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小机器人走出门后, 早就等在那里的考官助手立刻笑着对他们打招呼了。

    这也是一名矮人,和大部分同族一样, 他的肩膀也很厚, 个子不高却很结实,然而和其他同族不太一样的是,他戴着手套, 而且服装一层一层, 严实的多。

    大体就是给人一种“穿着考究”的感觉。

    “你可真厉害!我画了四十多年, 自以为已经画的不错了, 可是比你还是差一些。”将证书颁发给小梅, 他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言。

    小梅:……

    在永生之路的各种过程中, 他可是每天都画画,前前后后加起来, 画画的全部时间没有三百年也有二百年,如果用年岁来计算, 这个时间还要更漫长, 画了这么久, 被一个画了四十多年的人评论只比自己差一点,小梅完全体会不到被赞美的感觉。

    于是他只能面无表情了。

    不得不说, 如果每个人都有短板的话, 那么陛下的短板就是艺术细胞了。

    “啊~谢谢谢谢~小梅画的很用心呢, 每天回家就画,下班路上也画,他可爱画画啦!”看到小梅不吭声, 荣贵立刻替他接话了。

    这一接,便硬生生给小梅接出来一个爱好。

    “呵呵呵呵,画画是很好的爱好,尤其对于匠师来说,人脑的想象力虽然是无限的,然而也不能太脱离现实,画画可以培养匠师敏锐的观察力,以及对于情感的把握,毕竟,匠师也是艺术家的一种,而想要作艺术家的话,感情还是要丰沛一点比较好,我其实有参加画画俱乐部,定期去写生,如何,小……小梅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参加呢?”他还向小梅发出邀请了。

    “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先是大力赞同了对方的观点,荣贵随即压低了声音,小小声向对方问道:“参加画画俱乐部贵不贵呢?我们……不瞒你说,为了考试已经把家里的积蓄花的差不多了……”

    荣贵如此坦诚的态度让矮人匠师愣了愣,他随即笑了:“这个你不用担心,这个绘画俱乐部是面向三级匠师的,免费,画纸画笔都不用自备,俱乐部会准备。”

    “呃……这么好?”条件如此好,荣贵反而迟疑了。

    世上没有不要钱的晚餐——从小,他就被告诫过无数回了。

    “其实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一种行业协会。”发现荣贵似乎真的听不懂,矮人索性直白道:“一方面确实是画画,另一方面则是联络感情,毕竟大家是同行,以后经常会有合作的机会。”

    “原来如此。”点点头,荣贵看了眼小梅:“那……那我们就参加啦?”

    小梅还是之前那副死样子。

    ↑

    这就是不反对。

    相处久了,荣贵已经总结出来一套判断小梅心理活动的方法,眼见小梅没有发表意见,他便找矮人匠师要了入会方法。

    矮人匠师的心情似乎很愉快,将活动地点抄给荣贵之后,他还指点了他们几句:

    “最近葛特里和翼这两家店都在招聘三级匠师,他们的工作待遇好,而且店铺很大,发展余地也大。”

    “事实上,他们之所以招聘三级匠师就是由于之前的三级匠师由于太优秀,被更高层的地方挖走了。”

    三级匠师们之前似乎有自己的小门路,矮人匠师说的头头是道,他还说了好多店铺里聘约条件的不合理之处。

    这些情况对于有经验的匠师们来说或许很寻常,然而对于初来乍到的荣贵和小梅来讲,却是他们一时半会怎么也打听不到的事情了。

    荣贵一边点着头,一边催促着小梅快点把这些都记下来(他记不住……)。

    看到荣贵慌慌张张的样子,矮人匠师更加和气了:“也不用这样紧张,我只是把自己知道的情况说给你们听,毕竟小梅今天已经考上三级匠师资格证了,叶德罕城的店铺招人的第一站全是我们这个考试中心,在外面贴告示招聘的那些都是不重要的职位,薪水也不高,但凡重要的职位,他们都直接过来这里找我们要资料的。”

    “小梅考上三级匠师资格证这个消息不出半天一定会传出去的,到时候你们通行证附带的邮箱一定会塞爆的,电话也是……”

    “对了,如果不想被电话骚扰的太厉害的话,你们就需要设定一下通行证上的来电过滤系统。”

    真是非常有用的建议!

    荣贵再次向矮人匠师表达了自己和小梅的谢意。

    眼瞅着时间差不多,荣贵正想告辞,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那个……小梅画的那些画……我们能拿走吗?”

