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做身体需要六十万积分, 租房子每个月需要2000积分,大黄的停车位每个月需要200积分, 我们的身体也不能整天吃地豆, 条件允许的情况时不时也得加点别的营养剂,这样最少也需要300积分……”荣贵在地上划拉着算账:“这样,我们一个月起码要赚两千五百积分, 才能在这个城市里活下去, 如果想要攒钱做身体……”

    就更遥遥无期了——

    荣贵没将这句话说出来, 涂掉之前划拉出来的算式, 他对小梅道:“总之, 我们先找份工作, 保证能在这个城市里生活下去再说。”

    在这个提倡人力的世界里,工作机会还是不少的。

    由于城里百分之九十左右的铺子都是打铁铺, 所以提供的工作也基本上和打铁有关。这里没有什么劳力市场,也没有什么介绍工作的网站, 哪家铺子缺人, 就直接挂一张纸出来, 上面把工种、待遇、需要的人数列出来,觉得自己合适的人就可以直接进去面试了。

    这张纸的作用不仅仅是招人告示, 有时候店家也会把自己缺少的材料写出来, 多余的材料也写上去, 如果有人刚好缺少这种材料,就可以进店和店家洽谈。

    视线迅速投向各个店铺的门口,荣贵跃跃欲试。

    荣贵很兴奋, 小梅却在一旁泼他冷水了:“矮人很排外,他们不可能把重要的工作提供给外面来的人,这会让他们赖以为生的技巧外传。”

    “会吗?我看很多店铺有挂出来告示招人,上面没有限定一定要是矮人啊~

    嗯……前面那家店就在招零件拼装师,看起来就很要求手艺,我肯定不行,但是小梅你可以试一试啊!

    我只要能应聘上一个打铁铺里的工作就很满足了,在旁边多看看,等到小梅你制作我们身体的时候,我就可以在旁边帮帮忙了。”

    被浇了冷水也不气馁,荣贵还是决定试一试。

    于是接下来,荣贵就拉着小梅到那家店应聘了。

    那是一家贩售机械手指的店,荣贵想的很好:在这种地方工作明显比较省力气,毕竟小梅的力量并不大,而这里贩售的主要是金属制成的手指和关节,如果能在这种店里工作,小梅但凡学一点,将来制造他们的手指就会做得更加精致。

    知道自己有几两重,荣贵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自己就是个陪考的,不过他想着小梅的手那么灵巧,一定会被应聘上的。

    谁知——

    小梅一开始就被刷下来了,原因在于小梅没有2级匠师资格。

    “那是什么东西?手艺够了还不行吗?”荣贵不解。

    “谁知道你的手艺够不够?我们这边招到人可是要直接上工的,我们是高级店,用的全是高级材料,做坏一次就赔大发了,可没那个闲钱浪费!”负责招聘的是一名矮人大汉,个子不大,脾气却很暴躁,一边对荣贵说话,手里一边飞快的组装着一枚手指,他的语气粗鲁,动作却轻柔极了,没多久,一枚非常漂亮的金属手指就在他手中成形了。

    荣贵愣了愣,半晌拉着小梅重新走出去了。

    接下来他们又走了几家店,然后因为同样的问题被拒绝。

    “看来这个二级匠师资格证挺重要。”荣贵默默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词。

    不过这样一来,荣贵也放弃了在这类店铺找工作的想法。

    “看来,小梅你只能和我一样去普通打铁铺找工作了,不过小梅你这么厉害,搞不好可以混上主锤的工作哩!”所谓“主锤”,就是打制金属材料的店里的主击打者,也是经验最丰富的打击者,在矮人的店铺里,主锤一般由女矮人担任,主锤不用花很大力气,但是要负责指引打击的方向和力度,一旁的副锤才是出力气的。所谓“主锤”,“副锤”的说法,还是小梅解释给他听的。

    小梅就瞥他一眼。

    那个眼神如果硬要用语言形容,那大概就是:“你想多了”。

    事实证明,荣贵果然想多了。

    连着应聘了六家打铁铺,荣贵和小梅总算在第七家打铁铺找到了工作:小梅负责拉风箱,荣贵则负责将燃料运送到熔炉扔进去。

    找到工作的原因也很让人不知道如何是好:那家店的自动风箱坏了,而燃料运送器还没修好。

    荣贵:=-= 合着他们俩完全是代替机器过来干活的。

    然而经过一下午找工作的经历,他们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已经很不容易了,过来打工的外地人还是挺多的,买东西钱不够了的外地人多半会在这里工作一阵子,各个都比他们人高马大,光是比力气他和小梅就输了。

    再找到一家两台机器同时坏掉的店可不容易,何况这家店开出的工资刚好是一个人一个月一千二百五十块,两个人刚好两千五,荣贵赶紧接受了这份工作。

    “小梅,你在这边拉风箱的时候小心点,温度高,小心别把自己烤化了。”两个人的工作地点没在一个地方,被拉去另一个房间之前,荣贵千叮万嘱的对小梅说道,说了好几遍还不放心,他从小拖车里拿出一张毯子裹在了小梅身上。最后还把一块布打湿了裹在小梅拉风箱的左手上:“一定要小心啊!”

