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6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几个月没见, 自己又变成一条咸鱼了。乐—文

    还是干掉的那种。

    曾经的自己变得如此干瘪而安静,就像真的死了一样。

    荣贵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 半晌道:“好像白了好多哩……”

    机械手指没有办法感知自己皮肤的温度, 荣贵终究没法确认自己到底死了没有。

    自己身体旁边的小梅也憔悴了一点,不过正是因为这点憔悴,小梅的五官看起来更立体了。

    纤长而浓密的睫毛上面卷了点点雪白的冰晶, 他闭着眼睛静静睡着, 漂亮的好像天使一样。

    看看冷冻仓里的“天使”, 又看看一旁破破烂烂的小梅机器人, 荣贵简直无法将这两个人挂上等号。

    “?”两只胳膊努力撑起冷冻仓的盖子, 已经开始有些费力的小梅不解的看向荣贵。

    “好了好了。”荣贵赶紧回过神, 和小梅一起将冷冻仓的罩子完全移开,小梅将身体和机器连接的所有管子拆下来, 然后两个人再齐心协力将两具身体抬出来。

    幸好荣贵这几天一直和女矮人们做手工来着,利用收集来的材料, 他还编了两条毯子, 老实说, 编毯子的时候他完全没有想到过用法,然而现在却刚好派上了用场:

    一条毯子垫在地板上作褥子, 一条毯子作被子, 虽然编织手艺实在是粗糙, 不过也比将□□裸的身体扔在冷冰冰的地板上要强。

    毯子不算很大,两个人用有点勉强,所以摆身体的时候就只好将两具身体尽量靠近, 摆完之后,倒像是荣贵搂着小梅在睡觉一样。

    如果是荣贵之前的身体,两个人做出这种动作一定美的可以去当杂志封面啦!

    可惜如今搂着小梅的却是干尸·贵,这场面……

    有点伤眼睛啊。

    荣贵摸了摸鼻子的位置,笑不出来了。

    不过现在的自己已经比最初刚发现的好很多了,只要持续补充营养,一定会慢慢恢复弹性,再度变成当年那个帅气的自己的。

    看看房间角落里满满两筐水果蔬菜,荣贵心里有了底气。

    “小梅,现在的我们能吃果泥吗?”他立刻问小梅了。

    “可以吃,但是现在这台成分提取仪制作不出来可供冻结态身体吸收的泥状食物。”

    明明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偏偏小梅回答出来的时候就带了好些荣贵没法一下子听懂的名词。

    有点晕,荣贵脑中自动截取关键词了:“那就是不能吃吧?”

    小梅点点头。

    “现在只能食用液体。”

    “那就麻烦小梅你去旁边……嗯,榨汁吧?我去洗水果。”迅速分工完毕,眼瞅着小梅又去一旁组装那台成分提取仪了,荣贵也赶紧去背篓里面他挑水果了。

    他挑了两个又大又红的果子,看起来就很好吃,他收到的时候就很好奇果子的味道了,如今身体总算挖出来了,荣贵决定立刻尝尝鲜。

    荣贵洗好果子的时候,小梅刚好把仪器重新组装好,不知不觉间,两个人已经勉强称得上合作无间了~

    从成分提取仪里面提炼出来的汁液果然是红色的,这两个果子又大又新鲜,提取出来的汁液也很多,看着红色的液体通过两人口鼻罩上的管子进入口中,荣贵在心里想象了一下果子的味道,然后就去旁边取手绢了。

    装了一小盆水,他又拿出一手绢,准备给两具身体擦拭身体。

    大概是之前被迫养成习惯的缘故,小梅一看到这阵势,立刻拿起手绢准备干活了,不料这一次,他却被荣贵轰走了。

    “小梅你负责做饭就行了,接下来你还得做作业呢,现成的模特儿就在这里了,就咱俩的身体了!你赶紧去画下来呗~”把手绢从小梅手里抢下来,眼瞅着小梅的机械手上有一块红色果皮,荣贵顺手拿起手绢给他擦干净手。

