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8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阳光真好啊!”“太阳”一开始升起来的时候, 荣贵在旁边感慨道。

    五秒过后——

    “呃, 好的过头了……”单臂挡在眼前, 荣贵慌不迭往后退。

    虽然没有感觉,然而他体内的报警器却响了, 提示他体表温度不断升高, 需要紧急降温。

    然后小梅就走过去, “哗”的一声把窗帘拉起来了。

    窗帘大概好久没洗了,一拉全是土, 不过好在遮光性还算不错, 经过窗帘的过滤, 射进来的灯光就柔和许多了, 打在屋内的地板上,变成柔和的光影。

    “这个光刚好啊!”将胳膊从脸上移下来,荣贵忽然道。

    然后他又往前挪了一点,拉开地毯观察了一下地板上的大洞,最后很高兴的说:“这个洞也刚刚好!”

    说完, 他就跑去墙角处,在一堆行李里翻了半天, 末了翻出了一张小布头, 解开系得结结实实的小布头包裹,露出了里面几粒黑色的小种子。

    “我们可以在房间里种苹果啦!”荣贵开心的宣布。

    小梅:……

    然后荣贵就当真高高兴兴的准备种苹果了,地板大洞的边缘不太平整,他就请小梅用工具将地板撬开,边缘磨整齐, 再用土填充。

    当然,按照荣贵说的这样做绝对不行,修整边缘的时候,小梅还在地板大洞的底部做了防渗处理,说是防渗处理其实倒也简单,就是用剩余的防水涂料涂了一层而已。

    当然,这个改造也是请示过老矮人的。

    这样一来,之前沾了不明血迹的地板就全部被弄掉了,他们从下面弄了一些土,荣贵还特意弄了一些圆圆的石头铺在土层上面。

    做到这一步,荣贵又想到了两个人目前最宝贵的“财产”——冷冻仓里的两具尸……不,身体。

    “小梅,我们得把这个地板再撬开一点,我们的身体这么珍贵,出门的时候还是埋在地下比较安全,不过这里是二楼,所以只好埋在地板夹层里了。”这句话,他是特别小声的凑在小梅耳边说的。

    小梅:……

    小梅已经变成埋尸……不,埋身体的专业工了。

    “最好别埋得太深,这地方阳光好,我们可以时不时让我们的身体出来晒晒太阳啊~补补钙,还可以晒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呢?”荣贵一边在旁边加油鼓劲,一边说着自己的小意见。

    “对了,现在还流行古铜色的皮肤吗?万一不流行就糟糕了……”

    小梅……小梅不理他。

    不过小梅终究还是把这件事完美解决了,没有像荣贵说的埋在沙子下,而是直接埋在了地板下,只要搬开指定的地板,就可以露出下面的冷冻仓,小梅甚至还改装了一下冷冻仓的电源,将它直接和屋子内的电源插座对接了。

    线路完全不外露~

    真是特别能干!

    于是——

    一开始明明只是为了种苹果开辟的一小块地而已,到了最后竟变成了一片华丽丽的室内天然沙石地板(兼保险箱)。

    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荣贵美滋滋的想。

    “我们以后可以躺在沙滩上晒太阳。”一边想,荣贵还特意躺在沙土上试了试。

    “如果苹果树长出来,我们就可以躺在苹果树下晒太阳了。”他享受的合上了电子眼。

    小梅:……

    无论如何,荣贵的设想全部实现了:苹果种子埋好了,两个人的身体也藏好了。

    荣贵总算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又把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收拾了一遍,最终,外面的房间被他们摆的满满当当的了。

    “唉哟!看来小梅我还是只能和你睡一个屋啦~”于是,荣贵只能无奈的摊了摊唯一剩下的右手。

    小梅:……

    原本盖在屋子地板大洞上的地毯被他们拖进了里屋,面积刚刚好,这样一来,他们又有了一间铺满柔软地板的房间。

    这个房间很小,噪音也比外面小得多,然而唯一的缺点就是密不透风,一扇窗户都没有。

    住在里面就像坐牢——by荣贵。

    不过很快他们就解决这个问题了。

    就在他们刚刚铺好地毯去外面拿其他行李的时候,里屋忽然传来了“duang”的一声,荣贵慌忙跑进去看,这一看:得!里屋的墙上也破了一个洞。

    荣贵心惊胆战的把这件事乖乖汇报给房东了。

    原本以为房东会狮子大开口,岂料对方的反应十分淡定:“破洞了堵上就是,你们是想用窗帘堵还是用电视机?”

