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小梅走的那天可是万众瞩目, 得知小梅居然考上三级匠师资格证时,整个打铁铺都轰动了!所有工匠都跑过来围观小梅, 甚至连隔壁打铁铺的工匠也有人跑了过来。=

    得知自己的画像挂在资格证考试中心的时候, 矮人们就更高兴了。

    打铁铺的老板索性放了全体员工半天假,他们决定:在欢送小梅离开之后,立刻集体前往考试中心一趟, 干什么?当然是去欣赏自己画像挂在考试中心大厅里的样子啊~

    真是一群怪人——小梅默默想。

    之前提到矮人, 他脑中首先浮现的就是对方的五短身材, 外加又臭又硬还有点火爆的脾气, 他们的身上总是脏兮兮的, 又脏又臭, 而且服装总是一种款式。

    再有呢,就是他们精湛的技巧了。

    实际上, 大部分在想到矮人的时候,脑中想到的大概都是这些。

    然而实际和矮人们一起生活工作过一段时间之后, 他才发现矮人远远不是他之前既定印象那般固定形象、固定性格:他们的身高确实不高, 但是并不是五大三粗那种的, 男矮人们都很在意自己的肌肉线条,女矮人更是可以用娇小玲珑来形容←虽然确实比一般人壮, 但是这是他们的普遍性审美观决定的, 他们喜欢肌肉。

    而性格……其实他们很冷静有耐心。

    是了, 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工匠,性格怎么能够单纯用一个火爆来形容呢?能够忍受艰苦的作业环境、数十年如一日的枯燥工作……矮人们的耐力非比常人。

    他们的衣服确实不算太干净,常年干活, 身上干净不了,事实上,荣贵做给他的衣服在这段时间里就变得很脏了,虽然每天洗,然而上面总有洗不掉的痕迹,毕竟他们每天打交道都是金属、火、与泥土……这些东西造成的污渍异常顽固,至于臭,他们可真的不臭,虽然闻不到味道,然而这些矮人每天都换洗衣物,有条件的甚至还换两套,下班后相约集体去泡澡……这样的清洁频率又怎么臭的起来呢?

    别问小梅是怎么知道的,天天给矮人们画画像,他对他们的身材、服饰等等各种细节再清楚不过了!

    矮人是一个团结,谨慎,精益求精、且爱热闹的民族——这是这段时间下来,小梅给自己新录入的、有关矮人的情况说明了。

    “好好准备明天去报道的衣服吧~”作坊老板最后笑着对小梅道←看,他们还很注重穿着。

    在所有工匠的欢送下,小梅离开了作坊。

    而他一走出作坊便看到荣贵了,坐在大黄身上,荣贵正等在老地方。

    大黄尽职尽责的向家的方向行驶而去的时候,荣贵神秘兮兮的从后座拖过来一个大盒子。

    “铛铛铛~铛~猜猜这是什么?”荣贵故作玄虚道。

    小梅→_→:已经看到了,你用的盒子的正面是半透明的哦……

    完全没有发现盒子有问题,自以为小梅肯定猜不出来的荣贵终究没忍住,没多久他就开始主动往外抖包袱了:“是一套新衣服,外加新手套!”

    “是玛丽她们一起送的,由于矮人妹子不轻易给人做衣服,她们只送了材料给我,缝制还是由我来的。”

    “设计也是她们来的,下针的位置都用画笔画好了,所以,虽然是我缝的……倒也……比之前那些看得过去吧?”难得有点不太自信的迟疑了一下,荣贵随即小心翼翼的打开了盒子盖,露出了下面一套整洁的新衣服。

    诚然,正如荣贵所说,这套衣服确实比他以前做的那些好多了,也难怪,这次的料子确实很好,为了不让荣贵糟蹋材料,热雅她们也是操碎了心,不能亲手缝制,她们就把所有该裁剪的位置都在材料上画出来,该下针的地方也用笔点出来,作为天生的工匠的一族,她们大概还没有做过如此……琐碎的工作,简直就是做了一套diy新手包给荣贵!

