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 我平时说的那些身体细节,小梅你都听进去了, 也是, 如果没听进去,你怎么可能把我的身体画的这么……这么……”

    “几乎和当年一模一样。 章节更新最快”手指爱惜的从画面上画过,荣贵心里美滋滋的, “不过比我当年瘦了一点。”

    然后——

    “只是借鉴了一下3d颅骨修复术的原理而已。”下一秒, 小梅就道出了残忍的事实。

    “历史博物馆里收藏的那些干尸原本的面貌都是用这种技术修复的。”他还多补充了一句。

    干尸……荣贵被重重一击。

    紧接着——

    “我是按照这具骨骼应该匹配的筋肉重量进行绘制的, 即, 画面中的形体是标准体重状态下的形体。”小梅又道。

    画面中的形体是标准体重, 而自己刚刚说画面中的形体比自己当年瘦了一点, 这岂不是变相说……

    自己超重了?!!!!

    怎么可能!!!!!!!

    “我那是肌肉!肌肉!绝对不是超重!绝对——”荣贵义正辞严反驳道。

    小梅却只是转了一个身,兀自向里屋走去了。

    收拾完房间, 两个小机器人一如既往的准备去上班,不过, 今天上班前他们又多了一项工作。

    “把沙发拖过来, 然后把我们的身体放上去, 让他们晒太阳吧!”荣贵又提了一个建议。

    屋里是有一张沙发床的,不过沙发床对于他们现在的机器人身体来说大了一些, 平时他们还是坐小梅的做的板凳, 沙发便闲置在一旁了。

    如今两具身体一台出来, 荣贵便想着可以让身体使用沙发。

    “就算是灯光,应该也能起到阳光的作用吧?我感觉咱俩都太苍白了。”荣贵说着,巴巴站到了自个儿的身体旁, 还抱起了自己的头。

    他都这样了,没有办法,小梅只得过去抱起了荣贵身体的双脚。

    荣贵的身体还是有点僵直,为了让他能够“坐”在沙发上,两名小机器人可是着实废了不少力气,最后虽然坐姿还有些僵硬,不过也算勉强“坐”着了。

    小梅的身体就柔软多了,除了身体冰冷以外几乎和活人没太大区别,

    两个人的身体便诡异的坐在沙发上了。

    一具干瘪的宛如一具干尸,另一具看起来与正常人无异却一动不动,静静的闭着眼睛……

    看起来真诡异,小梅静静的想。

    然而——

    “看起来还挺相亲相爱的~”伸手轻轻理了理小梅的头发,荣贵笑呵呵道。

    整天说我的审美观有问题,其实这家伙自身的审美观本身也很成问题吧?

    心中默默想着,小梅惜言如金,一个字也没有说出来。

    将身体摆好,又把窗帘牢牢固定好,避免过强的“阳光”灼伤沙发上的两具身体。想了想,还是有点不放心,荣贵还拉着小梅又把沙发向后拖了拖,确保两具身体待在过一会儿就晒不到“太阳”的地方,仔细端详了半晌,这才彻底放了心。

    也就是他们在这个地方住了有相当一段时间,附近的治安很好,平时也没有人来他们家找他们,荣贵这才放心将两个人宝贵的身体放出来。

    “拜拜,你们俩在家好好看家啊~”出门前,荣贵居然还朝沙发上的两具身体挥了挥手。

    拿着锁的小梅:……

    “小梅,锁门~”荣贵随即对小梅道。

    小梅便利索的将门锁好了。

    一如既往的将小梅送到打铁铺,目送小梅进门,荣贵这才急吼吼的朝和莉莉约定的地方赶去。

    不过大黄的最高时速只有20,任由荣贵如何着急,大黄依旧维持着稳健持重的速度前进着。

    好在他们并没有迟到,踩着点抵达目的地的时候,莉莉的身影刚好出现在路边,她也刚来。

    当莉莉出现的时候,周围男矮人的视线全看向她了。完全不在意他人的视线,莉莉只是目不斜视的往前走,看到荣贵的时候,才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高冷矜持的打开大黄的左侧门上车,直到车子开走,确认周围没有人可以看到自己了,莉莉这才松了一口气。

    左右张望了一下,她欣喜的对荣贵说:“今天路上看我的人是以前的三倍!”

    “恭喜啊~”荣贵随即呵呵笑道。

    即使出生就注定受欢迎,然而女矮人们对于自己的外表还是非常在意的,能够更受欢迎一点,对于她们来说也是最好的褒奖,在荣贵的指点下,在小梅每天一张图的绘制下,四名女矮人重新审视了自己以往在举止穿着方面的缺陷,不但变得更会打扮自己,而且行为举止也更加优雅了。

    一天天日益增加的仰慕者数量就是最好的证据!