    荣贵目瞪口呆:这也行?!

    他果断选择了电视,房东当场就给了他们一台破破烂烂的电视机。

    于是,荣贵和小梅的卧室居然额外添了一台电视机啦!

    这可真是太豪华!

    “有电视的房子要租多少钱?”一边擦着电视机,荣贵一边非常小市民的问小梅。

    “是这间房子的一倍价格。”连思考都不用,小梅立刻报价了。

    “耶!赚了!”荣贵开心的一握拳。

    可是便宜不是那么好沾的,房东给的电视根本不能看,有声音,就是没画面。

    简直是小黑二号~

    可是荣贵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家有小梅啊~

    里屋太黑了,他们就把电视抬到外面的沙滩去修,灯光透过厚厚的窗帘射在正在维修电视机的小梅身上,荣贵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有点不可思议。

    “光线真好啊!就好像白天一样。”明明几天前他们周围还一片黑暗……

    荣贵眯了眯成像器。

    “这是因为叶德罕城人工区分了白天与黑夜。”一边慢条斯理的拧开电视机外壳的螺丝,小梅一边对他道:“有足够的技术支持,他们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使用了大功率灯泡,这些灯泡让城市的白天宛若白昼一般,和鄂尼城的灯光不同,这里的灯光颜色是经过刻意调整过的,非常接近日光原本的颜色。”

    “哦哦……”荣贵表示接受科普,低下头,破破烂烂的小机器人仔细想了想,然后忽然问道:

    “小梅,我们现在在地下,黑暗可以用灯泡的亮光来驱散,这样就有了黑夜和白天,那上面呢?”

    伸出仅有的一只手,他指了指上空的方向:

    “我记得你说过那里是白天,而且一直是白天,那边怎么变成黑夜啊?”

    虽然有点拗口,不过荣贵还是努力把自己想说的意思表达了出来。

    抬起头,荣贵看着小梅,他看到小梅似乎是停顿了半晌,然后脑袋微微偏了偏:

    “为什么要有黑夜呢?白天不是很好?”

    “哎?”荣贵呆了呆。

    “身在黑暗之中向往光明,所以才想要驱散黑暗,可是已经身在光明之中,为什么还要变成黑暗呢?”小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坦,仿佛正在陈述一件理所当然的事。

    却是荣贵完全无法理解的“理所当然”了。

    可是乍听起来……却很有道理啊~

    “天黑睡觉比较踏实,天黑的时候就该回家了,我最喜欢天黑的时候看到房子里的灯了……”不知道如何反驳小梅的这种想法,荣贵只能说了几样他喜欢黑夜的理由。

    老实说,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这几句话有点无聊,而且缺乏说服力。

    然而——

    小梅的镜头却忽然直直朝向他了。

    确切的说是成像镜头冲着他,虽然冲着他,然而荣贵总觉得小梅的视线似乎越过他到了很远的地方。

    “天黑睡觉会比较踏实吗?我并不觉得。天黑的时候应该回家……这个可以用时间来定义。至于天黑时的灯光……”

    小梅的脑中忽然想起了最后一场演唱会。

    能在永昼的地方举办一场完全黑暗的演唱会,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大概也只有那个人了。

    最后申请能够通过,是因为在高层之中有太多他的歌迷。

    他记得那场演唱会的名字名叫“光”。

    进入会场时发现里面一片黑暗的时候不少人陷入了恐慌,好在及时响起的音乐安抚了众人的情绪,而等到歌者一出现,所有人全部陷入了疯狂的状态。

    再也没有人在意置身于黑暗这件小事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投向场内唯一的“光”。

    黑暗之中的那个人。

    他是光,黑暗中他是唯一的光明,在纯然黑夜的背景映衬下,仅有的光明显得尤为璀璨。

    天黑时唯一的光……

    震撼的美。

    就像刚刚外面那盏灯泡刚刚亮起来的时候带给他的瞬间撼动。

    “天黑时房间里的灯还不错。”小梅最终道。

    荣贵:“?”

    “……还是很奇怪,这颗星球不会公转自转吗?地理课上说了,有黑夜和白天是星球自传的结果,只要还在转,就肯定有黑夜白天啊……怎么会分成两半,一半是黑夜,一半是白天呢?好奇怪……”难得和小梅讨论到这个问题,荣贵也终于回想起一些学校里讲过的常识。

    一开始还可以用这是地底来解释,可是总觉得还是哪里不对头啊。

    “星球?谁说这里是星球了?”小梅接下来的回答却让荣贵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出了场小事故,车瘪了,幸好人没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