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2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神明总喜欢造物, 他们创造新的物种,又或者, 按照自己的模样, 捏一段新的人生,一段新的历史。《

    很久很久以前,记不清是在什么地方了, 那时候的艾什希维·梅瑟塔尔曾经听说过这句话。

    那一段时间他流传在外的爱好是绘画, 雕塑, 以及捏制模型。

    之所以说是“流传在外的爱好”, 因为他本人并不认为自己喜欢做这些。

    实际上他没有任何喜好。

    莫塔利法典上说, 要平等的热爱这世界上的万物, 无论他们是好的,是坏的, 无论他们美或丑,无论他们存在于过去还是未来。

    然而他不喜欢任何事物。

    所以他便人为的为自己寻找了一些爱好。

    只要持之以恒的做下去, 很容易被人认为那是自己的爱好。

    最早只是绘画而已, 然后很自然的发展到了可以做一点点雕塑, 再到后来,他便可以按照现有的物品做一些机械制品, 不管在其他人眼里他是如何进步飞快, 然而他自己始终认为自己在这方面其实并没有天赋, 他只是学习能力足够好,能够迅速学会别人已经研究透彻的方法而已,本身并没有创新。

    而且, 他总觉得自己制造的东西缺少一些什么,那时候,他认为自己缺少的是灵性,而现在,他知道他缺少的是感情。

    只是机械的制造一件物品而已,他不认为这件事情是创造,只是单纯的制造,他对自己制造的东西没有感情,可以轻而易举的销毁。

    那时候的作品,他只对其中一件稍微有点印象。

    那是鱼。

    使用金属制造出来的机械鱼,雪白色的身体,巨大的头颅,使用特殊材质制成的、轻若纱绸一般的尾,还有小小的位于身体两侧的鳍,可以在空气中游曳,他做了好几条“鱼”,然后任由它们在白色的宫殿中穿梭游泳。

    很多人见到的时候都惊呆了,可以在空气中缓慢穿梭摆尾的鱼真是美极了!

    然而那时候,却有唯一一个人说了异样的话:

    “我看到了恐惧,这些鱼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说出这句话的是一位矮人,那次也是她第一次来到日光殿觐见。

    他看了一眼对方,然后目光再次落向了宫殿外,那些已经飞出宫殿,在半空中游动的“鱼”身上——

    现在想来,连那一次他难得觉得自己有所创建的一次,其实也只是复制而已。

    那些鱼对于其他人来说只是初见,而对于他来说……那只是他见过无数次的大鱼而已。

    将大鱼的形象做了调整,他用金属打制了新的大鱼。

    他从未关注过那条鱼看向自己的目光,他以为那是空洞而充满杀意的,然而到头来,却被人说出了:

    “……这些鱼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每一条鱼对应一条在某段历史中被他杀掉的鱼,那些鱼的眼中全是恐惧。

    现在想起来,那大概也是赋情于器的一种方式了,只是被赋予的感情并非来自于他,而是来自于那器物原本的模型。

    曾经的艾什希维·梅瑟塔尔陛下,现在的小梅,坐在矮小的工作台前,对面播放着无聊的狗血剧,他在女主角的大哭声中岿然不动,慢条斯理的锤制一块黑色的石头。

    作坊给他配了全套的新工具,之前用的旧工具和它完全没法比,哪怕是相同的材料,使用新工具也能将成品的等级提高至少两级!

    何况他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的新材料,虽然和他曾经用过的材料仍然没法比,甚至连他制造那些鱼用的材料都比不上,然而他如今能够拿到的材料还是比他使用的现在这具身体的材料好上了不少。

    完成委托使用的全部材料都由作坊提供,所以,藉由工作之便,这段时间他着实接触了不少现在这里现有的材料,除此之外,他还能使用员工价从作坊七折购买材料。

    大批制作过一批又有一批的手、脚、胳膊、小腿……之后,他在无数次经验中终于推算出了目前最适合的材料,然后开始准备给荣贵制造身体了。

    因为使用的材料十分好,一个月的积分只够购买部分躯体使用的材料而已,他就一边练手一边慢慢做。

    经过几个月的积累与准备,他现在已经做出了一双手,一对胳膊,一对大腿,脚……他现在正在细细琢磨的是身体的躯干部分了。

    工作台下的抽屉早已用不下了,他现在在外面摆出来了一个挂架——这是匠师们制造机械身躯常用的支架,每做好一件,他们便可以将制好的部件挂在相应的位置,然后一点点填充,这样可以一边做一边查看效果。

    于是,此时此刻,小梅的身边便已经出现一具人形的半成品了。

    如果现在有人推门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的话,他一定会大吃一惊,被眼前见到的精美人形完全迷惑住!

