荣贵是这样回答的。

    “相框是小梅做的~”那时候荣贵的表情……明明没有什么表情,可是总觉得很欠扁。

    让三级匠师做相框!还把车子收到的超速罚单镶相框里挂出来臭显摆!

    欠扁!!!

    不过说来也怪,似乎也就是那一次以后,无论是她也好,还是热雅她们,都开始习惯称呼这辆车子为“大黄”了。

    真是一件奇怪的事。

    “即使大黄能超速也别开太快。”坐在自己惯常坐的椅子上,玛丽习惯性叮嘱道。

    “嗯,我知道,你晕车嘛~”荣贵立刻说,说完,他还拧开了旁边小黑的开关,一首舒缓的音乐随即低低回响在车厢内。

    玛丽便舒舒服服靠在椅子靠背上了。

    “刚才没发现,你今天似乎格外高兴,怎么,发生什么好事了吗?”虽然对陌生人很冷漠,可是对于熟悉的人,玛丽还是愿意没事聊几句天的。

    显然,荣贵就被她划分在“熟悉的人”这个范围内了。

    也正是因为熟悉,所以她很快就注意到了荣贵今天的情绪格外兴奋。

    “嘿嘿~小梅昨天送我礼物了,礼物的内容保密,不过我好开心呀!”有点得意有点神秘,荣贵小声道。

    每天都被强塞一嘴狗粮——by玛丽

    摸了摸自己的嘴巴,玛丽的嘴角终究没忍住,又稍微翘起一点。

    然后——

    “对了,玛丽,你今天要去哪里啊,眼瞅着就要到分岔路口了,你得赶紧把地址给我啊。”抓抓头,荣贵回头问向自己的小伙伴了:“幸亏你晕车,大黄开的慢……”

    让狗粮来的更凶猛一些吧!

    心里想着,玛丽挑了挑眉毛,然后慢慢报出了一个地址。

    用不着荣贵将地址输入,在玛丽报地址的时候,大黄已经主动将声音转化为文字,将地址输入导航系统了。

    准确的向左拐去,大黄已经开始向目的地行进了。

    而荣贵只是呆呆的,直到大黄停在熟悉的位置,直到他看到自个儿的出租房,他这才吃惊道:“等等——这不是我和小梅的家吗?玛丽,你……今天送货的对象难道是我……我的房东不成?”

    玛丽:……

    她似乎有点理解梅大师每天的感受了。

    沉默了片刻,玛丽随即利索的跳下车,拍开大黄的屁股,她开始卸货了。

    “不是你们的房东大爷,收货人就是你,今天的货是梅大师订购的,快过来签收!”

    担心荣贵搬卸货不方便所以发明设计了机械手什么的;

    担心荣贵遇到打劫所以升级了大黄什么的;

    担心荣贵没活儿接所以帮忙订购了东西什么的;

    担心他接的活不好所以特意找了她们买东西什么的……

    每天都在吃狗粮,感觉自己都要变成汪了!

    摸了摸自己的胃,玛丽又轻声叹了口气。

    而荣贵那边似乎还没有醒过神来,没办法,她就干脆的帮荣贵把货搬到他家门口了。

    “来,你在这里签字。”眼瞅着荣贵有点僵硬,她索性把一支笔塞到荣贵手里了,一口一个指令指点他怎么办,收好荣贵签好名的签收单,这回轮到她掏腰包了。

    “这是今天的车费。”将自己的通行证拿出来,安装在仪器上轻轻一点,荣贵那边的通行证随即提示收到了车资。

    “这、这怎么行?”荣贵随即摆摆手。

    玛丽就圆眼一瞪:“怎么不行?你付钱买蘑菇,我找人送货,你刚好是送货人,我付钱给你,有问题?”

    “似乎……似乎没什么问题……”荣贵呆呆道。

    “那不就得了~”

    然后,不等荣贵思考透彻,很快的,他接到了莉莉的预约电话,听到是莉莉的电话,玛丽二话不说又上车了,两个人便一同去莉莉家提货了。

    结果,这一次的送货地址仍然是荣贵家,签收人仍然是荣贵。

    于是,等到中途接到热雅和琪琪的预约电话时,荣贵干脆直接问她们收货人是不是就是自己了。

    得到肯定的答案,他索性就绕路将另外两个妹子和她们的货接上,然后一起送到自己和小梅的出租屋了。

    “我们的身体需要营养液才能维持,小梅大概是想要制作新的营养液了。”想了半天,荣贵给小梅的安排找了这么个解释。

    玛丽≈莉莉≈热雅≈琪琪:鬼才信。

    心里这么想,然而四个女矮人表面上还是笑眯眯的接受了荣贵的解释,将车资交给荣贵,眼瞅着荣贵还是不想收,热雅道:“找别人送货,我们一样还是要付送货费的,何况你们这也算照顾我们生意呢~总之,你就收着吧。”