    能做的都做完,荣贵这才走了。

    留下小梅……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裹着的脏毯子:还是之前铺在老家地上的那块地毯,荣贵爱惜自己的身子,被改造成小拖车的时候他就把这毯子翻出来了,折了折,以后每次装矿石的时候,那些矿石就被他放在垫着毯子的拖车上,虽然拖车的外壳破旧不堪,然而内部却由于这块毯子的保护,状况还是挺好的;

    小梅又看看左手上的湿布:这块布也是荣贵每天必定随身携带的物品,身体虽然很破烂,然而一旦哪里脏了,他一定用这块手绢擦擦,只要有水,他也一定每天洗洗手绢。

    荣贵每次出门一定带的就这两样东西,而如今,这两样东西都在自己身上了。

    小梅终究没有弄掉这两样东西。

    左手拉动风箱,他工作了起来。

    拉风箱的工作看似简单无聊,然而却要根据主家的要求随时调整速度与力量,这项工作换做其他新手可能真的很难一次做好,然而换做小梅问题却不大。

    一天下来,小梅迅速适应了工作,而荣贵却——

    荣贵被解雇了。

    运送燃料到熔炉里的时候,他的右手不小心伸进去了。

    原本唯一完好的右手瞬间坏掉了。

    右手的半个手掌瞬间烧化,小指和无名指整个融化,只剩下大拇指,食指和中指勉强挂在另外半个手掌上,看着可怜极了。

    被拎出来的荣贵可怜巴巴的看着小梅。

    “我们回去。”不假思索从风箱旁站起来,小梅决定把这个笨蛋带回去。

    “不要!”荣贵立刻拒绝了。

    摆着惨兮兮的右手,荣贵对小梅道:“风箱坏掉的店搞不好就这一家,我自己回家就好,小梅你、你还是在这里好好工作吧!”

    荣贵一边说着,一边卖力的用电子成像器对他使着“眼色”。

    小梅:……

    默默看着荣贵,小梅最终还是坐回了原来的位置,左手再次按在风箱上,看着上面的湿布,小梅心想:那个笨蛋,没有他的话,当真找得到回家的路吗?在认路方面,荣贵还不如大黄呢……

    于是,接下来小梅在干活的时候,脑子里就满是荣贵了。

    下班的时间一到,他就立刻下班回家了,然后,一出门——

    他就看到抱着小拖车缩在店铺旁边的荣贵了。

    荣贵:“小梅,我出了门才发现,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家……”

    果然——

    “然后就在这里等了三个小时吗?”小梅难得居高临下俯视着荣贵。

    荣贵就点点头。

    一点也不意外,然而看到对方的时候却又有点松了口气,小梅把荣贵拎起来了。

    在小梅的带领下,两个机器人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仍然在停车场等着的大黄,坐上大黄,两个人回家了。

    一起出来的,仍然一起回去。

    当天晚上,不顾荣贵的拒绝,小梅将自己的右手安在荣贵手上了。

    “拉风箱只用左手就够了。”他的理由是这个。

    “可是……哎……”右胳膊被小梅牢牢抓在手里,荣贵不停的动着身子,显然,失去工作之后,他又在为两人的生活费着急了。

    “对不起,我、我实在是太笨了。”荣贵最终小声道。

    “从小我就笨手笨脚的,什么也干不好……”

    “不过我长得好看,做错了事院长和老师也不太说我,还有我唱歌也好听……”说到这儿飞,荣贵就又高兴了一点,不过很快的,想到现在的情况,他便更加沮丧了:“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没有身体,我唱歌也不好听了,而且……”

    看着自己破旧不堪的机械身子,小机器人没再吭声。

    小梅没有说话,只是将自己的右手一点一点装到荣贵的右手腕上。

    直到拧完最后一颗螺丝,他才忽然道:“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立刻赚够组装两具身体的积分的。”

    “啊?”荣贵的脑袋一下子就抬起来了。

    小梅的眼睛仍然盯着荣贵的手,他慢慢道:“把我的身体卖了吧,虽然机械身体应用很广,然而最受欢迎的仍然是真实的,拆卖很值钱,我的身体的话……整具卖应该更值钱——”

    话没说完,荣贵就用新装好的右手死死按在他的嘴上了。

    虽然那里只有个喇叭而已,即使按住也没什么用,可是荣贵还是依照人类的习惯按住了那里,仿佛按住了那儿,小梅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大脸凑近小梅,荣贵盯着他,然后一字一字道:“院、长、说、了,要、脚、踏、实、地、赚、钱,卖、身、什、么、的、想、也、不、要、想!”