    那可真是一件漂亮的人形啊——

    身体的躯干部分全部使用白色金属,就像最上好的白瓷肌肤,脚掌宛如玉石一般,指甲盖的形状乖巧而圆润,小腿紧实充满力量,大腿修长,向上看,他的手掌修长而有力,与手腕连接的臂膀线条无比利落,脖颈修长,宛若天鹅颈一般,再往上看,人形的半张脸已经完成,虽然只有半张脸,可是,那张脸完美极了!精悍的面部线条,眉毛都用细碎的金属丝妆点出来,紧闭的左眼有着长而浓密的睫毛,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就让人浮想联翩他眼皮下方的眼睛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小梅现在正在雕琢的黑色石头就是他为这具身体选定的眼珠了。

    这段时间,给荣贵的身体按摩时,他一直有努力记录荣贵的身体数据,也有装作不经意的询问荣贵的偏好,以及一些看不见的身体数据。

    比如眼睛的颜色,头发的颜色,甚至内脏的颜色……

    “嗯……你的心脏是什么颜色的?”不同种族的人心脏的形状,位置,甚至颜色都有不同,对于荣贵内脏的颜色,他还真的心里没谱。

    荣贵……理所当然的被他问傻了。

    “那个……我以前身体挺好的,没做过开腔手术啊……”一脸懵逼的,荣贵抓了抓头。

    那就用银白色的吧,银白色的内脏比较容易辨识,偶尔掉出来也比较被发现——从实用角度出发,小梅帮他做了决定。

    考虑到荣贵喜欢随身携带手绢、山猪油的爱好,他还在腹部给他设计了便携仓,打开就可以直接储物,还可以将整个腔拿出来清洗,真是非常方便;

    脚板下方打开还有滑轮,可以方便赶路;

    荣贵不是自称来自“喜欢种植的民族”吗?他便将荣贵的手指指甲设计成可以伸长的类型,全部伸出来的时候可以很方便的挖土,就像两对钉钯,没事挖个坑,种个菜,都十分便捷;

    充电线设计成可以拉伸收缩的,这样荣贵就可以一边充电一边继续在屋里晃悠;

    ……

    他实在从荣贵的使用习惯角度考虑了很多←这一点,正在精雕细琢一枚黑色眼珠的小梅恐怕还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不过,就算发现,他大概也会将这归结为“自己是个思考周到的人”。

    然而,通过这些细节,不难发现,他现在当真已经十分了解荣贵了,也许是因为那些画像,也许是因为荣贵每天喋喋不休的唠叨与自恋的自我赞美……不知不觉间,他心中的荣贵已经成形了。

    小梅却没有想这么多,将眼珠磨圆,他爬到椅子上,垫高脚尖,他伸长胳膊拉开人形的眼皮,用力一拍,将新作好的眼珠嵌了进去。

    有点不够亮——心里想了一下,他又吃力的将眼珠挖出来,然后爬下椅子重新雕琢。

    就在这个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他便从旁边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几块毯子,然后把旁边未成形的人形盖起来了,然后才打开了门。

    进门的是四名矮人中的拉布吉,就是曾经在耶巴拉上班的、后来被小梅分配去拉风箱的矮人,拉了一个月风箱,他的脾气好了不少,或者让他技术无法精进的就是他的脾气吧,在这之后,他的技艺竟是又有了明显的精进,从此他就对小梅佩服的不得了,现在已经是梅大师的头号追随者啦~

    “大师,菲力经理带着客人来了。”拉布吉大声说。

    其实是那名客人想要硬闯的,被拉布吉拦住了,死死挡在门前,他自己敲了门,得到了允许才把他们放了进去。

    点了点头,小梅随即对拉布吉道:“你去做事。”

    带着客人进来,他再次关上了门。

    这就是偶尔会有的、“主动上门量身定做的客人”了。

    这种客人的要求龟毛而繁琐,大部分有钱有材料,脾气往往都不好——这是作坊里工作人员之间的共识了。

    所以,虽然能够接到定制算是光荣又赚钱的事情,然而大部分匠师们还是懒得接。

    其他大师要么不专精于此,要么果断推脱拒绝,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经理只好带着客人往新来的小梅大师这里来了。