    不但有如此傻瓜的新手包,旁边还有四位大师从旁指点,荣贵再手残也浪费材料啦~

    ↑

    热雅≈玛丽≈莉莉≈琪琪:=-=

    好吧,其实,荣贵还是有点稍稍糟蹋了一点材料的,手把手教的情况下,他还是缝错了好几次,衣服的角落里多了好几个翻来覆去拆线留下的小洞。

    不过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妹子们很快又重新振作起来。

    小梅就任由他将衣服在自己身上比,比完最后一件衣服,盒子的最下方露出来一双洁白的手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小梅一眼就看到了那副手套。

    然后荣贵就小心翼翼的将手套从盒子底部拿了出来,递向小梅:

    “热雅说,在她们这儿,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戴白手套的,只有取得二级匠师以上资格证的人才能戴,还记得吗?那天给我们颁发证书的考官助手就有戴白手套哦,当时就觉得看起来和其他人不太一样,怪讲究的,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热雅不说的话,我还不知道呢……”

    “其实,那天看到那个人的手套时,我就想着给你做手套了,结果误打误撞居然做对了。”

    “小梅,恭喜你啊!衣服是热雅她们送的,这幅手套却是我送的了,缝的不太好,你多多担待呀~”机械手指轻轻摸了摸脸,荣贵笑着将手套又往小梅的方向送了送。

    沉默的接过手套,小梅就这样攥着手套静静地坐着,一路无言。

    对于经常需要做手工的人来说,一双手套是很必要的。

    那天看到那人手上的手套时,他便反射性的多看了一眼。真的只是一眼而已。

    岂料,荣贵却看到了。

    不止看到,还帮他准备了一副类似的手套做礼物。

    不得不说——

    漫长的岁月中,这幅手套还当真是第一件“他想要的礼物”。

    机械手指紧紧攥着手套,灯光洒在小梅脸上,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灯光颜色温柔的缘故,这一刻,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温和。

    这个晚上,荣贵还放着两个人的身体没管,给小梅的机械身躯好好擦洗了一遍。

    用的是珍贵的混合了精油的山猪油,荣贵用一块新手绢蘸着油将小梅的身体从头到脚擦了一整遍,直到小梅破旧的金属身躯表面柔柔的泛着一层柔光,如果两个人有鼻子的话,大概还能闻到一股暗香的味道,荣贵这才住手。

    “不行了,我快没电了。”将东西往地上一扔,荣贵着急火燎的去角落找充电器去了。

    等到他插好插头开始充电,却发现油光光的小梅左手拿手绢,右手拿罐子站在他脑袋顶儿。

    手绢←是他刚刚给小梅擦身子用的手绢;罐子←是存放珍贵山猪油的罐子。

    荣贵不解的歪了歪头。

    小梅就蹲了下来,将一大坨山猪油抹到他脸上去了。

    “喂!小梅我不用洗澡啊~我可是天天用干布擦哩~”

    “唉哟!就算一定要涂油,也不要涂这么多呀!”

    “这可是加了鲜花精油的山猪油啊!很贵的!我们要省着给身体用啊~”

    被按着擦身子荣贵还不老实,左扭右扭,他心疼的够呛。

    然而小梅不管他,只是按着他继续涂油,油脂擦入身体表面的缝隙,将里面隐藏的污垢带出来,同时填补了表面轻微的破损凹痕。

    “我现在的月底薪是4万积分,山猪油1000积分一罐,鲜花精油2000一瓶,可以买很多。”实在被荣贵吵到受不了,小梅就说了一句话。

    “你以后也不用去上班了,我一个人上班就好。”他继续道。

    如今荣贵的固定客源是玛丽等四位矮人姑娘没有错,然而玛丽她们也不是每天都会用到车子的,这个时候荣贵就会到城门口接活,这里接到的一般都是城外的活。

    很多时候客人都是不管不顾就上车了,一报地点才发现是个特别远的地方,大黄知道路的地点还好,有的时候,客人报出的地点他们根本完全不认识,没有办法,在客人的指点下好容易抵达地点,大黄却因为距离太远导航失败,周围一辆车没有,他们完全回不了家了。