    很少见荣贵这么严肃正经的样子,小梅愣了愣,最后在荣贵的紧迫盯人下慢慢点了点头,他这才被松开。

    然后荣贵就又变成之前的样子了。

    坐在原地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忽然转过头一副对小梅小声道:“其实当年想要买我的人也很多哩~同一批新人里,我的身体价格最高~”

    “肯定是因为我最帅嘛~”

    “嘿嘿嘿~虽然不卖,不过知道自己这么值钱,还是挺高兴的。”

    “看不出来,原来小梅你对自己的身体也挺自信嘛~”

    看着又因为莫名其妙理由开心起来的荣贵,小梅:……

    这个晚上,荣贵又对小梅说了一通之前世界娱乐圈的各种黑幕,最后感慨,自己原本有希望奋斗成全国知名歌手,乃至全球知名歌手的,到了现在……

    “大概只能朝着全塔知名歌手这个目标努力了。”

    说这句话的荣贵唉声叹气的,样子……有点有趣。

    小梅想。

    然后荣贵就继续地上划拉着算账了,越算心情越愁苦,小机器人内心的哀愁几乎具现化到空气中了。

    然后,就在这个时候,两个人的通行证忽然响了。

    由于是家庭账户,所以两个人的通行证是同时想的,一个人接通后,另外一个人也听得到对面的声音。

    于是,小梅接通之后,荣贵便听到了对面的女声。

    “是上次那个搭载我们车子的女矮人!”立刻认出了对方的声音,荣贵小声对小梅道。

    小梅点点头,然后接下来的对话便完全是由荣贵与对方进行的。

    女矮人的来电目的很简单:明天要出城,想到两人的良好服务,想包车。

    和小梅对视一眼,荣贵立刻答应下来,和对方商量好接送地点,还有礼貌的说了再见,他这才挂掉了通行证的内置电话。

    “小梅小梅!说不定,我可以做司机啊!这样也能赚钱啊!”想到这个,荣贵高兴的站了起来。

    然后——

    “你认路吗?”小梅只说了一句,荣贵顿时萎了。

    之前负责开车的全是小梅,离了小梅,荣贵什么路也不认识,何况他还没有腿……

    荣贵低头瞅了瞅自己的履带,然后更加丧气了。

    “我改装一下吧。”然后,他就听到小梅继续说话了。

    “啊!改装我吗?我们还有材料改装我吗?”荣贵立刻重新抬起头来。

    小梅就漠然一回头:“不,改造大黄。”

    事到如今,小梅也终于正式称呼外面的黄色车子为大黄了。

    从里屋拿出自己的工具箱,小梅带头下楼,去找大黄了。

    荣贵就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

    于是,当天晚上小梅和阿贵开了夜车,用了大半个晚上的时间,小梅重新设计了大黄的导航系统,新增了定位功能,以及自动驾驶功能。

    这样一来,荣贵只需要坐在大黄身上,其他的大黄就都可以全都做了。

    “哎……那……那我干什么?”兴奋了半天,荣贵终于想到了这个问题:大黄什么事情都做了,那要自己干啥?

    小梅默默的收起工具,最后看了他一眼:“你去陪大黄,顺便陪客人聊天。”

    荣贵:……总觉得这句话好像哪里不太对。

    不过,即使如此,第二天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的坐在大黄身上,大黄带着他,他带着矮人妹子,大家一起去城外兜风了。

    小梅设计的导航系统果然非常靠谱,大黄怎么过去的,就怎么回来了。

    由于服务到家(←开的慢不唠叨),外加还帮忙扛了很多货回来的缘故,矮人妹子非常大方的付了他200积分作为报酬,并且和荣贵约好了下一次出车的时间。

    荣贵简单在地上划拉了一个乘法,一算:哎嘛!这样算的话,大黄的工资都超过他和小梅啦!

    这样一来,大黄的工资不但可以支付自个儿的停车费,还能帮他和小梅付清房租,顺便还能给他和小梅的身体偶尔买个苹果啥的……

    大黄太能干了!

    当天晚上荣贵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梅了,然后,同样是当天晚上,小梅默默又把大黄的改装多完善了一些。

    作者有话要说:  前天,有读者啾给大黄灌注了一罐营养液(点名给大黄的)

    大黄很受鼓舞,于是,今天就赚大钱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