    “莉莉你适合留长发哩~等到你头发长了点后会变得更好看的。”荣贵对她道。

    “嗯嗯。”莉莉认真地点点头,表示自己记下了。

    “不过……”高兴之余,她又有点忧愁。

    “最受欢迎的还是打铁铺的那些女主锤,她们的腹肌特别发达,穿露脐装特别好看,这一点,我们却是比不了了。”

    也不是所有女矮人都会选择去打铁铺做事的,固然有爱好的原因,也有天资天赋的问题在里面。

    比如莉莉、玛丽她们就是自己主动选择从事农牧业的,虽然从事的是自己喜爱的工作,长得也不比其他女矮人差,然而轮到欢迎度,却仍然会输给对方,关键还是腹肌的缘故。

    “原来你也喜欢腹肌啊,这个要早说啊~我最有经验啦!”美容健身的问题完全难不倒荣贵,何况还是他最擅长的腹肌锻炼问题,莉莉一问,他立马精神来了。

    “真的吗?阿贵你居然连锻炼腹肌的方法都知道?天啊……我以为只有打铁才能锻炼出那么完美的腹肌呢……”莉莉大吃一惊。

    荣贵便嘿嘿一笑。

    于是,这一天,两个人的话题便全都集中在腹肌问题上了。

    等到第二天这个消息被其他女矮人知道的时候,女矮人们又开始一窝蜂的在荣贵的指点下训练腹肌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梅的画纸上便多了四名腹肌日益精悍的女矮人。

    然后找小梅画像的男矮人便更加多了,不只是他工作的打铁铺,中午休息的一小时,周围打铁铺的男矮人居然也千方百计找理由,约小梅出来给他们画像了。

    而矮人又带来了更多的矮人。

    知道小梅一共要完成三千张画像,女矮人们还动员自己的亲戚朋友让小梅画像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虽然可以找别人画像,她们既然认识小梅,自然愿意家人也找小梅画像。

    另一方面,周末的时候荣贵也没和小梅全天待在家,他们在城里的各个地方摆了个摊子,也不收钱,只是画两一幅画像的话可以送给对方一幅,大概是小梅画的不错,也可能是荣贵吆喝有方,他们的生意居然还算不错;

    而晚上他们同样没有闲着,将自己和小梅的身体摆出来,就是最好的模特。

    画画事业虽然没有为他们带来太多积分,然而却让他们家的物资储备多了不少,一方面是各种材料,而更多的则是食物,每天都有充足的养分供应,小梅的身体再次恢复了原本的样子,而荣贵的身体则终于不像最初那样干瘪了。

    其实还是瘪,不过看起来没有那么干了。

    有了第一天小梅使用3d骨骼复原术修复出来的全身画像,荣贵似乎对自己身体现在这幅鬼样子也没有那么在意了,每天给自己摆个美美的姿势,他任由小梅给自己画像。

    而每当他从画像中感觉自己似乎稍微好了一些之后,他就会明显松一口气。

    里屋内,小梅完成的画纸越来越多了。

    然而荣贵注意到——

    他一次也没有画自己的画像。

    注意到这一点之后,荣贵没有明确把这一点指出来,只不过当天晚上,到了每天固定画画的时间,小梅习惯性搬着小板凳坐在客厅的时候,荣贵把自己的身体拖到一边去了。

    “今天热雅的山猪宰了一头,给了我们一小条肉,外加一大罐油,加了一点琪琪送我的香精油,我用它做了一大罐按摩油呢~今天晚上就用我自己的身体先试试。”展示了一下手中一大罐山猪油,荣贵这样说道。

    说完,他就当真在自己身上开始擦油了。

    得亏这一段时间的手工训练,他终于能够掌握好自己的力度了,否则,按照之前的情况,他还真没法在离开小梅的情况下自己给自己按摩。

    荣贵就在小梅旁边按摩的,这样一来,摆在小梅眼前的、唯一可以入画的……

    就只剩下小梅自个儿的身体了。

    荣贵故意按摩的慢悠悠的,他打算拖延时间。

    一边按摩,他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小梅的动作,看到小梅在停顿一段时间之后终于拿起了画笔,他终于松了口气。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为啥松气。

    一边按摩一边观察着小梅,好容易等到小梅放下画笔,他立刻扔下按摩了一半的自己的身体跑过去了。

    挤在小梅身前,荣贵终于看到了画像的成品,然后——

    荣贵歪歪头:“奇怪,明明画的挺像的,可是……怎么看起来不如本人好看啊?”

