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章

月下桑Ctrl+D 收藏本站

    进门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 在房间的右侧有一扇门, 里面应该还有一个房间。

    这使用面积有点大啊——能用这么便宜的价格租下两室的房子, 荣贵心里高兴极了。

    然后他就示意小梅把他放下来了。

    ↑

    没有办法,如今他的腿还是类似坦克的履带, 可以在沙石地上行走自如, 然而上楼梯却是不行了。

    偏偏他们如今住的是二楼。

    像每一个入住新居的人一样, 他先是跑到窗边,然后拉开窗帘想要看看窗外的情景。结果这一拉不要紧, 看到窗帘后的景象, 荣贵顿时有点傻眼了。

    窗帘后面竟是一个大洞!

    之前他之所以觉得窗户有点关不严, 就是由于窗帘是一鼓一鼓的的, 好像一直被风吹着似的,所以他就觉得大概是窗户闭合不严的缘故。

    谁知——

    我真傻,有窗帘就以为后面一定是个窗户,万万没想到,窗帘后面还有可能是一个大洞噢噢噢噢!

    窗帘就是为了遮掩大洞而存在的!

    看看墙上的大洞, 荣贵当时就把头转向门口的矮人老头了。

    “看我干嘛?如果只是有点噪音,我这房子至于租的这么便宜吗?”老爷子不慌不忙道。

    怎么办?仔细想想……他说的竟是好有道理——

    点点头, 荣贵重新拉上了窗帘。

    接下来的时间里, 他又在地毯上原地摔了一跤,摔得差点散架,爬起来才发现地毯下面原来又是一个大洞!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荣贵再也不相信这个房间里的任何装饰品了:

    穿衣镜后面的墙壁上有一道长长的裂痕;沙发布下面是好几个像是被咬出来的洞;就连摆在屋里的沙发本身也有问题:推开沙发,下方有一大块擦也擦不掉的污痕。而那污痕的颜色是暗红色的, 就像干涸的血迹,让人不由得怀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荣贵:=-=

    因为外面的房间带给他的冲击已经够大了,所以推开里屋的门,看到一个窗户也没有,好似牢房的里屋时,他已经非常自若了。

    “总之,房间就是这样了,不满意可以退租,不过押金是不退的。”矮人老头说完就转身了。

    房门关闭,房间里便只剩下荣贵和小梅了。

    “交了押金就哪里也租不起了。”小梅冷冷道。

    “那、那就住这里吧……”哆嗦了一下,荣贵咬了咬牙,最终决定住下了。

    既然已经决定住下,那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车上的行李搬下来。

    小梅原本是打算一个人下去把行李拿上来的,可是荣贵强烈反对:

    “你一个人搬太累了,而且还有我们重要的冷冻仓啊!你一个人肯定搬不动的,必须有我来帮你啊!”

    小梅就冷冷的看了一眼荣贵如今代替腿的履带——这种履带是没有办法上楼梯的。

    然后荣贵就充满期待的看向小梅。

    被他看着看着,小梅索性坐了下来,也不知道他在脑子里计算了什么,过了一会儿,小梅就蹬蹬蹬跑下去了。

    压根不怀疑小梅是丢下自己走了,荣贵只是继续充满期待的在房间里等着。

    一个人在这个有着诡异红色污渍的房间里有点害怕,他就移动到门外,在楼梯口等着。

    果然,小梅没多久就回来了,左手里还拿着一段棍状金属。

    长长的,是他们在鄂尼城的家里用过的晾衣杆来着。虽然只有一件矿工服可以晾,可是他们也专门弄了一根晾衣杆←当然,这是在荣贵强烈的要求下由小梅弄的。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者,他的右手也没空着,而是随手从车上拿了一些行李上来。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小梅趴在地上又开始“做手工”的时候,荣贵就接手小梅拿上来的行李,小履带跑的飞快,他开始归置行李了。

    仔细考虑着每一件物品摆放的位置美观与否,荣贵干的有点慢,以至于小梅的“手工”都做完了,他那几件破行李还没有摆好。

    “先过来。”小梅招呼他了。

    荣贵就乖乖走了过去。

    只见小梅将原本的晾衣杆锯成了均匀的八段,每一段金属杆的两端还固定上了一段平平的金属塞,等到荣贵过来后,小梅又在荣贵的履带上鼓捣了一阵,然后把每两根金属杆成十字形固定,最后这四组十字形金属杆被对称安装在了荣贵履带的履带两端。

    金属杆恰好比荣贵的履带高一些,全部安装好以后,荣贵惊讶的发现自己长个子了。

    低头看看:他现在刚好是悬空一点点于地面的。

    “这就是我们的新腿吗?”如果是的话,他真的要对小梅的审美观彻底绝望了。

    还好小梅摇了摇头。

    “不,严格说,这是你的新拐杖。”小梅说出了更让人绝望的句子。

    荣贵:=-=

    “接下来,你就可以用拐杖上下楼梯了。”小梅说着,把荣贵抱起来放在了楼梯旁,荣贵颤巍巍的尝试着下了一点楼梯,只听“哒”的一声,金属杆两端的平平塞子落地了,竟是帮他稳稳的站在了楼梯上,然后他再往下滑动一点,后面的平塞落地。

    糊里糊涂的,还没等荣贵想明白远离,他居然已经安稳的下完楼梯了。

    “新的拐杖很好用啊!”转过头,荣贵惊讶的对小梅发表使用感想了。

    “那就干活吧。”小梅便冷冷道。

    荣贵:……

    还没有从自己变成需要用“拐棍”的残疾人这件事中醒过神来,荣贵已经被要求干活了。

    借助于新的“拐杖”,荣贵再次可以和小梅一起去搬东西了,不过碍于条件限制,“拐杖”只能在有楼梯的地方使用,走平地的时候需要摘除,使用原本的履带走路。

    即使如此,荣贵也很高兴了。

    小梅真厉害!

