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这里是永昼之塔尤里斯, 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 则是她的地下部分。乐-文-”

    “不是星球, 也不是飞船,如果非要找一个你能听懂的形容词来形容尤里斯的话, 你可以将她看成一座巨大的建筑, 或者是一座空中堡垒。”

    “空间内所有的星球全部毁灭, 原本人类可以生活的载体全部飞灰湮灭,而尤里斯就成了永光带之中唯一的建筑物。”

    小梅说着, 伸手在沙土上画了一座孤零零的建筑物, 他的绘画水平和他的审美能力差不多, 不过非常精准, 荣贵一下子就看懂了。

    正是因为看懂了,所以他惊呆了。

    开着大黄走了那么久,又是矿坑又是大河,自以为走了好远好远的地方,结果直到今天小梅告诉他他才知道:原来自己一直在一座塔里打转, 这……这这这——

    荣贵觉得这完全超过自己能有的全部认知了!

    还有——

    宇宙,竟是毁灭了吗?

    他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抱着自己的小拖车, 他低着头研究了好久地上的抽象画, 半晌指着塔身的最底层问道:“我们……现在是不是在这里?”

    在塔的最底层,荣贵实在想不出比这更糟糕的事了。

    谁知,小梅却摇了摇头。

    “由于人口一直在增多,塔身一直在不断扩建,如今的塔身已经不再是之前那样的单体建筑, 变得更加复杂了些,总层数早已是之前的数百倍。”小梅说着,又用手指在沙土上划拉出几座抽象的零星建筑,每座建筑之间都有一条笔直的线连接,看起来就像树根一样。画完,小梅指着距离主体建筑非常遥远的、分布在某个分支上的一点道:“我们现在大概在这里。”

    荣贵瞅了瞅那一点与主塔之间的距离,久久没有说出话来。

    然后,小梅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最重要的主体仍然是中心白塔,而最初的那座主体塔身现在则在整座建筑的最高层,只有少数人才能居住。”

    而那里,也是整座塔的权利之巅——这句话只在小梅心中一闪而过,并没有说出口了。

    荣贵就那么垂着头看着地上的简笔画,看了好久好久才回过神来。

    “既然都在同一座建筑内,那为什么上面的人能看到光,而下面的人就只能永远缩在黑暗里呢?”他想了想:“对了,小梅你说过永光带什么的,永光带到底是什么?听名字似乎应该就是一直亮着的地方啊……”

    小梅便看看他,对于荣贵来说,这倒是个难得的好问题了。

    “法尔由塔历1299年的最后一个月,最后一个星期的最后一天,天上的星星将像烟花一般绽裂,星辰自天空落下,星尘弥漫在人类的呼吸之间。

    星星燃烧的碎火仍然在不断燃烧,整个宇宙一片绚烂,人类的遗族进入了永光带。”小梅用平淡的声音朗读了一段晦涩的文字,随后又解释道:“这是上个时代知名学者尤里斯生平最后发表的论文上的一段话。大致意思就是宇宙毁灭了,所有的星体全部爆炸,星星炸裂之后的火焰将燃烧许久,那些光将整个宇宙变成了永远白昼的所在。”

    “这就是永光带。”

    荣贵抬起头,似乎是想象了一下那是怎么样的场景。

    “那段话……听起来更像是大仙的预言。”没有想起先知这个词,荣贵只能用了一个比较乡土的词形容了一下自己的感觉。

    “尤里斯晚年确实沉迷于宗教。”小梅淡淡说。

    荣贵就又低下头想了一会儿,半晌:“还是有点想不通,如果整座塔都在永光带的话,那么应该到处都是白天才对。”

    这又是个好问题。

    小梅看了他一眼,开始继续修理手中的电视,一边修一边慢慢说道:“一部分原因在于资源分配不均,最能隔离外界射线的材料全在原本的主塔上;后来加建的材料比不上最初的材料,只能采用等级制分配居住地点。”

    “另外一部分原因,却是外部的光线即使经过过滤,实际上仍然发生了变异,侥幸逃过大劫的人们有一部分慢慢无法承受来自外界的光,这些人最后转移到了塔的最低端——那里一开始就是完全封死的状态,没有任何光透进来。”

    “有些人生下了有缺陷的孩子也扔在了那里。”

    “犯罪的人一开始也被投放在那里。”

    “地下的城市越来越大,从外部空间吸附的星尘也被用于拓建工程,地下城的拓建工程中使用了和上半部分完全不一样的材料,你可以把这个过程理解为一个星球的形成过程。

    总之,时间久了,地上的世界与地下的世界便完全被区分为了两个区域。”

    “即使在地下亦有不同的分层,想离开原本的层去更上一层的地方居住就要付出代价,就好像我们离开鄂尼城来到叶德罕城,就要满足八万积分的条件。

    使用积分只是各种移居规则中的一种,越往上规定越多,会有更多的条件限制。”