    “呃……按理说是不能拿走的,毕竟这也算为了考试付出的材料费。你也不用担心画像上的人会担心肖像权什么的,我们可是很乐意自己的肖像被挂在资格证颁发中心的,毕竟这可是见证一位大师冉冉升起的过程啊!”考官笑着,安慰着荣贵。

    我……我不是担心玛丽她们啊~她们早就说完全不介意自己的画像外传了,相反,她们觉得看的人越多越光荣哩!我、我、我是担心小梅啊!

    画像上的小梅有好几张都几乎光着呢!

    小小的机器人着急着,心里的慌张仿佛都能透过机械驱壳溢出来啦~

    矮人考官便再次善解人意的笑了笑:“如果真的有什么一定要改的地方的话……我可以向上面申请一段时间,你们可以现场修改。”

    荣贵这才松了一口气。

    再次千恩万谢的向对方道了谢,等到对方的申请下来,他立刻着急火燎的带着小梅进了展示厅。

    然后,当着几位矮人大师的面,荣贵爬上爬下,用笔在所有小梅画像比较□□的地方都手工添上了件衣裳。

    如此拙劣的画技,加在原本那么美好的画面上……

    现场所有的矮人的表情都变成了这样→=口=

    好在小梅不介意。

    就站在墙边,小梅静静的看着荣贵“破坏”自己的劳动成果。

    等到荣贵“破坏”完毕,他把荣贵递过来的画笔收好,两个小机器人一起离开了考试中心。

    他们走的潇洒,留下身后考官们的目瞪口呆。

    “幸好最漂亮的两张我们自己留下了。”重新坐回大黄身上,荣贵得意的对小梅道。

    最漂亮的两张:一张是荣贵←就是那张通过3d骨骼复原术修复出的荣贵本原图;

    这张是小梅要求留下的,原因是他认为这张图是造假,基本上和实物不符。

    (荣贵:切!)

    第二张是小梅:给小梅摆了一个特别美美的姿势,周围还摆上了琪琪送来的大捧鲜花,荣贵把机器人的自己塞到了小梅怀里,然后让小梅以此为主题作画。

    那副画像实在太美好了,荣贵索性让小梅做了个画框,将画挂在两人的卧室了。

    “回头把资格证也镶个画框,挂在咱们屋里呗~”拿过小梅的三级匠师资格证看了又看,荣贵道。

    小梅没有吭声。

    对于荣贵的所作所为,只要没有原则性问题,小梅几乎不发表意见。

    有材料的情况下,做个画框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有和他争论的功夫,还不如把东西做出来。

    这便是小梅式的纵容了。

    其实他真不是故意纵容荣贵的,实在是他完成荣贵的要求费不了什么事,也花不了多少时间呀~

    说穿了,他只是太能、干、了。

    =-=

    当天晚上,小梅将两人通行证上的联络渠道全部设定为只接收熟人来电的模式之后,吭哧吭哧做了一个相框,把自己的三级匠师资格证嵌了进去。

    东西交给荣贵之后,他便没了事。

    最后荣贵打发他看电视去了。

    抱着相框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找了好几个地方都不满意,荣贵最终选择将镶着资格证的相框挂在客厅最醒目的地方,一进门就看得到的墙面正中间!

    当年荣福的三好生证书全部挂在孤儿院院长办公室一进门就看到的墙上有木有?!

    他当年也想努力拿个奖把奖状或者奖杯放在院长办公室的,可惜——

    想起以前的事,荣贵敲钉子的手停顿了一下,就是这一停顿,他把自己的手指敲瘪了。

    最后还是小梅将相框挂上去的。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便成了荣贵看电视,小梅修理荣贵损坏的手指。

    “对不起呀,我太笨了。”坐在地板上,荣贵关掉电视,在一旁看小梅给自己修理手指。

    对于荣贵来说:小梅做东西时候的样子比电视好看。

    小梅要先将荣贵的正只手从手腕上卸下来,然后从工具箱里拿出最小的工具,只见他用一根非常细小的金属签在机械手掌的几个位置戳几下,手掌的各个指节便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又捅几下,指节便分为了更细小的部分,然后他便从里面将扁掉的部分挑出来,用石头做成的钳子夹住,然后拿出一个很像喷枪的东西一喷,那扁掉的手指便瞬间化成了水,手指一拨,落入小梅事先准备好的模具里,先是冷却成为一块金属片,然后在冷却之前迅速塑形,最后成了一根金属指节的形状。

    小梅做事又快又好!一点失误也没有!

