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4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玛丽她们无私的教了荣贵许多物品的编织方法, 荣贵是个不错的人,不但和她们很有共同话题, 人也很有趣, 她们还都挺喜欢他的,不过即使如此,她们也不得不承认:荣贵真的是她们见过的手最笨的人了。

    =-=

    都手把手的教了, 就差亲手帮他做了, 然而荣贵编出来的东西还是和狗啃的一样, 也就是小梅了, 换一个男矮人……估计还真没勇气把这么破烂的东西穿在身上。

    不过, 虽然手笨, 然而荣贵是个审美观相当好的人!

    这一点,就连四名女矮人中公认审美最好的热雅都承认。

    虽然手艺非常烂, 但是荣贵却经常可以说出一些不错的见解:

    比如这块布料换一个颜色会更好看啦~比如琪琪比起红色更适合蓝色啦~

    他还会很多种头巾的包法。

    不得不说,只要玛丽她们按照荣贵说的、对手中的活儿稍作调整, 最后的成品一定比原先的好了一大个台阶!

    有的时候简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效果!

    不过有的时候他也会提出一些她们完全无法做到的东西, 比如, 有一天她们一起编东西的时候,荣贵就忽然想到了一种新的画案, 他还把那图案画出来了。当真是非常别致的花样, 然而女矮人们却怎么也没有办法将手中的材料按照图中的图案编出来, 手最灵巧的热雅也试过很多次,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所以说,荣贵脑子里灵机一动的好主意有的时候也未必是个好主意。

    说起来很好听然而却无法实现的主意, 更像是空谈。

    看到荣贵有点丧气的样子,女矮人们便安慰他无法在编制中运用这种图案也没关系,将来她们可以在印制布料的时候用,那样更简单。

    那一天编织小组的活动最后还是以大家都用了传统图案告终。

    谁知,隔了两天她们再次见到荣贵的时候,荣贵却神秘兮兮的带了一个编织成品过来,当他把编织品的正面展示给其他女矮人的时候,女矮人们这才发现:上面的图案正是之前她们认为不可能实现的图案!

    “嘿嘿~回去的时候我和小梅说啦,小梅想了想,就编出来啦!”荣贵高兴的说。

    他说的简单,然而几位女矮人想的却多,特别是热雅。

    不要小看编织,作为世世代代都靠手艺吃饭的矮人族,她们的手非常巧,无论是捶打金属也好,还是制作更高精的金属制品,每一个步骤,都蕴含着矮人们在工艺上的努力学习与改进,就拿她们手里每天做得编织活儿来讲,比如背篓背带上的编织图案,一般的矮人至少要掌握200多种编法,这是基本功,也是祖先前辈们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编织方法,而每一代的矮人还会补充新的编织方法,而新的编织方法考验的不仅仅是她们对旧有知识的掌握,还有创新的能力,能发展到何种高度,能否成为新的大师,其实正是看她们能够解决多少难题,以及能不能有自己的创造。

    荣贵昨天想出的图案就是一个难题,而显然,昨天她们在这道题面前,都失败了。

    没有意识到那是一次失败,她们反而认为那是一件“不可能实现”的命题。

    而如今,被解决的问题出现在她们眼前了。

    拿着那枚小小的编织物,女矮人们观摩了好一阵,最后热雅将那编着小小图案的布块递向了荣贵。

    “昨天是我们错了,原来这个图案是可以被编出来的。”

    “小梅先生真是灵巧,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编出这种图案,他不应该待在打铁铺拉风箱的。”

    热雅感慨道。

    荣贵就更高兴了:

    “你们也这么想吗?我就说小梅很能干,无论我说什么他都能做得到!多异想天开的念头都行!”