    “电视关掉,太吵了!”拉了工作台对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客人大声道。

    小梅看了看他,拿起遥控器,将电视的声音调低了。

    电视的声音一旦压低,客人的声音便显得更加粗鲁了。

    “我想要定制新的头颅,新的机械头颅需要留足神经与我的脑完全相连。我可是靠头脑吃饭的人,这个……你这个小机器人做得到吗?”看清小梅破破烂烂的样子,客人皱了皱眉。

    他的眉毛亦是金属丝制成,拥有一张机械面庞和半机械化的身躯,小梅不经意的向他压在斗篷下的手臂上看了一眼,那只手臂黯淡而布满褶皱,提示这人的年纪已经不小了。

    年纪不小脾气还这么不好,难怪老得快——他脑中忽然浮现出荣贵的声音。

    经常被荣贵缠着说工作时候的事,又一次,小梅索性就把自己接待一名过来定制的客人的对话录了音,回去播放给荣贵听,荣贵当时就是这么评价的。

    似乎……过来定制的客人还真的多半年纪不小,而且脾气不好——小梅想了想,有点默认了。

    想着那天的事,小梅没有说话,展现在对面两人面前的便是高冷不做声、非常有匠师风范的梅大师了。

    经理赶紧将小梅之前的作品图像展示出来,连着翻看了几百幅,那客人反而有点信服了。

    声音也降了下来。

    “你很擅长制作机械身体啊……这样子的话,你先帮我做一只胳膊吧。”客人说着,撩起斗篷露出了下方苍老的手臂。

    瞥了一眼放在自己面前的胳膊,小梅半晌动了。

    按下呼叫铃,他把助手们叫了进来。

    一个人负责量尺寸,一个人负责聆听要求,一个人负责记录,而另一名则在旁边继续吹嘘小梅大师的过往作品。

    背过身坐在宽阔的椅子中,小梅只留给客人一个破旧的身影。

    如此架势……看起来倒真的很大师了!

    被小梅的高冷姿态唬住,客人最后出去时候的姿态便低了不少,最后经理是十分感谢的退出去的。

    送走客人后他还又来了一趟,再次朝小梅表达了感谢。

    “那位客人可是特别龟毛,之前在络德大师那边还和大师吵了一架,幸好梅大师您这边把他拢住了。”经理说着,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毕竟,这位客人家里很有背景,我们很多材料都是通过他的渠道拿到的,还真不好得罪。”

    经理也不多说,充分表达自己的谢意后,将一个精美的小袋子放在了小梅的工作台上。

    “大师您的手套有点旧了,这是小礼物,从上面买到的好手套,请笑纳。”

    说完,他便笑嘻嘻的离开了。

    看吧,这又是一个不合人们传统印象的矮人。

    这么圆滑……简直不像人们印象中的矮人了——着经理的背影,小梅心想。

    将电视的声音重新调高,小梅继续工作起来,完全没有换上新手套的意思,他仍然戴着荣贵送给他的白手套做工,不过等到下班的时候,他却将工作台上被忽略了一下午的礼品袋拎上了。

    “啊~是给我的礼物吗?”接过小梅递过来的礼品袋,荣贵惊喜极了。

    反正开车有大黄,坐在车上没有其他事情做,荣贵便开开心心的拆起了礼物,看到下面一对精美的白色手套时,荣贵愣了愣。

    “这个……这是别人送给小梅你的吧?”只有三级匠师才能佩戴的手套,荣贵早就被科普过了,之所以会给小梅做手套,也正是因为接受了那次科普。

    “在家戴没有关系,你可以在给身体按摩的时候戴。”小梅在旁边面无表情道:“你的手不是因为长期浸水有点生锈吗?匠师用的手套材料很防水。”

    荣贵就瞅了瞅小梅的侧脸。

    唔……因为没有鼻子,小梅的侧脸非常平坦……

    “吧嗒”一声,荣贵忍不住在那平坦的侧脸上用自己的脸撞了一下。

    “谢谢你小梅~爱死你啦!”

    轻轻的撞击,就是荣贵一如既往表达自己感激的方式啦~

    于是,当天晚上,荣贵就戴上新手套给两个人的身体按摩了,小梅也戴着手套,不过明显破旧肮脏很多,却是荣贵一开始做给他的那双。

    有了新手套也不戴,只戴自己做的。

    荣贵偏了偏头,开开心心的为两具身体做起按摩来~~

    作者有话要说:  大黄表示:自己明天会出场,迷妹们莫急。

    (忽然觉得大黄很有气场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