    四份运费迅速到了荣贵的通行证内,没法推辞,荣贵就想着用别的方式感谢四位小伙伴照顾自己的生意,想了想,反正大伙儿下午都没事了,荣贵索性便提议临时去城外玩,四位女矮人欣然同意。

    “今天继续做手工吧!”热雅增加了一向提议,于是,荣贵便载着大家回家里拿了必备物品,又载着女矮人们去了一趟女矮人专用布匹店,陪着四位矮人妹子大肆采购了一番各种花边布料(←自己也买了一些),五个人便在大黄的带领下,高高兴兴去城外玩了。

    临时增加的工作意味着痛苦,而临时增加的娱乐则是纯然的快乐。

    将大黄停在旁边,寻找了一块风景不错的蘑菇田,手工兴趣小组的五名成员再次开始手工活动了。

    裙子做的够多,包包也足够,实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了,然后,就在这个时候,热雅忽然看到了泊在一旁的大黄。

    “大黄已经全部用上新的身体了,不如……我们做点东西给大黄呗?”热雅道。

    “不能随便做东西送男矮人,可是大黄又不是男矮人,我们想怎么送就怎么送!”琪琪很快接话了。

    “好主意!”玛丽和莉莉一同附议。

    “哎?”←这是完全没在状况的荣贵。

    于是,临时组织的手工兴趣小组活动的主题便变成妆点大黄啦!

    “我做椅子套!我早就看现在的椅子套不顺眼,太简朴啦!”这是莉莉。

    “我做脚垫,大黄现在没有脚垫,虽然地板也镶嵌的很整齐,可是还是需要装饰一下,是装饰,也是保护。”热雅笑嘻嘻。

    车内装潢的两个手工大项目都被大包大揽了,一时没有找到活儿,玛丽就探进大黄看了看,半晌道:“那我就给小黑做个罩子吧,顺便给控制台做个花边包起来。”

    “那我就给车里弄点香氛,顺便编个大花环吧~”最后,琪琪承包了软包工程。

    看着四位兴奋的女矮人,荣贵只能呵呵笑了,而大黄……

    大黄似乎虎躯一震了一小下。

    给小梅的东西那是给异性的,四位女矮人只能指点荣贵,让荣贵做,而到了大黄这里,四位女矮人没了顾虑,就再也容不得荣贵插手(浪费材料)了。

    “你去给梅大师做东西去,大黄全部交给我们就好!”婉言谢绝了荣贵帮忙的要求,四位女矮人开始埋头苦干起来。

    于是,大黄的新装便完全按照女矮人们的喜好设计制造了。

    没过多久,大黄的“虎躯”便不再是“虎躯”了,一件又一件粉色椅套套在了椅子上,一件又一件花花图案的手工地毯铺在车内的地板上,香喷喷的精油球嵌入车内各个隐蔽角落,小黑也穿上了镶满蕾丝花边的新衣裳……

    着装完毕,大黄的“虎躯”瞬间成了“娇躯”。

    =-=

    荣贵:“别说,粉色和黄色搭配起来还有点协调。”

    ↑

    作为一个立志成为天王巨星的青年,荣贵在时尚方面的接受度可是很高很高的。

    各种夸张的演出服都见过,男生化妆穿裙子亦见怪不鲜,如今大黄这一身蕾丝花边在他看来,还……还挺温婉哒~

    “挺不错的,等我回去给小梅看看。”荣贵笑呵呵的感谢了朋友们送给大黄的新衣裳。

    被肯定的女矮人们亦非常开心。

    又采了好多花装在大黄身上,五位手工兴趣小组的成员高高兴兴回家了。

    坐在转眼变娘炮的大黄身上。

    大黄:=-=

    得到荣贵的夸奖实在好开心,女矮人们在路上又为大黄赶出了一件雪白雪白还有花边边的大车罩!

    可拉轰啦!

    当天晚上,大黄便仪态万千的停在打铁铺聚集区的停车场内了,一身雪白镶花边的车罩包裹了他的全身,象征着这是一辆多么受女矮人眷恋的小车儿~

    荣贵笑嘻嘻的向小梅展示了大黄得到的新衣裳,话题很自然的转到上午的四起送货事件,对于这件事,小梅面无表情道:“需要制造新的营养液了,找别人买,购买相同物品的情况下,我们这方是纯支出,而找她们四个人的话,她们一定会找你送货,可以赚取四份送货费。从成本考虑,可以省积分。”

    原来如此!不愧是小梅!荣贵还给小梅鼓了鼓掌。

    然后,这个晚上,收到了太多新鲜蘑菇黑麦鲜花还有山猪油,小梅用了一整个晚上做了好多高纯度的营养液,而荣贵也调出了好几大罐山猪精油膏。

    在高纯度营养液和山猪精油膏的滋润下,两个人的身体看起来更加精神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黄:早知道今天出场干这个,我是拒绝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