    在作坊拉风箱的时候,小梅就接到过好几次荣贵的求救电话。

    荣贵只能说出来自己迷路了,具体位置根本不知道,他的脑子是真的不太够用,成像系统又不是很好,天黑以后的夜视能力很差,一个地标也说不上来,还好小梅事先有在大黄身上安装抓拍系统。也就是小梅了,在这种情况下硬生生能够凭借大黄抓拍到的照片,结合大黄体内能源的消耗情况判断出他们现在可能的位置,最后一点点人工将他们导航回来。

    迷路还是好的,荣贵在迷路的时候,还遇到过抢劫的。

    以为终于看到活人可以问路了,荣贵高高兴兴开过去找人问路,然后……

    就被打劫了。

    那一次,荣贵的脑袋被打的更歪了,大黄同样被人撬了一棍子,光是修理大黄,小梅就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

    而荣贵的脸在找好新材料替换之前,是正不过来了。

    那以后小梅就不让他跑远途了,可是荣贵能接到的活都是远程,即使小梅不让,他还是偷偷的跑,毕竟那时候家里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大黄每天跑车赚的钱。

    发现后,小梅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将通行证里的积分的一部分换成钱,每次荣贵出门的时候,他都会把一些钱放在大黄身上。

    或者五块钱,或者十块,总之,万一遇到抢劫的人人家也有的抢,就不会揍人出气了。

    擦到荣贵歪曲角度更大的大头的时候,小梅的手停顿了一下,随即说出了那番话。

    荣贵就好半天没说话。

    直到小梅把他履带的最后一个小缝隙也清理干净,他才在地上滚动了一圈,低声道:

    “那……那不就成吃闲饭的啦?”

    “你可以每天送我上下班。”翼虽然近,可是还是需要开车十五分钟,刚好是适合开车接送的距离。

    “可是……那还是吃闲饭啊……”荣贵继续滚。

    两个人又在沉默中僵持了一阵子,最后小梅道:“那就只接玛丽她们的工作,其他的不要接了。”

    “其他的工作收入和支出不成正比。”他还补充道。

    这一回,荣贵没有反对。

    第二天一大早,荣贵一如既往的按时醒来了。

    小梅却难得还在旁边“睡懒觉”。

    将新衣服新手套全部堆在他旁边,荣贵赶紧推了推小梅叫他起床:“起床啦!小梅!要准备去新公司报道啦!”

    其实是新作坊,作坊听起来有点不高大上,荣贵就自己换了“公司”这个说法,以他乡下人的观点看:公司就是时髦上班地点的统称啦~

    被他摇了半天,小梅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新的工作地点距离这里只有十五分钟,我们可以比平时晚出门一个小时。”

    “啊!?我忘了这一茬了……”荣贵就呆住了。

    高级匠师资格证应聘上的工作就是好啊——感慨了一句,荣贵又把小梅推倒在地,拍了拍他:

    “小梅你就继续睡觉吧,我去给咱俩的身体做按摩~”

    哼着歌儿,荣贵开开心心去摆弄两个人的身体去了。

    不过小梅到底也没睡成懒觉:就在荣贵推倒他没多久,周围的作坊陆续开始上班了,叮铃咣当,脑中到处都是接来的乱波信号,被吵到受不了,懒得关机,小梅索性也起来和荣贵一起给身体按摩去了。

    然后,在荣贵强烈的要求下,小梅任由荣贵帮自己穿衣打扮,虽然做活儿笨手笨脚,然而荣贵在打扮人身上确实有天赋,明明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也不知道他怎么弄得,小梅愣是被他折腾的精精神神,即使残破,看起来却硬是有了一种沉淀的沧桑。

    第一次送小梅去新地点上班,荣贵也把自己捯饬了一下,最后,两个体体面面的机器人便一起上班去了。

    “唉?你们今天不走左边这条路啦?”出门的时候,正在外面扫地的房东大爷还愣了一下。

    “嗯,小梅换工作啦~以后我们要走右边这条路啦!”荣贵就开开心心道。

    左边的路,通向各大打铁作坊,人们要买原材料,原矿石,一般都往那个方向走。

    而右边的路,则是通往各种订制成品铺,也是匠师们的主要工作场所了。

    看了看两个小机器人的车屁股,矮人大爷愣了愣,然后便笑呵呵的继续扫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想要太太家里蹲的老公·小梅,失败了。

    以及……

    这大概最近的几个故事中,唯一打不过劫匪的夫夫了

    远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