    对于绘画没有一点研究,荣贵提不出来什么专业见解,他能想到的只有调整姿势和移动道具了。

    将手上的油擦到自己身上(←一点也不浪费),他立刻去移动小梅的身体了。这一移动,就移动了好半天,等到他好容易摆出自己觉得比较不错的姿势,才发现小梅已经画了半天了。

    画面上小梅的身体还是那么灰暗而僵硬,而小机器人的身姿却是那么灵活,仔细看,还有点可爱的感觉~

    等等——

    还找什么道具啊?自己就是最好的道具!

    放下画,荣贵立刻重新跑回沙发附近了,一屁股坐到小梅的大腿上,荣贵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小梅胸前,然后朝对面的小梅机器人招了招手:“来,就是这个姿势了,开始画吧!”

    小梅:……

    这天开始,小梅被迫过上了天天画自己的日子。

    他画多久,荣贵就当多久“道具”。每到这个时候,荣贵就不禁感谢起自己当年作杂志模特儿的那段经历,一拍就是一天,最终选上的照片可能只有一张,他被锻炼的耐性十足有没有?

    而且——

    还时尚十足~

    荣贵为自己和小梅的身体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姿势,灵感来源于他当年看过的各大时尚杂志封面硬照,偶尔还加入自己的发明。

    每天也不太像话,关键是有些单调,荣贵还给小梅缝了好多小裤头←如果不是他技术不够、布料有点贵以外,他还想缝其他衣服的,可惜家里的条件和他本人的能力就在这里了,他只能缝裤头了。

    也亏得是小梅的颜值实在充足,穿着荣贵牌内裤还自带气场,硬生生撑起了整个画面,否则,就凭画上的破烂小机器人和同样破烂的大裤头,整张图就废掉了。

    小梅:……感觉自己快被玩坏了。

    总之,在荣贵的指挥下,枯燥的绘制画像的作业变得无比热闹,每天热火朝天着,三千张画像任务很快完成了。

    实际上,他们还超额完成了。

    除去送给别人的,他们最终整理出来三千六百八十五张画像。

    所有的图都被荣贵夹在自制的画夹内,按照时间顺序从上到下排列好,每三十张装在一本,足足装了一百二十三个大画夹!

    任务完成的那个周末,荣贵立刻拉着小梅去考证中心交作业去了。

    后车厢装满了大画夹,小梅坐在了之前荣贵坐的副驾上,荣贵坐在驾驶席,然后……

    大黄稳稳的开着车。

    嗯哼~很完美。

    大黄开车的时候,荣贵在旁边哼着歌,而小梅则默默的坐着,手上没有闲着,最近他们不是收到很多材料吗?他现在就在用这些材料制造一枚手指。

    除了这一枚以外,在工作和画画的间隙,他已经完成了手掌和另外四枚手指的制作,今天路上完成这最后一枚手指之后,当天晚上他就可以把新的手给荣贵按上了。

    穿过叮叮当当的大街小巷,大黄载着两位主人,稳稳的停在了考试中心的正前方。

    将大部分画夹装在自己的小拖车内,地方似乎有点不够……

    荣贵就和小梅一起用手搬了好些。

    即使如此,他们的力气还是太小了,来回了三次,才将所有画夹搬到了考官面前。

    当他们将最后一批画夹运过来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和小梅同一天考试的蒙面矮人。

    显然,他也是过来“交作业”的。

    身上背着小山一样的包袱,他竟是独自一个人将所有的画背过来了。

    这力气可真够大——荣贵心说。

    然后,两名考生和他们的作业都摆在考官面前了。

    这一回,考官没有让荣贵出去。

    将两个人的画拿出来,他随即叫了助手过来,一个人的画一边,助手们将两个人的画分别放在一个机器的作业台上,那是一台非常奇怪的机器,上面有个刚好画纸大小的箱子,旁边还有一条铁轨一样的轨道,机器发动后,那些画竟是被固定的好好的,通过轨道开始向前移动了。

    轨道向房间的墙后移去,没过多久,第一张图忽然出现在了考官身后墙面的最顶端!然后是第二张!第三张……

    “哇!”荣贵叹为观止。

    原来,这竟是一台幻灯机吗?不对……和幻灯片不同,这些画可是被真真实实的挂出来了,难道要叫自动挂画机?

    画廊里必备——荣贵默默想到。

    隔壁的考生画了正正好好三千张图,小梅的多一些,多用了一段时间才全部挂完,等到所有画都挂在墙上时,那场面当真壮观极了。

    也难怪这个房间这么大,还这么高,可能专门是挂画用的——荣贵继续想。

    当荣贵仰头观看墙面上的画纸时,考官也回转了身子,背着手一动不动,显然也在鉴赏这些画。

    等到最后一张画挂完,他同时转过身来。

    然后道:

    “你没过,然后,你过了。”

    这句话是同时对两名考生说的,前半句说给小梅旁边的矮人考生,而后半句是说给小梅的。

    “不公平!我们两个人的画的质量没有太大区别,难道就因为他画的比我多,所以才通过了?规定明明是三千张——”隔壁的考生立刻反驳道:“还是说,他的画像里有女矮人才通过的?”