    于是小梅便再次坐在他每天晚上画画的小板凳上了,左手拿着画笔,右手腕扶着画板,小梅静静看了一会儿前方忙忙碌碌的荣贵,半晌后开始作画了。

    荣贵干的很认真,竟连和小梅说话都顾不上了,一时间,房间里便只有小梅画画时笔尖摩挲画纸的沙沙声、以及荣贵擦拭身体时偶尔发出的细碎声响了。

    大概是荣贵很少这样安静,习惯被骚扰的小机器人竟有点不习惯了。

    总之,当他笔下的人物轮廓开始成形的时候,呈现在画纸上的不是荣贵指定的两个人的身体,而是一名绑着头巾,趴在地上干活干的认真地小机器人。

    自从发现自己的正面“不好看”之后,荣贵每次给小梅做模特的时候,总是要么侧面、要么背面,平时说话的时候也总是侧着脸,以至于他似乎很久没有见到荣贵正面的样子了。

    而如今只顾干活的荣贵却再次用正面朝向他了,虽然低着脸,可是小梅却知道他脸上的每一个细节是什么样儿的。

    大概是很在意自己有点歪的右脸,他已经很习惯向左偏头了。即使干活的过程中也歪着头,头巾也刻意往左边歪。

    如果是别人头上的头巾,小梅大概不会有什么想法,然而如果是荣贵脑袋上的头巾,他便知道,荣贵一定是故意戴歪的。

    对于穿着打扮,那家伙总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姑且不论是不是有用的理论,然而他确实做得很用心。

    于是,等到荣贵辛辛苦苦擦完两个人的身体,过来检查小梅的“作业”时,看到的画纸上便是一个低头苦干的破烂小机器人。

    “哎!哎!哎!你怎么又把我画上去啦?还是正面!”荣贵大惊失色: “不是说让你给咱俩的身体画像吗?哎呀!小梅你不能因为我现在这个身体好画就偷懒啊!”

    任凭荣贵怎么说,小梅始终没事人一样坐在板凳上。

    “不过……算了,别说,小梅你这一张画上的我看起来还挺可爱嘛~”拿着画纸看着看着,荣贵又乐了:“明明是我的死角啊!居然看起来这么可爱~”

    “一定是我已经养成习惯随时随地都用最好角度的缘故!”

    毫不犹豫的,荣贵立刻把功劳归结在了自己身上。

    小梅:……

    将新的画像放入画簿内,荣贵还帮小梅削了削画笔。

    呃……他削得太用力了,笔断了,最后还是小梅自己重新把画笔削好了。

    尴尬的笑笑,荣贵赶紧又跑去两人的身体旁边了,精心调整了一下两个人身上的毯子,荣贵只用毯子遮住两人的重点部位,将大面积的身体线条露出来,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跑到小梅身边蹲下了。

    “这下可别画我了,我是说,别画我现在这具机器人的身体了,画那边那个呗~”

    “虽然现在看起来有点像干尸,不过即使是干尸,线条也比一般人好吧?”

    “当年他们拍我的照片还要给我钱呢。”

    “因为是小梅,所以随便画啊~”

    ……

    抱着自己的小拖车,荣贵又唠唠叨叨说起话来。

    在习惯了的聒噪声中,小梅停顿了片刻,视线移向前方的两具身体,越过属于自己的那一具,最终落在了那具骷髅一般的身躯上。

    静静的看了几秒,他手中的画笔再次动了。

    于是,一个小时之后,让荣贵大叫“这绝对不是我”的骷髅图便诞生了。

    小梅:=-=

    似曾相识的对话再次在两个小机器人之间轮回了一圈,大概心里也知道自己身体现在的状态大概真的怎么也称不上好看,荣贵最终只能认命的调整起自己身体的姿势起来,发现调整姿势也无法挽救画面效果的时候,他就开始从布景上打主意。

    “小梅,别光画身体,把上面的毯子也细细画一下呗~我这条毯子编的还算挺不错吧?”

    “小梅,试试看这种光线下的效果。”这回荣贵把在身体旁多加了两个台灯。

    ……

    荣贵整整折腾了一个晚上,折腾到后来,小梅已经主动将板凳挪到墙角的充电器附近,一边充电一边画了。

    而荣贵还在不知疲惫的调整着身体附近的布景与光线,为了让自己身体的骷髅感没有那么严重,他用毯子把自己的身子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当然,毯子的包法也是很讲究的,每一个褶皱都是经过荣贵精心设计的。

    然而——

    小梅笔下的画面再次让他失望了。

    即使被花样活泼的毯子包裹着,即使橘黄色的灯光打在身上,让皮肤看起来没有那么苍白冷硬,然而干尸就是干尸,配上掩住口鼻的呼吸器,看起来还是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荣贵呆住了。

    “这个……这个不是真正的我,原来的我不是长这样子的……”

    从小梅身边站起来,荣贵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向房间中间的身体跑过去,他还想继续调整,谁知——