    乐呵呵的抬着装着自己和小梅身体的冷冻仓,荣贵再次肯定道。

    他们一共上上下下了五次才把行李搬完。

    怎么会有这么多东西?自己一开始的行李明明只有一个工具箱而已——一边帮忙摆东西,小梅一边不解的想。

    然而无论是他正在搬的板凳也好,还是荣贵手里的桌子,大到这种小型家具,小到梳子手绢,放眼望去,所有的东西居然全是他自己做的?!

    几乎每一件行李都代表着荣贵的一次请求,然后……

    几乎每一件行李都代表着他又答应了荣贵的请求。

    于是,搬着板凳站在房子中间,小梅再次无语了。

    下一次,下一次一定要拒绝他的无理请求,这些东西除了为搬运行李造成更大的困难以外,几乎毫无用途——小梅想。

    然后——

    “小梅,你看到墙上这个大洞了没有?”将小桌子放在墙上的大洞前,荣贵四下端详了片刻,然后再次招呼小梅了。

    看到了,但是你别想要我把大洞给你填上——没有吭声,小梅用眼神表达了自己的拒绝。

    然而——

    “放心,我也不想把这个洞堵上啊~”明明小梅一句未吭,然而荣贵却像听到了小梅内心所想似的,居然接话了。

    那你想要干什么——小梅又看看他。

    然后,荣贵就再次回答他啦:

    “你看,这个洞外面刚好有一个大灯泡哩~”

    “圆圆的灯泡,就好像太阳一样呀!”

    “我发现叶德罕城的公共灯泡喜欢用橙色和红色,而且会在白天的时间统一亮灯。”

    “这样一来,不管明天早上亮起来的灯泡是什么颜色,从这个大洞里望过去,岂不都像是太阳一样?”

    “所以,小梅,我们再把这个洞敲大一点吧?也不是让它面积更大,就是把四个角凿出来,让它看起来像个窗户而不是洞就行。”

    小梅:……

    眼瞅着小梅不说话,荣贵便更加起劲的描述着未来的情景。

    “反正都有窗帘了,为什么我们要天天看着一个破洞而不是一扇窗户呢?”

    “而且小梅你还做了这么漂亮的桌子。”荣贵摸摸桌子:“还有这么精致的小板凳呢~”

    他又摸摸小板凳。

    “以后我们可以在这边晒着太阳喝茶啊!”

    小梅:……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现在是机器人。

    “呃……又忘了这一点了。”荣贵当时就抓了抓头,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那我们可以在这边晒太阳啊!”

    “而且把不规则的洞改造成四角形的窗户,透光面积更大,这里平时可以作为小梅你的工作台呀!”

    “免费的灯光哩!多么美好!”

    荣贵说着,还张开怀抱,比了个拥抱太阳的姿势。

    虽然他少了一个左胳膊,不过他愣是把脑袋往左偏了偏,让画面成了一个勉强对称的v型。

    小梅:……

    不知道他说的“必须拥有窗户的理由”中的哪一条最终打动了小梅,总之,小梅下楼去问房东可不可以自行改造房屋去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小梅就开工了。

    “小梅加油!”除了提出设想以外,荣贵做的唯二两件事就是:“加油鼓劲”,以及——

    “不帮倒忙”。

    =-=

    不知道其他一穷二白进城的穷小子是怎么度过进入大城市后的第一夜的,反正荣贵他们家……

    是在将破洞屋变为绝佳观景台的轰轰烈烈改造活动中度过的。

    小梅划线敲砖的时候,荣贵就站在他旁边,一方面要小心翼翼的不让自己成为大型障碍物,另一方面,荣贵还抽空将敲下来的砖石放进自己的小拖车里,然后运到墙边堆起来。

    两个小机器人就这样忙忙碌碌的干了一整夜。

    敲掉最后一小块破坏平整感的石头,方方正正的半落地大窗便彻底完工了。

    改造完成的那一刻,小梅再次无语了。

    好像又做了那家伙要求的事情。

    只是一个租来的房间,只是一个连房主自己都不在意的破屋子,为什么自己要浪费一个晚上的时间来改造它呢?

    看着还在一旁扫石子的荣贵,小梅沉默了。

    然后——

    “哇!”耳边听到荣贵的声音,小梅随即抬起头来。

    然后,他也愣住了。

    就在他正前方的方向,就在新建好的大窗框起的地方,一轮圆圆的太阳升起来了。

    黄色的,带着点红色,从黑夜中慢慢升起来了!

    黑夜都因为这轮太阳变得浅薄了起来。

    然后,太阳光越来越强烈了,照亮了周围的店铺,街道……然后慢慢地,透过窗户照入他们的房间里来了。

    阳光最终打在了他们身上。

    阳光下,两个小机器人的身后扯出了长长的影子。

    光太刺眼,小梅反射性的闭了闭眼。

    他的本能告诉他那不是太阳,只是一盏功率很大的灯泡而已,然而——

    在光初升起的时候,他脑中却是荣贵对他描述过的,太阳升起时光辉万丈的情景。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不用去医院,比较有时间好好写一章

    老实说

    前几天一直有点担心太忙碌 破坏了小梅和阿贵的旅途的说

    今天的阿贵一如既往浪漫哟
  • 背景:                 
  • 字号:   默认