    “那为什么不去应征制器师呢?”热雅好奇的问。

    “制器师?你是说那些卖手指头,心脏什么的店吗?”荣贵偏了偏头,看热雅点点头,他才继续道:“不是不想,而是没资格,小梅没证。”

    “你是说匠师证吗?叶德罕城刚好可以考,而且可以颁发的匠师证的最高等级是三级呢!”莉莉立刻快嘴道。

    “我觉得小梅先生可以直接考二级匠师呢!”琪琪插了一嘴,“考上二级匠师证,就可以在好多制器店里找到工作了。”

    “真的吗?我正发愁去哪里打听考证的事儿呢!”荣贵喜出望外,然后,他便就考证相关的问题好好向四位女矮人打听了一通,玛丽、莉莉和琪琪对于匠师证了解不多,热雅却是考过的,已经考过一级匠师证,她正在备考二级匠师证的考试。

    荣贵的记性不好,他就在脑子里记笔记,把热雅说的考试相关信息全都记下来,他非常诚心的向四位女矮人道谢了。

    “这下就好了,我可怕小梅哪天被烤化了哩!毕竟……你们也知道的,我编的东西质量……那个……不太好……”荣贵说着,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

    说来也怪,明明是机器人的,还是这么破的机器人,可是当四位女矮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在她们身边的是一位有血有肉的大活人,性格十分开朗的那种。

    “不用谢。”热雅摆了摆手,微笑着对荣贵建议道:“我觉得小梅先生可以去试试看考三级匠师证,这个虽然我也没考过,城里也有很多人没考过了,可是我总觉得小梅先生可以试试看。”

    “报名费和二级匠师证是一样的,而且,三级匠师证考不过,还能半价考二级的。”她补充道。

    “这么好!”荣贵立刻道:“你们先研究这个图案怎么编吧,我去告诉小梅这些消息去,我怕时间久了我忘了……”

    说完,他就要向大黄跑去——只有大黄有权限可以随时给小梅打电话,荣贵却没有。

    人不如车。

    说到这一点,荣贵就觉得有点小心酸。

    不就是稍微爱说话了点嘛~

    “等一下——”眼瞅着荣贵就跑了,热雅急忙叫住了他。

    挥挥手中的图案,她谨慎道:“这个……这可是一种新的编织方法,就这么给我们了,是允许我们学习的意思吗?”

    荣贵就奇怪的看着她:“当然啦!这些材料还是你们给我的呢!小梅给我的时候,说的也是给你们。”

    “他说的你们,自然除了我以外,还有你们啊~”

    就这么随意的将一种全新的编织方式送给他人了?要知道,这可不是一种编织方式那么简单,而是一种全新的思考方式啊!

    热雅等矮人惊呆了。

    然而荣贵却已经跑向大黄了,他已经迫不及待告诉小梅这个好消息了。

    看看手中的编织小样,女矮人们的视线又落在远处已经和小梅接通电话的荣贵身上。

    如果真的如荣贵所说,那图案真的是小梅编出来的话,那么,那个名叫小梅的机器人可是真的能工巧匠。

    其实看大黄也能知道了,能做出大黄这样车子的人,一定是相当心灵手巧的人。

    这样灵巧的人,随手就能将荣贵送给他的那些东西改编的更好,然而他却没有一丝一毫改变它们的意思,每次见到小梅,他总是穿着荣贵送给他的那些丑丑的“爱心衣物”。坏了也不自己修理,而是等荣贵第二天在她们的帮助下重新补好。

    而荣贵呢?

    荣贵的手是真·笨拙。

    即使她们现在是朋友了,然而她们仍然不得不承认这点。

    然而荣贵却有很多奇思妙想般的主意,这些主意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真是天马行空,不切实际,非常非常的不实用。

    看起来挺没用的。

    而唯独小梅,只有小梅,荣贵任何不切实际的念头到了小梅这里却都被实现了。

    而只有实现之后,人们才会发现荣贵曾经说的那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主意!

    能够拥有这么棒的想法的人也真的很厉害!

    只有小梅。

    只有荣贵。

    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

    ↑

    这一刻,看着远方的荣贵,四位女矮人同时这样想了。

    感谢阿贵和小梅,她们又相信真爱了!