    保持着小跑的姿势僵在原地,荣贵停顿住了。

    他没电了。

    “刚刚提醒过你要充电了。”轻声说着,小梅从板凳上站起来,将画笔和画纸放好,他走到荣贵身边,慢慢将他拖了回来。

    熟稔的帮他将插头插上,小梅查看了一下荣贵体内的电量:0电量。

    这是完全没电了,看来要充一阵子才能醒了。

    看看时间,刚好也到他的自动休眠时间了,小梅帮荣贵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便任由他坐在角落充电了。

    然后——

    小梅慢慢走到了荣贵折腾了一晚上的、荣贵的身体旁。

    拉开毯子,小梅将荣贵的身体完全露了出来。

    苍白的骷髅状身体便完全暴露于他的眼前了。

    干瘪如纸片一般的皮肤紧紧裹在身体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肉,骨架外面就直接是皮了。

    之前在梅瑟塔尔的时候,灯光条件不好,荣贵的成相器并不好,他身体的细节并没有办法看得特别清楚。

    而这里却是灯光大作的。

    跑来跑去,他终于第一次将自己身体的现状看得一清二楚了吧?

    那么自恋的人,看到自己如今的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接受不了吧?

    小梅蹲了下来,手指放在荣贵的身上,一寸一寸摸下去,等到全部摸了一个遍,他这才重新慢慢向板凳的方向走去。

    将自己身上的充电器插好,拿起画笔画纸,他继续画画了。

    自始至终,他看都没有看荣贵身边、自己的身体一眼。

    静静地坐在屋子里,小梅就这样一边充电,一边画了一页。等到第二天“太阳”升起来,“阳光”再次铺满整个房间时,他才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而荣贵也在这个时候“醒”来。

    由于紧急停电,他的脑中出现了一定时间的“断片”。

    一脸茫然,他八成不记得自己睡前瞬间的着急与害怕了。

    吧嗒吧嗒走到小梅身边,荣贵拿起了小梅手中的画纸。

    然后——

    小机器人如果有嘴巴的话,他现在的嘴巴一定张成了一个完美的o型!

    “天呐!小梅,你画的可真像我!”

    手里拖着薄薄的画纸,荣贵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画是真的:

    画上的毯子还是之前的毯子,不过没有盖在身体身上,而是被胡乱扔在了旁边另外一具身体上,灯光还是那个灯光,光线温柔的洒在画面左侧、静静睡在那里的男人身上。

    不……

    与其说是男人,不如说是男孩。

    身材初初长成成年男子的样子,肌肉却还单薄,四肢舒展着,他舒服的睡在看起来就柔软的手织毛毯中。

    他的皮肤雪白,光影在他身上打出肌理的影子,看起来光滑而充满弹性;

    他的四肢修长,指尖和脚尖看起来都是那么完美;

    他的头埋在毯子中,看起来像是不耐烦阳光的热埋起来了,完美的盖住了口鼻器。

    他看起来就像是睡了,舒舒服服的睡了,天亮了也不愿意醒,固执的想要睡个懒觉。

    怔怔的看着画面中的男子,荣贵一声未吭,半晌,伸出右手,习惯性的擦了擦眼边。

    然而却一滴泪水也没有擦出来。

    他又看了那副画一会儿,然后笑了:

    “嘿嘿嘿,虽然没有腹肌,不过还是给你好评!”

    这一刻,荣贵再也想不起来歪着头伪装完美了,正脸朝向小梅,如果此时此刻他能有表情的话,那一定是一个破涕为笑的表情。

    亮晶晶的,比此时此刻房间里的阳光还要明亮。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读者“人间失格”推荐了一首歌《牵丝戏》

    好好听啊!

    如她所说,听着里面的歌词,一下子就想起荣贵和小梅啦!

    嘲笑谁恃美扬威(阿贵的臭美)

    没了心如何相配(小机器人嘛~)

    盘铃声清脆 帷幕间灯火幽微(阿贵在灯下给小梅缝衣服呀)

    我和你 最天生一对

    特别喜欢“你憔悴,我替你明媚”这一句

    还有“你褴褛我彩绘 并肩行过山与水”

    一下子就想起帮阿贵做身体的小梅了,以及两个人的旅行。

    最后“愿谁记得谁 最好的年岁”

    不管时间线是如何,这一次,他们两个人终究在两个人最好的年岁相逢了。

    所以,这个故事,我是真的想要好好写个谈恋爱的故事了。

    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吧,陛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