    眼瞅着他即将说出一大段抗议的话,矮人考官立刻朝他的方向伸出手,向下压了压。

    “稍安勿躁。”说完,矮人考官用同样一只手向后做了一个动作,大概是旁边的助手做了什么操作,原本挂满画的墙面忽然变黑了,随即——

    两张巨大的、几乎占满墙面的图忽然并列出现在黑色的墙面上。

    左边的是那个矮人考生的图,而右边的则是小梅的图。

    荣贵记得这一张:画面的主角是他,画的是一名丑陋破烂的小机器人,正是小梅画的第一张画像!

    果然——

    “这是你们俩画的第一张画,按照日期排列,接下来,你们两个所有的图都会出现在墙面上。”老矮人如是说道。

    然后,如他所言,两名考生绘制的画像开始轮番在墙面上播出了。

    正如矮人考生抗议的那样,两个人的画画水平差不多,小梅固然画的不错,而那名矮人考生既然敢报名三级匠师的考试,果然也有自己的一套本领,两个人的画都画的逼真极了,唯一区别大概就是内容了。

    矮人考生并没有寻找太多模特儿,翻来覆去就是那几个人,不过姿势还是有改变;

    而小梅这里则丰富的多,一开始的模特儿是一台破破烂烂的小机器人,然后就变成了各种各样的女矮人,然后是男矮人……再来就是矮人的老人,小孩子……最后居然还有骨架图……最后的最后,还有一位只看半张脸就让人呼吸一窒的美人。

    荣贵津津有味的看着:看看~自己果然厉害,明明用着这么烂的壳子,然后仅凭姿势的调整,愣是让身体的质感提升了不只一级,要不然同样是自己,为什么第一张那么难看,到了最后一张的时候看起来就那么可爱啦?

    还有自己干尸一样的尸体……不,身体,到了最后看起来也比第一张强了不少。

    莉莉的腹肌练得已经相当不错了,最后那张露脐装的画像真是相当漂亮啊~

    玛丽最后总算把口罩脱下来了,原来玛丽是个娃娃脸,娃娃脸怎么了?也很可爱呀~

    还有琪琪……杰克……

    杰克是谁?杰克是小梅的同事啊,也是他们作坊的主锤,很厉害的一个矮人汉子,大概也正是因为他厉害,在小梅给同事们画的画像里,可是属他的画像最多了,而且他和自己一样热衷于摆姿势,各种场景让小梅画了个遍,这不是,莉莉居然有点看上他了……

    一边看图,一边联想到画像中各人如今的生活,荣贵越想越有乐。

    作为外行,他能看到的就是这点“热闹”。

    而作为内行,他前方的矮人考生却是看出了门道。

    “……”沉默着看完最后一张图,他转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便只剩下荣贵他们和考官了。

    直到最后一张幻灯消失在墙面上,黑色墙面褪去,再次露出后面的满墙画纸,小梅一直沉默着。

    “看样子,你也明白为什么你能通过了。”看着小梅,矮人考官微微笑了。

    没有作声,也没有点头,小梅的视线还落在墙壁上的画纸上。

    “一开始,你们两个的图确实没有任何差异。”也不打扰他,考官说着自己的话。

    “非常准确,逼真……这是你们两个的共同点,也是作为匠师必备的条件。”

    “而从第十张开始,你们俩个的图开始有了区别。”

    “你的图有了感情,将这种感情通过图纸表达出来,你的画也因此有了和其他人本质的不同。”

    “哪怕让那名考生和你画同样一个人,你们的画也会因此不同。”

    “如果是一级匠师,二级匠师的话,那名考生的画一定可以通过,而到了三级匠师,考试的内容便不仅仅是精准了,还有赋予这两个字。”

    “将自己的感情赋予给自己手中制作的器具,是你们考试项目要求通过者必备的素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不过,而你通过了。”

    “恭喜你,你可以在出门后领取你的匠师资格证书了。”说完这一句,考官便离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到考试通过了,这一段不好中断,索性一次写完了

    读者啾阿秋之前问过,大概是小梅不是审美很糟糕吗?可是怎么又会画画了

    大概是这样问的,她总是能发现文中的bug,还有伏笔,是个目光很犀利的姑娘。

    于是这一次,也发现了。

    其实也就是这个原因了,因为感情变了,小梅一开始只能当一个照相机,他画的荣贵很丑,因为荣贵本来就很丑(嘘),而最后画的可爱了,因为在他眼里的荣贵越来越可爱了。

    小梅很适合这个考试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