    “在地下城的层数迁徙还能通过积攒积分和其他条件达到,然而想要从地下城移到天空城,就不是积分可以做到的事情了。”

    嘴里慢慢说着,小梅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电视接通电源,电视屏幕忽然亮了。

    原来就在说话的功夫,他已经把电视修好了。

    看到屏幕上的场景,荣贵忽然愣了愣。

    那里播放的赫然是蓝天白云的情景。

    白色的鸟儿成群从一碧如洗的天空中飞过,越过一座座高科技感的摩天大楼,在其中几栋透明的大楼上,荣贵还看到了人。

    那些人穿着和他所在的年代风格截然不同、然而却雅致简洁的白色衣裳,姿容端丽优雅,各个都好看极了!然而这却不是让荣贵呆住的原因,真正让他呆住的,却是——

    “这些人身后怎么有翅膀?”指着屏幕中的人影,荣贵立刻转头问小梅。

    “?”小梅就偏了偏头:“健康人不应该都是这样子的吗?”

    荣贵:囧!!!

    原来我是残疾人吗?

    还是……

    畸形?!

    无论哪一个说法都有点难以接受啊,荣贵想了半天,最终只能对小梅道:“我……我觉得我们一定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不是说是一个宇宙,不过肯定不是一个星球的人。”

    他的眼睛牢牢盯在电视屏幕上,跟随着鸟儿们的翅膀,他又看到了更多的人,甚至还看到了矮人。

    连那些矮人都是有翅膀哒!

    而且那里的人似乎极为喜欢白色,各个身上穿着的衣裳的主色调都是白色,白鸟、白衣裳、白色建筑……

    荣贵觉得自己快要雪盲了!!!

    小梅又瞥他一眼:“我们的分化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了,羽翼退化是分化的最早标准,在很早以前,没有翅膀的人就逐渐被分配到主星以外的地方居住。”

    “你所在的星球可能就是其中的一颗。”

    “不可能!”荣贵大声道。

    不过看着屏幕里的翅膀人,他忽然想起了之前经常听的一个词:天使。

    什么“美的像天使一样”~“宛若圣洁的天使”~

    他们那时候,形容一个人好看经常用天使,可是,天使的本意可是西方故事里那些长着翅膀的鸟人啊啊啊!

    仔细想想,可不就和电视屏幕里的翅膀人挺像的?

    如果说一个地方的神话传说都是有真实历史对应的话,那、那……

    荣贵也吃不准了。

    他反射性的抖了抖后背,不过刚抖了一下就想起来:呃……现在他用的不是他本来的身体啊~

    难不成……他和小梅真是一个宇宙空间中的人,只不过他住东边的地球,小梅住西边的……某颗星球,两个星球互不干涉,看似毫无关系,其实他们都是从正中间某颗星球上的人分出去的,就因为没长翅膀,就被老家赶跑了。

    然后地球又经过了几次毁灭再生的发展,过去的所有记录都毁掉了,他们也忘了老家和翅膀的事,直到荣贵陷入昏睡之前,地球上的科学家甚至还在努力攀登月球企图更加深入宇宙一步呢,然后就是“砰”的一声——

    宇宙爆炸了。

    残留的人们被收容到白色巨塔之中,他所在的冷冻仓也被收进去了。

    然后……

    沉浸在各种假象之中,荣贵彻底呆住了。

    “拥有翅膀的话就可以直接递交申请去天空城居住了,比一切积分都管用,这是最好的申请条件。”慢条斯理的将电视机的背板重新安装上去,小梅在旁边慢慢说。

    而荣贵已经有点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盯着屏幕,他的注意力全部被屏幕中的画面吸引了。

    蓝天,白云,温柔的阳光,美丽的人们,小孩子笑闹着从绿色的草地上跑过,还有白色的小鸟……

    除了画面里的人全部有翅膀以外,其他的场景真的和他以前的世界没什么两样啊……

    荣贵几乎是贪婪的看着屏幕。

    小梅没有说话。

    修好电视,他又去做其他的事情了,忙了半天荣贵的事情,他自己的工具还没有拿出来重新整理一下。

    临走前,他又看了一眼聚精会神看电视的荣贵还有……荣贵面前的电视屏幕一眼。

    画面始终如一的单调,就是天空城最普通的情景。

    没有对话,没有声音,没有任何特效。

    然而却是地下城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

    居住在深不见光的地底,使用各种方式模拟光,都是人们向往光明的表现。

    也难怪这种单调乏味的节目会如此受欢迎。

    然而——

    想要去这么美好的地方居住吗?那么就好好的工作,认真地生活,努力赚取积分吧。

    这个节目的真实涵义其实是这个,就像一块大饼,画在饥饿的人们面前。

    然后,越看越努力,然后……

    越饥饿。

    收回视线,小梅走进了里屋。

    作者有话要说:  不是一般的塔,很大很大很大的塔啊!

    以及 感谢大家的营养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