    这边,是感动得一塌糊涂的决心给其他男矮人一个追求机会的女矮人;

    那边,荣贵已经将刚刚的笔记全部传给小梅了。

    “我们现在攒下的钱刚好够报名费,小梅,去考证吧!”荣贵对小梅道。

    看了看两人共同账户上的金额,小梅沉默着,最终点了点头。

    然后,这一周休息日的时候,荣贵就载着小梅去匠师资格证的考试点了。

    不同的资格证可以从事的行业不同,和小梅商量了一下,荣贵毅然帮小梅领取了三级匠师的考试申请单。

    他们立刻从人山人海的待考人群中被分出来了。

    ↑

    大部分人都是过来考一级匠师证的,二级的也有,三级的……只有两个人。

    另一名考生是一位矮人,看不清长相,他披着一件大斗篷;

    而另一名就是小梅了。

    当考试中心的工作人员看向荣贵的时候,他便赶紧举爪:“我不是来考试的,我是陪考的!”

    于是,他便立刻被请出去了。

    然后,孤零零的坐在三级匠师证的考试区门口,荣贵等了好久,太阳快下山的时候(←就是灯光开始逐渐熄灭的时候),才等到了小梅。

    “考的怎么样?”荣贵立刻围过去了。

    “不知道。”小梅轻轻摇了摇头。

    “是不能当场出结果吗?考了什么?现场制作手指?心脏?”荣贵好奇极了。

    对于他这种手工废来说,这辈子估计没法进入这种考场了。

    “制作手指,血管的连接,面部器官的雕琢,以及……”小梅难得愣了愣。

    “以及啥哦?”荣贵更加好奇了。

    “没有考完,考官留了后续考试项目,三千张人物肖像,全身的。”小梅面无表情道。

    “三、三千张!!!!!!!!!!”荣贵惊呆了。

    另一名考生就从他身边过去了,看他沉重的步伐,显然也被留了同样苛刻的“作业”。

    “三千张,一张纸上写一个数儿还要花不少时间,何况是三千张人物像哦……”荣贵恍惚着,末了,他还抽空问了一句:“小梅,你会画人物像吗?”

    小梅:……

    他是会画画的,实际上,那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消遣之一,然而,他从来没有画过人物肖像,一次也没有。

    “看样子是会的,但是好像画的一般……”仔细观察小梅的反应,荣贵小声总结道。

    然后——

    “总之,考试费已经交了,不能弃考啊!”

    “不就是画画儿吗?我给你作模特儿行不?走,我们先去买三千张纸儿去!对了,还得买画笔!”

    拉起小梅的手,荣贵重新鼓起干劲,勇敢的向前走去了。

    别说,考点附近就有一家文具铺,在这个打铁铺占全城gdp总量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方,能找到文具铺的几率可谓是极低。

    看来,这家店八成是考试中心的人开的——by荣贵。

    赶在文具铺关门之前迅速抢了三千张纸,讨价还价又让对方送了一百张,荣贵最后买了一把笔。将所有东西全部装在自己的小拖车后,荣贵带着小梅回家了。

    于是,当天晚上,给小梅转述了《宝斧奇缘》的最新剧情之后,荣贵在卧室的地毯上摆了一个特别撩人的姿势。

    然后——

    “小梅,康木昂!”

    荣贵朝小梅招了招手。

    一辆撩人的小拖车……吗?

    小梅:=-=

    不过,反正晚上闲着也是闲着,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小梅终究从小拖车的拖车里拿出了一沓纸,并一支笔,端正的坐在小板凳上,他开始了生命中第一次人物肖像的创作。

    作者有话要说:  不知道三 级 匠师证的前两个字会不会屏蔽……

    再撩人的小拖车,也是小拖车。

    很喜欢画像这个动作。

    总是情不自禁的想到爱之肖像这个词。

    以及,本章中女矮人的感想,其实也是我一直想的。

    老实说,现实中荣贵这种类型的人,应该就是很夸张的表演型性格,真的不一定能被所有人消受。

    甚至,估计很多人会觉得他挺废柴。

    只有小梅。

    只有和小梅在一起的人。

    荣贵才是一个拥有许多浪漫可爱想法的人。

    不是废柴,他很有用。

    以及,其实荣贵也不废,只是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所有的天赋全部点在两个技能点上了。

    他并不自卑,他以此为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