    荣贵总觉得自己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小梅这边往往就完工了。

    “过来试一下。”看,完工的小梅拿着重新组装完毕的手掌呼唤他了。

    荣贵便凑过去,没过多久,他的右手又再次出现了。

    欣赏了一阵子自己仿佛完全没有瘪下去过的手指,荣贵转头看看小梅。

    小梅手里拿着一只机械手,看起来……正在发呆?

    荣贵认得那只机械手的。

    那是小梅一直在做的机械手,即使每天忙于赶画的日子,他也没有放弃制作它。

    今天过去交画的路上他还在做最后一根手指呢~

    对了,眼瞅着就要完工了,怎么小梅今天晚上没有继续做?

    荣贵心里正在奇怪,忽然,下一秒——

    他看到小梅居然开始拆卸那只机械手了!?

    破坏的动作永远比重建容易,没多久,小梅就将那只手重新熔炼成了几块不同颜色的金属条。

    正是男矮人们给他的材料雏形了。

    “怎么啦?”完全不明白这一切的含义,荣贵只能在最后呆呆的问了一句。

    小梅没有吭声,只是继续整理工具箱。

    矮人考官今天评论画时候说的话,老实说,他有些懵懂。

    直到他刚刚注意到荣贵的手。

    一只是刚刚砸瘪了的、他在很久之前做给荣贵的手;

    另一只是这几天,在得到一些材料之后,他陆续制作出来的手;

    明明都是手而已,他心里设想的模型都是一个,未做任何更改,按理说,这两只手除了材料不同,本不应该有任何区别。

    然而——

    他却从两只手上看出了区别。

    最开始做的手和现在正在制作的手有区别,现在正在制作的手上,各个手指之间也有区别!

    从一开始有什么材料就用什么材料,只考虑材料适合与否,到现在,他思索的更多的则是荣贵使用这只手时候的常用习惯,甚至……

    他还下意识的选择了颜色?

    画画的过程中,荣贵提过几次想要手指更白皙一点,所以最后制作的手指便使用了银白色金属,而之前的手指则是其他颜色的。

    这就是考官说的以情赋器?

    小梅怔了怔。

    看到一旁荣贵关心的脸,他最终淡淡道:“以后做更好的。”

    这是一种陌生的感情。

    他不解,然而却不排斥。

    在彻底弄明白之前,他并不介意让这种感情附着在自己身上。

    如果制器可以帮助自己将这种感情弄得更加透彻的话,那么,他就将制器师作为自己现在的目标吧。

    这个晚上,小梅难得的什么也没有干,而是和荣贵一起看了一晚上电视。

    睡觉充电,第二天再由荣贵送他去上班。

    由于提前在通行证上做好了设定,他们并没有收到任何骚扰,直到小梅在工作间工作了一上午,即将到休息时间的时候——

    访客来了。

    “葛特里”和“翼”的招聘人员是同时到来的,坐在工作间的风箱旁,小梅在这里接待了这两位大人物。

    起码,对于叶德罕的矮人们来说,这两位本身也是顶级工匠的招聘人员就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啦!

    果然,他们是在第一时间知道一名新的三级匠师诞生的消息后,立刻赶到的。两位大师同时向小梅抛出了橄榄枝。

    比较过两家开出来的条件,小梅最终选择了“翼”作为了日后的东家。

    “为什么呢?我们的条件明明一样啊……”对于小梅的选择,“葛特里”的大师有点不解。

    是啊,为什么呢?

    似乎有人说过,理想的工作就是“钱多,事少,离家近”。

    工资一样多,事情也差不多的时候,那么选择标准只剩下离家近了。

    “翼”比“葛特里”离他们的出租屋近多了。

    这个标准到底是谁说的呢?一边拉风箱,小梅一边想着。

    然后,他脑中出现了荣贵的脸。

    停顿了片刻,小梅便继续拉风箱了。

    在目前工作的工坊将剩余的几天拉完,确认他们找到接替的人,小梅这才去“翼”上班。

    月低薪4万积分,在叶德罕,这便是最高薪的工种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不是难得粗长一下嘛~

    本来想听到大家表扬一下的,然并卵:

    “好粗长的一章!花花给大黄。。”

    “这章粉脸十足,还没卡在关键的地方,被大大感动到了……于是我决定送朵花给考官”

    完美被避开的的作者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